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2)

昨晚请了邻居一家到家里一起吃年饭。男的是个美国人,女的是个新加坡人,还有三个月的女儿。吃着吃着,就变成男的谈政治,女的谈除了政治以外的东西。

我们谈到了埃及。我花了很长时间分析为什么我觉得此事以流血收场的可能性大,以及美国媒体很可能错过了一件非常显然的事情:这个国家的国家机器,媒体和政府,还都非常明确的被一个人领导着,那就是穆巴拉克。还没有任何一个哪怕有点声望的“体制内”的人出来公开支持示威者。换句话说,穆巴拉克还一点都没有失去对形势的控制。

但我今天想说的不是这些。而是,我觉得美国的政策犯了很大的失误。

当然,美国的政策是站在了道德的至高点上,毫无疑问。敦促穆巴拉克下台,敦促立刻就开始政治上的开放,站在反政府示威者一边,在道义上都是无可厚非的。但这种政策忽略的是它的对象。穆巴拉克在位三十余年,军人出身,自己的亲信一定遍布军队和警察,他是看着萨达特被乱枪打死的。他不仅是一个强势人物,而且是一个很有权力基础的人物。还有,埃及的经济这些年并不差,这个国家也并不很穷,因此这不是一个民不聊生的国家。这和有些国家很不一样,比如说战前的伊拉克和现在的朝鲜。

示威者其实给了穆巴拉克一个二选一的选择题:或者立刻走人,或者彻底翻脸。这本身就是危险的,因为很难讲穆巴拉克不会选择后者。然后,现在美国人出来公开支持示威者,等于是让穆巴拉克不得不做出选择,而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可言。穆巴拉克最终会妥协吗?也许。但是最终翻脸的几率也变大了。美国做法的错误是,把中间道路的可能性在很大程度上给锁死了。当然,你可以说,美国这种做法是高风险高回报,只是我觉得把事情推向极端,不管怎样,结果怕是都会不太好看。走向极端,最后会让极端的人走向前台,一边有枪,另一边没有。

写这些只是想留个记录:如果埃及真的流血了,我觉得美国是有责任的。但愿我是错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5 Responses to 埃及(2)

  1. auroramin说道:

    政客,妓女和戏子 –这个世界上肮赃的三类人。
    美国的政客就不知道这些情况么?60几年前本朝开国,就有类似演义;10几年前本朝发生学潮的时候,也演义过。
    ”TIAN朝“的人们或者从道德的高点推崇他们,或者以阴暗的政府立场谴责他们。但我始终相信政客们肮脏的本质,如今的USA已经不是”大陆会议“时的那个new world。
    埃及的事,我还是继续打酱油。
    流血在所难免,这次应该与美国无关,相信”小黑“也不会让它与美国有关,所有发生与未发生的事件只是道德层面上的–民间行为…

  2. 说道:

    不见得,长痛不如短痛

  3. 巫山霏云说道:

    根据之前的情况看,穆巴拉克似乎是想走中间道路,虽然说很难得到贯彻下去,不过未必不是一种可能,现在这种极端策略毕竟还是风险太大了,人民也不够理智,太混乱了

  4. cmiao说道:

    也不见得所有的国家都像共产党那么牛X吧

  5. auroramin说道:

    居然成功了,这是我万万没有料到的,太神马了吧?
    我以为总统不愿下台的姿态越来越明显,流血冲突再所难免,今天下午还和同事们说关于这位总统的“不体面做法”,怎么,晚上一回来全世界都在庆祝独立日了@_@
    现实总是比小说更戏剧化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