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的第N跳

这篇文章写了有几天了,现在贴出来。(底部有更新)

 

N现在似乎等于13 我想开宗明义的说,我没有足够的信息,也没有足够的专业知识来对正在富士康发生的事情做深入的,不包含愚蠢想法的评论。但,既然有想法,那就随便说说。

 

我看到富士康第11跳,还是第10跳的时候,我最立刻的反应是:这究竟是富士康的问题?还是中国的问题?还是别的问题?据说富士康有50万员工,据说在深圳的富士康园区就有30万人。我的反应很自然的就是:30万人,“正常”的情况下,一年会有多少人寻短见?下面这张表是我从世界卫生组织网站上找来的自杀率的数据(我只选了一些代表性的国家和地区),我知道中国的数据永远是很难让人觉得可靠的,所以希望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的其他国家的数据能提供一点更有用的信息。从数据上看,大概是最奔放的巴西和墨西哥,一个30万的人群,一年会有15-20名男性或者3-5名女性自杀,在以自杀著名的日本,这个数字会上升到10040),而在俄罗斯,这个数字会变成20030)。我不知道别人看到这些数字会怎么想,我看到后的想法是:也许富士康的事情要远远超过富士康的范围,只不过自杀在富士康的集中发生,让我们看到了中国社会里,一个长期被忽视的方面。

 

各国自杀率(每10万人) 来源:世界卫生组织

国家

年份

男性

女性

国家

年份

男性

女性

阿根廷

96

9.9

3.0

印度

98

12.2

9.1

澳大利亚

99

21.2

5.1

意大利

99

11.1

3.4

巴西

95

6.6

1.8

日本

99

36.5

14.1

加拿大

98

19.5

5.1

墨西哥

95

5.4

1.0

中国(部分地区)

99

13

14.8

俄罗斯

00

70.6

11.9

法国

99

26.1

9.4

英国

99

11.8

3.3

德国

99

20.2

7.3

美国

99

17.6

4.1

 

根据我的阅读,富士康也许是一个很让人觉得压抑的地方,但很难说是一个血汗工厂。说点题外话,我有个自己知道几乎一定是错误的想法,那就是,我觉得血汗工厂是很难长大,很难很有效率的,很难变得像富士康这样在商业上成功的。但是,我知道这个想法几乎一定是错误的原因是,我们知道美国的奴隶制从组织生产的角度上说是一种很有效率的生产模式(参见诺奖得主Robert Fogel的名著Time on the Cross)。我正在读一本大部头的关于苏联的劳动营的书,你也可以发现,即便苏联劳动营这样拿人命不当人命的地方,有时候也能用疯狂的方式进行生产。沃尔玛看起来不是一个让人喜欢的雇主(据各种报导约70%的雇员在一年内离开),但这并不影响沃尔玛成为最成功的连锁超市。但这是题外话,至少我的阅读给我的印象是富士康的工作未必让人感到愉悦,但很难可以被称作是一个血汗工厂,甚至对很多人而言是在同类的企业比较好的一个。如果接受上面这些,就让我不得不想,那些逝去的年青的生命们,难道真的是无处可逃吗?他们是可以选择离开的,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富士康限制员工离开的权利,他们为什么不选择离开?也许是觉得无望吧。离开富士康,有更好的去处吗?别的地方能更好吗?其实有不少人已经指出,我觉得是有道理的,这不是富士康的问题,而是中国制造业的问题。

 

有人可能会觉得是富士康人为的压低了工资,如果富士康能够付更好的工资,这些人就不会觉得生活那么无望。我觉得工资低是事实,但很难说这是富士康“人为”压低的结果。中国制造业的工资水平,特别是那些简单劳动的工资水平,很明显是要被两件事情给限制的:一是中国仍在大量供给的非熟练工人;二是工资水平更低的其他国家。这两件事情,恐怕在很大程度上会让那些简单劳动的制造业工资,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都会增长缓慢。罢工当然能让厂方涨工资,但这不会是无限的,工资太高了,人就把工厂搬走了。我不想长篇大论,但我想说的是,我能看到的这件事情出路是1.我们得发展一个能创造就业,而不只是GDP的经济;2. 我们要让大部分的工作不都是轻易能转移到别的国家。需要1,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决经济中长期存在的就业压力,这样工资的更快上涨才能成为现实。需要2是因为,如果只有1,而没有2,那即使全国人民都能在衬衫厂里充分就业,指望工资上涨也很难,越南,柬埔寨,印度有的是愿意用更低工资干一样工作的人,他们在这些简单劳动上的劳动生产率,未必会比我们低多少。

 

怎么实现12?关于1,我在就业悖论一文里已经讨论过了,指望通过制造业来解决中国的就业问题,这条路已经很有限了。从经济史上看,制造业从来都不是一个能大量吸收就业的行业,中国要吸收未来的就业人群,方向只能是服务业。至于2,我觉得最终只能是中国从现在的低端制造业走向更高附加值,生产率更高,更讲究创新的行业。所以,我理想中的情形是,中国在未来会有一个规模变得相对更小,但技术含量,生产率更高的制造业,然后中国绝大多数的人口并不在制造业或者农业就业,而是在服务业就业。

 

至于这个过程究竟是可以自然发生,还是需要政府政策来帮助,我觉得不同人的看法可能不一样。但我一个观察是,如果很多企业主,发现给国外的公司代工更容易,更能赚钱,而开拓国内市场却处处为艰,偷别人技术更容易赚钱,自己创新反而会赔钱,那恐怕极有可能有些东西是需要政府来解决的(或者不添乱的)。

 

富士康的事情还让我想到了很多别的事情,比如说分配问题,房价问题,教育问题,思维方式等等,不想罗嗦了。至于有些人联想到更远的政治制度什么的,我觉得稍微有点牵强。

 

很悖谬的,如果富士康的惨剧能让我们注意到事情的根源,并去解决这些更根源,坏事反而会变成好事。不过,事情更可能的结局是,富士康会在各方的压力下不惜一切代价解决跳楼的问题,然后很快就不再被人记住。但是,请注意,如果前面那张自杀率的表里,中国的自杀率是真实可靠的,在富士康这样规模的人群里(50万人),一年的平均自杀人数会是65-70人。

 

补充一点:不少人正确的指出,拿平均的自杀率来衡量富士康的人群的自杀率是不合理的。我很努力的找了一下可能可以找到的中国的数据,我最后能找到的是1999年的数据,在世界卫生组织的网站上:在15-24岁的年龄组,中国的整体自杀率为6.9人/10万人,其中男性为5.4,女性为8.6,对25-34岁的年龄组,这三个数字飙升到15.1,12.0和18.3,更细的数据找不到了。有人认为这低估了中国实际的自杀率,当然也会有人认为这肯定会高于富士康的人群正常的自杀率。有真懂的人可以出来给点答案,否则就都只是揣测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0 Responses to 富士康的第N跳

  1. Gwendoline说道:

    我看过世卫的调查报告,中国是少数几个国家,女性自杀高于男性的国家。这个是为什么呢?!这个才值得研究一下呀。

  2. Maggie说道:

    我在保险公司工作快八年了,每个月的理赔报告里,自杀都占死亡理赔的10%左右。开始时我相当吃惊,现在早就麻木了。但那些不是统计数字,而是鲜活的生命。同意楼主说的反思,而不是简单地控诉'血汗工厂'。

  3. Honglin说道:

    这里的统计数字中没有考虑年龄,健康因素,所以显得富士康的自杀率还不算高的无法接受。我虽然没有深入研究,但是凭常识而论,自杀的人中年龄比较大,或身体比较差,或有很多疾病(甚至是绝症)的人应该比健康的年轻人多。而富士康中恰恰基本上都是健康的年轻人,所以他的自杀率其实比表面上看上去的要恐怖。

  4. 小土人说道:

    我同意lz的看法,畸形发展的产业链下,总有人需要来做脏活。

  5. super说道:

    楼主似乎忽略了一个数据范围的问题。所谓每个国家的自杀率应该是对于全国整体数据来说明的。但是把这个比率来预测年轻人居多的制造业工人的自杀率,似乎比较牵强。我想如果楼主能够取得更详细的和贴切的数据,也许分析会更可信一点。附说明:本人所在的公司也是制造业,5000人左右,4年多来还没有过自杀传闻,至少在工厂自杀是没有的。

  6. kevin说道:

    一直认为你是很理性的,不过在富士康事件上,通过统计自杀率证明富士康坠楼事件是合理的,显得太没有常识了。自杀率统计应该是同等条件下进行比较,比如比较台湾新竹工业园、苏州工业园里面的工人自杀率,比如年龄在20-30之间、大中专文凭、身体健康的工人自杀率。此外,还需要比较富士康的历史情况下工人自杀率的情况(按照LZ的比较方法,富士康每年厂区内部应该有60-70人的自杀指标,好冷酷)。对比过这些以后,再谈N连跳是合理范围,好吗?精英的逻辑和平民的常识果然有很大差距!

  7. xiaoqin说道:

    如果是流水线上的工人,确实是不可以轻易离开的,以前是扣押身份证外加两千左右的押金,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扣身份证

  8. ?说道:

    楼下的,你在富士康做过?我来富士康10年多了,从来没听过压身份证和交押金这一说,难道是山寨版的富士康?

  9. zm说道:

    以前还挺喜欢看你的文章,但最近觉得你总是试图用几个简单的数字来表达一些与常识相反的观点,说服力不足,反而让人平添反感。

  10. lynn说道:

    富士康太大了,与其说是一个工厂,不如说是一个城镇。我倒是想知道,自杀的这13个人当中,仅仅是因为个人原因而自杀的是否一个都没有?如果有的话,社会是否就不会说成是“富士康N连跳”?如果一样被说成是“富士康N连跳”,是否就会给人印象是因为富士康这个工厂的管理原因、劳动强度原因,而无视他本身是因为个人原因而自杀?尤其第12跳,如果是因为工厂原因而跳,为什么在郭带记者到厂参观以后,当晚还跳?难道他就那么笃定郭只是作秀?认为痛苦仍将继续,于是依然选择自行了断?亦或是所谓黑势力那天也不休息,又造成的“被跳楼”?!

  11. lynn说道:

    为什么今年N连跳的都是入厂不到一年的?甚至只是3、40天的?莫非这一年来的工作强度、管理方式陡然恶化?苏州富士康、台湾富士康没有跳的,莫非深圳富士康这一年的管理出了问题?以前听过跳楼为讨薪,那个跳楼是为了活,这个N连跳还真的说不清。

  12. ForVer说道:

    对于自杀有一个误解,世界范围内15到25岁左右的人自杀本来就是最主要的死因。可能在某些国家车祸会比自杀多一点。

  13. jun说道:

    鉴于城乡差距越来越大,20岁左右这批底层劳工,可能对于城市生活比上一代更不适应,疏离感和失落感更为严重。而这种心理问题,在一个管理超级严格\\规范的现代大企业如富士康,可能更为严重。不规范的小企业,自由的空间更大一些。

  14. Eddie说道:

    其实要比较很简单啊,看看其他工厂有没有这么密集跳楼的。似乎好象没有几个啊。全东莞都没怎么听说啊。全深圳1000多万人,才有偶尔听到有人跳楼啊。FOXCONN是血汗工厂倒未必,这一点我比较不同意。因为看报纸好象东莞等一些地方工资和劳动条件真的是比FOXCONN差远了。但是FOXCONN肯定是一个压抑的地方。不出问题才怪。

  15. alex说道:

    youngkevin发表: 一直认为你是很理性的,不过在富士康事件上,通过统计自杀率证明富士康坠楼事件是合理的,显得太没有常识了。自杀率统计应该是同等条件下进行比较,比如比较台湾新竹工业园、苏州工业园里面的工人自杀率,比如年龄在20-30之间、大中专文凭、身体健康的工人自杀率。此外,还需要比较富士康的历史情况下工人自杀率的情况(按照LZ的比较方法,富士康每年厂区内部应该有60-70人的自杀指标,好冷酷)。对比过这些以后,再谈N连跳是合理范围,好吗?精英的逻辑和平民的常识果然有很大差距!

  16. alex说道: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就是楼主最大的缺点。不听有人说过:“逻辑有2种:逻辑和中国的逻辑”!建议楼主去富士康潜伏一个月就知道为什么了。远胜于你在这里搞几个图标加上自己的主观猜测强的多。

  17. Yunfeng说道:

    很显然不可能所有的自杀我们都知道,要不就不会有那些数字了。我看过一个说法是农村人自杀率是城市三倍,http://zh.wikipedia.org/zh/%E4%B8%AD%E5%9B%BD%E8%87%AA%E6%9D%80%E7%8E%87而青年人自杀率是头号死因http://www.southcn.com/news/community/shzt/suicide/data/200309101281.htm我也听说过好些小孩因为在学校过的不顺就去自杀,身体健康不能代表心理坚强当然我没有具体去富士康调查过,也只是跟lz一样列数字而已。

  18. xiaoqin说道:

    楼下的,你在富士康做过?我来富士康10年多了,从来没听过压身份证和交押金这一说,难道是山寨版的富士康?我没有做过,是做过的一个小姑娘告诉我的。2002年的时候告诉我的。

  19. xiaoqin说道:

    押金是必须的,因为要发你制服之类。当然,我还是听这个姑娘说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