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的地和房子

原文发在本周的华尔街日报的中文网站,编辑给的名字是《佃户和房奴的”one
dream”》。我这篇文章绝对没有以下两个意思:1.要均贫富,分田地。2.中国当前的房价不高或者没有泡沫。写得时候,就知道可能会有这样的印象,特别是1。但觉得要是去谈1,整篇文章读起来就不顺了,所以最后没谈。为了防止还是有人有砍死黄世仁的想法,我把黄世仁写成了一个好人。把他写这么好,就是想暗示,不要看到这个就想着打土豪,分田地,人不是坏人。现在有点后悔,
我不应该用黄世仁这个名字,可惜的是,我不知道更不难听的地主名字。整篇文章,我省略了极多东西,目的只是想突出我想强调的那个侧面。

 
有个人叫王二,生活在500年前。王二出生在一个穷人家庭,有一身力气,但是家里穷,半亩地也没有。500年前那会儿,世界也很简单,大家都种地。王二的父亲种地,王二父亲的父亲也种地。家里祖祖辈辈,因为没地,只能找村里的地主黄世仁租地种。其实村里就黄世仁一家是地主,整个村子全是他家的佃户。

黄世仁虽是一个地主,但不是一个恶霸,找他租地,每年的租子就是按市价走的,绝对没有任何欺负乡亲的做法。黄世仁自己也下地干活,干得和其他佃户一样努力,绝对不是好吃懒做的那种地主。村里的佃户,每年交完黄世仁的租子,剩下的粮食都是自己的,因此也没有激励问题。哪家都是起早贪黑地干,不存在什么平均主义大锅饭磨洋工这种事情。这么说吧,这个村子是一个模范村子,唯一的一点问题是,全村子只有黄世仁一家有地。

但就这一点点的小问题,让这个村子里有一个大问题。不管村里的佃户怎么起早贪黑地干,他们总是富不起来。原因很简单,如果收成上去了,土地的租子也会上去。这还不是黄世仁心狠加价,黄世仁其实从来不主动加价,而是市价就是这样。地租这东西,一直都是水涨船高,收成上去了,地租也会上升。

事实上,很多时候恰恰是佃户们自己把地租给推上去的。收成好了,就有佃户想多租点地种,提高收入。可是,地主黄世仁凭什么多给这些人地呢,这对别的佃户不是不公平吗?于是这些佃户就提高了地租,想以此来多拿地,但别的佃户也会加价。最后的结果是,均衡的地租上升了,但谁也没能多拿到地。所以,世世代代,村子里的佃户们一年辛苦到头,交完租子,一般的年份就只剩下点口粮了,好点的年头最多也就能多喝一两壶,差的年头可能还要挨饿。而整个村子绝大部分的剩余,最后都是在黄世仁手里。

这样的一个村子,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最优的:产权清晰,激励明确,市场的原则得到尊重,没有强买强卖,所有人都在勤奋工作,粮食的产量一点都不低。宏观地看,这简直可以算是一个样板村。但再仔细一看,这样一个村子也可能会是危机重重:收入和财富的分配高度不均,绝大多数辛苦劳作的佃户,一年到头大部分的收入都得用来交租,而这些佃户拥有属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的梦想却屡屡被高涨的地价给打破。事情的悖谬是,这些佃户干的越辛苦,打的粮食越多,地价也越高。

那个生活在500年前的王二,如果被月光宝盒送到今天的中国,他大概会遇到一个似曾相识,但又完全不同的问题。让他觉得恍恍惚惚,像是做了一个大梦,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500年前那个鸡犬相闻的小村子,还是500年后纷繁喧嚣的都市。

王二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从小认真读书,上班后也很努力工作。但是父母不算有钱,所以没能给王二准备一套房子。王二的一个梦想就是,勤奋工作,省吃俭用,攒下钱来,能买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但一个小问题是,整个城里最大的地主──市政府,坚持按照用市价出让土地和住房。政府既不多要,也不少要,只要是出价高者,就能拿到地,买到房。假设这个市政府清正廉明,中间也没有什么开发商添乱,现实中可能存在的腐败之类的情况在王二生活的城市也不存在。换句话说,王二生活在一个模范城市里。

但就是这样一个小问题,让王二或者说王二们遇到了大问题。不管他们怎么努力,却发现总是攒不够买房的钱。原因很简单,如果收入上去了,房子的价格也会上去。这还不是市政府心狠加价,这是一个模范城市,市政府其实从来不主动加价的,而是市价就是这样。房子这东西,一直都是水涨船高,王二们的收入上去了,房价也会上升。事实上,有时候还是王二们自己把房价给推上去的。收入高了,大家都想住得好点、大点,结果最后均衡的结果是,房价上去了,但也没多少人能真的住得大点、好点,倒是政府手里的土地收入不断上涨。

这样一种分配住房的方式,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最优的:产权清晰,激励明确,市场的原则得到尊重,没有强买强卖,所有人都在勤奋工作,房地产业还迅猛发展。宏观地看,这确实是一个样板城市。但再仔细一看,这样一个城市也可能会是危机重重:绝大多数辛苦工作的王二们,拥有属于自己的一套房子的梦想却屡屡被高涨的地价房价给打破。事情的悖谬是,王二们干的越辛苦,挣的越多,房价也越高,而最后得益的反而是政府。

中国的房价问题,要远比这里描述的情况复杂多了,这里要说的完全涵盖不了高房价背后很多深层次的原因。但骨子里,房价问题的背后有一个十分基本的问题:500年前,每个人都要种地,但不是每个人生下来就有地的;500年后,每个人都要有房住,但不是每个人生下来就有房的。从某种意义上说,生下来没有房子或地,就等于一生下来就背了一笔债,欠那些有房子有地的人的债,而且这笔债还是随着收入水平水涨船高的。因此房价问题,不仅是一个价格问题(前面的例子里,价格都是市场决定的,因此不能说是不合理的),更是一个分配问题。500年前,这个分配问题,是在王二和黄世仁之间的;而500年后,这个分配问题,在我上面的例子里,则是在王二们和政府之间。在很大程度上,房价就像是一个累退税:收入越低的人,面临的平均税率反而越高。这件事情未必影响效率,但是恐怕很难符合一般人心目中的公正和公平。

因此,以后在出台任何住房政策的时候恐怕都应该注意,房价问题的背后还有一个分配问题,一个在很大程度上是政府和老百姓之间的分配问题。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4 Responses to 王二的地和房子

  1. Figge说道:

    “不患寡,而患不均”,人类历史好像还没有一个根本的办法来做到平均分配吧,除非书本上的“共产主义”,说白了,还是个制度问题,但是既得利益者是不会轻易放弃嘴里啃着的肥肉的,这是人的本性。那么怎样去设计这个制度来解决分配问题呢?本人一脑子浆糊,乱说说,乱问问,不过总比在这贴牛皮癣好些。

  2. alex说道:

    建议楼主以后回国,像楼主这样的人才在国内重要的金融机构谋一份很不错的职位很容易。别呆在世行了,太埋没人才了。

  3. sean说道:

    分配制度其实都是现成的,国情特殊你可以拿来改良嘛,中国人不是最擅长山寨吗。不,我们不学,我们偏要摸着石头过河,房价向日本50万美刀/平米看齐,工资朝非洲看齐,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博主能举出的封建地主的例子,很能够代表当今统治者和上层的统治心态——仍旧是几千年惯承下来的封建管理思维。共产党当年据说牺牲了2000千万人,喊出的口号之一就是要消灭这种封建分封的经济模式,才获得了广大人民和各种社团的信任,建立了共和国。没想到过了几十年,人们发现原来人人都成了给党打工的,自己只能混口咸饭吃吃。想出人头地,过上好日子,只有自己也成为党。

  4. alex说道:

     中国有太多的贫困人口,还在为一粥一饭挣扎。他们不得不选择富士康,因为更多的工作机会还不如富士康,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通过富士康的面试,因为富 士康的福利待遇还是很规范的。但国家可以替那些不得不工作的人选择。政府有责任有义务保护好自己的公民。让最弱的劳动群体不再做机器人,可能短时间会加大中国的管理难度,但长时段,更健康更自信的国民,将推动这个国家以更低的成本发展。 富士康在中国做的这些敢在台湾做吗?

  5. 说道:

    实际上一句话的事情,就是没有贪污腐败,没有炒房子的,房价也会上涨这个是事实。问题就是lz说的分配问题,简单举个例子就是公务员为什么可以脱离市场,p民就要为市场买单。分配问题说起来简单,解决起来太复杂,三网融合,医疗改革,碰触到利益分配根本就没有办法

  6. 香水瓶说道: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的时候,废掉了私有制,说这国家是全民所有的,所以这土地也应该是全民所有的。它凭什么靠买卖全民所有的东西赚钱?就算赚到了也该回馈所有人。可是现在国富民穷,被少数人窃取了中饱私囊。

  7. alex说道:

    一个城市里有三个人,甲有5套房,不上班,靠收房租生活;乙有一套房,上班赚工资;丙是卖菜的,没有房,租房住。 忽然有天要收房产税了,丙说:“太好了,我没房,收那帮炒房人得税,我全力支持,房价大跌了,我就可以买房了。”;乙说:“没关系,我只有一套,收那帮炒房人得税,我支持,房价大跌了,我可以再买一套。”;甲说:“哦,房产税收多少?1%对吧,下个月房租涨5%。” 房租上涨了,丙很郁闷,想换个房子,发现大家房租都涨了,只好忍。不过也不能吃亏,明天菜价也涨5%,乙 和甲去买菜,发现菜价涨了,很郁闷,想换个菜场,发现菜价都涨了,只好少吃点了。 于是乎,生活水平就这样下降了,cpi就这样升高了

  8. casper说道:

    TG豢养的黄皮白心哈巴狗,吃了两顿西餐就觉得中国的一切问题就正常了,中国强大着呢,屁,就算你为TG摇尾巴,咱老百姓心里亮堂着呢。

  9. 说道:

    500年前还有农民战争和朝代更替 lol

  10. alex说道:

    ,全世界只有我们中国是以商品屋为主的市场,你绝对是不可想象的,我们就以新加坡为例,真正像我们这样的高端楼盘,像这样到处卖的商品屋只有3%你相信吗,我们再以瑞典为例,一半的楼盘都是老百姓自己合资建房,我们可以吗,甚至你会怀疑到底我们是不是社会主义国家,比如说我们以年轻人为例,今年毕业以后我们把年前推向市场希望透过商品屋里满足住房的需求,全世界中国人还是这个样子的,是不可想象的,所以今天我来之前,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讲这个讲题,而且时间非常的短,对于这个题目而言,你会发现整个中国是个及其荒谬的地方,比如说全世界有哪一个行业的商人可以经常去爬山、谈人生、谈哲学,是哪一个行业的商人。你以为我们房地产难道没有事干吗,那我再请问你,像我们东莞这些制造厂商的老板、董事长有没有可能去爬山、谈人生、谈哲学?没有可能的,因为他忙的不得了,为什么呢,你从这个小事情看的出来,这个市场是绝对的畸形甚至可以孕育出一批无所事事的地产开发商,这个是完全不可了解的。那么我请问你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呢,其实话又说回来这次“国十条”推出,最近4月19号推出调控措施,我们很怀疑说你为什么现在推出,去年干嘛去了?怎么不早推出呢,所以不由的我们会想到一个比较荒谬的道理,因为这一两年来的折腾我们地方政府该卖的地也卖了,该圈的钱也圈了,我们地产开发商这一年来赚钱赚的是心惊胆跳、六神无主,可是不管怎么讲那该赚的钱也赚了,这两个利益集团已经被满足的结果所以我们推出“国十条”相对容易一点。 当你满足利益集团之后这个方案也比较容易推出,你回想一下,为什么我们经常会听到媒体也好、老百姓也好批评地产开发商和地方政府会形成一个牢不可破的利益集团呢?这是第一个问题我们所要思考的,不过我想从这做一个切入口,请各位朋友再想一想你除了透过政府和开发商所开发楼盘你能够合法的购买之外,你有没有可能自己集资,有没有这种可能性想想看?没有可能性,这是不合法的,也就是说我突然想到一个很有趣的比喻,你知道什么人会去婚姻介绍所吗?就是谈恋爱不太会谈的人,不太吸引人的人可能到婚姻介绍所去找对象,如果哪一天政府突然规定不许谈恋爱了,谈恋爱而结婚者一律不发结婚证,必须到婚姻介绍所去,那么各位知道什么结果吗?婚姻介绍所的中介费要保证狂涨,为什么?你正利用你的条款,你是特意的形成这样垄断的组织,那么跟我们个人是一样的,比如说我们小产觉悟了等等的,我们讲的更具体一点,我们能不能够像美国、瑞典等等一些国家一样,如果我们像德国一样,能不能够按照政府的一些规划一些详细条款推出之后我们自己买一块地皮,我们自己盖房子可不可以,不可以的。但是我告诉各位除了中国之外其他国家都可以,为什么呢?我们已经透过一些规则、法条的设定不允许我们自由恋爱,只要自由恋爱者就不发结婚证,把我们全体推向一个垄断组织那就是地产开发商和我们地方政府,那么请问各位朋友你是不是已经具备了一个垄断的前提,因此价格只有涨而不会跌,这是第一项要素,我们必须牢记在心里。 还有第二个问题,我也请各位注意一下,我刚刚讲过新加坡的例子,真正意义上的商品屋连5%都不到,那么在谈谈香港,如果各位朋友有机会去香港旅游,香港导游会带你到处参观说“各位请看一下,这是李嘉诚先生住的房子,这是李兆基先生住的房子等等”,他会以一种旁观者,一种比较激动兴奋的心情向你介绍一下香港名人的住宅,你从他的谈话里面你看不出他丝毫的不满,甚至你看不出他的仇恨,各位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香港远远超过半数的居民他是享受香港政府所提供的公屋,这个公屋是个什么性质呢,它既具备了经济适用房的特性,也具备了廉租屋的特性,我们就以香港如此之贵的地方而言,它廉租屋每个月租金才几百块,甚至还有到两三百块的,但是内地和香港的薪资收入这可是差距颇大的,为什么香港能够提供如此廉价的廉租屋呢?因为这是政府的责任,全世界各国的政府没有一个政府不把这个事情当成同等大事来办,因此经济适用房跟廉租屋在我们听起来是天方夜谭,在其他国家已经实施的非常多了,那么就以我们所熟悉的香港为例,你要香港做到廉租屋跟经济适用房那需要经过非常严格的审核,而且香港的公务员系统不但廉洁而且高效,绝对不会像我们这边的经济适用房一样,比如说我们常常讲的很多例子,到地下室一看又是宝马又是奔驰车,这种不公平现象让老百姓如何能够心理平衡,那么就是因为一个经济发展到一个阶段之后,老百姓居者有其屋的情况之下,你在让商品屋随着市场供需而发展老百姓不会有怨恨,这个世界本身就能够达到和谐,那你说以我们政府官员之睿智之出名难道他会不知道吗,那么我们就翻翻历史,1998年国务院出台了一个23条,里面怎么规定的?也就是说我们执政的目标是希望往后能够构建80%的经济适用房,10%的廉租屋,还有10%的商品屋,从1998年到2003年房价是相对来说比较稳定的,当然我不能说是因为这个法案的贡献,可是各位想一想如果我们走上这一条路的话那就是新加坡模式、香港模式,不至于走道今天,可是到了2003年也是有政府单位公布了一个18条,对于所谓的经济适用房给予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解读,那就是具备保障性质的商品屋来取代的经济适用房,那么到2003年呢香港、新加坡模式就此消失,我们老百姓再也无法享受到新加坡人能够享受到的一切福利,所以80%的经济适用房在2003年的18条当中全部改成了商品屋,再加上原本规划的10%就高达90%,再加上我们地方政府毫无动力去做廉租屋,因此从2003年之后就已经孕育出一个非常"良好"的环境了,全世界唯一百分之百商品屋的国家——中国,在这两个背景之下已经奠定了今天房价毒瘤的基本格局,也就是说中国地产的问题是一个结构性的问题。结构一那就是不能自由恋爱,自由恋爱不能拿结婚证,必须透过地方政府和地产开发商所形成的垄断集团而向他买房子这是第一点。 第二个任何具有保障性质的住房,包括经济适用房和廉租屋在2003年之后基本消失,那么这个就是两个畸形结构的开始。下一个等什么呢?下一个就等一个导火线,如何让中国的房价在这两个畸形结构之下全线失控,那么一起回到2006年,各位朋友记不记得真正让我们记忆犹新的,甚至真正意义上的房地产泡沫是从2006年下半年开始的,请问各位为什么,我前面讲两个结构性问题不至于使房价上涨需要一个推力,这个推力就来自于2003年左右所开始的投资经营环境全线恶化的现实情况,也就是说从2003年左右开始我们中国以制造业为主的企业家,他们所面临的投资经营环境已经开始全面恶化了,所以到了2006年下半年我们已经发现了大量企业资金不做实体经济,流出来炒楼炒股从而造成2006年惊心动魄的楼市泡沫、股市泡沫,而更让我感觉道大惑不解的是就是当时除了楼市、股市之外竟然还出现了我们前所未见前所未闻的所谓普洱茶跟红木家具的故事,你甚至发现这个社会资金已经泛滥到什么地步呢,炒楼炒股本身已经不能满足这些资金的去除,还必须进入红木家具跟普洱茶的系列,这已经是一个国家危机的开始,那么在2006年的时候我就对于当时所谓的房价的泡沫问题股价泡沫问题提出了看法,我认为这个是投资经营环境全面恶化,也就是说中国经济全线出现危机的开始,而各位理解我们中国所谓的主流学者大家跟我的看法是背道而驰的,他们说这一切都是因为经济发展太成功了,老百姓太富裕了,所以我们才有这么多的钱才炒楼炒股,他们把这种现象归置与叫做流动性过剩的解读。

  11. casper说道:

    楼下的,你说这么多对哈巴狗来说有屁用,人家在国外逍遥着呢,今天可以骑个洋狗,明天可以叼个洋骨头,还可以隔着太平洋给TG流流哈喇子,摇摇尾巴。经济哈巴狗的做法就是,对主子不利的时候,就用市场决定来辩护,不找根本,黄世仁甜言蜜语骗了佃户的土地,然后使劲压迫佃户出卖劳力,还养了一大堆狗来看着佃户,不准佃户自由流动,只能在自己的那块地上,再把地价抬高,赤裸裸的抢夺佃户的所得。当然这一切哈巴狗它是不说的,认为土地归黄世仁是理所当然的。贱啊,所以现在砖家叫兽到处走,都是些舔屁股吃饭的货色。

  12. x说道:

    如果500年前的黄世仁村是“模范村”,即使佃农们永远买不起房也只好认了,唯一的方法是调整心态接受现实。至于500年后的“黄世仁村”如果也是“模范村”同样必然会有相当一部分人无法买的起住房。但可能分布不同与500年前,即除了黄世仁外还有一些人会有住房。这是因为500年后,社会会存在创新空间,会给创新提供更高的风险溢价,会出现比尔盖茨这样的巨富。当然这是以黄世仁是模范村为假设前提的。至于这一条件是否成了则是另一件事。

  13. 丸子说道:

    lz没学过历史么?500年前是个封建社会… 至少大家时不时会改朝换代500年后的世界,至少王二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凭什么政府占有地卖给普通人?难道不应该是政府将自己的地免费分给自己的人民么??而且是谁说:市政府在坚持按照用市价出让土地和住房。政府既不多要,也不少要,只要是出价高者,就能拿到地,买到房…首先这完全是一个卖方市场,完全没有竞争,不符合市场经济其次,出价高的人大部分是跟政府借的钱

  14. Yang说道:

    如果黄世仁有足够的空闲土地,一旦有佃户想要更多的田,就分配给他,地租也不用提高。黄和佃户都会获得更多的收成。城市的规模不是固定的,是可以扩张的。

  15. alex说道:

    casper:每个人都值得尊重,不管是乞丐还是骗子还是达官贵人。 所以最好不要骂人。

  16. casper说道:

    希特勒值得尊重不?

  17. casper说道:

    如果说地主和房子的关系,这篇比哈巴狗深刻多了 以前,村里的地主有很多地,找了很多长工来干活,地主给他们盖了一批简易房住着。一天,地主的谋士对地主说:“东家,长工们这几年手上有点钱了,他们住你的房子,每月交租子,不划算。反正他们永远住下去,你干脆把房子卖给他们,起个名堂叫‘公房出售’,告诉长工们房子永远归他们了,这样可以把他们这几年攒的钱收回来。”地主说:“不错,那租金怎么办?”谋士说:“照收不误,重新起个日本名儿,叫‘物业费’!”地主很快实行了,赚了好多钱;长工们也那个高兴啊! 过了几年,地主的村子发展成城镇了,有钱人越来越多,没地方住。谋士对地主说:“东家,长工们这几年手上又有钱了,咱们可以给他们盖新房子,起个名堂叫‘危旧房改造’。咱们拆了简易房盖新的,让他们再买回去,就叫‘回迁’,这样就把他们手上的钱又给要回来了。咱们还可以多盖一些卖给别人。”地主又实行了,可这次有些长工们不高兴了,而地主的家丁就派上用途了——‘强制拆迁’;长工们只好打掉牙往肚里咽,地主又赚了好多钱。 又过了几年,地主的村子发展成大城市了,有钱人更多了,地主的土地更值钱了。谋士对地主说:“东家,咱们把这些长工的房子拆了,在这个地方盖别墅,建好后卖给那些有钱人还能大赚一笔。”地主说:“长工们不干怎么办?”谋士说:“给他们点儿钱,起个名堂叫‘货币化安置’。咱们再到咱家的猪圈旁边建些房子,起个名堂叫‘经济适用房’,修个马车道让他们到那边买房住。”地主说:“他们钱不够怎么办?”谋士说:“从咱家的钱庄里借给他们,一年6分利,咱这钱还能生钱,又没风险。”地主又实行了。长工们拿到可怜的‘拆迁补偿’,而地主的经济适用房至今也没盖上几间,长工们只好排队等房子,直到现在,还等着呢! 于是,长工们开始闹事了;地主有点慌,忙问谋士怎么办。谋士说:“赶紧告诉长工们,房子要跌价了,快别买了,还是租房住吧。这样正好把咱们的猪圈租给他们,起个名堂叫‘廉租房’。” 结果这么多年后,长工们挣的钱没剩下多少,还得租更旧的房子住,直到永远……

  18. casper说道:

    抛开中国的政治谈市场,我呸,中国是市场经济么?

  19. Unknown说道:

    偏微分是个很好用的东西,但是太多人不懂得真实世界是需要全导数来描述的

  20. 承昱说道:

    说实话,我希望kai这样的人能够上位,但是在这之前kai不应写这样的文章。

  21. shujie说道:

    赞成承昱的观点。这里的评论显然更有分量。

  22. Unknown说道:

    如果kai知道问题在哪里,那帮在后台做政策的不可能不知道

  23. Unknown说道:

    500年前,土地是黄的私有财产,他向村民提供土地,收租是天经地义的。500年后,土地全民所有,政府只是代为管理。文中说政府按照市价出卖土地,而且并不是主动加价。这个看上去是和黄世仁的那个事例很类似,但是其实这个类比的前提就很有问题。问题就是土地所有权的不同。政府将人民本应享有的土地再次通过市场卖给人民,这本身就是说不通的。黄没有管理村务的权力,也没有保障村民生活的义务,他不能代表全体村民的利益。党和政府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却像黄一样只顾自己赚钱,不考虑民生,这仅仅是个市场问题吗?

  24. Jacky说道:

    非常深刻的好文,真希望中国的决策者们能够好好看看,好好想想。我们的决策者,缺的不是第一时间赶赴事故现场,而是要高瞻远瞩,让我们摆脱通胀的阴影。看完这篇文章的第一直觉,我太晚看到这篇文章。早点看到,也许会改变我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固有僵化的对抗态度。

  25. Jacky说道:

    casper,不管你是来自何方的左粪还是右粪,只知道你臭不可闻。请团成一团,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博主,抱歉,看到有些人的言论,实在按不下这口气。请把我的不当言论和一些鬼话,一起删了。

  26. alex说道:

    casper发表: 如果说地主和房子的关系,这篇比哈巴狗深刻多了以前,村里的地主有很多地,找了很多长工来干活,地主给他们盖了一批简易房住着。一天,地主的谋士对地主说:“东家,长工们这几年手上有点钱了,他们住你的房子,每月交租子,不划算。反正他们永远住下去,你干脆把房子卖给他们,起个名堂叫‘公房出售’,告诉长工们房子永远归他们了,这样可以把他们这几年攒的钱收回来。”地主说:“不错,那租金怎么办?”谋士说:“照收不误,重新起个日本名儿,叫‘物业费’!”地主很快实行了,赚了好多钱;长工们也那个高兴啊!过了几年,地主的村子发展成城镇了,有钱人越来越多,没地方住。谋士对地主说:“东家,长工们这几年手上又有钱了,咱们可以给他们盖新房子,起个名堂叫‘危旧房改造’。咱们拆了简易房盖新的,让他们再买回去,就叫‘回迁’,这样就把他们手上的钱又给要回来了。咱们还可以多盖一些卖给别人。”地主又实行了,可这次有些长工们不高兴了,而地主的家丁就派上用途了——‘强制拆迁’;长工们只好打掉牙往肚里咽,地主又赚了好多钱。又过了几年,地主的村子发展成大城市了,有钱人更多了,地主的土地更值钱了。谋士对地主说:“东家,咱们把这些长工的房子拆了,在这个地方盖别墅,建好后卖给那些有钱人还能大赚一笔。”地主说:“长工们不干怎么办?”谋士说:“给他们点儿钱,起个名堂叫‘货币化安置’。咱们再到咱家的猪圈旁边建些房子,起个名堂叫‘经济适用房’,修个马车道让他们到那边买房住。”地主说:“他们钱不够怎么办?”谋士说:“从咱家的钱庄里借给他们,一年6分利,咱这钱还能生钱,又没风险。”地主又实行了。长工们拿到可怜的‘拆迁补偿’,而地主的经济适用房至今也没盖上几间,长工们只好排队等房子,直到现在,还等着呢!于是,长工们开始闹事了;地主有点慌,忙问谋士怎么办。谋士说:“赶紧告诉长工们,房子要跌价了,快别买了,还是租房住吧。这样正好把咱们的猪圈租给他们,起个名堂叫‘廉租房’。”结果这么多年后,长工们挣的钱没剩下多少,还得租更旧的房子住,直到永远…… 比骂人的深刻不过我们就是争论的再热火朝天,博主也不会回复的。

  27. alex说道:

    Jacky发表: 非常深刻的好文,真希望中国的决策者们能够好好看看,好好想想。我们的决策者,缺的不是第一时间赶赴事故现场,而是要高瞻远瞩,让我们摆脱通胀的阴影。看完这篇文章的第一直觉,我太晚看到这篇文章。早点看到,也许会改变我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固有僵化的对抗态度。你就这点见识吗?还出来混?

  28. Zuyeye说道:

    lz在讲故事的时候已经假定了目前价格上涨是需求拉动的,没有投机的成分在里面。这个假设很值得考虑。另外,很多人都说,房价高了可以租房子么。中国房价高是因为中国人喜欢买房子造成的。政府其实在这个方面也难辞其疚。房子和很多福利挂钩,比如子女上学,不买能行么。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完全不是lz描述的是一个“产权清晰,激励明确,市场的原则得到尊重”的有效市场。

  29. alex说道:

    前几天看经济半小时,栏目做了一个菜价深入调查:试图找出目前国内菜价飞涨的真正原因,到底是谁在菜价的飞涨中赚的好处,结果发现:1.菜农没有赚钱;2.第一道菜贩没有赚钱;3.运输的没有赚钱;4.像新发地这样的大型批发市场没有赚钱;而真正的原因是:菜贩告诉记者,每个月自己赚的钱,几乎要拿出一半来交摊位租金,这也意味这,目前北京市民卖菜的花销中,有一部分悄悄的流进了市场经营者的腰包。那么,这些菜市场经营者收取的租金是否合理呢?是否属于超额利润呢?虽然记者多方联系,但始终没有任何一个社区菜市场的经营者愿意接受记者的采访。十年时间,北京城里这些社区菜市场的摊位租金上涨了十几倍,金额甚至占到了菜贩利润的一半左右。看到这里,我们似乎能为菜价上涨找到一些根源。正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 ,飞涨的租金最后只可能变成飞涨的菜价,让老百姓来承担后果。怎么才能打破这种轮番涨价的怪圈呢?

  30. alex说道:

    一个颇为反常的现象是,那些“中国制造”的产品,在中国国内百货公司的售价比其他许多国家都要高。高昂的房地产成本可能是最重要的因素。这就像是上世纪80年代日本在“昨日重现”,当时日本本土生产的商品,在本土比美国卖得还要贵。

  31. 富强说道:

    土地供给是固定的,但房子不是啊

  32. alex说道:

    “人们都知道,我国房价是从2003年开始快速上涨的,2003年一年的房价涨幅,超过了此前数年的总涨幅。原因是什么?1998年,我国发布了《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简称23号文),明确提出“建立和完善以经济适用住房为主的住房供应体系”,按照23号文制定的住房供应体系,城市80%以上的家庭是由政府向他们供应经济适用房,而不是开发商建造的商品房。开发商建造的商品房只占大约10%。另有10%是由政府提供廉租房。也因此,当时的房价波动很小。 23号文的总体思想与西方国家一样,强调了住房的公共产品特性,也强调了政府的责任。如果依照这一思路走下去,我国房价绝不会到如今近乎失控的地步。但是,2003年8月12日,由建设部起草、开发商参与意见和建议的《关于促进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的通知》(简称18号文),把经济适用房由“住房供应主体”悄悄换成了“具有保障性质的政策性商品住房”(落脚点在“商品住房”方面),同时,把房地产业定性为“促进消费,扩大内需,拉动投资增长,保持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的“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这意味着从房地产业中牟利)。从此,住房供应基本落入了开发商手中。房地产商们闻听18号文内容后欣喜若狂、弹冠相庆。某地产大鳄激动地说:“只要读懂了这个通知,房地产开发商都会很高兴的。” 正是从18号文起,住房的公共产品特性被削弱,房价开始飞速上涨,开发商凭借对房地产市场商品房开发和建房土地使用权的双重垄断,迅速成为一个暴富的群体。根源就在于,18号文改变了我国房地产市场的供应结构和需求结构。在23号文中,需要商品房的人群只占10%,而在18号文篡改经济适用房的定位之后,意味着,高达90%的人群(原来需要靠经济适用房解决的80%和需要靠市场解决的10%之合)需要通过商品房来解决居住问题!把如此庞大的人群推向市场、推向少数既得利益集团控制的市场,房价焉能不涨?!不难看出,在我国有关房市的决策过程中,一些既得利益集团通过各种途径影响乃至操纵腐败的官员以及有关部门,左右了相关政策。 看明白了吗?房价为什么会从03年开始飞涨?以北京为例:2002年商品房平均销售价格为每平方米4761元,但与2001年相比却下降了5.9%。现在是多少?接近3万/平方米。翻了6倍。不要说主要是因为城市化、GDP的功劳,那纯属扯淡。……

  33. Yuhan说道:

    Casper:虽然辛辣,但的确指出了中国政治这个核心点啊。。。。不过你说的这个长工和地主的故事,前提如果是一个社会只有长工和地主,而且地主可以对已经卖出去的东西还能插一脚,这就有点诡异了。哪怕文化再不高的农民,只要是自己搞到手的东西,都知道要好好看管着,都知道别人不能拿走——除非公安或者法院以一个正当的(就是别人也认为他来剥夺你是有道理的)名义来索要,比如说你这东西是偷的。Quanalex:你讲的那个甲乙丙的故事,很有意思。不过我总是觉得,当一个人自己YY的时候,和他在人堆里YY的时候,想法总是不一样的。你讲的那三个人似乎都是很理性的。中国有这么多人,当菜价上涨的时候,除了出现“少吃点”这种我认为从经济和道德的角度来说都非常值得敬佩的想法之外,恐怕难免还有怨恨,还有怨恨的集体表达。从个体逻辑到群体逻辑的推演,总是要非常谨慎的,这是我的想法。最后发表一点个人意见,很多社会学家现在提建立“新型的国家和社会的关系”,还有像楼主这样的经济学家说关键在分配,其实最终恐怕都要回到个人和群体的关系这个话题上来——不管是从经济还是政治上。我觉得这个问题在西方已经被研究地很多了,也实践得很多了。他们有斯图尔特-密尔,有约翰-罗尔斯。而我们的官方话语里面,对于怎么在集体行为中肯定个人价值,在个人追求中弘扬集体精神,似乎是非常模糊的。这个问题恐怕自然会影响到整个分配体系以及其他。PS:我只是小菜鸟一个,对经济学也不怎么懂。看到这么多故事,小激动了一下,就留个言。各位达人如果觉得说得无聊,就直接m了吧~~

  34. Mujun说道:

    我觉得这里既是政府和老百姓之间的分配问题,也是老百姓和资本家之间的分配问题。因为我们现在是这样的土地制度,所以主要体现出来的是政府和老百姓之间的分配问题。。。

  35. Vantage说道:

    “古时候的王二=今天的王二”,我觉得没问题,但问题是“古时候的黄世仁=今天的市政府”。黄世仁的目的是挣钱,因此根本不用为王二的生活操心;而市政府的目的是为王二们的生活操心,而不是挣钱。所以我个人认为文中今天的情况对比古时候并没有改变的主要原因是市政府的角色问题,而不仅仅是房屋政策问题,因为市政府的角色决定它所制定的政策,政策只是表面,角色才是真正的关键。

  36. 说道:

    一直觉得这篇文章中什么地方不对,郭老师说的收成上去了,地价也上去了。这是指自然条件下的。如果王二的村子里,王二率先使用新技术,不断提高自己的收成,实际上王二就有了跟地主讨价还价的能力,甚至不排除能从地主手里买到地的可能性。这也是今天有人能买到房子的原因。

  37. casper说道:

    地主恰恰可以把卖出去的东西再插上一脚,你买了房子?Ok,我规划一下,拆迁,给你很低的费用,什么你不搬?暴力机构上场,强拆。以法律的名义强买强卖,你还没招,这不,屁民又是自焚,又是上吊的,还不是一样?博主最搞笑就是,把房地产市场这种政府严格控制供给,然后用很变态的政策协助,比如买房落户,当作正常的市场,最后分析出个符合市场经济发展趋势,真是有病得可以,就是因为这种犬儒太多,给TG提供论据弹药,TG才这么猖狂。说他是哈巴狗算是轻的了。至于那个什么Jacky,请你把嘴巴张成O字,再圆润的闭上,爱死哪死哪去。

  38. 说道:

    Jackyさんの投稿: 非常深刻的好文,真希望中国的决策者们能够好好看看,好好想想。我们的决策者,缺的不是第一时间赶赴事故现场,而是要高瞻远瞩,让我们摆脱通胀的阴影。看完这篇文章的第一直觉,我太晚看到这篇文章。早点看到,也许会改变我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固有僵化的对抗态度。*********************************************你这种以为决策者什么都不懂的人才是中国最大的悲剧一个眼睁睁看着农民水深火热的小资产阶级,竟然以为决策者是脑子不好使才导致各种社会问题的?你真的相信有强盗在抢劫之后说自己不知道那是犯罪?醒醒吧,你这个悲剧

  39. 小兵说道:

    楼主患了初级经济学错误。一个村里只有一个地主和有多个地主从分配的角度来看是不一样的。只有一个地主,农民永远处于保留效用水平上,即只能维持生存;但是有多个地主,地主之间的竞争使得他只能得到其土地的边际产品,而不能随意剥削,这样劳动者在丰收的时候自然就可以多得一些。因此一个地主所定的价格绝对不能说是公正的,合理的!对于房地产来说,土地有多个地主的话,比如说农民都有土地的产权,那么住房的价格就只有“小产权房”那个价。任何一个静态城市边缘的房价都会接近于建筑成本,因为农业的机会成本很低,即大约1000-2000元每米。希望能对你发挥经济学人的影响力有所帮助。

  40. HAN说道:

    技术上来说降入黄世仁愿意卖地而不是租地(钱可以向黄世仁贷)然后下面十年收成好王二就有地了 收成不好王二就破产黄世仁收回土地那么王二有做小黄世仁的希望 虽然依旧会有很多王二事实上“不管他们怎么努力,却发现总是攒不够买房的钱。”只是个原始积累的问题吧……要是信贷弄好了买下房子就是房价涨价的受益人了啊

  41. Jacky说道:

    喜欢扣帽子的左粪们,请Shut Up!中国绝不会因为你们这种人而发展。如果喜欢用文革思想和文革方式来说话和做事的话,请你早日回到文革去。请尊重别人的博文,如果你更有才,请自己认真写博后让大家来学习和支持。如果你们要的是一符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抱歉,现实社会存在吗?所以,请不要以偏盖全,就一篇就事论事的表达个人观点的博文,咬文嚼字,抽章断意,动不动就挥舞大棒。

  42. 说道:

    攒米,买房

  43. casper说道:

    Jacky,你不是也挺喜欢扣帽子的嘛?你是什么粪?皇帝不急太监急。有本事贴出来,没本事挨骂么,骂他是爱护他,让他知道评价这种有中国特色的东西要放到中国特色的环境里去,而不是自己捧着理想模型自各意淫。如果经济学家有用,咋会有经济危机呢?

  44. Unknown说道:

    kai啊,再写一篇吧,别用这根垂直的供给曲线了,这根供给曲线实在太恐怖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