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的第N跳附录

写博客有不少时间了,通常是晚上写,贴上去。第二天早上起来,等待生活的巧克力盒告诉我头一天晚上写得东西究竟有没有犯蠢的地方或者出彩的地方。我觉得群众的眼睛,在平均意义上,是雪亮的。平均的意思是,有些时候,我觉得自己没有说蠢话,但是被当作了蠢话。但也有些时候,我也没说得出彩,但是被当作是出彩。一正一反,平均起来,我没有觉得自己受到不公平的对待。

 

昨天贴的富士康的文章,是我博客文章中的相对少数我写了,然后放了下来,没有立刻发。通常这样的文章最后都是不见阳光的,有些是自己也不喜欢的,有些是知道肯定要挨骂的,有些是怕引发不必要的争议的,有些是太晦涩只能引发误解的。不过富士康的文章,写完之后,我放了几天,但后来又想了一遍,觉得自己要说的事情还是值得和大家分享的,所以我就贴了出来。文章的开头我用几乎是道歉的口气说道:

 

“这篇文章写了有几天了,现在贴出来。

N现在似乎等于13。 我想开宗明义的说,我没有足够的信息,也没有足够的专业知识来对正在富士康发生的事情做深入的,不包含愚蠢想法的评论。但,既然有想法,那就随便说说。”

我的目的是想告诉那些容易激动的人,请不要着急开骂,也不要太当真,多见谅。

 

我的思维过程是这样的,我看到富士康的消息之后,完全不经过大脑的反应是很简单的:这恐怕又是一个草菅人命的台湾工厂,不惜榨尽员工的最后一滴血,郭台铭的每一桶金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这种本能的反应挺说明问题的,那就是从小学到大学的政治课是会影响一个人的思维方式的,你最本能的反应有时候恰恰就是当年被灌输的东西)

 

但我立刻就觉得这个想法有点太简单了,我(错误的)心想,一个这样的企业怎么可能会成功呢?但我很快就说服自己,这样的企业是可能成功的,所以就有了文章中前言不搭后语自言自语的这段:

 

“说点题外话,我有个自己知道几乎一定是错误的想法,那就是,我觉得血汗工厂是很难长大,很难很有效率的,很难变得像富士康这样在商业上成功的。但是,我知道这个想法几乎一定是错误的原因是,我们知道美国的奴隶制从组织生产的角度上说是一种很有效率的生产模式(参见诺奖得主Robert Fogel的名著Time on the Cross)。我正在读一本大部头的关于苏联的劳动营的书,你也可以发现,即便苏联劳动营这样拿人命不当人命的地方,有时候也能用疯狂的方式进行生产。沃尔玛看起来不是一个让人喜欢的雇主(据各种报导约70%的雇员在一年内离开),但这并不影响沃尔玛成为最成功的连锁超市。”

 

但是我还是觉得有些问题。如果富士康真是一个“魔窟”般的企业,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去那里工作。我想,大概可能有两个解释:1.人们喜欢富士康,但这似乎和富士康是个“魔窟”不符合;2.人们并不喜欢富士康,但没有更好的选择。我整篇文章的重点,其实都是在围绕2这个想法展开的。2这个想法并没有为富士康开脱,而只是觉得这件事情有更深的社会涵义。和这件事情类似的是煤矿的事情,中国的煤矿这么危险,还有人愿意去挖煤,我们在质问煤矿为什么那么草菅人命的同时,大概更应该要问的是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愿意去不安全的煤矿挖煤,答案恐怕也是没有更好的选择吧。

 

所以,我在文章中说道:

 

“如果接受上面这些,就让我不得不想,那些逝去的年青的生命们,难道真的是无处可逃吗?他们是可以选择离开的,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富士康限制员工离开的权利,他们为什么不选择离开?也许是觉得无望吧。离开富士康,有更好的去处吗?别的地方能更好吗? 

 

然后文章后面的部分,基本上都是在讲在我看来这个问题的根源在于什么地方,然后可以怎么解决。这些看法是不是合理,都是可以商量的。

 

现在再回到文章的开头,也就是很有争议的关于自杀率的那一部分。我相信,没有人会傻到觉得富士康发生的事情是正常的,富士康的事情不仅不正常,而且很离奇。但,我想到这里的时候,一个立刻的问题是,什么是“正常”,日本人那么著名的爱自杀,是不是也不会这样自杀?所以,我去找自杀率的初衷是,想把这件事情的离奇之处给对比一下,有个大概的概念。但我找到的数据是让我感到极度吃惊的,各个国家自杀率之高,让我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知道不同的人最后对富士康的那个年青,健康,受过教育,可能心理健康也还行的群体的“自然”自杀率是多少肯定有完全不同的看法,但坦率的说,对于富士康的自杀率应该怎么计算可能也会有争议。有人也许可以论证,富士康这么多年了,就是赶上今年悲观情绪传染,所以计算富士康的自杀率应该用多年的平均,而不应该只看今年。比如说,康奈尔大学这个学年已经有六个学生自杀了,康奈尔大学的发言人就说,我们学校2005-2008年一例自杀都没有,今年有点传染,但多年看,康奈尔其实还是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对了,根据CNN提供的数据,美国学生的自杀率为7.29/10万学生/年,认为年轻健康受过教育的人群自杀率就会不高的前提,未必是有基础的。美国50万学生,平均一年要有36个自杀的)。当然,另一面也是成立的,有人可以论证,看多年平均是不合理的,就应该看最近几个月的情况。这些都可以讨论。

 

把话说回来,当我发现我找到的自杀率没法很容易的,一目了然的就证明,在平均意义上富士康反常的时候。我就试图从另一个角度,结果证明是有点失败的产生极多争议的,把这个事情描述成一个社会问题,从而可以很自然的引到我文章的重点,也就是富士康的问题,恐怕是一个更广义的社会问题,不应该只把注意力集中于富士康。我写道:

 

“我不知道别人看到这些数字会怎么想,我看到后的想法是:也许富士康的事情要远远超过富士康的范围,只不过自杀在富士康的集中发生,让我们看到了中国社会里,一个长期被忽视的方面”

 

这和下文正好可以应对起来,虽然逻辑上并不是很完美。

 

“其实有不少人已经指出,我觉得是有道理的,这不是富士康的问题,而是中国制造业的问题”

 

结尾处,我又危言耸听的呼应了一下,仍然是逻辑上不完美,但意思还是想说这是一个超越了富士康的事情:

 

“很悖谬的,如果富士康的惨剧能让我们注意到事情的根源,并去解决这些更根源,坏事反而会变成好事。不过,事情更可能的结局是,富士康会在各方的压力下不惜 一切代价解决跳楼的问题,然后很快就不再被人记住。但是,请注意,如果前面那张自杀率的表里,中国的自杀率是真实可靠的,在富士康这样规模的人群里(50 万人),一年的平均自杀人数会是65-70人。”

 

我整篇东西说的东西最后可能完全都是错的,但是我已经倒过歉了,在开篇最醒目的地方。 必须保证“正确”,才能说话,那是某某部和GFW对待言论的方式。

 

我希望有些人能学会一点宽容,而且能够耐心的把文章读完。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6 Responses to 富士康的第N跳附录

  1. Maggie说道:

    我觉得世界上最艰难的事情之一就是改变人的看法。好多人看文章之前已经有结论了:富士康就是压榨人的地方!!!其实上星期的凤凰卫视的《文涛拍案》很好,讲了三个富士康死者的故事,没有特别多的评论,看过以后我觉得一个人放弃自己的生命,有多方面的原因。LZ不需要太多解释。

  2. 说道:

    楼主不用做太多解释,上篇文章写的很好。另,个人认为这个和集体癔症有点类似。暂时看到可以的解决办法或许是让员工更多的和外界人员接触。另外从某个角度来说,自杀的时间很密集也意味着高峰已经或者将要过去,接下来不会有这么多了。

  3. 说道:

    很多国人都只会看表面,只会感情用事 不会理性思考 不能接受别人的理性思考 太可怕了 这比跳楼还要更可怕为什么就不能冷静一下 好好思考呢 事情不是只看表面

  4. ye说道:

    博主没必要解释,个人的看法角度各有不同,如果你真的和大家的观点相似,那谁还来看你的博客呀?正因为你有你的独到见解,才会吸引大家的眼球。富士康事件隐含了很多深层次的问题,N跳只是表现形式。正因为N跳,正因为他们的“牺牲”,才换来了今天人们的高度重视。我看他们是“重如泰山”,用生命唤醒国人。尤其这5年,国人的神经已经面临高度紧绷的状态。人是需要梦想的,但梦想离年轻人越来越远,唯一可以有梦想的爱情,也渐渐的被房子,车子,压垮,碾碎。我们一直在拼命建设物质家园,而“精神家园”的建设却丢掉了。而富士康事件,其中很大程度,“主流”社会忽略了弱者–“农民工二代”的生存环境。一群充满了梦想的年轻人来到城市,却渐渐的发现,面前的\’繁华"世界,和自己毫无关系。

  5. Sims说道:

    辛苦你还专门发文解释。。最近的问题都是社会问题,不是某个人某个公司某个地方能够承担得起责任的。当温家宝都把公平提到那么高的程度上时就知道现在的弊病有多严重。

  6. Josephine说道:

    郭凯这篇在WSJ 中文版上的"佃户和房奴的\’one dream‘“ 还没有贴在博客上哎http://cn.wsj.com/gb/20100601/GOK071632.asp?source=newsletter

  7. xiaojie说道:

    我看了您上一篇文章也挺反感的。不过要特意登陆了来提意见,我又觉得麻烦,所以紧紧闭嘴了。您试图从统计学和概率学的角度论证50万人里有多少人跳楼是正常范围的。但是常人却觉得这么密集的跳楼是显著不正常的。在槽边往事的博客里,有人给出了一些富士康工作的亲身体会,试图来解释这事。我自己的感觉,可能是连续一个月夜班12个小时,使人感到特别压抑,不见阳光。有些通过晒太阳才能代谢出的快乐因子无法正常代谢了。(乱猜的)中医学角度来说,人的五脏六腑都是在晚上得到休养生息的。如果连续不能得到很好代谢的话,可能会导致些身心问题,使人变得混乱而脆弱。我们大家都是在猜测而已。我还猜过闹鬼呢。但是楼主的冷静数字,这次给予大家一些冷酷精英的印象。这个根源,还请您好好反省吧。

  8. xiaoqin说道:

    难道解决问题不需要冷静吗?冷静不等于冷酷啊!面对一堆尸体哇哇大哭当然是情绪的流露,可是哭完也要想以后怎么办啊

  9. xiaoqin说道:

    而且社会就是有精英啊,很多草根不也希望变成精英吗?精英是贬义词吗?我觉得是中性吧。。。

  10. Jing说道:

    我把话在说得直白一点。郭凯这篇文章的重点不是为富士康开脱。这里的悖论是:如果富士康是一个可怕的地方,为什么还有人趋之若鹜。答案只能是其他地方比富士康更恐怖,所以整个事情的重点不是在富士康这个工厂上,而是是什么样的土壤才能让这样一个工厂活下来,而且这样一个工厂居然是很多年轻人最好的就业机会。

  11. Jacky说道:

    任何东西被放在放大镜下给所有人来找问题,那么问题一定会找到。博主的观点是在这场喧嚣中少有的冷静的思考。非常赞同。这场喧嚣的结果是富士康全员加薪30%。影响将是非常非常深远的。在这场喧嚣中,政治压倒经济。

  12. Evvone说道:

    郭台銘在台灣的鴻海也是惡名昭彰的 他鐵腕的手段是聞名的 在他的公司裡 就算是極高階主管犯了錯 被叫去工廠大門"面門思過"的傳聞不曾少過不過 據說他對表現良好的員工從不吝嗇連最基層的工程師 過年的年終獎金領個40萬人民幣 也不是問題這或許是台灣人還是願意在他手下忍辱負重的原因至於大陸的富士康 我就不了解了

  13. Eddie说道:

    郭博,很罕见你这么辛苦地来替自己辩解,就算是panda那条疯狗乱咬人,你老人家似乎都没放眼里。可以这么来看。其实要看这一段时间FOXCONN的自杀正常不正常,最好不要和其他国家和什么大学比,也不要拿FOXCONN的两个月和其他地方的一年比,相差太大了,没法比。可以从FOXCONN本身的历史来看。比如,很明显的以前FOXCONN并没有这么多的人自杀跳楼,否则也不会现在才报道新闻了。这是纵向比。横向比,就算是华为,好象都没有跳得这么密集的。其他大型工厂也没见过这样的啊。

  14. 说道:

    富士康的连跳现象似乎可以用维特效应来解释,在富士康这个环境内产生了模仿效应,和待遇之类的关系应该不大,而且自杀的原因是多向且复杂,即使待遇不好,也不能就此认定富士康应负主要责任;就算认定是待遇问题,欧洲的福利国家自杀率仍高于富士康,很能说明问题

  15. Haolang说道:

    Just saw an article on Financial Times, seem like to reduce liablity, foxconn is considering scrapping "factory town". Instead they will try to find some way to sell the ownership of the dorms to some other party, maybe the government, and then rent it back.Thus it would seem all the publicity did not do any real good, meaning it did not get to the real underlaying problem, whatever it may be.

  16. Haolang说道:

    People are selfish in general. By which I mean: How many of the netizen really care about the well-being of those workers, how many are just venting their own anger and frustration in life, and how many are just doing it for amusemen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