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高速和春运票价

去年圣诞和新年假期之间的办公室格外清闲。不过我和我的法国同事还是在一起奋力工作,为即将到来的又一次远行做准备。然后,一个英国同事突然闯了进来,对我说:你们那个武广高铁通车了,你们的高速火车挺气派。然后无事可做的英国同事,又非常严肃的跟我们讨论,为什么中国选择了武广段,这一段地形相对复杂的路线作为第一条远程的高铁,他觉得选京沪线似乎更合理一点。后来,我知道,整个京沪高铁,几乎完全是用桥梁的方式贯穿全线,是一条用钢筋混凝土托起来的铁路,一个原因是这样可以节约土地。

 

然后我就跟他们讲了“被高速”的事情――不是所有人都对高速铁路欢心鼓舞的。高速铁路的票价更高,挤压了普通火车的数量,最后增加了不少人的出行成本。而对很多人而言,时间是相对不重要的,舒适度是相对不重要的,钱才是相对重要的。“被高速”的抱怨合情合理,我同意,我的没有在中国生活过一天的英法同事们也同意。

 

必须得说,不是所有的市场都会有“被高速”的问题,应该说大部分市场都不会有。和很多其它市场不同,在远途交通方面,铁路的中低端替代品比较少,供给也受运力限制,这才有了“被高速”的问题。如果有好的替代品,坐不起高铁的人可以选择别的交通工具。如果供给没有限制,那高速铁路也不存在挤出普通火车的情形。

 

但“被高速”只是一个更广泛问题的缩影――就是有限的资源,在这里是铁路运力,如何在一个收入差距日渐不平等的人群中分配。很多人,包括过去的我,可以很轻易的说,春运问题最后是一个价格问题,把价格提高到足够的水平,春运期间火车票紧张的情形就可以被消除。所谓刚性需求的说法,自然是站不足脚的。你把车票提高到1万块一张,保证火车站门口门可罗雀。

 

但上面的这个想法,忽略了一个极度重要的维度,通过火车票提价来减少客流挤出的是什么样的人群――很明显会是低收入的人群,这里恐怕主要是农民工,当然还有那些回家意愿相对较弱的人群。

 

从控制人流角度,提价绝对不是一个坏注意。但从平等和公正的角度,这就很难讲了――为什么收入本就不高,一年到头背井离乡的农民工,最后在春节回家团聚的事情上也要做二等公民?也要被挤出?也要为更有支付能力的人群让路?

 

也许有人会说,这就是收入低的命运。这句话在很大程度上是对的。但,所有倡议春运期间大幅提高票价的人(包括过去的我)都不应该忘记,市场分配的结果,虽然也许是最“有效”的,但却完全未必是有人情的。忘记车票提价的分配后果,是一个重大的疏漏。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5 Responses to 被高速和春运票价

  1. 说道:

    唉。。这年头,有钱人也买不到票啊,实名制挤压了黄牛党,有限的票源才是春运的瓶颈,关系户也是实名制啊,没多大差别,挤压了黄牛市场,黄牛和我们没关系的都痛苦,关系户的效用没多大改变,叹口气,过两天出国去了。

  2. 伟浩说道:

    我觉得春运问题不都是运力都问题。也许归根结底是地域发展和城乡发展的差距问题。为什么那么多人,那么多农民工一定要背井离乡到别地去打工呢 ?

  3. Qian说道:

    不知你做过调查研究没有。提价前后结果是什么,提价前谁能买到票,以多大的代价买到票,提价后又是怎样,提价的好处和弊端是什么,都不是在办公室里+上网空想出来的。

  4. stedy说道:

    长期看只有提高运力才能解决问题。另外提价以后,长途汽车是不是就多了

  5. x说道:

    从经济的角度来讲,提价是最节约的方式。但要知道现实情况下民众可能并不理性,特别是底层民众。因此提价可能更是政治问题。难道不是吗?在目前对人口迁徙的限制不改变,冒然提价公平吗?如果放开所有限制,我不反对提价。

  6. Mujun说道:

    高铁并不仅仅是快,还可以用来体现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嘛~

  7. da说道:

    问题是,现在肥了黄牛。。

  8. kingsley说道:

    郭博士,您确实离开中国久了,不了解国情了。国内收入最低的绝非农民工,而是刚就业的大学生。

  9. 一览说道:

    楼下的这一点我深表同意,比如回家的时候我可以享受很多免费搭车式的优惠,比如24小时热水,暖气冷气,点菜吃,舒适的大床等等学校不可能免费提供给我的服务,那么当我返回学校的时候我其实是生活水平会下降一个层次。那么如果一个月我一千块生活费那么我就等于是一千块收入人群的生活水准,如果毕业找到一个三千的工作除了房租水电和娱乐花费以及存款估计也就过1k的生活其实和学生时代是没什么差别的,那么坐火车一般而言短途坐硬座长途硬卧,舒适度相比时间也重要,因为不可能承担同时的成本,所以如果长途我会选慢车的卧铺,省钱反正定表睡一觉到了,短途的话最好早点到,因为火车并不舒服。我坐过绿皮车,那个感觉真的是很想败坏那个车厢,比如就扔扔水果皮什么的,因为实在是太吵太脏太乱太不舒服,不得不扔果皮泄愤一下才有心理平衡而且反正都已经那么脏了。然后又会觉得很不道德,而且又想买那么便宜的票还挑剔个什么啊。娇气什么啊,当年爸妈那一辈坐火车能坐上就不错了,现在有位子居然还敢觉得不够优越?供求主导一切,不能用价格调节求那么是不是可以调节供呢?大学生最穷的,没错,就是伸手向爸妈要钱到底不是自己的钱,没有那么理直气壮,能不要就不要,要钱总归不是件光彩事,跟要饭没有本质区别。

  10. 一览说道:

    万一被嘲笑两句那个自尊心的被伤害和对家庭财政状况的不乐观也足够让人沮丧了,还是花自己的钱,比较气吞山河一点,只是这种气吞山河的机会不多。

  11. yu说道:

    高速铁路是不是比飞机便宜呢?要看弹性系数吧,具体比飞机便宜多少,比普通火车贵多少?

  12. Grant说道:

    1w块的票价,的确火车站前门可罗雀,但是铁道部门前就不一定了;平价票普通人买不到,不如把票价提起来,用这部分差价投入铁路建设和监控票源上,普通消费者的福利实际得到提高(1长期看,火车线路多运能提高,有票可买;2短期看,和从黄牛手中买票价格一样,但能保证票真),黄牛、车票代售点和铁路内部倒票人士的福利受损。所以他们不愿意主动改革,这次搞实名制有故意搞不成的意味。

  13. bing说道:

    同意kingsley所说,农民工很多都比刚毕业的大学生挣的钱要多!

  14. Yuan说道:

    高铁的票价是定得不低,但未来涨价的概率较小,就像我们国家的火车票价,10几年都没有变过。随着通胀和高铁规模效应的显现,也许5年后,就没人再抱怨高铁的票价高了。

  15. 说道:

    大家要清楚几件事,第一:高铁=国外的普通火车。也就是说不是我们提速,而是原来的根本不叫铁路。第二:没有一个严格的惩罚制度,黄牛党的违法成本太低,造成任何实名制等于没用。更不要说xx部里边内部官员你敢揪出来吗? 第三:车票提价的前提我认为是在黄牛党受到严格打压的情况下才可以实行。不挤掉车票泡沫就倡议提价跟卖国的汉奸无异,就是剥削老百姓的钱包。最后恭喜博主终于反思了自己的精英主义思想,要知道中国毕竟还有9亿的农民

  16. 尚磊说道:

    这个张兵同志"高铁=国外普通火车"的评论有点雷人。从运行数据上看我国高铁和德国铁路系统中ICE高速列车不相上下,而德国ICE的票价可是比国内机票贵多了,从柏林到汉堡(接近武广全线的半程)单程票70欧。

  17. Qian说道:

    博主认为铁路的中低端替代品较少,今天正好看到一条报道“珠三角10万农民工骑摩托返乡 2万交警疏导指挥”http://news.sina.com.cn/c/2010-02-09/100919659845.shtml博主发文章前需做调查研究,至少要查阅往年历史资料的说:)

  18. 晓宾说道:

    楼主所言都是治标之策,长期来看,根本上是要解决民工迁徙就业的问题。现在这种每年通过大规模迁徙来谋生的状况不具有可持续性。解决这个问题需要首先解决经济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将资本、人才更多引向中西部地区,在这些地区创造足够的就业机会,使人们能够在当地安居乐业,不但对经济增长有力,而且能减少社会的不稳定性。

  19. 说道:

    中国的铁路从建设到运营,没有一步环节是干净的。我认识几个中铁电气化的人,他们都是公款大吃大喝,他们都是公款嫖娼。他们和我说参与青藏铁路建设的同事,有的带着小姐去上班,就养在当地。小的时候我很崇拜那些把一排排的铁轨铺设在大江南北土地上的人,觉得他们很伟大很伟大。上了大学,看到新闻里说大学生被挤死在站台上。毕了业,离开家门去工作,第一年过年,我排了整整一夜的队,买到的仅仅是一张回家的站票。那时候我很天真,我坚信只要没人去买黄牛党的票,那些黄牛就会慢慢消失,所以我宁愿站30个小时回到家。如今,我毕业三年了,是名副其实的蚁族,这次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次,,买了回家的机票。人生啊,还是充满了希望的。也许会有那么一天,无论我们想去哪里乘什么交通工具,都可以轻轻松松的一卡搞定,也许会有那么一天,火车票价会分为站票硬座票硬卧票软卧票,也许会有那么一天,那些背着编织袋扛着大包小包洗脸盆的农民工大军坐火车坐公交都会像城里人一样受人尊重不被排斥,这个社会才真正的是和谐社会,否则就是被和谐。 其实说真的,和谐号一点都不和谐,除了那瓶不知道经过什么渠道进入和谐号的西藏冰川外,其他的我什么都看不到了。会有那么一天吗?

  20. 正勇说道:

    因为每天上下班高峰时人流太多,所以。公交公司要提高公交车票。买不起的,可以不上班。

  21. 思想说道:

    你把车票提高到1万块一张,保证火车站门口门可罗雀。如果只准一个人种田,那么粮食涨到1万元1公斤也要人买,如果垄断就不能谈市场经济.这个不是经济学问题,而是政治问题,博主经常是政治,经济混着谈,所以糊涂帐太多

  22. huier说道:

    春运问题从来不是票价问题,而是中国国情。如果农民工收入提高,他们的选择会更多,春运才会缓解。

  23. 说道:

    我一部分赞同楼下的话,由于春运的题目太大,而且专家学者研究那么多年也没有很好的准确的办法,个人仅谈一些浅薄的想法:我认为春运不单单是社会大规模迁徙的问题,而是由于农村剩余劳动力因为从事非农业劳动而带来的社会问题,农民工为何要返乡?我认为本质可能是城市社会对于农民工的福利保护措施没有很完善,以至于农民工离乡不离土,社会对于他们群体的公共以及后勤商品的投入很不够,因此造成了他们在城市社会中普遍缺乏认同感以及缺乏足够的安全感。而长期的离开农村,农村实际的劳动由妇女以及老人操作,而农业就目前而言还是一个高投入,高风险,低收益的项目,且受到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因素越来越明显。而我们国家在农村的后勤以及福利完善程度也是很不够的。长期的离土对于家庭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此外,城市与农村贫富差距的拉大也造就了人员迁徙,如果非农业劳动所带来的收入以及风险要高于农业劳动带来的收入,那么迁徙是不可避免的。尤其是户籍制度在此过程中具有推波助澜的作用。因此我认为,逐步改善农民工的社会福利保障,法律制度,以及农村的生产制度,完善后勤,最大化的降低户籍制度的影响,可能会对于人口大规模频繁迁徙产生帮助,同时间接对于春运提供部分缓解。

  24. H说道:

    火车上不设卧铺,都改成硬座或者无座。农民兄弟只要回家,许多在外打工的年青人也只要回家,辛苦点他们能承受。有钱的让他们飞去。春运前后降价,在时间上分散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