月饼税

我觉得,辩论中国的税率是不是太高,税负是不是太重,是很必要的。但是,月饼税的问题,不属于这个范畴。 

一个合理的税收体系,你希望实现的是在收税的同时,尽量的避免因为税收产生的扭曲。

 假设有两个公司,一个公司给自己的员工全部发现金,而另一个公司只发一点点现金,剩下的都发实物-购物券,汽油票,替你交房租,逢年过节发烟,发酒,发月饼。或者想得再极端一点,这个公司的工资干脆这么发,员工所有生活的用品都由公司来发实物(操作上可以,比如说,保留所有发票然后报销),剩余超出的部分才发现金。

 一个公平合理的税收体系,应该保证,不管公司怎么发工资,应该交得所得税是一样多的。这就要求,发实物和发现金应该交得税也是一样的。不能因为一个公司发了500块钱过节费就要交税,另一个公司发了500块钱月饼就不要交税。月饼当然是相对小的一件东西,回到我上面的例子,如果实物工资(福利)不用交税的话,那就会造成很大的扭曲和不公平。从这个意义上,发月饼应该交税,发馒头要交,发什么都应该交。

 请注意,你可以认为中国的税太重了,这是没有问题的。但这不是反对月饼税的理由,这应该针对的是现有的个人收入所得税体系。

 这个话题可以很长,我只想在最后说一点:对实物福利不收税,最后很可能造成的是一个非常累退的税收体系。一个普通挣工资的人一年能有多少实物福利?没有多少,交不交税的差别其实不会特别大,心理的因素要大大超过交的税。真正拿实物福利高的人群是什么人群?我想一定级别的官员和企业高管是比较容易想到的。他们享受配车,有司机,大办公室,出门头等舱五星级酒店,各种非现金的福利很多。更重要的是,这个人群有很大的灵活度来选择或者决定自己的收入和福利是以现金还是实物的方式发生。如果可以实现,应该做的是让这部分人群对非现金收入也交税,而不是反过来,取消工薪阶层那不算多的一点实物福利的税收。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1 Responses to 月饼税

  1. walk说道:

    有道理,但是中国的税收还有一个不公平的问题,事业单位机关的税收显然和普通公司的不一样。

  2. redline1说道:

    公司买月饼券的时候交税了吧

  3. Je说道:

    我有一个问题,是公司购买月饼券有两种情况,一种是送客户,一种是发员工,送客户的应该记入费用,发员工的则应该计税。那么如何来确认一个公司购买的月饼券中多少该替员工代扣代缴个税呢?

  4. kkk说道:

    你说的这个是没有错的。
    但目前的情况是因为公众税收意识的加强,而导致对税收的敏感,所以对于任何的一种看起来不合理但实际是应该的税,都持反对。
    想起最近有人说的一句话,大概意思就是因税收的不透明,导致对任何应合理不合理征收的税都会激起公众的反对。
    希望博主能写一篇有关税负是否太重的文章。
    另多说一句,对于最近征收的如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费附加、城建税,及一直有征收的堤围费,是否应专款专用?及企业或公众是否有权利要求税局对以上费用进行公示?

    • whity说道:

      u如果实现实物税之后,可以相应减少工资的个人所得税,这样也是很好的tradeoff。不会引起民愤的。

  5. BiShiNi说道:

    看了楼主一些列的帖子,感觉楼主看似持公平、公证、客观之立场,然大部分之立场都是隐隐透着维稳护驾之意。

    不论是否真伪五毛,鄙视之!

    • shd说道:

      就中国中央政府的政策来说,难道不是为了维稳民生吗?只是政策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民众的反感而已。与其争论是不是五毛,不如参与到对政策的讨论当中,哪怕说的是错的,不也是相当于举出一个错误答案,离正确的更进一步吗?

  6. jleecute说道:

    第一句话 每个人都知道 其实并不需要辩论

  7. yukka说道:

    我觉得博主说的有道理,法律的精髓应该是公正。
    但是目前的主要问题不是法律,而是执法,没法做到执法公正。

    对工薪阶层的课税体系现在已经比较完整,但对于占利益大头的集团,却有各种办法来逃避税收,比如就像博主说的用物质的方式来作为报酬,有很多都是这样,以公家的名义进行消费,实际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但就是没有很好的办法或者没有人来对此进行课税。
    我们上税法课的时候,说到个人所得税,也反复说到这一个问题。比如新税法出来,大家最关注的还是工资薪金所得税这一块,这是人数最大最普遍的一块,但并不是收入分配最大的一块,要真的认真执行起来,国家获得个税收收入来源最大的也不是这一块。工资薪金所得税已经几乎将每个该纳税的人都纳入税收体系中,但为什么其他部分不能做到呢?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可以做到吗?
    不患寡而患不均,我觉得现在这个社会根本的矛盾就是这一点。
    PS,还有目前媒体的导向都很奇怪,为什么这么浅显的问题都没有得到关注呢,而反而纠结在几块钱的月饼税上面,所以我非常怀疑是否真的有所谓的这么一群人,在暗中操纵公众的声音?

  8. whity说道:

    i貌似实现不了“月饼税”主要的问题是在会计上,工资体系可以通过银行纪录来监督,从而监督税收的缴纳。但是实物的话,很多是没有银行纪录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