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多力量大

北大的姚洋教授最近有一篇严重“被标题党”的文章,题目是“北大教授:印度国力定将超中国 人口持续增长是主因”,这是一个多么有煽动力的标题,可惜的是完全扭曲了文章的原意。

 

姚老师在那篇很长的文章里,谈了很多问题,所谓“印度国力定超中国”的那一部分,只是在说一件很多专家已经形成共识的问题:中国有世界上最恐怖的人口结构。

 

中国在非常不远的将来,就会面临两股力量同时的冲击。第一股力量就是老龄化,中国有所谓的未富先老的问题。中国已经有1亿5千万左右60岁以上的老人,这个数字,在未来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只会上升,不会下降。

 

第二股力量就是人口的倒金子塔结构。这是中国刻意追求的结果,计划生育的直接目标,就是让人口减缓增长,直至实现人口减少。这就意味着,中国年轻的人群,人数会越来越少。

 

一个年轻人越来越少,老人越来越多的社会,缺乏活力几乎是必然的,在经济上尤其如此,因为老人总的来说都是净消费者,而有创造力的年轻人却越来越少。

 

当然,中国一些特殊的因素可以让这个前景看起来不那么黑暗,比如说城乡差距和地区差距,意味着很多劳动力还尚未被充分的利用,如果能够充分的利用中国的“剩余”劳动力,那可以部分的缓解人口结构的问题。可是,一个老人比年轻人多的国家,会是一个很沉重的国家,光是因为人口结构问题,把中国经济增长往下拉12个百分点,并不会让人感到惊奇。

 

人多力量大,也许在上世纪50年代被过度强调了,但人多力量大也并不全是错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0 Responses to 人多力量大

  1. 一览说道:

    人多力量大其实是没错的,更多的创造价值和制造消费,但问题是,当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人口的过度膨胀导致的问题就很多了,如果中国人口可以随便移民不受限制,计划生育当然是错的,但是事实不是这样。老龄化可怕,但是不老龄化显然更可怕。用相对小的生产人口去养活一个相对庞大的老龄人群是恐怖的但是这些老人死掉以后中国将会轻装上阵,起码嘴明显的房价会好点吧,不会房子跟吃饭争地了吧,中国人口越多消费能力越巨大,这无疑是世界所希望的就是统统吧产品卖到中国去换钞票,中国成长和变成另一个美国莱拉动世界经济的增长,但是这样中国会很难去消化社会因为人口过度膨胀而导致的一系列问题。中国人太多了,以至于中国人在外国的习惯性大声说话显得有点粗鲁了,因为中国到处都是人声鼎沸,人太多,所以中国人常常很难小声说话。大家可以比较一下生长环境里头的人口密度,你就不会奇怪中国人的大嗓门了。由于密度太大,相同的空间里有更多的人,更多的车更多的噪音,所以中国人已经习惯了,出国到哪里都会觉得人少,安静的不习惯。计划生育还是好的,前提是做好社会保障的改革。

  2. Mujun说道:

    这人做的论文我看过。文献综述里面连基本的概念都没弄清楚,引用别人的文献有故意曲解的嫌疑。不是个地道的学者。人不地道,东西就不值得多看。

  3. Mujun说道:

    计划生育现在管得也不是很严吧。我在上海的时候跟不少农民工的小孩打过交道,家里面基本上都是两个、三个乃至四个小孩的。当然我的观察很有可能是有偏差的。基层官僚机构的干部最喜欢抱怨流动人口“占用”了他们地区的计划生育指标了。按照他们的说法,只要有流动人口在他们那个街道多生了孩子,他们评什么文明社区之类都要受到影响。可这究竟是怎么搞的呢?一方面他们确实多生了很多孩子,另一方面文明社区也给评上了……加州大学某人类学家做过一个研究,说中国会推行极度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是因为当时一群“社会科学家”用了一些貌似很“科学”的办法,通过游说决策者,把他们都给糊弄了。(她用的是福柯的理论框架。)她还认为中国现在不取消这个政策,是因为当年的社会科学家为了证明自己永远正确,还在试图游说决策者。听着很唬人啊,哈哈~这文章还发表了:http://www.springerlink.com/content/39068364731l15k1/

  4. Wu说道:

    再过三十年,让我们这些60岁的老人,我们中国庞大人口中的绝大多数,静静离开这个世界,为后人清扫开轻松的道路,经过这个阵痛,纠正一个巨大的错误,或许可以为年轻的中国打开道路。我个人如是做想。就让老人老去吧,我们一起。

  5. 文斌说道:

    “老人总的来说都是净消费者”这句话不正确。老人仍然有很强的劳动能力,由于摆脱了刀耕火种时代对体力的依赖,老人的经验又一定程度弥补了生理衰老的不利因素,现代社会里不应该把老人视为净消费者。中国现在老人被视为净消费者是因为较高的实际失业率劳动力过剩导致政府企业倾向雇佣廉价年轻劳动力的歧视性政策造成的。将来社会老龄化以后廉价的年轻劳动力减少,对劳动力的年歧视将会逐渐减轻,老人的劳动能力也能逐渐被社会所利用。老龄化没那么可怕。

  6. Zhongyan说道:

    姚洋教授很早就提出,从人口结构因素(年龄结构,人口扶养比)出发,认为中国的劳动力报酬低,劳动生产率高是由客观因素造成的,重出口结构也很难改变。姚洋现在只是把问题进一步推了下去——当人口结构发生转变以后,我们的经济模式将往何处去?因为我们现在在人口结构上的优势,所转变成的东西,大多数是短期的硬件投资和“GDP”,以及占人口比例很低的那些人的高消费。真正在文化、教育、社会制度、保障方面的成果有限。都给以后的发展留下的问号。哈继铭上次有个数据说人口拐点2015年就要来了。

  7. 说道:

    to ZhouMujun 姚洋教授是凯在北大时期的老板 凯很喜欢至少很尊敬自己的老板的

  8. Mujun说道:

    Well,不好意思,撞上了,我不知道这位当代中国著名的公共知识分子原来是博主以前的老板。不过博主喜欢他,我不喜欢他,应该也很正常。我是觉得在一个学术分工体系很发达的社会里,一个术业有专攻的学者在发表关于自己不熟悉的领域的见解的时候,是再怎么谦虚都不为过的。此外,我觉得公共知识分子不光不能说荒谬的东西,甚至不能因为是真理就乱说,你得考虑实际的影响和被误传的可能。经济学家确实是常常“被标题党”的一群人,但那仅仅是媒体的问题吗?

  9. xiaoyong说道:

    不考虑总人口的减少会产生的积极影响,只强调“年轻人越来越少,老人越来越多”,这样得出的结论我觉得不大能让人信服。

  10. alex说道:

    话说昨天yeefeelee同志发过来一篇国内某教授写出来的文章。该教授昨日在Madison做了个presentation,大意说Lily Tsai的理论很废他的理论很牛。而我只看了该教授写出来的文章的前三段,就没有任何兴趣想要继续看下去,不但是因为他的英文实在没有达到能写学术论文的水平,更因为他缺乏基本的训练,连grassroots democracy和collective action的基本含义都弄不清楚,跑上来先咋咋呼呼说Tsai的理论有问题。据yeefeelee同志汇报,此人昨天present的时候一口一个family tree,下面有米国人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善意地提醒他,那个叫做genealogy。更加让人感到郁闷的地方在于,昨天此人是以“中国当代著名的公共知识分子”的身份介绍给美国同行的。难怪前些日子耶鲁前校长撰文批判中国当前学术堕落,还说知识分子到了美国根本就不受尊重,国外同行不过是给个面子罢了。我google此人光荣事迹,发现他竟然还是米国的phd,还是经济学的。最近此人发表了一篇文章,大概意思是说,印度在未来几十年里国力一定超过中国,因为印度的人会变得比中国多……嗯,倒是很符合中国当代公共知识分子发表见解的风格啊……说到公共知识分子,说到经济学家,昨天维舟同志还在msn上跟我倒了半天垃圾。起因就是前天他参加了国内某著名高校的经济学教授们组织的一个沙龙。为首的当然又是“中国当代著名的公共知识分子”,他回顾历史展望未来,一口咬定中国每三十年就必须变一下,而现在应该变成“宪政民主”了。接下来,他用诸如高喊“英特那雄耐尔一定要实现”的语调说,他接触到的所有工人和农民都认为中国应该搞“宪政民主”,现在怎么就还是有些知识分子拎不清楚,不爱宪政民主。维舟同志对“一定要实现”的蓝图大概从来不感兴趣,于是被他们弄得很郁闷。我说其实问题也不在你,因为我虽然号称社会学研究搞过点所谓的调查,也从来都没有碰到政治思想如此进步的工人和农民。说真的,我有时候觉得,在当今中国,说谁是公共知识分子,几近一句“骂人话”。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