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有质量的增长

这篇文章是10多天前2009年GDP数字公布之后写的,发于本周的《瞭望东方》。碰巧的是,这个星期连续多日,胡锦涛,温家宝和李克强都在中央党校讲转变经济增长模式的迫切性,让这篇文章有应景之嫌。对不起,我没有内部消息,只是看了2009年的增长数字之后有感而发。我还想多说一点的是,转变增长模式有两种大的思路,一是政府出重手,强制经济转型,二是改变经济中存在的激励和价格扭曲,让经济自主的转型。从效果上看,前面一种方法会相对立竿见影,但从可持续性和后遗症小的角度,后一种则应该是更好的方法。我下面这篇文章的前四段绕来绕去就在说一件事情:中国的经济复苏,政府的政策应对只是一个因素,最重要的因素还是前些年艰难改革打下了好的基础。不要把2009年中国的复苏,当成是政府更多干预经济,国进民退的理由。现在的政府,应该拿出十几年前政府面对危机时的勇气,打破利益集团,进行一些困难的改革。最后,我想说的是,如果中国经济真的实现成功转型,中国经济的绝对增速可能会下降,但我们增长的质量会大大提高,是为题。

国家统计局近日公布了2009年中国经济的增速:8.7%。和亚洲金融危机时中国不算太成功的保八相比,这一次中国经济的V形复苏干净而漂亮。

很多人也许会问,和1998年的中国相比,当前中国经济对外依存度更高,这场危机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也要远超亚洲金融危机,为什么中国经济反而在这场危机中能表现得更好?这个问题的答案当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我个人的看法是:十多年来,中国经济发生了深远的变化。十多年前,中国经济的微观主体还是很多十分缺乏效率的国有企业,中国的银行体系还离商业化十分遥远,市场对资源的配置还远没有具有支配作用。现在的中国经济,是一个远比亚洲金融危机时更有活力,更以市场为主导,也更能够自我调整的经济。中国经济此番的漂亮翻身,政府应对危机的政策自然功不可没。但出台刺激政策不止中国一个,1998年时的财政刺激计划在当时看来也不算小,刺激计划在不同国家和不同时点截然不同的效果,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比起当年,比起别的国家要更加健康。

然而此时此刻,远不是沾沾自喜的时候。相反,这场危机再一次提醒我们,塑造一个健康,有弹性,可持续的经济对于中国何等重要。今天中国经济的底子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艰苦的国企改革,商业银行重组和入世的进程打下的,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解决了经济主体缺乏活力的问题,大部分中国企业都有着强大的盈利冲动,可以在世界性的竞争中生存下来或者被淘汰。

但我们也越来越发现,中国式的经济增长,钢筋混凝土很多,人情却很少。经济增长不应该是最终的目标,增加广大老百姓的福利才是。在这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经济增长了,就业增长却没有相应跟上;GDP上去了,但很多人的收入增长却滞后了,收入分配的差距在拉大;老百姓口袋里是有点钱了,但不少人花钱却变得缩手缩脚,生活的焦虑度越来越高;青山绿水,蓝天白云正在变得越来越稀有,生态环境的恶化还在继续。总而言之,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很快,质量却未必好。从粗放的增长转到有质量的增长,正是后危机时代中国必须面对的现实。

转向有质量的增长,就必须改变经济严重依赖于投资和出口的现状。投资和出口虽然也是需求,但并不带来真正的福利。只有消费,才是直接和老百姓的福利相关的。或者说,老百姓的生活好不好和我们又形成了多少万吨钢的产能没有直接关系,和我们又出口了多少万件衬衫没有直接关系,吃饱了,穿暖了,住好了,行便了才是真正的生活好。

转向有质量的增长,就必须改变资本密集的增长方式。这些年来,中国经济增长对制造业,特别是对资本密集的制造业依赖度很高,各种政策也在向资本密集的产业倾斜。这件事情的副作用是中国庞大的劳动力得不到充分的利用,就业和工资增长相对缓慢,最终导致了老百姓的收入增长相对缓慢。没有收入的相应增长,人均GDP增长再快,很多老百姓大概都还将处于被增长的状态。

转向有质量的增长,就必须将生态环境的成本显性地反映出来。只有这样,才能让所有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支付必须的成本,从而诱导企业使用更环保,更绿色的技术,在增长和保护生态环境之间找到适当的平衡。

转向有质量的增长,就必须让老百姓享有最基本的社会保障。基本的社会保障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消除市场经济的不确定性带来的焦虑,可以帮助那些陷入困难的人群。基本的社会保障并不等同于福利社会,而且可以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不用政府额外掏钱,有些甚至可以通过市场来解决,比如说商业保险和年金,而政府要做的则是促成这样一个体系的建立和覆盖全民。

增长模式的改变,很可能会导致经济增速的变缓,这就要求各级政府必须改变以GDP为纲的心态,充分就业,收入增长,环境优美与社会和谐,对于老百姓的福利而言,这些都远比单纯的GDP增长重要多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9 Responses to 追求有质量的增长

  1. Cecille说道:

    如何定义“生活好”? 如果像现在这样拷贝美国的消费经济,买豪车、住大房子、狂吃、狂买一堆看着Fancy实际无用的东西,我们可以很快地感觉良好,可对中国来说是一场新的灾难。整个欧洲都在心安理得地开小车,可在中国现在却没有一个大环境让人为不买车或者买经济实用的车感到自豪。如果提倡日本的节约实用型消费,会不会又会被民族主义扣帽子?生活好并不等于物质丰富,消费并不等于买看得见的东西,买看不见的服务也是在消费。此时此刻,真想呼唤一下威猛的中宣部 😀 Anyway,谢谢楼主经常奉献好文~

  2. Gemma说道:

    lz说的很对!现在大部分百姓都处在被增长的状态,切实提高老百姓生活保障,消除焦虑才是现阶段政府最应该做的

  3. Air999898说道:

    人渣的文笔越来越靠近人民日报的社论了。这些说法也不是被说了一天两天,从三个代表到温家宝的政府工作报告到处都能找到。中国的一大特色就是实际做法不必参照宣传的来。不要跟我说这是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的政令不畅。对美国政体有过研究的人应该都能轻易指出原因。

  4. stedy说道:

    打破利益集团是关键……

  5. hilda说道:

    to ChenCecille:没有物质基础,就谈不上生活;精神文明的提高建立在物质基础之上。

  6. 朱华说道:

    大师,你文章上说“二是改变经济中存在的激励和价格扭曲,让经济自主的转型",关于这点,你能详细谈谈你的看法吗?

  7. Piano说道:

    据我所知, 很多企业去年被D强行要求不能裁员, 很多企业要求强行招聘。所谓经济保证增长, 有多少是这种强行要求的增长。 更别提房价这种拉动经济的行业, 去年给人民带来了什么? 就跟网上成天嚷嚷, 军队进驻四川救灾的时候, 不用带枪, 而美国人救灾需要带枪。正说明了中国的问题, 中国的人, 已经没有了人性, 即便饿死也不敢抢,中国的企业, 也没有了追求利润的天性, 上面要求怎么就怎么. 没有了人性, 这个算是悲哀还是值得高兴。

  8. Josephine说道:

    最有质量的是第一段。

  9. 正勇说道:

    谁都知道问题在哪里。真正的问题是,谁能推动这个改革?没有人。官场上,哪个不黑?说自己不黑的,亲戚里看看,都是哪个企业里的高官,凭本事上去的吗?看朱云来如何?胡温能推动吗?不能,小习能推动吗?更不可能。中共版的洋务运动,只怕也是纸糊的老虎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