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房涨价归公?

有人给我转来了茅于轼先生在《新京报》上的文章“买房者不劳而获 住房涨价所得应归公”,文中的要点是:

如何避免买房者能够不劳而获?那就是把住房涨价的所得大部分归公。其实,这就是孙中山所提出的平均地权的意思。他的另一条措施就是节制资本。孙中山用这两条政策防止资本主义发展中不合理的部分。台湾至今还在实行这两条政策。不让购房者获得不当之财,比征收物业税可能更合理,也更容易实施。

我也注意到了有些人非常不同意茅先生的提议,比如说薛兆丰很有点激动地反驳:

茅于轼先生建议把住房涨价的所得大部分归公。那房价跌了公家也给补吗?我为他这种粗暴侵犯私产的建议感到震惊。要实行的话,是否从他的家开始?

贪赃枉法,要抓要锁,只怕政府不力;正当收入,说要再分配,税赋应缴尽缴;买房供楼,说有这规定那规定,逐一照办。这样五关六将,私人购置的房产,茅于轼的建议,道理何在?他家空置的房间是否应该交公?不看的书也交公?我很难不反感。

 

我跟谷主有个共识:凡是受过基本的教育的人,他们经过思考不是随口说出的话,即便最后被证明是错的,多半时候都是有他们的道理和原因的,因此都要严肃对待,否则你就很容易把有价值的东西给遗漏了。更何况这是茅先生说的话。我见过茅先生,读过他的不少东西,他不是一个有反市场,反私产记录的人,相反,几十年来,茅先生的纪录都是支持市场和私产的。

我也在想茅先生的想法有没有道理,他的话粗粗听起来是很刺耳的。如果我没有记错,我大概过去也写过“要是房价上涨要归公,那白菜价格上涨要不要也归公”之类的话,显然,茅老的提议不是第一次出现房价上涨归公的建议,上一次出现这样提议的时候,我大概直接想都没想,就觉得这是离谱的提法了。但这一次,我又重新想了一下这件事情,有了一点不同的看法。

首先我想说,房价上涨(部分)归公不是一个共产主义的做法。著名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房价上涨也要有部分归公的。让我说的更明确一点,在美国有一种税叫做资本所得税,无论是买卖房屋还是股票,甚至是银行的利息,如果你从中赚钱了,赚得部分是要交税的,税率取决于很多条件,比如说你的收入水平,居住(持有)时间等。不过,和茅先生的提议有所不同的是,单单是房价涨,你是不用交税的,但当你买卖房屋从中获利了,那才是要交税的。诚然,很多经济学家广义上是反对资本所得税的,但绝大多数人反对的原因不是因为这样做反市场或者反私产,而是因为这样会扭曲投资的决策,不利于资本的积累,最终不利于长期的经济增长。

因此,如果我们把茅先生的提议想成是一种房产资本收益税(而不是革命式,没有任何规则的充公),且这个税可以对称操作,也就是赚钱的时候要交税,但赔钱的时候也可以减税,这样才更公平一点,那茅先生的提法有没有道理呢?

我能想象很多操作层面的困难,比如说你怎么知道真实交易的价格,装修折旧的部分怎么抵扣,能不能保证所有的房产都被纳入征税范围,那些大中小和没有产权房如何对待,这些都是完全绕不过的很基本且很重要的技术性问题。

但让我们先抛开这些操作层面的东西,仅仅只是从原则上考虑茅先生的提议,我觉得是这是一个可以值得仔细权衡的提议。

如果我们觉得推高房价的因素中有很多纯粹用于投资的成分,如果我们觉得更平均的分配住房资源是一个对整个社会而言更好或者更公正的结果,如果我们觉得靠房产当地主坐地收钱并没有真正为社会带来任何新增价值,注意,我这里用了很多如果,这是因为这里面的每一个前提都未必是一定成立或者合理的,那对房产增值的部分收税为什么不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这个税对那些真正买房自己居住的人,不会产生直接的影响,因为他们买了房就不会卖房,至少不是以卖掉为目的的,因此这个人群不会需要交这个税。而对于那些完全以投资为目的买房的人,这个税可以直接降低炒房的回报率,因此可能可以抑制炒房的动机。给定土地和房产的供给相对缺乏弹性,收房产增值税,在很大程度上带来的扭曲反而会比其它税更小。

我可能漏想了很多,错过了很多重要的因素,但我觉得茅先生的提议不是像听上去那么不可理喻的,而是有道理的。

注:想加一句,我又看了一遍茅先生说的东西,我心里想的也许完全不是他想要表达的。但我还是想说,多欣赏别人意见中有价值的东西为好,至少是茅老的这篇东西让我想到了上面的这些东西。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2 Responses to 住房涨价归公?

  1. han说道:

    太激动了,杀个发

  2. 说道:

    我觉得他的观点真的很不可理喻,之所以显得合理了,是因为你用很合理的技术手段包装了。我觉得你的观点无论是从出发点还是技术手段出发,我作为一个普通人简单想一想是可以接受的,但是他的观点无论是法理上还是技术手段上我是没办法理解和接受的。我经常举的一个例子就是,如果有一天物理学家们用什么大型粒子对撞机研究发现这个世界真的是由一个白胡子老爷爷扔骰子控制的,这也绝不是宗教的胜利。因为他们只是撒癔症蒙对了结果,证明或者证否的过程不是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做的。

  3. Quaik说道:

    茅在他的文章中都把投机房地产所赚的钱定义为”不当之财“了。郭先生为什么还要非帮茅说话?试问下,买房投机是造成房价虚高的根源吗?通常投机行为只会帮助市场更好地定价,从而反映真实的供求关系。而且说不定,茅先生的也是就是想彻底消灭”投机“,消除邪恶的资本主义,一场金融风暴也改变了他对市场的看法呢?

  4. sean说道:

    一个灵活,适当的税收政策和方法是一个政府执政理念和执政能力的体现。

  5. Quaik说道:

    关于这场论战: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fffded0100hyr0.html

  6. x说道:

    茅老大概老糊涂了

  7. 中月说道:

    搞共产主义,人民公社,已经被证明太超前了,而资本主义不加以修正,难免会有资本过度扩张,重演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集体左转的思潮,这样看来,台湾还在沿用的“平均地价”和“节制资本”恐怕是中国最好的选择。如此而言,茅的房价上涨归公并无多少过分之处,如果连菜价上涨都归公,那是共产主义;而一点都不作为,难免会有社会崩盘的一日。而资本性收入(包括股票,投资性房产等)上涨部分适当比例归公,那正符合中庸之道,会成为社会稳定的润滑剂。那些反对如此的人,只不过是既得利益者罢了!

  8. xp说道:

    看你博客很长时间了 今天这个字体行间距舒服多了 能否坚持 谢谢

  9. stedy说道:

    收资本利得税有合适的理由,房价上涨全归公太扯淡了……您也没必要连这个也为茅老说话啊……

  10. Alvan说道:

    上个星期,我租的房子马桶漏水,整个洗手间泛滥成灾,弄的楼下很不爽来索赔。叫来水管工打开水箱,一看才知道是限制水位的泄流管道口做的太高,超过了水槽的边缘。后来跟房东沟通了一下才明白,由于当初泄流口做的太低,水总是会从泄流管道流出,浪费了不少水费,他图一时方便就把泄流口改的很高,结果没想到后来的损失更大。这件事跟经济是一个道理。中国现在只有两个泄流管道,一个房市,一个股市,哪个口位更低,水就流向哪里:提高了房市的,股市就过热;提高了股市的,房市就过热;两个都提高,资本就会涌到工业原材料和粮食市场上,结果就是恶性通胀;更不能关掉水阀,否则GDP和失业率就够政府看的。本来还应该有第三个泄流管道,那就是实体经济,但是现在已经基本堵死,这个管道不疏通,其他所有的方法都只是在缓解问题,而不是解决问题。征收资产增值税也好,提高二套房三套房首付比例也好,本质上都是提高房市这个泄流管的口位,但只要这个管道口是所有管道口中最低的,就不可能阻止水都流向这个管道。茅先生的方法就是缓解问题的方法,即便如此,在所有缓解问题的方法中,这也是最差的一个,因为中国现在最大的课题就是如何还富于民,茅先生却还在想如何继续为政府财政添砖加瓦。

  11. 说道:

    其实茅老的意思是公共建设带来正外部性导致地产价格上涨,要通过征税把上涨部分的一部分收回公共财政.引一段他的原话“一个人买了一所住房,等周围的市场繁荣起来,或者修通了地铁,房价上涨,他就可以获利。而他对周围的经济,或新修的地铁并没有做任何贡献。财富分配给了没有对财富创造作出贡献的人。“LZ想到单一土地税学派的理论是棋高一着。薛兆丰肾上腺激素分泌过多了啦~

  12. 说道:

    不征资本利得税,就是相当于放任泡沫,让国家变成投机者的天堂。扩大不公平。

  13. ForVer说道:

    中国问题的关键并不是怎么让富人变穷,而是怎么让穷人变富。茅老的博文其实也没什么新意,物业税,资产增加税之类的也是一直在讨论的问题,只是那个标题“买房者不劳而获”,一下子触动了很多人仇富的神经了。

  14. Meng Janine说道:

    我觉得 或许还可以通过购房卖方的时间差来征税 当然条件越多相关的费用也越高可行性也就越低 无论如何仔细想后 茅先生的观点是有可取之处的。 仇富只是一面,另一面这些税收对如何帮助穷人变富或者至少降低其他税收的distortions肯定是有帮助的。可以参考环境经济的税收利用…

  15. Teresa说道:

    双刃剑吧,或者纵容投机者,或者纵容财富向政府聚拢

  16. 阿喜说道:

    比较欣赏那些个“如果”的说法,其实你的决策取决于你的目的,其实政府不要朝三幕四,放任房地产自生自灭,也不失为一种不错的政策,股票不也从6000点跌到1700点吗,房子为什么就不可以?

  17. chanfey说道:

    说得太好了,"市场经济的一个原则是财富分配给创造它的人。如果分配给了没有创造财富的人,市场就被扭曲。我国房地产市场问题的核心就在于财富分配给了没有创造它的人。人人都希望不劳而获。买房者可以不劳而获,所以大家都买房。买房不是为了住,而是为了有一个不劳而获的机会。这个问题不解决我国的房地产市场永远也好不了。" 虽然我也炒房,但我赞同茅先生的说法,请用简单的基本的人类的常识性的道理了,别在想你们的“市场经济”。 西方模式中的资本力量在某些地方必须得到修正

  18. alex说道:

    哈佛的高材生水平就是不一样“如果今天起风了,明天天可能要下雨如果今天起风了,明天也可能不下雨至于带不带伞,诸位自己看着办。”

  19. 世建说道:

    其实,就是把住房从投资市场给摘出来,不给住房投机功能,做法很多,这种比较激进罢了。

  20. 游走曼哈顿的猪说道:

    这个不是一般滴激进~~征收资本所得税和住房涨价所得归公的区别还是很大的,显然后者不能为绝大多数人所接受。如果我没记错,上海的二手房交易市场规定,唯一住房的涨价是不需要另外交税滴,第二套住房起,涨价部分需要交税。此外,商铺的涨价是需要交50%也不不知道是70%滴税,所以偶身边只有很小一部分人在做商铺,这小部分人中,大多数人都是买进再也不出手滴~~

  21. 家恺说道:

    香港地铁是全球唯一盈利的地铁,因为地铁公司获得了沿线的地产开发权。公共投资以及商业网络效应导致土地升值,却被私人拥有,这种不对称性不公平的消耗了公共资源,也是房地产价格初涨的根本原因。房地产上涨的第二层原因是,价格上升趋势作为吸引子,加快了非理性投资进入的速度,相信可以通过swarm软件进行模拟。第三层原因是哈耶克认为的,政府为保障就业所纵容的通货膨胀,或者说货币投放过量。。。

  22. Ryu说道:

    1.想知道炒房与ZF捂地&KFS捂盘惜售分别在房价高企的原因之中占多大比重。2.我觉得目前楼市还是卖方市场,如果对二手房交易征税,会否被转移买房人的身上?3.如果收税,很难想象这些钱能被合理的分配回老百姓身上,所以ZF很可能又拿了钱,又赚了口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