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生

本来写了一个更长的,出于一些考虑,这里发一个短一点的版本。

1.

几个月前,我们的女房东时常约谷主一起出去看电影。我曾经酸酸的问了一句:有说让我也去吗?谷主很干脆的回答:没有,就我们两个人。那时让我觉得有意思的是:房东挑选电影的口味很独特。她总是邀请谷主去看一些有时不算主流的电影,在一些不算主流的电影院。事后,我才慢慢知道,房东家里在美国电影界曾经很有影响,这是后话。有一天谷主看电影回来,还带回来一盘DVD《奔腾年代》(Seabiscuit),说是房东借给她的。这是一部关于赛马的电影,在2003年是一部风云电影,获奥斯卡奖的多项提名。房东很喜欢马,谷主也是。后来我和谷主就把这部电影看了,是一部不错的电影。后来,我知道,书写得更好,这也是后话。

2.

圣诞节的时候,谷主要给我一个圣诞礼物。她反复试探了我对IPAD的兴趣,我总是非常斩钉截铁的示意:我不想要IPAD。我的理由很简单,我已经是一个电子屏幕的奴隶,我不想自己的生活中再多一块电子屏幕,特别是任何能收发电子邮件的电子屏幕。后来,我的生活中还是多了一块屏幕-谷主给我买了一个Kindle。 我很喜欢这个玩意,任何喜欢书且时常需要旅行的人大概都应该会喜欢Kindle,你可以几乎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花几秒钟就能下载一本你想看的书。同样重要的是,这个东西除了用来看书,别的功能差得离谱,这恰恰就是我需要的。

3.

国内的农历新年期间,我又要出趟远差。我正在读的布莱尔的自传实在太厚,我决定从Kindle上买本书,这样可以在漫长飞行中看。我注意到了一本全美热销书《Unbroken: A World War II Story of Survival, Resilience, and Redemption》(似乎国内还没有译本,这是我试着翻译的名字:《坚不可摧:一个二战生存,坚韧和救赎的故事》)。我试读了一下,试读的部分引人入胜的让我不能自拔。然后我又注意到,作者劳拉·希伦布兰德(Laura Hillenbrand),正是前面《奔腾年代》(Seabiscuit)一书的作者。有了试读的引人入胜和《奔腾年代》垫底,我买了这本书,扔到了公文包的口袋里,然后我就上路了。上路那天,正是美国的超级碗之夜,这是美国一年一度最重要的体育盛事。候机室里,几乎所有的人都挤在电视屏幕前看比赛。登机之后,我发现坐在我前面的那对夫妇是穿着匹茨堡的队衣登机的。飞机的机舱门关上之后,但尚未起飞之前,传来消息,匹茨堡输了。美联航的空中大妈,花了好几分钟专门安慰坐在我前面的那对夫妇。对我而言,这些都是背景。事实上,我是看橄榄球的。只是,那天晚上,我被手里的那本书吸引注了。

4.

《坚不可摧》总共有接近500页,我花了30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加上5个小时的睡前时间读完了。让我用最干瘪的语言叙述一下情节(这是为了避免过度的暴露情节,如果你不想看,可以跳过这一段):一个也许是他的年代最优秀的中长跑运动员Louis Zamperini,在二战中飞机失事。他和两个战友(其中一个死于途中)依靠两个救生艇(后来变成一个),在几乎没有携带水和食品的情况下,在太平洋上漂流了47天,最后向西漂流了接近3000公里,直到被日本人俘虏,上岸后他的体重只剩下大概只有一半。他之后在日本的战俘营里一直被关押到战争结束。日本的战俘营是二战中最残酷的战俘营之一(苏联的战俘营是另外一个之一),用Louis Zamperini自己的话说,在战俘营的时候他竟然开始怀念在海上漂流的日子。如果还需要一个证据的话,折磨他的牢头渡边松广(英文名是Matsuhiro Watanabe,日文名是我自己翻译的),不过一个区区中士,在战后竟然被列为甲级战犯。战后,Louis Zamperini饱经梦魇,酗酒,无法摆脱那段痛苦的经历。后来终有一天,他在宗教中找到了归宿。他宽恕了曾经折磨他的日本军人,他重新获得了乐观。Louis Zamperini今天仍然健在,94岁。

5.

出于对《坚不可摧》的喜欢,我开始找作者劳拉·希伦布兰德写的别的书。我这才意识到,这么好的一个作家竟然只写过两本书-《奔腾年代》和《坚不可摧》。我很快的联想到劳拉在《坚不可摧》的后记中淡淡的写道:当我病太重不能去国家档案馆查阅资料的时候…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于是赶快去找劳拉个人的情况。好的消息是,她不像我想象的病得不行了.但是她个人的故事,恐怕一点也不比她笔下的形象更不精彩。她从19岁开始就得了一种叫作“慢性疲劳综合症”(Chronic fatigue syndrome)的疾病。她在很多数时间都虚弱到不能离开家,在更多的时间她甚至没法离开自己的房间。为了写《坚不可摧》,她对Louis Zamperini做了75次采访,根据我的阅读,这些采访竟然全部都是通过电话进行的。Louis Zamperini自己都奇怪,为什么这个作者不上门来谈,事后他才意识到,这个作者根本虚弱到没法离开家。他的丈夫是在她发病前6个月开始和她约会的。在她发病后很多年,她的丈夫都没有离开她,但是他们也没有结婚(他们直到2008年才结婚,劳拉得病后22年)。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不离开劳拉是因为爱她,还是因为道义上的需要。他窘迫,他疲劳,他身心疲惫。后来《奔腾年代》一炮打红,劳拉也终于开始变得富有。她的丈夫,那时还是她的男友,终于决定向她坦白自己真正的想法,因为他宽慰自己道:劳拉现在有钱了,如果我现在离开她,我不会被人唾弃为这个世界上最坏的混蛋。当然,事情的结果是,坦白后,他意识到自己离不开她。他们在2008年举行了婚礼,劳拉在整个婚礼中都是坐着的。蛋糕是劳拉亲自选的,但是劳拉并不知道蛋糕的味道,因为等到上蛋糕的时候,她已经太疲劳了,吃不动了。

《坚不可摧》,兰登书屋,2010年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5 Responses to 两个人生

  1. 试试看说道:

    第二段结尾那句话我很喜欢,自己不给自己留后路

  2. myrual说道:

    我从你的文章,搜索渡边松广,狗狗竟然带我回到这里。

  3. wsh说道:

    布莱尔的自传不用费时间看了。Financial Times的Westminster Blog曾经给这本书做了一个精彩的总结:
    http://blogs.ft.com/westminster/2010/09/tony-blairs-memoirs-718-pages-in-five-paragraphs/

  4. H说道:

    这文章引人入胜丫~不是考虑到我的英文水平……还真想去看这两本书。

    那个……文章里面另外一个主人公呢?女房东?后来怎么样了?对她家与电影的渊源表示好奇,另外,……房东人真好……

  5. maggiemii说道:

    竟然不要i pad,这玩意可贵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