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大欢喜不容易

这是炒冷饭,出差中,只能将就了。原文写于几个星期前,发于九月底的《瞭望东方》。美国医改的事情有了一些变化,但不影响本文的基本看法。

920日,星期天。和众多的星期天一样,这一天对很多美国人而言,意味着教堂、早间的政治访谈和下午以及晚间的体育比赛。但这个星期天不同之处在于,总统奥巴马同时在五个主要的政治谈话节目上出现,继续向美国民众推销他陷入困境的医疗改革。他独独避开了对他始终持批评态度,政治观点保守的福克斯新闻。

NBC闻的主持人大卫·格里高利问的一个问题最能说明奥巴马为什么会陷入目前的困境。他问:总统先生,您在竞选的时候说,在医疗改革的问题上我们必须做出一些艰难的,可能未必让很多人喜欢的选择。您能具体说一下这些选择是什么吗?您会对什么事情说不?奥巴马的回答,实际上回避了这个问题,以至于主持人都不得不在中间插话:您说的这些不算是艰难的选择吧?

这其实正是问题的关键。医疗改革是一个触动每个人利益的改革,奥巴马却试图向美国民众承诺一个皆大欢喜、不存在太多艰难选择的改革。他向全美国民众承诺了下面几条:一、让目前4600万没有医疗保险的人享受医疗保险;二、现在有医疗保险的人,医疗不会变差,保费不会变高,换句话说一切只会更好,不会更差;三、政府赤字不增加,也就是政府不用往医疗体系里面净贴钱;四、绝大多数人不会增税。这就是所谓的费午餐改革”–––不用多花钱,却让更多的人享受更多更好的医疗。如果奥巴马说的都是真的,那这个改革确实不用面对艰难的选择。

费午餐改革不是不存在。如果一个体系存在巨大的无效率,那通过增进效率确实可以实现不多花钱但是可以办更多的事情。美国的医疗体系,也很难说是一个有效的体系,虽然这件事情存在很大的争议。美国每年把六分之一的GDP花在医疗上,在几年前,这相当于中国全部的GDP。无论按总量还是按人均算,美国花在医疗上的钱比任何国家都多很多。但即便如此,美国全国还有大约15%的人口没有医疗保险,然后从新生儿死亡率到预期寿命,这些常用的反映国民享受医疗水平的指标看,美国在发达国家中排名都相对靠后。但从另一角度说,世界上最尖端的医疗技术和药物也主要来自美国,有最好的医院、医生和药物。这中间重要的问题是,美国医疗体系的无效率如果存在,究竟在哪里?

奥巴马在这个问题上却始终语焉不详。他列举的那些无效率,比如说欺诈和浪费,医疗信息不能共享,预防性医疗等等,其实早被独立的国会预算办公室判了死刑:那些事情省不下多少钱。事实上,奥巴马试图做的,只是在向各个派别的人做各种美丽的承诺:民主党希望实现全民医保,我给你;共和党担心赤字,我保证没有赤字。没有保险的人希望有保险,我给你。有保险的人不希望自己的保险发生变化,我保证不会变。没人喜欢增税,我不增。所有人都喜欢保费更便宜,那就更便宜。右派担心非法移民也会享受医保,我会在法律里明确写非法移民不能享受。总之,所有人的担心,都没必要,我已经承诺解决。

而真正艰难的选择,奥巴马基本上都回避了。重要的利益集团,医生、医院、保险公司、制药公司、工会还有目前享受政府医疗保险的老人和穷人,奥巴马一个都不想得罪。这就注定了,无论最后出台的医改方案怎么包装,都不会解决医疗体系中的真正问题,而能做的,只是把现有的体系扩大,覆盖到更多的人群。这也就意味着,必须有人为这多出的4600万人埋单,或是让这些人自己出钱,或是通过征税,或是减少现在享有医疗保险人的福利。换句话说,试图皆大欢喜的结果,就是不可能皆大欢喜。

几周前,共和党众议员乔·逊在奥巴马对国会参众两院发表关于医疗改革讲话时,当着全美国电视观众喊出了:你撒谎。这是一件极度失礼的事件,但威尔逊未必不是《皇帝的新衣》里道破了天机的那个孩子。

费的午餐,从何而来?皆大欢喜,谈何容易。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皆大欢喜不容易

  1. hilda说道:

    这就是中国政府最有利的地方,所谓宏观调控、民主集中,可以豪无阻碍做她想做的,不放在眼里的、不怕得罪的、得罪后可以安抚的、不能得罪的,都分得清清楚楚。所以,我们的医保基本策略是“低水平、广覆盖”,想要更好的医疗,请自费吧~

  2. 说道:

    郭博士,您好!我不同意您的观点。Obama好像没有说谁也不得罪。而且据我最近从不同方面获取的一些信息,很多人讨论这个plan好像没有您说的这么简单。举个例子。我最近参加了一个比较小的seminar。主讲人有Bio PhD背景,a partner at PE firm Merlin Nexus focusing on health care sector.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的内容里面说了这么几个事情:这个Health Care Plan中有这么几个loser: Health Insurance Company, Rich peoplewinner是poor people, device company, testing company其中,Pharmacy,Drug company和Health Insurance Company都会拿钱出来。问道现在的系统cost这么高,最大的问题在哪里?他说了很简单的一句,doctor拿钱太多了。但是,doctor的community非常强大,没人敢碰。同时他也谈到drug company的利润非常丰厚。以上说的具体内容,前提是,我没记错的话。不过,有一点我肯定没记错,就是有winner也有loser。

  3. 说道:

    览 李: I just want to clear sth. hilda chen didn\’t say anything bad about China, he or she was telling a good thing about China. Actually I agree with him. "我们的医保基本策略是“低水平、广覆盖”,想要更好的医疗,请自费吧~" This is good system given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China. Please don\’t judge someone with hasty. Read carefully, you might misunderstood Hilda Chen.Sorry that I can\’t type Chines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