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极端

前几天,和一个去华尔街工作的同学一起吃饭。我们谈起了中国,对方说他对中国长期看好(他是个美国人),我说我也对中国长期看好,但是对经济政策而言,我有两个担心,我担心中国走两个极端。

 

一个极端是:我担心中国的利益集团变得太过强大,绑架政策。另一个极端是:我担心民粹主义变得太过强大,绑架政策。

 

利益集团永远都是存在的,这个我并没有太多幻想。但中国过去的改革,在很大程度上,都是打破利益集团,然后释放生产力的。整个国退民进的过程,整个农民进城的过程,整个从计划走向市场的过程,不管整个过程有多不完美,但从方向上说,这些过程的结果都是既得利益被打破,从而使得更多人受益。但中国新产生的利益集团,正在变得越来越强大,而中国经济改革的方向,则远不像十五年或者三十年前那么清晰。政府特别是地方政府,从全面改革中的受益和被利益集团收买获得的受益,后者正变得越来越强,而前者则必然的边际递减的变得更弱。所以,我担心利益集团绑架政策。

 

上面这件事情的反面就是民粹主义的盛行。以让老百姓分享利益为口号,采取天真的非理性的政策,特别是反市场的政策。老百姓不喜欢涨价,那就管制各种价格。老百姓不喜欢收入分配差距,那就进行霸道的再分配。老百姓不喜欢一些市场的结果,于是政府就重新过度接管这部分市场――从医疗,教育到住房。我不是说这些事情完全不应该有政府的角色,但这些事情如果做过了,那就会反过来伤害大多数老百姓的利益。

 

而且,这两件事情,和中国未来是什么样的政治制度未必有直接的关系。美国的医改方案,如果我没看错,就是一个同时被民粹主义和利益集团绑架的方案。这个方案最后会让大多数人都有保险,确实给了老百姓面上的利益,但背后庞大的政府支出其实让绝大多数利益集团都能从中得益(一万亿的馅饼,大部分利益集团都有份),而相应的税收则要慢慢的才会显示出杀伤力,最终承受的其实还是老百姓。

 

但愿,我只是杞人忧天。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6 Responses to 两个极端

  1. duan说道:

    个人认为,在中国,如果一个群体超过100万户,积累、拥有或者使用财富途径相似,便可称之为利益集团。目前几个比较显著的利益集团:1,房地产开发商,如Soho、万科、碧桂园;2,沿海民间高净资产者,如,温州炒房团;3,垄断央企,如中石油、中国移动;4,新兴产业,如搜狐、阿里巴巴、腾讯5,高级公务员6,免农业税之后的农民7,中产阶级社会的进步总是在利益集团的反复破立之间向前推进。

  2. duan说道:

    目前风起云涌的中西部城市化进程,内地产业的不断兴起和发展,不断受到挑战的长期土地政策,沟通的超速加快(网络、手机和高速公路、铁路),在未来10-20年必然使中国各利益集团发生重大变化。不同意博主的和政治制度未必有直接联系的关系。政治制度的安排从来都是各利益集团相互斗争妥协之后,暂时达到的社会均衡状态,他是博弈的结果。

  3. Rison说道:

    2个状态:第一个,10个人,每个人都有5元钱,但也同时有着10元钱支出以面对意外医疗的风险;第二个,10个人,每个人都有3元钱,给政府2元钱,政府用了10元给予者10个人的风险保障,另外10元给了利益集团。哪个好呢?

  4. Zhiyun说道:

    国进民退,是利益所致效率与公平的讨论,永远是一定发展阶段,社会社会价值观的反应

  5. Dylen说道:

    垄断央企是最危险的利益集团

  6. Eing说道:

    我原来也有中国长期看好的想法,但现在越来越觉得中国是在就是一个太特殊的混合体,自己身上有苏联,日本和美国的影子,但哪个也不是,所以说长期看好并没有什么基础,连方向都没有找到怎么谈看好。在中国,恐怕民粹主义永远也打不过利益集团的。

  7. Paulo说道:

    国人的词典里是不存在“妥协”的,妥协意味着投降,意味着失去一切所有的。

  8. Mujun说道:

    美国的“民粹”应该也是暂时的吧。其实我觉得这个国家很多时候是aristocracy而不是democracy,他们是很强调有远见的领导人作为精英去引导甚至塑造民意的。中国现在可没有哪个领导人敢塑造民意了,所谓“和谐社会”,其实是希望顺应民意的吧,这个又跟传统的政治很像。

  9. Eddie说道:

    郭博有点过虑了,特别是对于中国这种情况。虽然这种担心在哪个国家都有可能成为一种担心。但是我认为中国是最有可能没有这种担心国家。首先,我不觉得中国会有哪些利益集团会象你说的那样。因为中国现在不是一个民主国家,各种利益集团在国家权力层面代表不大。不象美国,是真正的各种利益集团在政府进行各种妥协的结果。是一部分人和另一部分人斗争和妥协的结果。只有在民主国家,是各种利益集团在拼命“挟持”国家政策。 大家可以看到,美国总统要做点事情是如何的困难?就看禁枪和医改方案。基本上美国总统只是起到一个呼吁者的作用,其他的都没办法。禁枪那更是不可能。为什么?因为被特殊利益集团,National Rifal Association给挟持了,国会通过不了法案。这就是郭博所忧虑的活生生的例子。最新的最血腥的代表事件就是最近菲律宾的人质事件。两个利益集团不但平时明挣暗斗,现在好,居然动刀动枪了。稍微远一点的,那就是泰国的红衫军事件了。整个国家分成两大利益集团,你方唱罢我登场。国家已经陷于瘫痪。但是我想,那些民运分子还有那些言必民主的人肯定会对这样的事件还是大喊:Democracy万岁。而在中国,根本不是这样。如果说有哪个利益阶层的话,我觉得最大的阻力是对各级官僚系统的改革。往往这部分的改革会比较难一点。印象最深的是官员财产公平迟迟得不到执行。但是也不是说会被挟持。还达不到这种程度。基本上,想动谁问题都不大。所以说中国恰恰不用担心这个问题。这也是我为什么支持现阶段最好不要有民主的原因,为什么?因为民主根本就是各种利益集团在挣着挟持国家政策。不太利于国家进行强有力的改革。为什么是普京,而不是叶利钦,获得俄罗斯人的喜爱?是因为普京哪个利益集团也不代表,他想收拾哪个寡头就收拾哪个寡头。(题外话:我认为普京是失败的,因为他没有在俄罗斯经济最好的时候进行经济结构改革,至今没有为国家的经济找到方向)。第二点,我觉得郭博实在多虑。可能会有一些,但是要想上升到极大影响国家经济的程度,那是很可笑的一件事情。但也不要把价格管制就说成反市场。也不要政府一管制就是反市场。美国政府还想管制管制华尔街呢。

  10. 一览说道:

    我很同意郭博士,这个问题也是我担心的,但问题是中国如果不发展庞大的集团性质的一些个巨头行不行?我觉得这不利于国际竞争,但是发展起来了怎么控制避免政策的被绑架,保持这会注意的本色,保证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就值得思考。另外一点的就是保证弱势群体利益的方式,程度,途径怎么样是最科学最有效最平衡的,也很值得去思量。总之其实我觉得吧,这个事它有点纠结。

  11. Jackie说道:

    先不说民粹主义有没有可能强大到可以和利益集团对抗,单说它产生的原因,我认为只不过是被剥削太狠而自然产生的反抗。就好像以前出现的“你有洋枪,我有神功”现象一样!

  12. leo说道:

    现在很明显已经不是什么担忧不担忧的问题,而是问题已经摆在了面前。免去制度不谈,利益集团已经存在,难道地方政府不是利益集团么,地方政府不就是国家权力么,庞大的国企不是利益集团么,他们已经在挟持国家政策了。没有制衡的权利和金钱结合起来,那就是利益集团。毫无疑问。

  13. 爱平说道:

    中国目前,就是利益集团掌控下的右派政府,属于国家资本主义吧。利益集团不仅掌握话语权,而且还控制各种研究机构和地方政府

  14. Unknown说道:

    利益集团和民粹主义其实根源悠久,精英和愚民的关系与矛盾,从社会和文明诞生之初开始就是社会的主要命题。

  15. zijing说道:

    李零在《花间一壶酒》有一篇“硬道理和软道理”,与你这篇意思相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