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因素?

美国的亚裔只占人口的5%左右,但是哈佛大学却有17%的本科生是亚裔,耶鲁是15%左右。哈佛耶鲁还是东海岸的学校,到了西海岸,斯坦福本科生中的亚裔比例是23%,至于公立的伯克利,超过40%的是亚裔。

昨天,David Brooks在纽约时报的专栏里也提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实:美国,50%的成人亚裔有大学学历,白人只有31%,黑人17%,拉美裔13%。亚裔美国人的预期寿命为87岁,白人为79岁,黑人为73岁。

谁要是今年,或者任何一年去华盛顿看过樱花,大概会同意我下面这句有点夸张,但不算离谱的话:那里中国人的密度,超过在非节日的北京街头中国人的密度。当时,我就跟谷主说:要是中国人再能生一点,过不了多少年,中国人,印度人和犹太人,怕是要成为三群控制美国的人。我的理由是:这三拨人受得教育,都远远高于普通的美国人,如果数量再足够多,或早或晚要成为支配这个社会的主流群体(犹太人其实就是主流了,印度人也已经相当主流,中国人还相对有点远)。谷主觉得语言和文化差异,还是让中国人会处于劣势。我同意,但是我还是觉得相对乐观。

可惜的是,中国人也许不算“很能生”。我简单查了一些,在美国的亚裔(这里把中国人和亚裔等同了,不完全合理),总的生育率大概比全部人口的平均水平略高,每个育龄妇女会生2.3个孩子左右,但问题是生育的年龄会比其他人群晚不少,别的人群的生育高峰是20-29岁,亚裔要晚5年左右,也就是25-34岁,这样算下来,每一个世纪,亚裔要少生一代人。好在亚裔活得长一点,要不然亏大了,特别在这个一人一票的国家。

在生孩子这件事情上,多子多福的文化似乎没有得到很好遗传,倒是经济学的理论看起来更在主导。不过,也许多子多福就是因为经济原因也有可能,不像“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似乎不太是因为经济原因。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7 Responses to 文化因素?

  1. 说道:

    美国出生的华裔算中国人吗

  2. yuxiang说道:

    沙发博主这帖子要是给网特轮子们看到了,肯定要骂你意淫无毛的。另外,我像博主汇报一些情况:你的文章在腾讯上被一些文盲怨民另加网络特务骂的狗血喷头!我现在看腾讯上的帖子,再也不看下面的评论了,网易上也是的,天涯杂谈、经济论坛上也是的,牛博网上也是的……国家尚未崩溃,怎奈国民教育已经崩溃了。瞧瞧现在网民们的素质。博主你啥时候能救这个问题专门写一篇文章吗

  3. yuxiang说道:

    吴迪:你说说的“中国人”这个概念,跟“中国公民”这个概念是不一样的。对于外国出生的华裔,如果他在文化认同上认为自己是华夏一员,那么他当然可以以中国人自居;对于那些在文化认同上已经被殖民文化洗脑的华裔,他随便认为自己是啥国人都没区别,即便他认为他是火鸡国的人,那也是他的自由。千万不要跟文化虚无主义者们谈论自由,在文化这个事上,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4. 小土人说道:

    尽管如此,一个经验现象是,华人不像当初的爱尔兰移民一样热衷于社会活动。这个现象可能也是文化因素,如果现象属实的话

  5. yuxiang说道:

    孤独的小土人:让我来告诉你华夏族和其他民族的基本差异吧。华夏族是高智商低荷尔蒙的民族,胡人一般都是低智商高荷尔蒙的民族。所以华夏族凡事以和为贵,总能找到互相利益的均衡点,问题迎刃而解了,自然也就犯不上互相闹心和纷争了。胡人则不然,他们天然的缺乏那种一下子几乎本能的找到利益各方均衡点的智商,所以只能像角马似的互相顶牛和对抗、侵害。就是说,低智商高荷尔蒙的民族都是天生的政治动物。而高智商而荷尔蒙的民族都不可能成为政治动物。政治,利之争也,既然能通过默契和情理达成共识,何必再像角马之类的民族那样的大费周折呢。

  6. yuxiang说道:

    孤独的小土人童鞋,你对俺的解答感到满意否?盼复

  7. 说道:

    好像普遍认为将来的美国是老墨和老黑的天下吧,华人的生育率根本没法跟他们比。还有,不要把教育程度看的太重要,犹太人和海外华人都是喜欢追求名校高学历、善于经商的族群,承平时代还好,往往一到困难时期就一次又一次的被当地人杀肥羊、驱逐。

  8. Zhe说道:

    真怕经济危机发生时华人会成为和犹太人一样的发泄对象,不过美国应该还好毕竟是多民族国家。不知道你对最近发生在希腊和葡萄牙的危机怎么看?会不会影响世界经济?我这里的股市跌的一塌糊涂

  9. 说道:

    to:小土人华人热衷政治,这是不用讨论的吧,我觉得美国华人政治上不活跃,还是人口太少的原因。虽然早年大批华工参加了美国的西部建设,但是由于《排华法案》美国的华人比例是不断减少的(btw,推这个法案的主要力量就是爱尔兰裔移民),直到二战中废止了这一恶法。但是直到今天美国对华人移民的口子依然留的很窄。今天三亿美国人,华人才300多万,1%多一点。太祖的名言:“政治就是把我们的人搞的多多的,把他们的人搞的少少的。”就这么少少的华人,能有多大的社会能量?

  10. yuxiang说道:

    角马类的民族没有未来。在唯肌肉是论的冷兵器时代,他们都最终还是被达尔文法则劣汰掉了,更别说在现在的技术-资本社会了。华夏文明被角马类的民族打断过很多次,但“华夏文明今犹在,不见当年角马王”。不过像美国那种角马民族博物馆的国家,华人的人口数量又那么少,可能还不擅长街垒巷战,真到了美国国家机器分崩离析的时候,倒是有被角马类民族杀肥猪的可能的。

  11. yuxiang说道:

    角马类的民族又傻又纯朴的可爱,比如他们毫不掩饰他们的疑惑:为啥中国抗震救灾的时候,军队过去不用带枪……哈哈哈哈哈哈

  12. 说道:

    to yaoyuxiang:世界上不是只有两个国家,一个叫中国,一个叫外国。老外也是千差万别,彼此不同的,没必要一个“角马”把他们全包括了,更没必要看不起他们的品格和智慧。至于一些门户网站的评论区,既然很多发言没营养,不看就是了。别人发帖拿钱,你看帖生气,何苦呢。

  13. 小土人说道:

    to yaoyuxiang:我觉得你的说法没有太大的说服力to 陈旭:我觉得人口不全是政治活跃度的原因。一个反例是犹太人,激进分子的比率远超过一般族群,尽管犹太人本身构成也是极其复杂。我部分认同勒庞的民族性格的看法,不过我总觉得民族性格只是现象,不是本质。背后应该有真正的成因,希望能够有经济学上的解释。to All:我的意思是没有经济学为基础的社会学研究,基本上是小说家言,价值不大。

  14. 说道:

    to 小土人:因素肯定是多方面的,我提出的只是一家之言,呵呵。还有一点,犹太人、爱尔兰人移民美国都是因为某场灾难,整个族群集体迁移的,大量的精英分子也来到了美国。而80年代改革开放以前的华人移民,说句难听的,基本都来自社会的底层。在普及义务教育之前,垄断文化的士绅精英是一个民族的脊梁,(斯大林就是认识到这一点,在卡廷事件中只挑选波兰的官员、学者、律师和军官枪毙,而放过大多数普通战俘。)前面提到的《排华法案》就是例子,没有足够的受教育人士出头进行法律和政治斗争,本来人口占优,而且贡献巨大的华工们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新来的爱尔兰人散布黄祸论,推动通过《排华法案》。最后被驱逐出这个他们流血流汗建设出来的土地。犹太人的精英就更不必说了,拥有在西欧千年经商放贷经验知识可以让他们很快就把持了华尔街。人家通过华尔街把持了金融,我们的唐人街只能垄断外卖小吃和洗衣房,怎么跟人家比政治影响力?同意你的生态环境与经济基础塑造民族性格的观点,《枪炮、病菌与钢铁》一书对这个问题有很详细的探讨。

  15. sai hoo说道:

    For an oversea Chinese to survive in a foregin country, most of them tend to be work harder and keep upgrading themselve such as obtaining higher education level. The main reason is to feel "secure", not the culture itself. As a minority group, they have to do so.

  16. ping说道:

    生育水平,与受教育水平关系应该很合理吧。五年的时间差,不正好是完成本科/研究生教育以后加上工作几年的情况吗?

  17. Wei说道:

    生的越多,要想教好只怕越不容易。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