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沙一世界序言(3)-完

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把序言的最后一部分贴出来。这里是第三部分-我对中国经济的一点展望。这篇序言写于半年前,今天重新读来,仍然觉得没有过时,特别是我总的看法:乐观但焦躁。

这段时间,也陆续看到一些对书的评论。总的说来,我觉得无论是赞扬的,还是批评的,都说得挺好。和一直以来一样,我很感激这些评论。有几个反复出现的评论,我想回应一下:

1.这本书的观点是错的/误导/我不同意/不是好的经济学。

我早就意识到这样的评论一定会有。所以,我在序言里写得很清楚:我充分的意识到,我所写文章的结论,未必是正确的。在写的时候就未必是对的,事后看更加如此。但结论正确与否,并不是我写作过程中最看重的东西。社会问题如此复杂,“正确”与否本就是没有严格标准,不同的视角很可能得出不同的结论。习惯用正确或者错误来评价文章的好坏本就是单一思维模式的体现。我最看重的,是我能否为嘈杂异常,情绪化严重的中文网络世界带来一点理性的声音,是我能否给很多大家关注的问题提供一个可能的经济学视角,是我能否给某些根深蒂固的思维模式带来一点挑战。我的一点愿望是,别人读完我的文章,会觉得:这个人的观点我未必同意,但是他的分析是有道理的,有意思的,我没有从他这个角度想过这个问题。

2.这本书写得太简单/浅薄。

简单/浅薄有两层含义。一是我把复杂的东西用简单的方式说了出来;二是我本身想得太浅。我觉得这本书里两件事情同时存在。前者是我特意追求的,我觉得不是缺点而是优点。后者是一个事实,我不想假装自己是个高深的人,所以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可接受的。这点自知之明还是应该有的。

3.   这本书的文字不好。

谢谢。我很同意!但我至少很努力的做到了真实,以及把我想表达的事情表达清楚了。

下个星期要出差,未必有时间更新这个博客。

四、

我博士学位的研究方向开放宏观经济学的。在经济学里,开放宏观经济学大概是“最”宏观的领域了:汇率,债务,贸易盈余和赤字,跨国资本流动,货币和债务危机,以及国际间的货币财政和金融政策的相互影响和协调等等,凡是跨国之间宏观尺度的经济问题,都属于这个领域关心的问题。我的专业领域,以及我从事的工作,给了我非常可贵的机会观察,了解和研究世界上很多不同类型的国家和它们的宏观经济政策。

看多了其它国家的例子,也给了我一点不同的视角来看中国。中国是很特殊的,但中国所走过的发展道路并不总是独一无二的,你可以在不少国家身上隐约找寻中国经济的过去和未来。

我对中国经济未来的看法,简单的概括就是:乐观但焦躁。我对中国的乐观来自于这样一些观察-中国有数量庞大,健康且受过较好的教育(相对于我们的收入水平而言),愿意吃苦并向往富裕的人群;这个人群已经在几十年的改革过程中,对有利于生产力发展的市场经济形成了基本的认可;这个人群勇于接受变化并且已经在激烈的变革中习惯变化;中国在过去三十年里,有着不断克服困难,通过改革寻找出路的良好历史记录;还有,也许有点悖论的就是,我们的国家还充满了各种问题。一个国家充满问题,静态的看也许是坏事。但是动态的看,一旦我们克服了这些问题,我们就会有新的发展。整个改革的过程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一个渐进的修复各种问题的过程。我们现有的问题越多,我们改进的空间就越大,这也就意味着我们继续高速发展的可能越大。而上面所说的那些中国人的特点,使得我们作为一个整体,从体力,脑力到心理,都为矫正这些问题做好了准备。并不是每个发展中国家都像中国这样的,事实上,很多发展中国家都不具备中国这样的条件。所以,从骨子里,我看好中国的未来。

但我同时也是为中国的未来感到焦躁的。相对容易的改革已经完成,改革过程中形成了新的既得利益者,而且我们的人群正在快速分化,收入分配差距的持续拉大就是一个明证。当我们要面对更困难的改革和更复杂的问题,当我们存在可能会阻碍改革且越发强大的既得利益者,当我们的人群分化以致于越来越难对改革的方向形成共识,再加上那些原本就要慢慢收紧的约束-从资源,到环境到我们越来越老的人口结构,这些都让中国经济的未来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这些都不是不能克服的困难,但同时,不少国家也曾经在面对类似情形的时候走上过弯路-民粹主义流行,社会矛盾激化和裙带市场经济无处不在-这些都可以轻松的扼杀经济增长。而眼下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的不确定性,就是能否从应对2008-09全球危机的强力货币和财政政策中成功退出,并在发达国家增长乏力的现实下,为中国经济找到持续增长的动力。这中间几乎必然意味着中国经济增长的模式要发生改变,从出口和投资导向,到更多的国内消费拉动。这种转型,相信会遭遇很多阻力,因为转型意味着不少既得利益要失去利益,意味着有赢家也有输家。而能否实现这种成功转型,就是对中国经济的一次重要考验。

也许正是期望和焦虑的并存,才让关注中国经济对学经济的我而言,是一件充满无限乐趣的事情。这种关注,也会一直提供新的素材,让我能不断写下去。这本书也许只是一个起点。

虽然我关心的问题通常很宏观,但我的博客却往往从最小的事情入手写,很多时候十分生活化。因为,我相信,这个世界上的道理都是相通的。有诗云:

一沙一世界

一花一天国

掌中握无限

刹那成永[1]

是为序。
郭凯

2010年8月9日晚 于波托马克河畔家中


[1]这是英国诗人和画家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 1757-1827)的长诗《纯真预言》(Auguries of Innocence)开篇的四句。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一沙一世界序言(3)-完

  1. 沉静说道:

    to kai:我不是学经济的,但是对经济现象感兴趣。我非常想听您如何解释关于通胀和汇率之间的关系,他们之间有什么直接的影响和联系,如果没有,又是如何间接影响的?

    在您“数量宽松,人民币升值和通货膨胀(旧文)”一文里,您写到“这件事情其实并不复杂:只要是通货膨胀,就是购买力下降,就是钱变得不值钱,这与人民币和美元的汇率是升是降没有关系。”但是更多的文章在讨论通胀和汇率之间的相互作用和影响,看了之后更加一头雾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