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

上周刚刚回到美国,就被谷主拉着去参加她一个老师的家庭晚餐,地点是老师的岳父家里。谷主说老师的岳父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在中国住过很长时间,值得一见。

 

进了家,谷主被老太拉到一边说话。老头在为孙子孙女们(当晚有8个在房子里跑来跑去)准备一些食品,所以我就站在厨房里跟老头聊天。老头西点军校毕业,大半辈子都是军人,讲话的口气有点硬硬的,花了我几分钟适应。老头能说点中文,说是在台湾学的,自称还带点北京口音。在我接触过的学中文的老外中,似乎很多人都以有北京口音为荣。但事实是,大多数人其实四声都分不清,所谓有北京口音也就是会在词的结束带点儿话音。

 

老头是中美两军交往的开先河者,也是第一个到中国的国防大学执教的美国教授,在中国的军界和外交界似乎有些熟人。晚饭中间,老头不止一次提到张震(国防大学当时的校长)还有杨洁篪,说他认识杨洁篪的时候,现在的外长当年还只是中国驻美国使馆的一个二秘。据谷主的老师说,2001年中美撞机之后,美国还请老头出面做中国工作,这些事情的真伪我就没法知道了。

 

也许是军人家庭纪律严明,整个晚饭桌上,主人一方主要就是老头一个人说话,客人一方就变成了我主说,谷主偶然插些话。晚饭的过程中,老头突然看着我,问道:你怎么看Google要退出中国这件事情?有那么一秒钟,饭桌上一点声音都没有。

 

然后我说:我完全不知道Google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不过显然不是因为Google自己冠冕堂皇说的中国的互联网审查。中国的互联网审查从Google进入中国的第一天起就在那里,Google要是因为这个退出中国,那早该退出了。Google自己也一直说:尽管有互联网审查,Google在中国的存在也使得人们可以获得更多的信息,因此洁版的Google也比完全没有Google在中国强。

 

老头说:也许是这一次忍无可忍了呢?特别是来自中国的黑客攻击了Google,特别是那些持不同政见者的帐户。

 

我于是问道,这也是我一直有的一个问题:你真的觉得那些黑客是政府支持的?(中国黑客犯下过不少“大案”,Google的事情当然媒体上报道的比较多,我还知道一些根本没有被报道,但破坏性更大的中国黑客进入系统的事情)。

 

老头觉得有可能,然后说了一个故事,以及他的一个猜想。他说他有一个朋友在中国谈一个大买卖,在等总部的一封重要邮件,这个邮件左等右等就是不来。他担心这个邮件可能被中国的安全部门截留了,后来只能自己飞到东京,跟总部谈妥之后,告诉总部再发一封邮件,里面如此如此说。这封邮件,他也永远没有收到。后来在谈判中,对手很明显掌握了假的底线,所以他的朋友在谈判中就占了便宜。所以老头的猜想就是,黑Google的人可能是有政府背景的,但完全未必是因为政治上的考虑,而是出于商业上的考虑。这件事情和最高层没有任何关系,可能只是一些中层官员们,为了在商业上给Google的对手一些优势,所以干了这些事情。老头悠悠的说:中国的政府机构很多时候看重的其实是商业利益。

 

这些故事和猜想的真伪是完全无法验证的,只是如果中国的安全部门真的中了美国人的“蒋干盗书”之计,那也太给中国人的老祖宗丢脸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0 Responses to 晚饭

  1. caii说道:

    “中国的政府机构很多时候看重的其实是商业利益”,这句话经典,一针见血。

  2. roger说道:

    如果只是单纯的根据明文规定的互联网审查制度,当然不值得为此事退出,问题是除了那些接踵而来只针对google的n多“门”事件,加上kaifu李出走失去了沟通渠道,再加上人治式的株连制的封堵策略(在此事发生前google主打服务doc、youtube、blogspot都被封禁,甚至google本身在去年也曾经有数次被封),随便一个基层官员都可以决定google生死的情况下,这样的市场不具商业价值,google不走倒是奇怪的事情。我觉得所谓黑客说只是google的托辞,你文中提到的案例是针对某公司部门的网络信息截取,手段可谓落后,截了以后还露出这么严重的马脚(我想不通的是如果是安全部门做的,完全可以再伪造一封邮件寄过去,很简单的),好吧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案例提到的这个截取是针对特定地域特定网络的,但针对google的攻击必然不是这样,因为google数据的价值在于它的海量上,而这个是没办法通过简单的“黑客”行为得到的,google自己的spider爬了多少年才收集到那些数据啊,google自己要处理这些数据都要做很长时间花很多人力的datamining,试问短期内的攻击行为怎么能得到商业价值?以为进去直接format c:就行了?如果是真的,干这事的人很傻很天真就是了。

  3. Jian说道:

    如我等老百姓,看待“Google事件”,其实看的不单单是这个Google事件。我们看到的是,一系列的针对网络的,不间断的围堵。我们看到的是,很多次杀鸡骇猴。我们看到的是,国家宣传机器在全力鼓噪。包括Internet,也包括手机通信,审查和过滤都有条不紊的展开着。就事论事也许对于理解Google此次事件本身是有利的,但若你只是就事论事,就无法理解国内对此事的反应。

  4. picture说道:

    这是另外最近一个被广为流传的,不知道具体出处:曾子墨:看谷歌,想起05年往事。陕北民营油田被当地政府强行低价收购,油老板冯秉先维权被通缉,与外界只通过邮件联系。对他的采访播出后,他电邮我说某台要拍他, 邮箱从我处获悉。我回复无此事请小心。两天后,冯在所谓的采访地点被捕。后听他家人说,冯看到的我的雅虎邮件是:请放心采访,邮箱是我给的。

  5. x说道:

    蒋干盗书这样的是我相信其真实性。毕竟能做大买卖是往往是大型国企,这直接关系到政府的利益。最近的例子就是力拓案。

  6. Kevid说道:

    酒囊饭袋、窝里斗之徒,满嘴主义,心里全是生意

  7. Mujun说道:

    中国政府支持黑客去攻击human rights activists的gmail account,迫使google退出,达到商业利益?这条道好像走得稍微曲折了一点哦……

  8. meng说道:

    真实的原因也许没有人知道,但针对互联网审查一定是个合理的原因。今天中国互联网审查的程度,已经和Google进入中国时不可同日而语。

  9. Eddie说道:

    郭博,您提到的邮件的事情肯定是假的。理由很简单。如果中国的安全部门要窃取商业机密,整个过滤系统,肯定会自动把邮件backup过来,但并不会真正留下这封信件,收件人肯定不会收不到这封信件。让对手收不到信?这样的james bond实在是太蹩脚了。

  10. 不是俺说道:

    您看这个事情的可信度如何:http://pastebin.ca/1755380

  11. Eddie说道:

    "不是俺"同学。这篇文章中的草庵居士不幸地患有严重的幻想症。就算知道哪个部门在监控,我真想知道美国的安全部门怎么能够查清是哪个人在攻击?就算查清楚是哪个人,他们是不是还得问清楚他有哪些亲属?连所有的亲属都要被禁止进入美国,听口气,看来,美国人也实行株连九族啊。连可能杀了几千美国人的911事件中gitmo囚犯,美国人都要充分保护他们合法的人权。对于中国,就要这么仇恨?可能是这位草庵居士太仇恨中国了吧?此要还在幻想一个人和一个国家(中国)在战斗。这位亚太人权基金会的草庵居士,这些人,以及有些民运分子,所作所为真的是让人摇头,本来我觉得至少他们所从事的应该是至少比较高尚的事业,应该表现出应有的素质啊。他们不及lxb的万分之一。虽然我极为不同意他的很多观点(在目前的中国),甚至我觉得连黄丝带都不应该给他挂。但是我对他还是觉得相当敬佩。从容去面对牢狱之灾。什么事情都要有自己的思考啊。不要开口闭口就是民主好。民主最忌讳的就是二元制国家了。中国是最典型的。40%是城市居民,60%是农民。但是如果按投票来讲,可能50%会是城市居民,50%会是农民。想想一但中国实行印度美国那样的所谓民主,那些政客,就会拼命撕裂中国,就象台湾发生的那样。这是必然的。也许泰国就是我们的前车之鉴。万幸啊,中国现在不是democracy国家。lxb还是关一关比较好。不想在此多说了。我对中国的所谓精英分子真是失望透顶,为什么这么没有自己的思考能力?那个所谓的北大教授焦国标,居然能说选票比饭票重要。怎么看这些人都不如二十几岁的愤青。在此,也要夸夸郭博,非常自主,思想也很独立,有非常透彻的分析能力。赞一个。

  12. Thomas说道:

    虽然我一开始也怀疑Google的动机,但是没有一家媒体能说出一个理由让我信服利益如此巨大,以致Google甘愿冒险。事实就是,无论Google能借此得到多大利益,与可能造成的极大损失相比,完全不存比例。google的行为是对政府的自杀性袭击,无论中国政府是否受到伤害,google总是一个死字。就像伊斯兰自杀袭击者,我们完全搞不懂什么现实利益能够让一个人放弃生命,也许只能承认他们是有信仰的。

  13. Mujun说道:

    Google动机没什么好多分析的,它捍卫理想也罢,它赚不到钱临走耍个花腔也罢,它被美国政府利用也罢,它跟美国政客合谋也罢——它做这个决定很有可能是上面所有那些因素促成的,理想主义与投机分子的混搭。可是舆论不会因为google投机就认为中国政府干得好干得对。右愤借着google退出讲理想讲道德骂政府,这固然幼稚;左愤只说“别有用心”之类,也没高明到哪里去。还是应该主动且有计划地逐步放开网络言论自由。太敏感的东西存而不论我们都能理解,可是利用网络来实现舆论监督和利益表达,对于现在中国的很多问题还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慢慢来吧,我只知道中国的言论自由肯定不能指望希拉里……

  14. Josephine说道:

    Google在中国根本没赚到什么钱,其中国区营收不到全球营收1%是个已经被报道滥掉的事实,某些童鞋先去自我教育一下。未公开的方面,Google自去年10月起就在布局离开中国,这次闹腾之前,不少服务器都撤出境外了。Google的动作对知情人而言根本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这次Google先飚政治口水,再由母国政府造势,本想联合一干公司打造“中国经商环境严重恶化”的舆论压力,给有心在华发展的企业泼冷水。虽没得逞,然难辞其遏制中国的经济发展势头的企图的嫌疑。叫板中国政府,把自己塑造成中国百姓的利益同盟,实在缺乏说服力。因为这个控诉明摆着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信息不对等的谜局。说对方不透明,怎么透明?Google自己拿出可以公开和可以核实的证据了吗?总不能让被告证明自己没干这件事吧。Google打的就是这张牌。本来就是盆泼到谁头上谁就洗不清的脏水,再有美国政府把中国政府塑造成一个前科犯,这下还怎么说得清楚?Google在中国没赚钱,又大闹了一番,不还是很好意思地没有走吗?一个有信仰的公司难道是向所有受众不加区分的传播有用信息和黄赌毒的?自己想怎么干就怎么干顶多是我行我素而已,上升不到信仰的高度。中国政府不许别人在他家倒垃圾有什么错?今天华尔街时报又把这个事和几百年前一个传教士/天文学家在中国险被政敌铲除的故事捆绑推销,明显又是忽悠美国群众的同情心,两件事有个甚关系阿?!但跟定把一帮大爷大妈们看的唏嘘不已!而且这些大爷大妈,就像那个教授的岳父,一定认为自己生活在世界上最最最民主,最最最有言论自由的国家,给政府大笔大笔的交税,然后很乐意得听政府说这些连他们自己都意识不到的片面荒谬和错漏百出的愚民之词!毛泽东的颠倒是非黑白跟山姆大叔比差了一大截子,山姆大叔是厚而无形,黑而无色的最高境界。

  15. Eddie说道:

    google的退出,google自己说的其实挺明白的。那就是“钱”的问题,而不是所谓的“internet自由客观”.但它乐意把自己吹得很伟大。它说:“反正中国市场也无足轻重”。言下之意,因为在中国份额太少,钱挣得太少,如果市场份额有baidu那么多,那么打死也不退的。犹如一个怨妇。另外,退出其实是钱还是要挣的。只不过关了一个域名和在中国的办公室。但是,这声势实在太浩大。那些google粉丝听了我的话肯定恨得要死。。。。。。。by the way,其实我也是google的粉丝,几乎不用baidu.但是这件事情,google做得太虚伪。另外,国内的internet的自由空间确实越来越小。有点过分了。

  16. 无声呐喊说道:

    我觉得吧,郭先生您生活在美国有些事情可能是旁观者清;但是很多事情吧,您老先生那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建议您先生现在在中国生活两年再来说话比较客观点。有句话说海外知识分子比国内知识分子更爱国,您算是个好的例子。

  17. alex说道:

    越来越觉得博主是人如其名

  18. ci说道:

    其实我也是google的粉丝,几乎不用baidu.但是这件事情,google做得太虚伪。另外,国内的internet的自由空间确实越来越小。有点过分了。————————————————————————————-这两条俺举双手赞成

  19. Roy说道:

    曾与北京某研究单位里与一女士闲聊,该单位是我们打了几年交道的老客户,算是工作上时常接触的熟识,该女士提到她老公在国安工作,当时在招募hacker,工作就是攻击某些敏感站点,如果我有这方面较出色的朋友的话可以帮忙牵线介绍。具体时间么有些模糊了,反正是在非典之后不久,Google那时还没有正式进入中国市场,GFW已经存在了,但很不稳定,误伤严重,以至于sf.net这种类型的站点都经常上不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