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减肥

本文发表于本周华尔街日报的中文网站。发了之后,我发现醉钢琴在南方周末上也发了一篇关于希腊债务危机的(写于n久前,不过这个星期才在她的博客上贴出来)。我的主人公叫王二,她的主人公叫张三,王二和张三都要减肥,难免我们想到一块去了。不过,我们谈论的是两件事情。两篇文章可以放在一起看,我不是完全同意醉钢琴说的(我同意她说的很多,但我不觉得希腊的问题完全是福利国家的错,福利国家也有没有巨额赤字,没有背上巨额债务的。反过来,不是福利国家,也有很多陷入希腊一样的问题:高负债,高赤字,低效率,大政府),但这不影响我觉得这是一篇很漂亮的文章,原文是:福利国家的梦醒

 

以下是正文:

 

王二出生在一个健康的家庭,父母都很健康,也没什么遗传病。王二从小身体一直很好,是个健康的孩子。也就是说,后来发生在王二身上的健康问题都是他自己导致的,而不是遗传的。

 

不知从何时起,王二开始喜欢迷恋垃圾食品,爱看电视和上网,但是不爱运动。每天除了一日三餐,王二始终零嘴不断。而且那些高热量的垃圾食品价格还特别便宜,因此父母给的那点零花钱还是够花的。吃得多动得少,没有多久,王二开始长胖了。变胖的王二,胃口越来越大,总是容易饿,不吃就不舒服,父母给的那点钱也开始有点不够花了。不过好在家门口的超市还让赊账,左邻右舍的,王二不还钱,还可以找他父母要。体重的增加,让王二运动起来也更加困难,一动就喘。于是王二的运动也就越来越少,上学放学都要父母开车接送,上楼下楼都靠电梯。总之,能不动的时候王二绝对不会动。

 

王二的胖是大家都能看见的,但他也没怎么在意,因为身体没觉得不舒服。终于有一天,学校的年度体检显示,王二的血糖偏高,血压偏高,血脂也偏高。小小的年纪就这么多指标偏高,王二自己有点急了。父母更急,于是带着王二去看医生。医生给的建议很简单:少吃,吃得健康一点,然后要开始运动。医生最后鼓励说:没关系的,王二还年轻,只要做到上面这些,身体会变好的。

 

心情大好的王二和父母回到了家,王二习惯性地往沙发上一坐,打开电视,然后伸手去拿薯片,并大声喊他妈妈给他倒上一杯可乐。他父母耐心地说,医生不是说要少吃多运动吗?别坐在那里看电视,吃薯片,喝可乐了。王二想想也是,于是忍住了。不过只忍住了一会儿,没多久,王二的馋劲就上来了,开始大口嚼起薯片,嘴里还嚷着:什么时候吃饭啊?饿死了。王二的父母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孩子,想着:他想吃就给他吃吧。后来,王二的父亲带王二去运动,没动两下,王二就嚷嚷着难受,说身体受不了,要回家去。父亲看着气喘吁吁的王二,没舍得坚持,心想这才刚开始,可以慢点来。

 

事情的结果是,没多久,王二就回到了过去的生活方式,照样还从门口的超市赊账,体重继续增加。无奈的父母,心里着急,但又舍不得太强迫孩子,最后还悄悄替王二还账。

 

这也许是一个很寻常的减肥失败的故事,但这也是一个完全可能在欧洲,特别是希腊,或者任何一个在这场危机中暴露出需要进行深刻改革的国家发生的事情。

 

自从加入欧元区以后,希腊的胃口开始变大──升工资、提高福利和增加政府支出;运动变少──工作时间缩短和劳动生产率提高缓慢;在门口的超市赊账──主要是从德国,还有法国;直到有一天经济指标开始预警──赤字、债务、借贷成本还有很有争议的评级。

 

虽然如何让希腊减肥存在很多争论,争论的焦点主要是希腊是否需要重组债务以及退出欧元,换句话说是否要动更大的手术,但绝大多数人都认同,希腊需要减少饭量并增加运动。事实上,这也是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希腊高达1100亿欧元救援贷款的主要附加条件。这两个机构同时认为,如果希腊如果真的能够坚持下去,恢复健康是有希望的。

 

但问题是,和前面的王二一样,希腊胃口已经变大。减少饭量,也就是降工资、减福利和消减支出,注定会是一件让身体不舒服的事情。增加运动,也就是引入竞争、延长工作时间和增加出口注定会让懒散惯了的一些人觉得气喘吁吁。

 

这对任何人或者任何国家而言,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极强的自制力才能够坚持下去。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拍胸脯希腊能一直坚持下去。这件事情即便对于希腊政府而言也是一样充满了不确定性。就算政府下定了决心,老百姓未必能吃那个苦。中国有句老话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一波又一波的罢工就是老百姓抵触的体现,最后实在不行了,老百姓可是既可以用脚更可以用手投票的。更何况,一切才刚刚开始,希腊的减肥不是一个月的事情,不是一年的事情,而是一段要持续多年的艰难历程。

 

让事情更为不确定的是,希腊会不会也像王二那样有十分宽容的父母,这里主要是欧盟,毕竟欧盟出了1100亿欧元贷款里的800亿。希腊很自然的在未来可能会有意志薄弱的时刻,虽然希腊的事情最终应该希腊自己来决定,但这个时候如果没有人愿意出来做坏人,那一时的松懈难免前功尽弃。历史上看,欧盟在监督执行《增长和稳定条约》的时候,最后被证明过于宽容,否则希腊也许根本不至于落入现在的地步。欧盟能否在未来更坚持原则,大概只有时间才能告诉我们。

 

前面王二减肥的故事是可以有一个减肥成功的结局的,不管是他自觉做到的,还是在父母的高压下实现的,甚至是去减肥医院减的,他在整个过程中不可避免的都是要不断忍住饥饿的感觉,要咬着牙运动而且必须持之以恒的坚持和忍受。

 

总而言之,减肥是一件痛苦的事情,这种痛苦不是任何人施加的,而是减肥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如此。希腊,欧洲,还有所有需要收紧裤腰带的国家面对的是一样的问题。除了希腊以外,他们要做的决定大概只能是现在就开始减肥还是再爽最后一天,明天开始减肥。他们当然可以继续明日复明日,但希腊的事情应该给所有的这些国家提了一个醒,总有一天这个选择题会变成:是现在就开始自己减肥还是再爽最后一天,明天被市场强制减肥。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