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答

前几日,奉命去见一位挪威教授,我去的时候只知道两件事情:1.会谈时间不会很长,2.话题是关于中国。没去过北欧,不知道北欧是不是“金发碧眼”人种的比例很高,但进了那个完全是北欧人的办公区,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满眼都是金发的男女,让我还以为进了福克斯新闻

 

最后,这个号称很短的会见持续了一个小时,话题确实完全是关于中国的,会谈时还有一个挪威中央银行的官员在座。整个会谈完全是问答,对方问,我回答。幸运的是,我不是一个咨询公司的,不需要假装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所以很多时候我的答案通常是:我不知道答案,我没法回答。

 

我觉得这个教授关心的问题还是很有意思的,至少对我而言是,我的回答就不那么重要了。

 

话题一:人民币汇率是否低估?如果是低估的,为什么中国不愿意升值?注:最担心人民币汇率的人其实未必是美国人,而是欧洲人,人民币十几年以来对美元只有升值,没有贬值,而对欧洲货币就不是如此了。

 

话题二:中国的土地改革和土地政策。这位教授关心的主要问题是:为什么中国的土地改革进程似乎出现了停滞甚至倒退?中国的土地制度是否有利于政府进行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

 

话题三:国企分红。主要的问题是中国当前的国企分红制度究竟是怎么样的?财政部和国资委在这中间的关系如何?中国的国企是否应该分更多的红?

 

话题四:全球变暖。这位教授对中国在全球变暖一事上“主动,直接”的姿态感到有些惊讶,他基本的问题是中国在很多国际事务上都不是如此,为什么在全球变暖一事上会有这样一种全新的姿态?很明显:我的答案是不知道。虽然,我给了一些私人的看法。

 

话题五:直接联系话题四,这位教授很好奇,邓小平的二十八字战略(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对,韬光养晦、善于守拙、决不当头、有所作为)是否还在影响中国的外交思维。很明显:我的答案又是不知道。不过鉴于柏林墙就在20年前的最近被推倒,我稍微的介绍了一下这28个字的背景。

 

话题六:和谐社会和收入分配。这位教授问了一系列很有意思的问题,大意是:和谐社会的概念如果真的深入人心,这对很多人而言意味着巨大的期望,特别是农村和低收入的人群,但如果他们的期望没有实现,会不会造成反面的影响?鉴于我读书的时候,跟一些哈佛社会学家Martin Whyte的学生走得比较近,我就引用了一些Martin Whyte和他的学生的研究成果,当然可能经过了我个人的扭曲。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7 Responses to 问答

  1. Mujun说道:

    和谐社会是不是意味着人们会有很多期望,我不是很清楚。不过我知道如果人们期望太多,就不大容易弄得和谐了。社会终究是需要一层canopy的,全掀开来就麻烦了。不过,让人别有太多期望,或者跟他们说你穷得应该(很多时候这个是不用直接说出来的),又像是把人当成工具,为了完成一个“社会和谐”的目的,也不好。所以美国的社会学家特别喜欢说——你别以为美国特别平等机会特别多,你看你看你看看看,到处都是不平等。这并不是要破坏人们对于美国的理想,不是要破坏那个canopy。只是告诉人们要把这理想看得更清楚一些,别太迷信别太盲从了。通过批判让这理想变得更加“健康”,所以他们的批判都是有建设性的。中国的社会学家就比较麻烦,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因为我们不知道中国现在的问题,究竟是大家都被一层厚厚的canopy无情地欺骗着,还是说我们的社会根本就没个canopy。

  2. 烟烟。淘说道:

    很想知道答案,如果博主能一起写下来就更好了。至少对你的"粉丝"而言是,你的回答还是那么重要的。呵呵。尤其是你“不知道”的答案。

  3. Johnny说道:

    Kai哥,别那么扭捏嘛。把金发碧眼们都忽悠了,才体现了国人的气魄,呵呵

  4. 耀说道:

    我的回答:人民币汇率是否低估? 是的, 如果不低估, 那么中国的外贸产业将全军覆没, 而这是中国主要的增长点了, 政府投资就像抓住自己头发想把自己提起来的人一样, 是没前途的.话题二:中国的土地改革和土地政策 关系到政府的合法性问题, 土地一旦私有化, 建国的最基础的目的也就不存在了话题三:国企分红 当然应该多分红, 但是这不可能, 甚至他们会主动寻求亏损其他的, 不知道

  5. Eddie说道:

    凯哥怎么不把自己的想法也写下来?第六个问题确实很意思。我觉得反应了西方人的思维习惯。因为,可能在欧洲是因为执政党都是带着对选民的许诺才上台的,所以大家都会观察执政党上台后的兑现情况,都会有一个期望值。而在中国,并非如此,一方面大家对政府的要求其实还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就是不腐败并且有所作为。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都知道中国面临的问题实在太多,大家并没有太高的期望值希望中央能一下子就把中国社会改革好。一句话,中国人还从来没有把自己个人的命运埋怨在政府身上的习惯。挣钱少了,不会从政府的政策上找问题。第二个问题关于土地的问题。不知他是否指去年底开始热烈讨论的农村土地可以转让的话题。因为,突然感觉好象在今年中就突然消声匿迹了一样,没人再提起。第四个话题全球变暖。我觉得这回中国政府敢于承诺,可能是因为中国已经不太可能延续过去的发展模式了。中国已经深刻面临产业升级的压力,并且也有能力和实力淘汰过去的发展模式。这应该是大背景。看来,中国这回的高姿态确实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普遍赞扬。胡哥做出承诺的时候,那段时间美国媒体还是相当相当关注的,看起来美国人也是非常吃惊的。

  6. x说道:

    很有意思的问题,关于第四个问题,我想到的回答是,中国的高姿态是为了给美国难堪,当然也有自身发展瓶颈的问题,但一旦真的的实行严格的减排措施,对经济的影响可能是事先政府部门始料未及的.到时候腔调一转或高调舆论+低执行的组合.至于第六话题,我想到的答案是,巨大的落差是不会被舆论所反映出来,到时候有针对性的报道一些事实或干脆捏造些新闻,就可以草草的宣布和谐社会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7. Qian说道:

    没想到挪威人对中国的研究都这么深入。这些都是中国的大问题。我们对西方社会的研究实力又如何呢?

  8. stedy说道:

    martin whyte这个姓氏又是一个刻意标新立异的产物?

  9. che789说道:

    政府投资也不是一无是处吧。高铁不错,修好了内需大大扩张,效率大大提升。大建设时期搞土地改革,明显nc了,改完了不跟印度是的了。

  10. XY说道:

    我去瑞典的时候也有同感,北欧人大多都金发。不过很多搞卫生的都是亚洲面孔 >o<

  11. xgzzxgzz说道:

    我写了一篇关于中国文化产业发展的文章,希望能得到郭博士的点评。这是链接http://apm43.5d6d.com/thread-735-1-1.html

  12. YUNZHI说道:

    十分十分想听你关于问题四的“私人的看法” :)

  13. zhang说道:

    强烈要求,博主能说说自己的答案。

  14. 一览说道:

    什么嘛,为什么不把你说的话贴出来看看?贴出来偶们也好用板砖砸掉那块靶子,胆小鬼,不够胆。顺便大家也帮你把把关看你说的靠谱了没,呜呼呼。

  15. 一览说道:

    这个教授够老了不喜欢关注新鲜事物,明显的懒惰,为什么告诉他,明明中国政府都会打过这些个问题了,只要注意收看中央台的节目就行了,坚持半年,保证下回你问他答。

  16. 一览说道:

    就是觉得一些个貌似很关注中国的专家根本不做任何了解中国的功课,对中国情况和政策瞎猜一同,或者跟着一些歌不靠谱的媒体舆论导向就走过去了,既然有问题为什么不自己找答案。(还是他就是想要你的答案?郭博士,你很重要哦。)因为任何人给出的答案都是过滤过的,每个人都代表着自己所在阶层或者特定区间的看法,因为这样那样的利益原因和长久以后的价值标准的,价值观念上就有差异,看问题就会完全不同。有时候这种看问题的差异不是对事实和真相了解的偏差造成的,而是对事实的理解上的差异,而大家往往忽视了这个方面觉得别人的想法不同一定是他所了解的不是真相,其实有很多时候不是那样。

  17. 芳芳说道:

    我在欧洲四年的个人观察是:越往北走,人的肤色越白,头发眼睛颜色越浅。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