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D,庸众和精英

1.      周末的时候,从IT部门借了一台IPAD回家玩,或者说试用。周一早上,拿回去还人,人问我有什么评价没有。我差点就没说,要是有个键盘就好了。因为当我说了,要是有个手写笔就好了之后,人就直接告诉我,苹果已经发表过声明,绝对不会给IPAD配手写笔,因为那根本和IPAD的设计理念根本格格不入。我是一个时时刻刻在写在读在圈在划的人,所以我需要一个键盘和手写笔,但绝大多数人都不需要。大多数人连推特上140个字的配额都用不完,要键盘干什么?

 

2.      对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人在读超过140个字的文章?又对了,世界上最大的图书馆,美国的国会图书馆已经全文收录所有的推文。想想我自己曾经臭美的拿着自己的博士论文对谷主说,这个是要被国会图书馆收藏的(注:美国每一个博士论文都会被收藏)。恩,现在,“我今天很不爽”,“再吃一碗牛肉面”,“我去厕所了,等一会儿回来”也要被国会图书馆收藏了。

 

3.      周末,在IPAD上,补英国大选的课。看了前首相布朗不小心说一个中老年妇女是“庸众”(更确切的说是“狭(隘)众”)被打开的麦克给直播了的段子。有一条评论更有意思,说这应该不会伤害布朗,因为很多英国老百姓其实不知道布朗用的那个文邹邹的“bigoted”是什么意思。我也觉得布朗太文邹邹了,要是换了美国副总统拜登,估计就要会是Damn F…king,那样大概谁都会懂了。

 

4.      是的,这周是Youtube五周年。看惯了动辄就是两个小时精美制作大片的我,能想到Youtube能够如此成功吗?做梦都没有过。颤抖的摄像头,拍下的几分钟乃至几十秒的晃动的镜头,义无反顾的成功了。Youtube的成功,还有随之成功的苏珊大妈等,大概也是庸众的成功。但Youtube并没有取代精美的大片。

 

5.      柏拉图曾经深刻的担心过庸众绑架民主,他觉得大海航行是应该靠舵手的。对了,大海航行靠舵手,不是中国人的创造,而是柏拉图的比喻。但事实证明,民主给了庸众发言的机会,但一个成熟民主,很少会真的被庸众绑架。经济学,在斯密的传统下,也是深刻相信的庸众的。自利自私甚至目光短浅的庸众,能实现复杂强大的中央计划者做不到的事情――富裕起来。

 

6.      奥巴马,他爹是哈佛的,他自己是哈佛的,他的经济顾问是哈佛的,他提名的新大法官是哈佛的。英国的新首相,是牛津的,他的副首相,是剑桥的。庸众的胜利,从来并不排斥精英。确切的说,有了庸众,才有了精英。

 

7.      90年代末,我在北大读本科。除了臭美的反复读自己在学生杂志里写的东西,我还反复读过一本叫做《微光》的杂志。微,就是微电子的微。我不知道微电子系有个叫许知远的人,我不知道《微光》和许知远有什么来关系。直到有一天,我被系里管事的党委书记叫到办公室,向我追问知不知道《微光》,原因是上面有人追问。上面的人显然分不清微电子和电子的区别,当然我也分不清,不过我知道我们学的是电子,《微光》那些人学的是微电子。我很坦白的说:据我所知,这个东西不是我们系的。我心里想:我们系里这帮那么老实的人,谁写得出这样出神的玩意啊。

 

8.      我喜欢许知远的文字,从那时那刻起。我没有经历过80年代的北大,但是经历过90年代北大的人,看到许知远的文字应该会是有共鸣的。庸众的胜利,完全可能是一件好事,而柏拉图的东西则永远不可能成为大众读物的,许知远不该那么悲观的。批评许知远的人,也稍微口下留情一点,人不过有感而发了一下而已,说的还是一句大实话,不然就真的只能读140字的推文了。别的人不管,我还等着许知远的下一篇呢。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6 Responses to IPAD,庸众和精英

  1. han说道:

    念的大学很一般,一不小心还是被刺痛了。。。呵呵,呜呜呜呜呜呜

  2. hilda说道:

    阳春白雪vs下里巴人

  3. Mujun说道:

    他自己不宽容在先啊,怪不得别人口下不留情嘛。自以为见解比庸众高明并且喜欢到处宣传自己这个发现的所谓精英,到头来一向是要被他看不起的庸众压迫的。精英的政治不能变成精英操控民众的政治,庸众的胜利也只有在庸众不压迫精英的情况下才不算坏事。你这些说得都不错。政治很大程度上就是让两边别太难看的技艺。有心人慢慢体会就是了。

  4. taby说道:

    一下子就想到了您2007年初的那篇《他们,我们》

  5. tianling说道:

    许知远就是一个人肉google,主要任务是看人文社科类书籍然后从各种书里摘几句拼成一篇文章,很受高中理科生的爱戴,因为高中理科生没有时间自己去看书。

  6. Nicole说道:

    请问人渣先生的推特地址?我已经试过搜索人渣/经济笔记/guokai/kai guo,均无果

  7. Min说道:

    魔鬼老师有用twitter吗,透漏一下ID嘛,呵呵……第一次留言,问好!

  8. wenhui说道:

    Joy的前两分句说的很中肯。

  9. Gary说道:

    许知远现在在剑桥——人生真奇妙!

  10. redomi说道:

    苹果官方有推出iPad外置键盘的,也能通过蓝牙连接键盘…

  11. 月印说道:

    许知远的传媒背景很明确,看他这篇文字就让人想起波兹曼和麦克卢汉,不过人家可是很讲究政治正确性滴,不会轻易用“庸众”这种概念。麦克卢汉很推崇“MASS”,跟“庸众”是不一样滴。推特啊,不玩不知道,一玩就发现是个八卦集散地,可以看到很多有趣的东西,但是在其中,普通人仍然被隐匿了,其实私人自己的小感触,很难从八卦之海当中跳脱出来。其实就是玩,不必太当真。

  12. Peter说道:

    作为精英,当然要有为庸众服务的意识,要不然只能被抛弃。

  13. 中月说道:

    不太喜欢许知远的文字,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嘴脸,《经济观察报》有什么了不起,《商务周刊》才牛呢!现在的中国有精英吗?那些所谓的精英自封精英,跟现在的中国自称盛世一样可笑!手头上有一本《精英的聚会》,那才能称得上是精英,我想,中国只有春秋战国百家争鸣的年代,才能与之媲美。

  14. 中月说道:

    补充一点:有理科背景的人写的文字,实在是比文科出身的更能唬人。

  15. ingd说道:

    先握个手——我也喜欢许知远。再握个手——我反复看的也是他多年前的作品。现在不太喜欢他的文章了,很怅然,不知是他走得太远,还是其实我已经走不远了。

  16. epillar说道:

    看到bigoted就知道,学习英语还要继续加油,5555

  17. ForVer说道:

    对于民族性的批判也不应该是禁忌,毛主席还说了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呢。。。

  18. xiao说道: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庸众和精英。问题是我们自己是什么呢?

  19. 说道:

    提问贴:今天看个帖子,说最近的澳元狂跌就是马上要做空人民币,由于人民币无法流动,赌的就是 房地产崩盘。各位经济达人怎么看的?

  20. Fanny说道:

    最近写精英政治的新政治经济学解释方面的文献综述,也读《乌合之众》,有点意思

  21. Jason说道:

    庸众就是庸众,是可以被操纵的,需要有人告诉他们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民主的悲哀在于作为代议制政治,谁能操纵庸众,谁就有资格上去说话,首先是操纵,然后才是说话。开明专制政体的则不需要这个程序,现在慢慢占优势。

  22. feng说道:

    原来博主是从学电子转到学经济的。

  23. 大点说道:

    哈佛毕业在普林斯顿教书,这叫精英。哈佛毕业在IMF谋生的,我看也未必不是庸众。。。。

  24. weiyang说道:

    师兄,我以为你要评价一下iPad..

  25. cathygu说道:

    我们以为自己是精英,其实都是庸众.以为自己是知识分子,其实也就是个知道分子,呵呵:)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