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中国的国际日程

原文写于十几天前,发于上周的《瞭望东方》
 
人民银行在20国集团多伦多峰会开幕之前一周,在一个周末的晚上,罕见地同时用中英两种文字发表《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的声明。很明显,这个声明的听众不只是中国人。
 
声明发表后,白宫,美国财政部,欧盟还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都在第一时间发表声明,表示欢迎。所有的这一切都在一个夏日周末的几个小时之内发生,如此的反应速度让人不得不怀疑,人民币汇率政策的变动在一些国家大概是被列为“最优先”的事项。我可以想象,那些值班的官员们如何仓促地通知他们的上司,酝酿相关的声明语言,经过几层审核后,抢在第一时间公布。
 
我相信很多人会质疑人民银行这样做是不是在20国集团峰会之前向西方国家让步,不少人甚至担心,人民币一旦升值会不会对中国自身的经济造成负面的影响。
 
这些质疑和担心都是正常的,尽管20国集团里对人民币汇率有意见的不止是西方国家,金砖四国里的印度和巴西也至少都明确表达过对人民币汇率政策的不满;尽管大部分严肃关注人民币汇率的人大概都会同意,更灵活的人民币汇率最终对中国是有利的,只是在什么时点走向更灵活的汇率,如何走向更灵活的汇率是一个更有争议的问题。
 
从中国的角度,人民币的汇率频频成为国际峰会的一个焦点有时候的确难以理解。美国的银行贷款给那些根本还不起钱的家庭,资助其在沙漠中买房子,然后再打包证券化,加上一个不靠谱的评级,最后卖给投资者,引发了金融危机,这些东西和人民币汇率没什么必然联系;欧洲一些国家,把自己孙子的债都借了,入不敷出,引发了主权债务危机,这些东西和人民币汇率也没有什么必然联系;中国的经常项顺差已经从2007年的高点减下来一半了,可是对人民币汇率政策的国际抱怨却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
 
这就让你不得不意识到:焦点未必取决于事情的重要性,而是取决于谁在主导议程,取决于有多少国家支持这个议程。人民币的汇率问题,很不幸,就属于那种被主要西方国家主导,且有很多国家支持的一个议程。当其他更重要的问题很难形成共识的时候,比如说如何改革国际金融市场的监管体系,人民币汇率这样比较有“共识”的问题就很自然成为了焦点。
 
我们当然可以抱怨国际社会不“公正”,但是我们同样该记住,中国早已不是一个很边缘化的国家了,我们已有足够的筹码,足够的实力,我们已经是国际社会中不可忽视的一部分。中国没有在国际场合充分树立自己的议程,只是被动地应对别人提出的议程,被别人牵着鼻子走,是中国常常在国际场合处于需要为自己辩护位置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
 
树立中国的国际议程,意味着中国需要全面审视自己新的国际地位,重新评估既定的政策。更重要的是,一定要有开放的心态。一个只为中国自身利益服务,只针对中国国情的议程,是不可能成为国际议程的;一个只有斗争,没有妥协的议程是不可能成为国际议程的;一个缺乏基本的理论和道义基础的议程是不可能成为国际议程的;一个缺乏内在一致性的议程也是不可能成为国际议程的。
 
这完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这恰恰是对崛起中国的一个基本测试:如果我们不喜欢现状,如果我们已经有能力改变现状,那我们应该做的就是改变,而不是抱怨和抵触。如果我们没有自己合理的,充分论证的,能够得到很多国家同情和支持的议程,我们对现有议程的不同意见就会被当作是不合作,我们就会一次又一次地被挤到墙角,尴尬应对。
 
人民银行的周末声明是一个很聪明的举动,无论是在具体内容上,还是时机的选择上。这个声明,将有效地避免20国峰会上可能出现的对中国不利的局面,并且仍然充分保持了人民银行在汇率问题上的自主性。只是,人民银行还需要在这个时点做这件事情,是值得反思的,谁让我们没有自己的议程呢?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