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案子和一个体系

我到美国一年后,有人送了我一个电视机。我就把电视机放在宿舍里,没事就开着听新闻。那个时候,日复一日,日复一日,每天新闻里都是在报道一个关于Scott Peterson人的案子。这对于看惯了中国《新闻联播》的人而言,本身就是一种文化冲击-新闻里可以一个星期都没有总统的消息,但是对Scott Peterson的案子几乎是每个小时都有更新。

Scott Peterson的案情,按照我的记忆是这样的:他杀了他怀孕的妻子,然后抛尸海里,再向警方慌报妻子失踪。后来,经过一年左右的审判,判决是一级谋杀,死刑。

最近,美国又有了一个类似的案子。类似的意思是媒体的关注程度,就是昨天宣判的Cathy Anthony案。

Cathy Anthony案的大致已知事实是这样的(根据我用耳朵在过去两天从新闻里听来的,整个六月我基本上都不在美国,因此可能错过了不少重要信息):

1. Cathy Anthony两岁的女儿Caylee死了。高度腐烂的尸体是在死后的几个月才在一个沼泽地里被发现。因此,死因无法被精确确定。

2. Cathy Anthony是在女儿“失踪”后一个月才向警方报警,说女儿“失踪”了。其间,她还光顾过夜店狂欢。

3. Cathy Anthony应该是全案唯一的嫌疑人。她的辩护律师也没有否认,她的女儿死时Cathy Anthony知情并在场。(辨方最后版本的故事是小女孩意外的溺亡于游泳池,Cathy Anthony非常愚蠢的试图掩盖这一事实,尽管这一故事是真是假无从可知)。

4. Cathy Anthony在被列为嫌疑人后的调查中,曾反复撒慌,很多事实事后被证明完全为捏造。

5. 有一定的证据显示,Cathy Anthony曾在电脑上搜索过一些和杀人相关的词汇。

6. 在整个审判的过程中,Cathy Anthony本人没有发言为自己辩护。

让这个案件引起如此之多关注的原因是,整个审判几乎都是在电视上直播的,而且美国媒体和很多民众在宣判前都一致同意,这是一个铁案,就是Cathy Anthony杀了自己的女儿。问题关键是究竟她的罪有多重,究竟是可以判死刑的一级谋杀,还是更轻一点的罪。因为在媒体和很多公众看来,没有除了Cathy Anthony杀了自己的女儿这件事情以外的情形,能够解释上述的事实,特别是女儿“失踪”后一个月才报警,和女儿“失踪”后母亲还能去夜店狂欢这件事情。再加上反复撒慌,使得Cathy Anthony怎么看怎么像一个罪人。

但昨日的审判是让绝大多数人大跌眼镜的,陪审团最后认定,对Cathy Anthony三项谋杀指控均不成立,理由几乎一定是:检方没有能够,在排除合理性怀疑后,证明三项谋杀指控是成立的。

很多人觉得这个判决很可笑,放走了一个杀死自己女儿的人。不少人非常激烈的在用各种方式抗议。但不少人也认为,这就是美国的刑事司法体系的胜利:Cathy Anthony不用证明自己是无罪的,她始终是被推定为无罪的,除非检方能够在排除合理性怀疑的基础上,证明她是有罪的。而陪审团很可能是认为,检方在缺乏关键证据的情况下(死因,动机),没有能够排除合理性怀疑,因此认定Cathy Anthony有罪的基础不存在。

我不想对Cathy Anthony的案子做过多评价,只是这个案子让我想起了中国很多的案子。

中国近年来也有很多很受关注的案子,比如说前段时间的药案。案子暴出来之后,疑犯很快就被网民在网上认定为有罪,有时候直接判了死刑。如果有人出来为疑犯辩护,即便这样的辩护是任何一个人应有的权利,而且中国的法律在纸面也要求“排除合理性怀疑”,也讲“无罪推定”,因此辩护不仅是权利,更是必须的,否则“排除合理性怀疑”和“无罪推定”都是摆设,这些辩护的人会被群起而攻之。客气一点的只是就辩护本身的合理性,但更多的很快就变为人身攻击。而最后法庭宣判的结果,很少有违背“民意”的时候。换句话说,如果Cathy Anthony在中国,她死定了,而且不会等到事发3年多以后才宣判,事发3个月后就会被立即执行。

我知道不少人会这么说:在中国的整个法律体系缺乏公信力和透明度的前提下,讲究“排除合理性怀疑”和“无罪推定”就是给坏人,特别是有背景,爸爸是李刚的坏人机会,让这些人可以钻空子逍遥法外。给这些人辩护,就是助纣为虐。

上面这种看法尽管是有道理的,但问题是,我们必须回到“无罪推定”和“排除合理性怀疑”的出发点上来。我不是学法律,因此可能说外行话。但是“无罪推定”和“排除合理性怀疑”除了是在“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和“宁可放过一千但不可错杀一个”之间选择了后者,但更重要的是它恰恰是一个保护弱势个体的设计。试想一下,如果没有“无罪推定”和“排除合理性怀疑”,那个人在极度强大的国家机器之前,几乎是没有可能通过法律保护自己的。中国有古话“欲加其罪,何患无辞”,特别是国家机器希望加罪于个体,“无罪推定”和“排除合理性怀疑”恰恰是对“欲加其罪,何患无辞”的一种有效抵御。

网民或者人民陪审团的参与,并不改变,如果没有“无罪推定”和“排除合理性怀疑”,个体的权益极有可能会被践踏的可能性。这里唯一的不同是,由被国家机器践踏,变为了被“多数人”践踏。“多数人”一定是正确的吗?经历过文革的中国恐怕很难很有信心的给一个肯定的答案吧。多数人践踏就比国家机器践踏更合理吗?完全不!

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完美的世界,因此,一个体系是否公正,是否能保护弱势人群,比一个具体案子的判决是不是合理更重要。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5 Responses to 一个案子和一个体系

  1. Eastweed说道:

    药案定罪还是有hard evidence的吧,您讲的cathy案始终个中细节、原委不清楚,“换句话说,如果Cathy Anthony在中国,她死定了,而且不会等到事发3年多以后才宣判,事发3个月后就会被立即执行。”这么类比不合适吧

  2. ivbear说道:

    从文章里对Cathy案的描述,没有发现任何可以直接证明Cathy是凶手的证据;如果仅仅因为Cathy撒谎以及逛夜店就定罪,那才是个笑话。这个案子和药案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3. hopscotch说道:

    请问楼主:这两个事有可比性吗?您干嘛不不把这个小女孩的事情跟萨达姆/卡扎菲比?那两个家伙(虽然绝对不是好东西)有啥确凿证据被抓住了吗?

  4. liz说道:

    有道理,不过个人觉得在美国,药的性质也会被判为一级谋杀,因为性质本身很恶劣。“多数人”如此关注恰恰就是因为“我爸是李刚”。当然,法律不能考虑民意,要严格按照其性质宣判。

  5. allen说道:

    舆论压力对药案主要在量刑方面吧,跟无罪推定没什么关系吧?
    彭宇案倒是像“有罪推定”。。

    民众的偏激,是因为对公义能否得到维护缺乏信心。

  6. comer说道:

    路过,看网友们留言,不得不说几句:

    博主举药案为例跟Cathy的案子作对比可能不是很恰当的。但是他也不是说Cathy没被量刑就是公正的,而且大家都因着Cathy案而感到“定罪必须有证据”有非常尴尬的局限性和漏洞,非常需要进行追加案例补充。

    定罪必须有证据,完全没有证据单凭推理不能定罪,这是铁律,这一条要是放宽了,后果严重。在Cathy这个案子里情况特殊你修改了标准,那以后更多的案子岂不是仅凭“莫须有”就可以定罪?如果你说别的案子还是要看证据,那岂不是把法律当成皮筋?不是准绳?抗议没有错,抗议达到一定声势,就会引起关注,就有有人来为此工作研究。修改法案还是交给专业的法律专家来做吧,但是大家得明理。法律是个严谨的事情,量罪判刑要谨慎,不能光有热情同情心,大家不能等到自己站在被告席上时才知道被告也是人。应了那句老话,凡事要坚持原则,我们已经坚持了原则,历史上还是有多少冤案数年后被揭开。

    事实上法律条案就是在不断地进行着调整修改进步的,并非美国的法律就是无懈可击的,因为人类的罪恶是花样繁新与时俱进的。

    觉得博主本意是谈他因这个案子而来的感想:在国内目前的司法执行中的有个盲点,某些时候,社会舆论的压力干扰了司法公正,比如首先要遵从人权。大家在高喊维护人权的时候,也并不明确人权究竟都包括什么(比如被控方的人权),社会里有盲从的现象。而媒体为了经济利益等对事件炒作煽风推波助澜所带来的恶劣社会影响也是不能忽视的,这也是滥用利用“新闻自由”观念的典型丑恶社会现象,没有有效法律约束来控制。无论东西方,这方面都有很大问题。

  7. 12312说道:

    楼主是SB,鉴定完毕!

  8. Pingback引用通告: Stream of the day, July 11, 2011 « Raising Sand

  9. 郑周胜说道:

    中国的许多冤案产生,不是基于证据而是来自民间诉求的“自上而下”的压力,那么结果就造成了许多冤魂!制度的缺陷,的确能够将人变成为砧板上的鱼肉!

  10. Kevin Liu说道:

    LZ在劝说群众关注法律对弱势的保护意义上,而不要因为普世的情感和道德甚至直觉,通过网络,群众的力量来要挟法律,最后成为了群众心理学中说的那种暴民。从这一点看,两案虽情节不可想比,但意义是明确的。

  11. 制度的缺陷,的确能够将人变成为砧板上的鱼肉!

  12. zllotus说道:

    看你的东西能学到很多东西,期待你更多的作品。

  13. renjiawonder说道:

    这个两个案子没有相同处可言。一个没有任何铁证证明谁杀了两岁女孩子Caylee。

  14. rainygong说道:

    民主的重要
    不在于,
    少数服从多数;
    而在于,
    即使是少数也得到保护。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