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胡思

1991年的时候,我还在上初中。那时我非常坚定支持美军打萨达姆,原因又红又专:因为我一直被教育,只要是侵略者就没有好下场。萨达姆是一个侵略者,所以自然没有好下场,有人打他,活该。

2003年的时候,我已经快读完研究生了。我还是很坚定的支持美军打萨达姆,原因仍然很简单:这样一个草菅人命的残暴独裁者,早就该滚蛋了。

我是到了美国之后,才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立场的。重新思考不是因为我觉得萨达姆不应该下台,或者不应该被绞死。重新思考的很大原因是,美国国内对那场战争有着广泛的辩论,促使我在一个更广义的层面上思考这件事情。

如果用一句话总结第二次伊拉克战争,那就是英美在一个错误情报的前提下-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入侵了一个主权国家,推翻了一个政权,而这个国家有一个残暴的独裁者,并且这个政权是与英美为敌的。

在入侵伊拉克的问题上,如果你觉得这件事情是完全黑白分明的,英美完全是站在了正确的一方,那你大概完全忽略英美内部都存在的强大的反战声音,更不要说国际上对此事的不认同(西欧很多国家就反对)。不说远吧,奥巴马在竞选期间最经常提起的一件事情就是他是最早反对伊战的人之一,而他的对手,开始是希拉里,后来是麦凯恩都支持了一场错误的战争。我前段时间刚刚读完了布莱尔的自传《旅程》和小布什的自传《抉择时刻》。两个人的自传中最重的重点都是在为伊拉克战争辩护。布什与其说是在辩护,不如说是在重申他的立场。布莱尔写得比布什好得多,他没有指望能说服反战的人,他主要说的是:你可以认为入侵伊拉克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但是你不可以说我是通过捏造事实来制造借口入侵伊拉克的,而且请仔细听我为什么做出入侵伊拉克决定的理由,我是经过深思熟虑,而且那时觉得,现在仍然觉得这是最有利于我们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的决定。

我反思伊战是出于一个很简单的问题:英美究竟有没有权利入侵任何一个他们认为对他们的安全造成威胁的国家?这个事情的界限究竟在哪里?这里的背景是,英美,主要是美国,有军事实力推翻这个世界上,除了少数大国以外,绝大多数国家的政府。英美当然和前苏联很不一样,伊拉克也绝对不是捷克或者匈牙利,因此英美的坦克开进巴格达和苏联坦克开进布拉格或者布达佩斯完全不一样。但是在另外一个层面,这些事件又惊人的相似,那就是大国的坦克开进小国的首都。请问,究竟是什么标准来决定一个大国该不该把坦克开进小国的首都?这个标准又由谁来定,由谁来监督?

如果英美真的是无私的全球正义捍卫者,那这件事情也比较简单。可事实不完全是这样,这两个国家至上的仍然是自己国家的利益,“正义”在国家利益面前永远都是排在后面的。可不是?日本有那么多战犯没有审判就直接被美国释放了,不就是因为朝鲜开始打仗;萨达姆就是美国部分的武装起来的,因为要打击伊朗;阿富汗的游击队和圣战者中的很多都是中情局资助的,为了对前苏联,他们中的一些最后把枪口对准了美国;就在最近的中东,美国的立场也缺乏一致性的:打利比亚,压埃及,然后对巴林和沙特对示威者的镇压,甚至对也门的血腥镇压,基本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要忘了,就在不久前,卡扎菲还被英美视为座上宾,因为卡扎菲放弃核武器的行为证明了伊拉克战争的正确性。

千万不要误解我,所有这些问题,并不意味着轰炸利比亚不正确,或者驱逐卡扎菲不正确。但我们所面临的基本矛盾并没有因此而消失:轰炸利比亚的合法性究竟是什么?炸到什么程度?炸到什么结果?怎么炸?

合法性也许可以用联合国的决议来解释。但联合国决议的语言非常模糊,存在无穷多的解读。什么叫“用一切必要的方式”阻止卡扎菲“屠杀平民”?可不,才炸了几天,盟军内部就出现了分歧,美国国内也出现分歧,更不要说那些本来就不赞同使用武力的国家,这里面不只是中国和俄国政府,还有印度,巴西和德国。德国刚刚宣布退出北约的海上巡逻。联合国决议的语言模糊几乎是必然的,因为让这么多有着完全不同目标的国家同意任何事情都很困难。《纽约时报》的David Brooks写得妙:语言写得模糊,可以让所有的国家都用自己的方式来解读,然后让每个国家都觉得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所以,整件事情说到底,就是两个极端之间的妥协:一个几乎没有功能的民主(联合国)和一个有效的国际独裁(美国及其盟国)。请注意,独裁在这里是当作一个中性词用的,不是一个贬义词。民主有合法性,但几乎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独裁可以真正决定和实现事情,但独裁者并不总是“仁慈”和“无私”的。再多想一步,在一个国家内部,我相信很多人都倾向同意,民主要优于独裁,即便民主不完美。我们都相信,一个人有很多不应该被剥夺的权利,即便这个人再诡异,再不招人喜欢,再不合群。到了国际关系,这些关系还存在吗?民主(联合国说了算)和独裁(美国说了算)哪个更好?什么是一个国家不可被剥夺的权利?不被“干涉内政”算不算一个?

这篇文章写好后,我放了两天,今天拿出来又改了一下。不过今天看到芝加哥大学的Casey Mulligan教授在纽约时报上写了一篇短文,大意(如果我没有读错的话):别折腾了,像利比亚这样的产油国,就是被独裁的命。走了卡扎菲,下一个很有可能还是玩独裁。他的原话是:

即使美国及其盟国在对忠于利比亚长期的独裁者卡扎菲的力量使用武力,经济指标显示帮助利比亚的反叛者既不会减少压迫也不会以利比亚实现民主为终结。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8 Responses to 一点胡思

  1. jeffhoa说道:

    利比亚的危机始于埃及的动乱,然而与埃及所不同的是,利比亚并不是和平示威请愿,而是一群打着“民主”,“自由”的大旗,手里却拿着AK和RPG的“人民”进行的暴力革命。看着这群手拿武器,对胡虏能够残忍的施以斩首酷刑的人们,我实在很难将他们与平民联系起来,更难以将他们所进行的活动与“民主”,“自由”这两个“美好”的词联系起来。

      而昨天以英美法为首的西方对利比亚的联合军事打击,则再次让人们看清了一直标榜“民主”“自由”的西方国家丑恶的本来面目。

    form 中华网

  2. Harley说道:

    西汉初的陆贾说到,马背上可以得天下,但马背上可以治天下乎?
    美国用于推翻萨达姆的政权的银子小于当初用于抑制萨达姆政权的开销,应该说这场战争是划算的,只是借口不怎么漂亮。但派去的是美国大兵,而不是治理的文官,既缺乏推行民主的长远打算,又没有及时推出新的傀儡;错误的解散原有警察队伍,亲美的候选人又被刺杀,是造成现在一副烂摊子的原因。

  3. allen说道:

    如果用“人权高于主权”的逻辑,那么内政就不算是一个国家不可被剥夺的权利。
    但我也产生了一个我不愿接受的想法:独裁某种程度上是有效,因此能保障一些更基本的权利。

  4. store88说道:

    我记得关于利比亚的第一条新闻是
    卡扎菲用实弹枪击了,在广场示威的人群。

    我觉得关键是“实弹”这两个字

    至于示威的人群是否有ak,我也不清楚
    个人想象示威的时候是没有带ak的

    什么年代了,镇压还用实弹,必须予以否决

    但是,利比亚的未来依旧是不可观的
    战争没有赢家

  5. Pingback引用通告: 吐泡泡的小鱼 » 【小鱼吐泡】2011.3.24

  6. dd说道:

    说白了就是国家利益至上,国际政治里说的“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美国根本不care国际法。

    对内的民主也只是一个程序上的幌子并不一定就带来实质上improvement。记得以前看the west wing里有一集总统和幕僚讨论一个什么问题,然后总统说(原话记不清了,大意如下):我们只是要show we care 然后让那些人看到 其实who cares 不过面子工作做一下罢了。

  7. abc说道:

    做为一个单位,一个人和一个国家是完全不同的,,人应当享有人权,这是普世价值,而国家只是人的一种集合方式,应该享有人权的依然是这个国家里的每个人,,在民主的问题上也是如此,国家没有伤害了国民的权力,,

  8. soaring说道:

    鄢烈山微博:
    应该说,是“人权高于政权”,是人权跟“害怕人权的政权”冲突,并非人权跟主权冲突,在这一点上不要上当。世界大同尚还遥远,主权当然重要,不能说主权无所谓。但要把主权与政权区分开,主权在民不在政权,主权跟人权不冲突而且应当保护人权;侵犯人权的不是主权,是“伪主权”,即绑架了主权的政权。

    主权不是暴政的“杀人执照”!

    对卡扎菲最公正的结局,就是从审判席上绞刑架!
    —— 卡塔尔电视台主持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