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增长的后劲

一篇修改的旧文,发于《瞭望东方》。
 
去年九十月间,全球经济在雷曼兄弟倒闭之后,开始进入自由落体式的衰退。连续五六年高歌猛进的中国出口,突然由30%左右的增长变成了-20%的下滑。春节前夕,有关部门语出惊人地宣称:中国有2000万左右的农民工因为经济危机而失去工作。在那段时间,很多政策制定者和市场人士都在问同样一个问题:一个突然没有了市场的世界工厂该何去何从?
 
但这之后中国经济的表现,只能说再次惊讶了全世界。中国不仅是世界主要经济体中最先实现复苏的国家,并且带动了整个亚太地区,从澳大利亚,印尼到日本和韩国的经济复苏。澳大利亚,更因为来自中国强劲的对从铁矿石到煤等大宗商品的需求,而成为了发达国家中第一个收紧货币政策的国家。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经济复苏是在出口毫无起色的情况下实现的。有很多人把这归功于中央政府去年末出台的“四万亿”财政刺激计划,但这只是部分的事实,更大的拉动力量其实是天量的信贷增长。
 
比起今年一到九月累计高达八万多亿的新增贷款(比去年同期多增五万多亿),累计拨付还不到一半的“四万亿”计划,只能相形见绌了。对熟悉中国当代宏观调控历史的人而言,这件事情也许并不算出乎意料。过去几十年中国的经济周期,遵循的其实大致都是类似的过程,经济下行期间政府会放开信贷闸门,等到信贷增长有失控迹象的时候,政府又会骤然收紧。所谓:一放就乱,一收就死。
 
事实上,中国过去30年的经验表明,短期大幅度的扩张货币可能存在严重的后遗症:一是造成通货膨胀,二是因为经济中存在的扭曲造成过度投资,形成过剩产能和银行坏债,从而引发新一轮的经济周期。中国的宏观调控,往往在解决现有问题的时候,又为下一轮经济周期埋下了种子。
 
2009年的增速超过8%已经是毫无悬念的,主要的国际组织、研究和投资机构目前都预测中国今年的增长率可能会在8.5%左右。但明后两年经济增长的动力何在,现在看起来却有点让人担心。2009年如此宽松的货币政策,如果说在2009年是必要的,在未来则是不可能继续下去的,也不应该再继续下去,否则中国经济真的就要进入“乱”的地步了,一些资产价格的上涨已经让不少人很担心了。2009年相当强劲的财政支持,在2010能够持平就不错了,到2011年则很可能要“退出”,毕竟一万亿一年的财政赤字也不是闹着玩的。
 
中国或早或晚也许可以转型成为一个内需驱动型的经济,老百姓被抑制的收入增长以及消费增长或早或晚也许可以得到释放,但未来两年还为时太早,因为经济中还存在太多结构性的扭曲,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消除。给定货币支持会减弱,财政支持至多持平,消费增长很难出现大幅上升,投资已经运行于历史高位,如果未来两年的出口表现不强劲,实在很难看到经济的增长点会在什么地方。请不要误解,这里说没有增长点,是指实现9%~10%的增速,实现7%的增速,中国还是很轻松的。
 
在这场危机中,政府的应对可以说是可圈可点,但唯一没有真正回答的问题,就是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问题。在一些方面甚至出现了倒退,比如说在2009年的投资潮中,一些行业的产能过剩问题变得更加严重。现在的一个悖谬是,如果2010年出口重新抬头,那对可持续增长问题的回答可能又会很方便地被推后,因为2010的增长数字会很好看,过剩的产能可以部分地被国外需求“吸收”,所有痛苦的结构调整会暂时看起来不那么着急,中国“投资+出口”的增长模式看起来又可以无限期地持续下去。只是,如果这场危机教会了中国什么,那就是债台高筑的美国消费者还有美国政府,只有借更多的债,才可能继续消化中国的出口。
 
如果未来两年出口缺乏亮点,那反倒能促使政府反思,真正地面对现实,做出一些早就应该做的艰难决策,比如说利率政策,汇率政策,土地政策,还有能源政策,将中国的经济重新拉回到一个可持续的路径上。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0 Responses to 寻找增长的后劲

  1. lm说道:

    胡歌前天说要痛下决心转型。深圳开始试行城市土地建设用地改革。如何约束地方政府财政和继续加强区域竞争及使地方政府清廉是个问题。顺着五常教授的《中国的经济制度》思路,我觉得可以使中央与地方的租(企业所得税)金比可调以换来对地方zf的约束,地方对企业可调租金比(最高17)以加强实业投资。

  2. Mujun说道:

    那你觉得土地政策该怎么改呢?

  3. Eddie说道:

    中国目前低得可怜的消费率,有潜力将来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新的发动机。国家各项政策应该朝着保障民众利益出发。比如,不应该让粗暴的剥夺民众的土地这样的事情象今天这样寻常。并且进一步完善社会保障。另外,房价,再低一点。否则,光房子就把一个人的三十年的消费全部绑架了。这样的消费结构是一个畸形的结构,必然导致惨重的代价。

  4. lm说道:

    to Mujun你去查查资料啊,改革条例已经出来了。乡村土地政策改革已经有成都经验,看来国家打算西部就用成都经验了;东部则选了浙江今年开始做试点。城市土地改革是深圳试点,出了条例了,不是我们想怎么改就这么改啊。今天早上我在想中国的地方势力如何破除,你们看山西的所谓国进民退,其实就是本地势力恶驱浙江资本。所谓破除地方势力,主要就是反地方政府的裙带腐败。在中国,难啊,以前老毛通过党这个系统发动批判与自我批判、整风直至文革,现在不能这么搞了;若学香港建立廉政公署的话也不行,只会增加成本并出现大家族。我今天早上异想天开,觉得省级法院可以交给外国,大陆法的,德国或瑞典,怎么样啊?

  5. Grant说道:

    清朝时海关外包给英国 管的挺好, 没有腐败

  6. David说道:

    中国有很少一部分人会接受朝鲜货币吧。身边就有人从丹东过江,整了一套,权当留念!

  7. 一览说道:

    说房价就会说到土地,可是土地没法动,只有等婴儿潮这一批人消失掉了,不过问题是他们还有三十年好活,那么这三十年怎么办?必须要想办法,不能把中国的消费套在房子上。其实以前郭博士说的租房的想法其实很不错的,但前提是中国根本没有一个跟美国一样的好的租公寓的那种大的连锁公司,而且这个租金是一定要低于房贷。其实我看不如这样,政府来做也未必不可以,但最好还是民间资本,谁是做房产的?开发公寓同时租公寓五年以上可以送保险,七年以上送汽车,十年以上买房时候退五分之一租金的钱优惠,在我指定的小区买房子,或者可以选择继续租,享受折扣或送你一部分用的家具或家电(都用那么久了,干脆送掉)。办法是人想的,中国的公寓要么就是给高端人士住的,中国哪来那么多金融危机以前的华尔街的人租你那么死贵的公寓;要么就是简陋的除了白墙就一张吱吱嘎嘎响的床,偶们既不是摇滚艺术家,也不是画家,行为艺术家,租个房子也不能太艺术了,生活一点我觉得市场还是有的。很多人攒钱买房子之前住的就很简单,因为总觉得无非就是将就一下,可是房价升升降降一将就就两三年,甚至四五年,还不如一开始就打定时间租,关键是没有好的人来开发。自己租房弄太费事了,如果有现成的,没准住习惯了反而不愿意买房了也说不定。

  8. lm说道:

    to 李一览不是别人没想过这个市场,而是现在炒房比开租房公司要赚钱,手里有房子不炒而去出租是傻瓜。土地也不是没法动,要不怎么那么多人争着当村长呢?当了村长都卖林卖地卖水利。中国的土地政策先有一个基本国策:耕地保护。然后,地都是国家的,但事实上又不是国家的,比如山林,地是国家的,林木却大多是集体的,好像当初有个阶段,只要山林不是自然生长的,是大家种的,那树就是属于集体的,那时候报上去了很多,这就是大家争着当村长的原因,很多土地和土地上的东西(包括矿)的产权不明(或不合理),谁当都可以捞。事实上地都是地方政府的,使用权完全在他们手里。再看土地规划,因为地是国家的,如果一点都不规划,必然会致公地悲剧;该如何规划,从劳动公社到土地承包和拆迁条例再到现在的二次土改是一个国家通过地方政府完全掌控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以便搞计划经济到国家把土地使用权还给公民并能自由转让和自由使用以便搞市场经济的过程。现在的关键是如何废除或修改拆迁条例,如何使集体土地可以不致滥用地拥有市场功能(使用者可自由买卖和建设)。

  9. lm说道:

    土地不是可以不可以动的问题,而是可以不可以自己或集体的地自己或集体自由的动(卖或建设或抵押,不能种大麻,最重要的是自己决定不卖就可以不卖)?

  10. Joyce说道:

    中国以后会保持高通胀高收入高消费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