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一党专制更差的

只有一件事情:一党民主。托马斯.弗里德曼在他今天的《纽约时报》的专栏里如是说。

 

他还说:“一党专制有很多弊端,但如果这个党是被一些比较明智的人领导,比如说现在的中国,它也有很大的好处我们(指美国)的一党民主更差

 

文章挺有意思,但请不要误读:他主要的用意不是在赞扬中国的体制,而是在批评美国政治的现状重大的改革和政策,因为政治上无法取得妥协,持久不能产生。有趣的是,奥巴马在今晚的国会演讲里说:我们喊医疗改革从西奥多.罗斯福(注意,不是富兰克林.罗斯福)就开始了,100年了,至今还是没有医疗改革。奥巴马虽然有过度阐释历史之嫌,但意思是在那里的。

 

注:发现了弗文的一个中文翻译

 

    看着美国国会对于健保与气候能源问题的讨论过程,很难不得到以下的结论:只有一件事比一党独裁更糟糕,那就是一党民主。这正是美国的现况。

  一党独裁当然有其缺点,然而如果领导者相当开明,像是今天的中国,它也会有很大的优势。这个单一政党可以强推政治上有其难度,却是21世纪促使社会进步极其重要的政策。中国矢志在电动车、太阳能发电、能源效率、电池、核能发电及风力发电等领域超越我们,绝非一时兴起。中国的领导人明白,在一个人口爆炸,新兴市场中产阶级崛起的世界,人们对干净电力及能源效率的需求势必有增无减。北京当局要确保能拥有这种产业,已下令从上而下落实相关政策,包含提高汽油价格。

  我们的一党民主更糟糕。事实上,在能源气候及健保立法两方面,都只有民主党人真正参与。共和党则袖手旁观,口中说“不”,仅有少数情况例外。其中许多人只想看着奥巴马总统失败。多么可惜。奥巴马不是社会主义分子;他是中间派。然而如果被迫完全仰仗自家民主党的力量通过法案,奥巴马会身陷党内不同派系之间,而难有作为。

  看看众议院通过的气候能源法案。提案者必须加倍努力,才能在这项总量管制与交易制度的立法上获得突破。为什么?因为没有一位共和党议员愿意投票支持替碳排放制订价格,以激励对干净能源和能源效率的投资,提案者必须完全仰赖民主党人。这意味以政治分肥讨好来自产煤州及农业州的民主党人。幸好它仍是值得通过的法案,但原可周延许多,而在参议院仍然可以做到。只要给我8到10位准备为排碳制订价格的共和党人,我们一定可以节制试图稀释法案的民主党人。

  气候网站站主罗姆表示:“洁净能源是我们创造的产业领域。中国他日必将在这方面抢走我们的饭碗,并以我们没有、也不想要的管制经济为手段。”

  我们迎头赶上的唯一方法是,立法制订不断提高的碳排放价格,辅以效率及可更新的标准,据以刺激对干净科技的巨大民间投资。很难在一党民主政治下完成这项目标。

  健保方面亦复如此。克林顿时代的预算官员米勒表示:“奥巴马寻求扩大保险给付范围并控制工本的核心机制是,仿效罗姆尼担任麻州州长期间制订的计划,通过新的『交易市场』,即保险交换所为之。其中的构想是,使个人得以享有民间保险业者提供的团体保险给付,并补助低收入者。”

  奥巴马也许会设法支应这些补助,至少局部,并配合共和党参议员麦肯恩的构想,方法是,减少雇主提供健保的税额减免。如果奥巴马采纳了共和党人的构想,共和党人会支持他吗?奥巴马若无法获取部一些共和党议员的支持,足以包括全体美国人的妥善健保方案很难产生。

  米勒表示:“奥巴马试着为全体美国人提供仿罗姆尼的健保计划,并佐以麦肯恩式的财源开辟构想,并不意味共和党人一定会接受它─如果在政治上而言,高喊『社会主义分子』更具吸引力的话。”

  共和党曾经是亲商政党。为了在全球化的世界竞争并胜出,没人比美国企业更希望把健保负担转移到政府身上。没人比美国企业更希望实施移民改革,以使全球最优秀人才得以毫无限制的来到美国。洁净科技是下一波的全球重要制造产业,美国企业对它的需求超过任何人。然而当今的共和党只知抗拒全国健保及移民改革。

  执教于柏鲁克学院的全球贸易顾问高伯格表示:“全球化把共和党给去势了,导致它不代表经济衰退下的弱势者,而是全球化的美国里的弱势者。这些人被远远抛在后面,不是在现实中,就是在恐惧里。在全球化世界中竞争的需要已迫使精华阶级、跨国企业经理、东岸的金融家及科技业企业家重新思索,共和党能给他们什么。基本上,他们已经退出共和党,留下的不是务实的阵营,而是一票死抱意识形态,只知一味反对的人。”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1 Responses to 比一党专制更差的

  1. Quaik说道:

    OBAMA在毁灭美国… 这就是一党民主的可悲性

  2. Mujun说道:

    你最近咋突然对政治特别有兴趣了?

  3. Hayden说道:

    很想听一下所谓亦当民主的具体阐述

  4. 说道:

    郭老师节日快乐

  5. vincent说道:

    如果一党专制党被比较不明智的人领导,它也会有很大的坏处啊…

  6. bing说道:

    美国的改革是建立在人民自由的权利不被剥夺的基础上的,未必所谓的医疗改革就有利,美国本来就建立在一个我可以选择要这个和不要这个的基础上。如果执政分支就这样剥夺了人民选择医疗和不选择医疗保险的权利,那么这个执政分支在未来又可以剥夺多少东西呢。一点个人的见解,不知道对不对。至少从一部分美国人的口里是这样回答的。

  7. Eddie说道:

    以前Clinton的时候,也是为医疗改革,两党在不断扯皮。要是在中国,可能根本就不需要考虑那么多,唯一要考虑的是如何照顾各方利益并取得最佳方案。这也是中国为什么发展这么快的原因。在有限的时间里做更多的事情。看过Clinton的my life一书,我深深觉得中国“目前”万不能实行美国这样的民主。感觉Clinton做点事情好难啊。共和党动不动就要解散政府。一度有政府的几十万员工无法上班。。。。。。这在中国简直不可想象啊。

  8. yao说道:

    议会--元首制和议会--委员会制两种政治体制,分别被美国和中国发挥到了极致。个人认为,不是体制的问题,是奥巴马赶得不是时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9. Steve Yudong说道:

    和第一位的观点不同,恰恰认为一党民主没有能力毁灭美国,而一党专制能。

  10. Jun说道:

    美国的改革是建立在人民自由的权利不被剥夺的基础上的,未必所谓的医疗改革就有利,美国本来就建立在一个我可以选择要这个和不要这个的基础上。如果执政分支就这样剥夺了人民选择医疗和不选择医疗保险的权利,那么这个执政分支在未来又可以剥夺多少东西呢。—虽然是这样,如果最后美国还是医疗改革,那么现在“扯皮”浪费的时间就是需要医疗保险一方得到了损失。不需要的人成了利益既得者。 不过大家有得有失!我还是喜欢国家快速发展~像美国那样发展200多年…等死了………

  11. hilda说道:

    To MaoEddie:以前Clinton的时候,也是为医疗改革,两党在不断扯皮。要是在中国,可能根本就不需要考虑那么多,唯一要考虑的是如何照顾各方利益并取得最佳方案。这也是中国为什么发展这么快的原因。在有限的时间里做更多的事情。——这是种畸形、片面的发展,以巨大的浪费、严重的污染、残酷的剥削所换来的经济学数字上的发展,幸福感、教育健康、生存环境、自然资源等都被牺牲了。“扯皮”固然导致效率低下,但是一味追求速度是愚昧的,有质量的发展才重要。而且这种“扯后腿”的形式恰恰能保证“均衡”,防止“一言堂”,毕竟权利是需要制衡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