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来了

我最早开始严肃的关注一个经济政策问题是关于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可能对中国金融业产生的冲击,这件事情说说已经有10年了。那个时候自己对任何东西的知识都极度有限,唯一能做的就是阅读,看别人怎么说。那个时候对加入WTO的相当占有优势的看法,不仅是对金融业,对制造业,农业和其它服务业也是如此,都是狼要来了,中国的羊要入狼群了。中国的各类企业,那个时候看起来,要技术没技术,要资金没资金,要管理没管理,要人才没人才,要经验没经验,总之和那些巨大的跨国公司相比,看起来毫无竞争优势。尽管对那个时候的政治因素不甚了解,但我怀疑,如果没有朱镕基的强势推动,加入世贸这件事情很可能会被各种利益集团扼杀。加入世贸之后的情况,大概出乎很多人的意料,狼是出现了,但不光是那些跨国企业,中国的不少本土企业也一样凶猛。加入世贸,并没有导致中国市场的全面沦陷,相反,中国的企业还攻陷了大量的海外市场。我想现在大概没有太多的人会反对这样一个说法:加入世贸,中国收获远远超过损失。事实上,现在国际上,狼来了的声音很响,都是指中国的。

 

这只是中国的改革进程中,诸多“这个暂时还不能做,还不成熟,做了会出乱子”的例子之一。国有企业改革当然是另一个例子。现在的8090后大概已经记不得中国的国企不但不会赚钱,反而必须要靠财政补贴和银行贷款活命的时期了。90年代中期,特别是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仍然承担着巨量就业的大多数国企,都处于入不敷出甚至资不抵债的状况。虽然很多人同意国企改革势在必行,但又有多少人其实在嘀咕:国企承担的那么多就业,改革不能走得太远,否则会出乱子。但国企的改革还是大刀阔斧的做了,还是在朱镕基的主导下。那次改革是有很多痛苦的,特别是大量的国企职工下岗,原有的社会保障体系瓦解,很多人的生活陷入困难。但事后证明,那些痛苦也是暂时的。中国花了几年时间,清理了经济中最不具竞争力的部分,暂时失业的上升很快也就被更有活力的经济吸收了。

 

还有就是银行改革。我七八年前曾经写过一篇关于银行改革的文章。在那篇文章里,我们很隐晦的说道:中国的四大国有处于“技术性破产”状态。换句话说,就是我们所最熟悉的工农中建四大行在本世纪初期,都是资不抵债的。写那篇文章的时候,我个人对中国的银行改革是有点悲观的,更确切的说是十分悲观的。首先这些东西太大了,然后是成本太高,银行的坏债可以轻松的吃掉20%的GDP,然后是阻力太大――国企,地方政府还有银行自己,都有阻碍改革的动力。最后是改革的风险很大,就是做砸了的可能性是不可忽略的。但是银行改革还是义无反顾的做了,始于朱镕基,开花结果于温家宝的任上。你可以对银行改革的效果有自己的看法,但我觉得有一点是必须得肯定的――今日的工农中建远比十年前的四大国有强多了,从公司治理,到盈利能力甚至到风险控制都是如此。工商银行在这场危机之后,已经一不小心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银行。

 

写了这么多,是想说,做改革就是有风险的,中国事实上经历了很多这样的时刻。在每个关键时刻,都有既得利益者,反对改革者喊“狼来了”。但中国恰巧是一个极有弹性的国家,远比那些觉得这个也不能动,那个也不能动,动了会出乱子的人想象的要更有弹性。谨慎是永远没有错的,但谨慎不应该成为不做为的理由。

 

我的一个同事最喜欢说一句话:什么都不做,也是一个政策选择,但往往是最坏的政策选择。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7 Responses to 狼来了

  1. Celavi说道:

    我觉得温家宝和朱镕基处的时代背景相差太大了,现在利益集团有权有钱,使得政令走出中南海发挥实际效果的阻力比10年前大了很多很多。温家宝刚说完要控制房价,第二天北京就出了新地王。想做而不能做,是比什么都不做更坏的情况。

  2. matteo说道:

    不动往往是无能者的最后选择,对他来说,这个选择往往也是最佳的。

  3. 说道:

    我们作为一般人,当然不反对改革。改革的实质就是学习和按照国际通行的规则和规律办事。这些年的经验说明凡是按照国际通行规则和规律办事,都会有比原来自己搞一套有更好的效果。但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怎么能够说服有权力做决定的人,是一个问题。显然这篇文章对说服在位者不够有力。

  4. matteo说道:

    不改革就不必承担改革出问题的责任——改革一定会产生新问题,就像不改革一定会有老问题一样——区别是:老问题由老领导负责,而新问题却是由“我”负责的,也就是说,不动我也能干这摊事,并不耽误我捞,而一动我还能不能干,能不能捞就不一定了——两相权衡,不动当然是最佳的。所以说,中国的经济要不要改革,实际不是一个方案选择问题而是一个政治家的伦理问题。

  5. Sibyl说道:

    此羊有毒,希望饲料催大。。。试下

  6. Dai You说道:

    喜欢最后一句话,对个体来说也是这样啊……

  7. stedy说道:

    您这篇应该跟昨天那篇结合起来,哈哈……

  8. Liang说道:

    外国人名喜欢卖空中国,这事说了60年了。建国初说,我们吃不上饭。90年代说,我们政府会破产。现在说中国泡沫会破裂。前两个都失算了,我们总能用事实说明问题。但以后呢,能坚持多远?当我们的经济越来越像西方,他们的预测是不是会越来越准?

  9. Mujun说道:

    九十年代末的时候国企改革,一个起码曾经说自己是代表工人阶级的政党一下子甩了几千万人出来,竟然还是比较稳定,这个才叫作“中国的奇迹”。一方面各种政府力量兜了一下底,另一方面还有新的就业吧。中国这种强大到令人发指的自上而下的组织动员机制对于改革来说大概是不可多得的财富。只是这财富也是双刃剑,一是需要英明和有远见的领导人;二是常常过于注重大的方向而极端忽视个人的痛苦,因为这些举措实施的过程中常缺乏制度化的方式来制约。不能因为统计意义上“不太痛苦”或者“暂时的痛苦”就去忽略某一些人极端的痛苦,甚至认为只不过是改革必要付出的代价,过去了就好的。社会秩序经常就是在那些被统计average掉的地方塌陷的。anyway, 改革要有勇气要有决断要做长期考量,这个观点我还是同意的啦。

  10. 一览说道:

    利益问题,不过是博弈,太考验智慧了(~ o ~)~zZ。狼来了,开门得放狗,狗准备好没有?

  11. Zhiwei说道:

    回想一下Z的政府,银行、国企、医疗、教育、住房等等,做了很多改革。当然回头来看,这些改革也有一定的后遗症。但对中国这样的转轨经济而言,变是必须的。但是H和W的这两届却几乎没有任何改革(医改目前悬空中),对于一个以10%速度增长的经济体而言,这是不可想象的。最近几年各种社会问题的爆发都是这种不变,不敢变的结果。

  12. Happy说道:

    同样适用于政治改革

  13. puseman说道:

    看了这文章,才举得舒坦!!

  14. 说道:

    过去的改革因为是号召一小部分人先富起来,所以既得利益者的动力十足。中国现在的改革必须还富于民,而这次的既得利益者是老百姓,但是老百姓没有选举权也就失去了改革的手段,反观现在的反对者则是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试问这种反对者自己砍自己一刀的改革如何进行?不过我也是相信一句话,不管是谁,都挡不住历史的车轮。

  15. 说道:

    市场化的改革肯定是伴随着镇痛的,习惯了以前的那种没有压力的方式,就像一个人一样,懒散惯了肯定不愿意去竞争。但其只有通过竞争才能激发人的潜能,同时公平的竞争也能打破曾经了利益垄断。再加上中国人一直是个勤劳和安份的民族,我们只是需要的是一个安定的环境和公平的游戏规则。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继续将市场化深化到国企垄断的行业和部门。

  16. hilda说道:

    希望领导人在医改方面也有足够的魄力和远见。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