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数字引发的一系列问题

国家统计局最近公布的城镇居民人均住房支出111元的数据遭受了广泛的置疑。这个数据的离谱几乎没有什么疑问-一个三口之家,一年用在房子上的钱才不到4000块,这还包含水电取暖费,实在是太离谱了。

国家统计局的王有捐专门撰文做了解释。我觉得那个解释挺朴实的,说的就是统计局现有的统计口径根本没法反映居民真实住房的支出。

但是,这一个数据的问题,恐怕只是冰山的一角。这里要说的不是中国统计数据质量很差,我想说的是,如果改动这一个数据,中国很多的数据都必须同时进行改动才可以。

首先最容易想到的,也是很多人都提到过的,就是中国通货膨胀的水平。住房支出显然要比统计局公布的要大,因此在CPI中的比重也应该增加。给定最近这段时间房租上涨的很快(你要是觉得房价应该记入CPI也可以,对本文要写的问题而言房租和房价的区别不重要),这意味中国实际的通货膨胀率要高于统计局公布的通胀率。

但事情不止于此。如果住房支出少统计了,那中国的GDP也一定少统计了。如果用支出法考虑,住房支出是支出的一部分,如果这部分支出没有统计完全,GDP肯定低估。如果用收入法考虑,是一样的。一个人的支出一定是另一个人的收入。如果住房支出被低估,那租金收入一定也被低估(包括自住房的隐性租金收入),因此总收入被低估,最后就是GDP被低估。用生产法也是一样的结论,住房“生产”出的服务流并没有被完全统计,因此GDP被低估。

当然,如果GDP被低估,那GDP增速几乎一定也是错的。至于这样的统计缺陷是导致GDP增速高估还是低估,并不清楚。我个人的感觉是会使得GDP增速高估,不过我没有数据支持。

另外一个就是,中国的消费一定是被低估了。因为住房支出是消费的一部分,住房支出少统计,那总消费一定低估。这就直接意味着中国在消费,投资和净出口之间的比重并不像先前想象的那样失调。消费的比例会高一些,而投资和净出口则会略低。

最后就是,中国三个产业的比重一定也是需要调整的。住房支出的低估,意味着住房提供的服务被低估,因此意味着中国第三产业的比重被低估。

请注意,这些数据的高估和低估的修正,并不意味着老百姓的生活就会改善或者变差。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是不依赖于统计数据的(要不然也不会有被增长的说法了)。但是统计数据的准确与否,对于判断一个经济的走势和政策制定则是至关重要的,对经济研究就更是如此了-如果大家研究了半天,都是对着一组错误的数据,那研究出来的东西的可信度就相当值得怀疑。

好吧,最后做个数字游戏吧。

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的数据,中国的城镇人口已经有6亿6千5百多万。让我保守的说,每个人的住房支出低估了200块一个月,2400块一年。这样一算,城镇住房支出就少计算了1.6万亿人民币。

2010年,中国的GDP是39.7万亿,居民的消费大约在13万亿-14万亿之间,第三产业的产出是17万亿。1.6万亿是GDP的4%,是居民消费的12%左右。

这意味着,住房支出在居民消费篮子中的比重不应该是现在的接近6%(我用111元倒推的),而是应该达到18%。这同时意味着,如果房租的上涨是10%,那最近总体的CPI就被低估了接近1.2个百分点,不应该是5.4%,而是应该6.6%。如果房租的上涨是20%,那CPI就应该是7.8%,以此类推。

当然,中国居民消费的占GDP的比重也不应该是35%左右,而是更高的39%,虽然这仍然是一个低的离谱的比例。而第三产业的比重,则应该由42.5%上升到约46.5%。

当然,这些都只是例子,只是想说明,这点“低估”的宏观效果,还是极度显著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2 Responses to 一个数字引发的一系列问题

  1. 陈少举说道:

    Twitter观光团前来围观学习~~!
    Twitter@chenshaoju

  2. Stella说道:

    住房支出低估,会不会被算到别的门类下了呢?这样说来可能GDP总量并没有低估?

  3. Pingback引用通告: 一个数字引发的一系列问题 (via 经济笔记) « Sting's Home

  4. chriszhou说道:

    对于经济学而言我是个门外汉,但现实生活给我的感觉是:一直与统计数据做斗争,一直挣扎在社会现实与自我价值之间。不管它经济是理性的或是非理性的逻辑数据模型研究了,真实的才是让人信服地!

  5. blake说道:

    在wsj上读到您的休载通知,于是跟踪上来留言.
    已经转行的我表示,之前在凤凰做那些宏观经济节目时我和同事们最喜爱的就是您这样思路的评论作者,言之有物,深入浅出,立场独立.
    不过既然我自己都放弃媒体业转行了,您休载我也不好意思说遗憾.但一定要说的是:感谢您的工作,祝好!

  6. hyz519说道:

    谢谢你的文章,让我一个不懂经济学的退休工人也能读懂!

  7. alex说道:

    楼主好像在IMF工作吧?可否写篇《IMF总裁涉嫌性侵女服务员,对欧洲债务援助影响几何》的文章呀?

  8. Frank说道:

    俺刚从卓越花20块买到了定价39.9的《一沙一世界》,2011年1月第一版,4月第三次印刷.

    很多文章都在这看过了,就是为了收藏,大概翻了翻,感觉修改后不如这里的原版好。

    原来的文章给人的感觉是如行云流水,改后的给人感觉有些刻意,不流畅,没有原来的气势,不知道是因为审查的限制还是编辑水平,有些遗憾。

    衷心感谢您多年的分享!

  9. 普通百姓还不知道用于住房的消费是怎么算出来的,也就不再深究,这数字也就在居民中反映不大!

  10. alex803说道:

    楼主好像在IMF工作吧?可否写篇《IMF总裁涉嫌性侵女服务员,对欧洲债务援助影响几何》的文章呀?

    ————-看来IMF总裁被监视居住,博主的博客15天都没更新了。

  11. Stockard说道:

    读郭老师的BLOG几年了。一直没有留过言。
    这次留言居然是为了与文章无关的内容(记得其实几年前您写过类似的GDP高估/低估文章)。因为在自学经济学,想搞懂一个简单的问题。
    不知道您有没有注意到虚拟货币bitcoin?下面是官方的白皮书。现在的汇率大概是1BTC/6~7 dollar
    http://www.bitcoin.org/bitcoin.pdf
    这种货币以数据文件形式存在用户电脑,类似于硬通货。生成方式是通过利用用户计算机来协作计算出符合算法的货币值(这个过程又叫做挖矿,用户可以选择是否消耗自己的CPU/电费来成为造币者)因为算法复杂,所以生成新货币速度很慢(通胀率较低),同时它又不具有一个统一服务器/中心,可以自由交换。
    在这篇文章http://shaneliu.org/archives/506 里我看到这样一个结论,“由于BTC的算法决定了其有限的总量,到2140年之前总额只能达到2100万,所以不能承担信用扩张职能”,我觉得这个说法是错误的,因为我觉得通过货币乘数增发的货币并不需要实际发行货币数量同步增加。但是我不知道我的想法是否正确。

    :)如果您能回复我就太好啦。E-mail地址已经附上。

  12. lightson说道:

    这篇文章的论述有个前提:就是统计局的各个项目的统计数据是通用的,可以互相补充的。所以文章里用居民收入的数据来用于判断GDP整体的数据。

    但是,实际情况可能未必如此,分部门、分项目的统计数据之间很可能因为换算口径等诸多问题而不能互相借鉴,比如前几年曾经争吵过的中国能源消耗数据远低于GDP增长数据,很可能与此有关。

    而更糟糕的情况是,很多和统计局平行的行政部门根本就不信任统计局的数据,例如中央银行,一向都建有自己的统计队伍和统计方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