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教导我们

写于美国时间本周三,北京时间本周四,捂了两天,今天决定发了。

 

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都支持,凡是敌人支持的我们就反对。

 

这句话,其实是很多人的思维模式,未必是因为真的听毛主席的话的缘故。但,你大概首先得分清谁是敌人,如果真是敌人,你大概还得搞清楚敌人支持反对的都是些什么。

 

我们就假设美国是中国的敌人吧。历史的看,美国即便算是中国的敌人,大概也是敌人中相对温和的一个:美国人没有像英国人那样卖给中国人鸦片,烧了圆明园;没有像俄国日本那样直接侵占中国的领土;抗战时期美国人给了中国比其它所有国家都多得多的支持,包括苏联老大哥;美国人是拿了庚子赔款,但最后还是拿出了不少还给中国人,这件事情最著名的遗产当然就是今日的清华大学;中国和美国大大出手朝鲜可以算一个,越南可以算三分之一个,但那恐怕更多的是冷战的产物而不是直接针对中国的;你可以说美国在很多方面遏制中国,这大概是事实,但你纵观整个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改革是对内改革,开放说白了不就是向西方开放,这中间最主要的就是美国。对于开放,中国这个三十多年来最重要的战略选择之一,美国总的说来并没有遏制,而是相当支持的。你可以怀疑美国人的动机,但从结果上看,在大的方面美国人没有遏制中国的发展,相反,中国在很多方面还受益于美国――从技术,到管理,到出口的市场。

 

我还是要说美国是敌人,为了论述方便。说了上面这么些,只是想说,美国是不是中国的敌人,远不是一件黑白十分分明的事情。

 

那这个敌人支持的事情,我们真的一定就要反对吗?

 

《独立宣言》里说: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自明的,所有人生而平等,所有人都被造物主赋予了一些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我们对这些文字可以有不同的解读,但难道真的是美国人支持这些,所以我们就一定要反对吗?真的得要有惊人的想象力,大概才能给出一点奇怪的理由论证这些是不适用于中国,有害于中国的,所以必须要反对的。

 

好吧,上面这些太虚,说点实的。中国加入世贸,最大的障碍是美国,其中主要的原因之一是美国要求中国在更大程度上开放自己的市场,而中国觉得这样会不利于中国的民族产业,甚至会危急经济安全。美国的行为完全是自利的,完全是为了本国公司的利益。所以中国就应该不入这个套,坚决抵制美国人的无理要求吗?事情的结果当然现在已经很清楚,中国人很努力的在谈判中为中国的民族工业争取了一点时间,但在大的框架上还是同意向美国人开放市场,很多是立即的,有些是逐步的。中国加入世贸的结果,很大程度上说明了一个问题,即便是和敌人的博弈,也未必是零和博弈,特别是在经济上的,很多时候其实是双赢,所以敌人支持的,我们也应该支持。中国损失了市场份额了吗?是的,有些国内市场确实被美国公司占据了不少分额,但中国的公司同样打入了很多原先无法进入的市场,中国的公司占领海外市场份额的速度,要远比外国公司占领中国市场的速度快,外国商业银行在中国的市场份额甚至越来越小。说一个今天崭新滚烫的例子,我中午吃饭的时候碰到一个刚从某南太平洋岛国出差归来的同事,他跟我说,他那几句三脚猫的中文帮了大忙了,因为那个岛国上,从卖的东西到卖东西的人很多都是来自中国的。

 

中国双边关系中的另一个热点就是知识产权保护,美国人有强烈的动机对中国施压,要求中国保护知识产权,原因很简单,美国人现在真正生产的东西已经很少了,美国出口的东西主要是含有知识产权的东西-从软件,到电影到各种高新技术产品中技术的部分(生产已经都是亚洲人在干了)。不保护知识产权,这些东西就一点价钱都买不出了。因为美国人压我们保护知识产权,所以我们就要反对这件事情吗?不保护知识产权,搭美国人的便车看起来似乎很有吸引力,但不要忘记,这也是一个十分短视的做法。不保护知识产权,也很难真正激发本土的创新。中国如果真的要走向自主创新之路,没有好的知识产权保护,恐怕是不行的。

 

美国财长今天在访印回美国的途中,临时安排到北京见王岐山,国内有的媒体又是一片美国来华对汇率施压的报道,甚至连美国财长的印度之行也被描述成“联合印度一起施压”。其实,盖特纳在印度几乎没提人民币汇率的事情,偶然被问道,口气也非常软。印度人更直接,人民币汇率是中国人和美国人的事情,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关于汇率的问题,我觉得不管认为升值利大于弊的,还是升值弊大于利的(双方都有合理的理由),至少都应该抛开一种心态,就是“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都支持,凡是敌人支持的我们就反对”,否则讨论根本就变得毫无意义。

 

更何况,从历史记录上看,美国在经济领域对中国施压的事情,最终受益最大的,往往未必只是美国。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4 Responses to 毛主席教导我们

  1. han说道:

    楼主,我顶你。某些人!楼主这么牛x一个学者,为了告诉你们一些道理——如何思考问题,花时间,用最清晰简洁明白的语言,写这些文章出来。——免费的。真是当代甘地。我时常觉得别人比我强,但心里不服气。对楼主,我是真服了。楼主用高尚的人格折服了我。

  2. 说道:

    这篇文章不如以前啊,太软。一是观点软,几千字下来也没说清楚美国要求我们升值,到底是利是弊,该不该升,该升多少。好的时论要像《隆中对》那样,刀刀咬肉,我们的上中下三策是什么,用上策会有什么后果,用下策需要什么代价。大家都是一分钟撸几千万上下的,浪费不起时间。第二是感情软,“没有永恒的朋友,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算是盎格鲁-撒克逊文明的外交箴言。国际社会利益至上,大家都是王八蛋,没一个好人,花那么多文笔讨论美国是我们50%还是100%的敌人一点意义也没有。英国跟美国铁不铁,苏伊士危机不也让美苏联手给坑惨了,日本跟美国铁不铁,丰田章男不也在国会山给玩的眼泪汪汪的。大家还是谈钱吧,别谈感情,忒俗。

  3. stedy说道:

    ls真是脑子有问题,你没感觉这篇文章的意思就是要放下感情因素谈利益么?难道你就喜欢看那种乱咬的文章么?

  4. 说道:

    1,好文章都是“吵”出来而不是“顶”出来的,秉笔抒我心,精进无畏惧,才是真正对lz写作的尊重,这个博客往来无白丁,没有一个喜欢看乱咬,这位朋友就不要出来秀犬齿亲自示范了,小心城管。2,问题是这篇文章恰恰没讲清楚各方的利益所在,美国也未必有利,那他施压的动机是什么?中国也未必有害,那应对的策略应该是什么?“未必”二字,何以服天下?3,我举英国、日本的例子,就是例证现在做事实的没人让感情左右判断,本文花那么多文笔劝大家要放弃敌对情绪才是给瞎子做表情——徒劳无功。4,我喜欢看的文章,是lz前面的几篇文章,鞭辟入里,一针见血。我觉得lz这篇文章这么软,就是因为他自己被感情干扰了,在两国的顶尖学府的求学经历,让他不乐于见到中美之间的冲突。就好像罗马围城时的萨宾妇女,两边都是亲人,做不出理智的选择。

  5. TC说道:

    囧。LS真是弥赛亚情绪泛滥……

  6. Ming说道:

    呵~ 沒關係啦這邊多得是喜歡見縫插針消遣lz的人有些人需要這樣來展示一下自己

  7. 承昱说道:

    理性一定是没错的,但是不完美、不严谨的理性往往不及感性来的准确。《华夏时报》有篇评论很有趣,地址附上:http://www.chinatimes.cc/yaowen/hongguan/2010-04-09/12856.shtml

  8. 说道:

    二位教导的深刻,我就一搞工的,不信教不懂什么弥赛亚情结,对经济更是小白,周末上这里就是向大家学习充电的,在这斗嘴破坏气氛就不应该了。毛主席还教导我们说,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谢谢你们的批评。

  9. 一览说道:

    既然最终受益最大的未必是美国,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动手实现一个对双方都不利的事情我就不能理解了。凡是美国主张的中国一定反对?这是什么逻辑?中国讲务实,凡是对中国有利的,对世界局势和国际事务发展有利的事情,中国就主张就支持,凡是对中国利益有害,对世界局势的健康稳定发展的,中国一定反对,一定谴责。这和美国主不主张没关系,中国是独立主权国家,也是美国的利益攸关方,中国有自己的立场,中国会表演好自己的角色,发挥好自己的作用,这风格美国很清楚。我们不恨美国,从来没有,将来也不会。实力不够被抢那是咱祖上败家,底气不足被炸,那是咱以前没辙,现在要,将来也还是要好好做生意,既然大家都是务实主义者,说升中国的汇率给中国损失那可是明明白白实实在在而且是立竿见影的,凭什么就为帮你而挥刀自宫?给个理由先?难不成是忽悠中国修炼葵花宝典?中国不练葵花宝典,不可能。楼下陈旭说的有点道理不过任何时候大家只关心你到达了没有,不关心您是坐飞机还是骑自行车来的,要是您有空能写写您说的那种文字,我一定会好好学习。

  10. x说道:

    不准诬蔑毛泽东!hahahaha

  11. Mujun说道:

    标题党啊!4月6号新出的那本《Beijing Consensus》你知道不,美国的保守派写出来恶心人的……

  12. Spring说道:

    人民币升值对广大美国民众无益,倒是生活水平下降快些,鼓吹人民币升值的美国政治家们恐怕也很明白这点,不过总要有个矛头指向来支持帮助创造就业的神话才好拉选票保支持率吧。原本不是纯经济问题,政治上的事经济学家再说又能怎么样呢。。。

  13. han说道:

    To 陈旭 and 李一览:首先,你们要考虑一个问题,一篇文章的目的是什么?或者说,什么是这篇文章的立意。这篇文章的立意,wustedy网友已经说的很清楚了:ls真是脑子有问题,你没感觉这篇文章的意思就是要放下感情因素谈利益么?从一个实用主义者的角度来讲,汇率问题可以分两个方面来谈:1. 经济活动的目标是什么?或者说经济学家、抛开探究经济活动本质外、的‘入世’目标是什么?从楼主长期的行文角度来看,我认为是‘如何使国民生活水平、尤其是低收入者的生活水平,可持续的,得到改善。’2. 怎么达到‘1’。在探讨问题‘2’的时候,有多个因素,而且往往都是不确定,需要考虑。汇率问题就是其中一个。经济问题不是自然科学问题,往往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我们能做到最好的就是放下感情因素,以一个尽量客观的角度来论述问题。============================================================================好了,以上就是楼主这篇文章的立意本身。============================================================================但是,什么叫做放下感情因素呢?那就是,汇率问题不是原则问题。什么叫做原则问题?台湾问题就是原则问题——你可以说不是,但是这里不重要,这里,楼主只是想用很清晰简洁的文字和切实可查的证据,告诉你,汇率问题不是原则问题。即:汇率问题,是可以,也应该可以,谈论的。汇率问题的结果不是单一的。还是用台湾问题打个比方,有人说,台湾问题,如果台湾方面做出了某种行为,大陆的行为方式,在某种意义上,充其量只是在时间段上,是单一的。但是,汇率问题不应该是,楼主给出了他的观点和证据。==============================================================================到这里,楼主的话已经‘说完’了。==================================================================你们给出自己的观点,也可以‘期望’楼主进一步给出他的观点。但你只能是‘期望’。==============================================================================你如果反对楼主这篇文章,你就是说‘汇率问题’不可以谈,因为中国,应该,也只有,一个回应方式。==============================================================================你们当然没有这么小白,但也强不到哪里去,因为你在没有想明白楼主要说的是什么的时候就匆匆下了结论,然后扣了一个‘既然最终受益最大的未必是美国,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动手实现一个对双方都不利的事情我就不能理解了。’的大帽子。=============================================================================我再强调一次,楼主通篇是在强调这个问题是可以谈论的,在原则上,中国采取升值、贬值或者维持目前汇率的行为,并没有一个‘确定’的结论。只有在这一基础之上,我们才能更好的摆事实,讲道理,进一步——你可以来说说你的观点嘛,讨论汇率问题。===========================================================================我写的第一篇评论,就是想提醒你们,楼主什么不知道啊?你如果想说,啊,这我都知道了——行,你知道了。成吗?那楼主这篇文章就不是给你看的。你要是想看更牛逼的东西,好好说,别装逼。楼主写东西是免费的。

  14. 说道:

    to gaohan:谢谢你的长篇回复1,不要说“楼主什么不知道啊”,这不是捧,这是捧杀,郭德纲寒碜人的时候才这么说话呢。2,我已经说过了,讨论中最好避免攻击性的字眼,虽然这里没人会拿这些字眼当回事,但是毕竟污染了楼主博客的环境。好心办坏事也是种杯具。3,从你一楼的发言中,能看出你对郭凯的崇拜,年轻的时候有偶像去崇拜是好事。但是不要把别人善意的争论当成是对你偶像的 人身攻击,学术讨论本就是百无禁忌的。如果你认为我油滑的文风对郭凯不敬,那么我在这里道歉。言归正传,我不同意你对这篇文章的总结,如果他洋洋洒洒这么多字就是为了说“美国施压人民币升值是可以讨论的”这么点事,那他就不是郭凯了,“除了主权问题,什么都可以谈!”这种常识问题,他需要再啰嗦?其实试图理清这篇文章的脉络,是件不讨好的活,因为这篇文章在逻辑上,有个明显的瑕疵,就是把“结果”、“动机”和“感情”混为一谈了。郭凯例举的美国在以往各种行动中没有完全获益,不是“动机”而是“结果”,而不论“结果”如何,美国最初的“动机”肯定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否则这个政府就对不起选民。如果我们对此一味妥协,那么美国会毫不犹豫的以损害我们的利益为代价贯彻自己的“动机”。那怎么避免这种单边主义行为呢?郭凯也说了,经济博弈中不一定是你死我活,可以通过合作“双赢”。但是“双赢”不是从天而降的,而是斗争出来的。博弈论的研究中早就有结论,在连续双方博弈中,如果想增加双方的合作机会,取得“双赢”的最优解,我方应采取的是“tit for tat”策略,也就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对方合作我也合作,对方施压我就反击,最终逼迫对手,尽量采取合作的态度。毛主席的“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恰好是这个道理的完美总结,他老人家虽然是数学白痴,但是在长期的斗争中自己领悟出这个道理,不愧天纵奇才。我们政府现在采取的对策,正是博弈论推演出来的最优策略。郭凯将美国人的“结果”与“动机”相混淆,又把我方的“动机”解读成“感情”上的奉美必反,逻辑上是不是像下面一位朋友说的“不完美、不严谨”?逻辑上“硬”不起来,必然导致文章的“软”,一点也不奇怪。to 李一览:政治经济什么的我真是小白,不是虚伪。所以虽然我这些胡扯也是免费,还是很欢迎砸砖的。

  15. xiaoyong说道:

    这篇文章啊。。。有决策权的,都明白这个道理;不明白这个道理的,大多一点影响力都没地…

  16. 元林说道:

    别的不说,改革开放美国当然支持,中国牺牲多少人力,资源,环境。给美国供应生产生活资源,怎么说对中国的利益大呢?还技术,美国对中国出口多少技术?不是一直在封锁吗?现在中国生活水平提高了,一些实力提高了,不再提供赔本的资源,美国就看不下去了,开始遏制。你怎么不分析分析?总之,我是不赞同你的观点

  17. 说道:

    美国人坚持的,基本都是对的,例如保护知识产权;例如保护人权,等等。同意美国人的这些观点,只会对我们这个民族有利,但是会对部分既得利益者带来不利。但是,汇率除外。人民币的汇率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问题,而是包含了政治因素的问题(例如劳工权益保护,工会,农会等等),是国内扭曲的经济结构对外的一个集中体现。美国人没有义务去研究我们的内部经济结构,研究我们的就业环境,等等。但是,作为中国人,我们必须自己来分析自己的问题并且给出自己的解决方案。美国人的抱怨直接的原因是对华贸易逆差。解决这个逆差问题,有三个办法:1,美国人对中国商品加征惩罚性关税;2,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3,中国商品本身提高出口价格。这三个办法的本质是一样的,就是提高中国商品在美国的最终市场价格。但是,很明显,第一招美国人是不愿意轻易用的,毕竟老美还在高呼贸易自由化呢,这事办多了会影响自己的地球警察的形象。剩下的还有两个办法,人民币汇率升值只是其中的一个办法而已。对老美来说,他当然原因选择人民币升值,简单方便。但是对中国来说呢?为什么不能考虑“中国商品本身提高出口价格”这个办法?可以简单分析一下这两个办法的利弊。1、若采取升值的办法,毫无疑问,好处也很明显,进口成本降低啦之类的;但是里面有巨大的风险,升得高的同时也增加了跌得重的风险,看看人民币信贷规模的疯狂增长就知道了;国内的外资不是SB,趁着人民币升值被高估人家不会趁势把手中在中国不断变毛的人民币换回美元啊,还能比现在多换点。到时候就是人民币疯狂贬值的开始,国民财富遭到洗劫。2、国家立法强制改善血汗工厂的农民工的福利待遇和工作条件(例如最基本的每周40小时工作制),对高污染的工厂强制征收环保税费,这样出口商品的成本自然上升,而且这种上升带来的好处很明显:a, 提高了农民工收入,减小社会收入差距,这也符合本届政府的河蟹理念;b, 保护了环境;c, 淘汰部分过剩的、高污染的产能,有助于改善产业结构。 当然,这种办法的坏处也很明显,就是进口商品的成本会较高。总结下来,就是两点:第一、在中国国内,人民币在不断的变毛,越来越不值钱;第二、解决对外贸易顺差,或者说平息美国人欧洲人对中国商品低价倾销的指责,我们还有第二条路。我很奇怪的是,为什么第二条路,就几乎没有一个主流经济学家提起呢?他们都在讨论升值,在讨论升几个点,怎么升,难道升值就真的已经是华山一条道,非走不可么?希望得到楼主的指教。

  18. 维博说道:

    请教博主及诸位:1、判断一个汇率是否低估的依据是什么?2、长期的高估或者低估汇率各会对本国经济导致什么样的伤害?

  19. 一品说道:

    我也来说几句。看先生的blog很久了,有的是很认真,有的看不懂,有的不喜欢但也耐着性子看了。我是一个非常推崇自由的年轻人,在中国属于体制外的“待中产”阶层,未来注定要艰苦和被“剥削”很严重的。每每看到我们国家发生的事情,不管是经济的还是其他,失望愤怒居多。经济我不太懂,但我自认为聪明的一点是,我往往能够“感觉”到经济的奥妙,感受最深的一点就是,经济有自己冷酷的标准,很多非经济手段加诸于上后往往会产生奇妙的结果,违背它会受到惩罚,而它并不迁就人的意愿,哪怕这意愿是多么高尚和伟大。(By the way ,我觉得经济和生命科学很相像,冷酷又奇妙,分别解释了社会和自然,是我的最爱)说这些,是因为经济学在国内越来越吸引眼球,很多经济学者都成了明星,但是他们并没有致力于帮助公众建立起正确的经济观,反而兜售一些耸人听闻的观点和理论,比如货币战争,还有郎的新帝国主义……我本能地感觉到那里面掺杂了私货,太多非经济的情绪弥漫其间,尤以我最讨厌的民粹主义为甚。与之对应的是国内同样很受欢迎的右翼异见分子的评论,他们的立场是受人尊敬的,但是他们更不懂经济,为民呐喊却失之偏颇(我想这一点先生在政策受民意影响更大的美国感受更深吧)。正像先生在很多文章里解读的一样,中国政府的很多经济措施,不见得高明,但起码最不蠢,也许目前世界大国之间,很难有所谓“高明之举”了吧。这也更让我体会到,经济就是这样,不会怜悯我们这些弱者。我们固然要拥护为我们着想的政客,但那不一定是正确的,起码从先生的学术角度来看是这样的。在先生的一些blog的影响下,我的立场渐渐从极右回归到温和立场,虽然起初我在看到您一些小心翼翼给中国政府提忠告,却不留情面嘲笑奥巴马的文章,暗揣先生有志于回国干禄以求进之嫌,但无论怎样还是感谢您对我思考方式的影响。

  20. 说道:

    to 杨:还有一种解决逆差的办法——做账:腾讯财经:中国外贸6年来首现逆差,3月逆差达72亿美元~\\(≧▽≦)/~好了,统计局大能,我们都逆差了,自然也不用升值了,大家都白吵了。

  21. 说道:

    美国要求升值莫非是要激励中国企业自主创新?什么时候不能升值?为什么非得按照美国利益最大化的路线图来升?在大战略上美国确实没有反对过北京,但也不要忘了:不反对是因为它能得利——今天看来,二十年前“苏东”坡对中国有什么好处?至于这二十年,用鲁迅的话说,狮子老虎肥一些自然是好事,对于猪羊则未必了!美国人自己就是闭关锁国的搞起来的,它们应该知道完全开放对于追赶经济意味着什么。

  22. 说道:

    to 吕经济政治本就不分家,不是很赞成你大经济主义的口吻。如果单纯从经济的角度看待经济问题那你就输了。经济不是万能的,解释不了所有的社会问题。经济本身也不可能和客观的生命科学相比,经济有客观成分,也有主观成分。从你的评论中依稀可以分辨你放任自流的自由经济主义的倾向,但是,这无助于解释市场失灵这种东西。西方经济的立论之初就颇有过于理想之嫌,就说监管这种非经济手段,似乎是不能缺少的吧。更可怕的是,如果中国完全是自由经济的,而另一方的现实是美国的经济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满足政治诉求(或者是民意),那么最后到底是谁吃亏不言而喻。就好比和一个耍赖的人玩游戏,你觉得讲道理会有用吗。

  23. 海の风说道:

    看了你的文章,我能了解到你在表达什么。看完之后我也预料到文章下面的评论都会写些什么。听听另外一种声音,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

  24. Josephine说道:

    大部分人没有自由是因为没有头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