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思想

二十年前,我小学毕业考试。那个时候,考得好未必能进好初中,考得不好必然不能进好初中,所以还是很重要的。

 

语文考试的作文题我还记得,是一幅画。画里有很明显的爷爷,爸爸和儿子三个人,都坐在一张桌子前,每人手里拿着一本书。爷爷的手里的书上写着三个字:焦裕禄;爸爸手里的书上写着两个字:雷锋;儿子手里的书上写着两个字:赖宁。作文的要求是,根据这幅图,自己命题,写一篇600字的文章。

 

我有点慌乱,因为我根本不知道焦裕禄是谁。我那个时候很内疚,以为自己就是世界上最蠢的小学毕业生,竟然连焦裕禄是谁都不知道。现在我一点都不内疚了,相反,我觉得我很正常,不正常的是那些出题的人:让一个十岁的小屁孩知道一个60年代的县委书记实在有点太搞笑了吧。(焦裕禄的邮票和电影都是后来才有的,当然,在邮票和电影出来之前,我已经恶补了焦裕禄的事迹,知道了兰考这个地方,知道了什么叫盐碱地,知道了什么叫泡桐树,知道了肝疼得时候拿硬东西顶着有时候能让你不疼)。

 

当我稍微冷静了一点之后,我想好了自己的策略,我知道焦裕禄肯定是一个爷爷版的雷锋或者赖宁(对了,如果80,特别是90后不知道谁是赖宁,千万不用觉得没有面子,不知道是非常非常正常的),所以我着重的写父亲和儿子就行了,然后爷爷一笔带过。我就这么写了,虽然自己觉得不完美,但也没什么大的漏洞。

 

后来,我的那篇作文得了一个很低的分。根据当时权威的解读,也就是阅卷老师的解读,原因不是因为我不知道焦裕禄是谁,而是我写跑题了,跑题的意思是我写的东西和出题人的意图不符合。我当然是毫无怀疑的接受了这个说法。只是,后来回头看,一个看图说话,还是自己起题目的看图说话,怎么可能存在写跑题的可能性?但是,我们那时接受的教育不是这么说的,我们接受的教育是:所有的课文都有且只有一个中心思想,而且这个中心思想必须是语文老师的教学参考书里的那一个。这件事情的延伸就是,你写作文的中心思想,必须和出题人心里的中心思想吻合,要不然就是跑题。

 

上高中后,我在跑题的路上越走越远。命题作文怎么写怎么都写不好,不命题的作文很多都能成为被语文老师当着全班朗读的范文。我读课文的本领也越来越差。我们的高中语文课本里还有《红楼梦》里林黛玉进贾府的那一段,对不起,打死了我也读不出来那一段是在批判封建地主阶级的腐朽生活。事实上,我读完大部分课文之后对课文的理解,和老师最后说出来的中心思想,都格格不入。大多数是时候我觉得作者根本没那个意思,没那么高屋建瓴,没觉得作者动不动就歌颂了,批判了,赞扬了,突出了,揭露了什么。上高中那会儿的乐趣就是读不需要总结中心思想的书:那个时候读李敖,读梁实秋,读金庸,读三毛,读老舍,读鲁迅,读胡适,苏青,张爱玲也读,周作人这样的“叛徒”的书也读,跑到书店里掏这些那个时候还算稀奇古怪的书,武侠书都是到租书的地方租着看,三国水浒西游记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总之读各种我能找到的东西。后来一直很喜欢我写的不命题作文的语文老师送了我一本余秋雨的《文化苦旅》,我就把余秋雨早期的几本书也读了。那个时候,放学之后的到家等着爹妈饭菜上桌的时间,就是我阅读的时间,缩在沙发上一读能读得不记得时间。我很快就发现解放前的东西读起来舒服,港台的东西读起来舒服,不扭捏造作,不故意在试图营造什么,不讲大道理,解放后国产的东西只有一个我能清楚记得的例外-路遥的《平凡的世界》。

 

这就是我受的教育,我之前之后很多人受的教育,读文章也要上纲上线,是文章必有中心思想,必有很重要的中心思想。

 

注:本文没有什么中心思想,随便发点感想而已,这两天高考,所以有了点感想。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