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需的和奢侈的

还是再谈下关于医疗改革的事情,不针对中国,也不针对美国,就是针对医疗这件事情。和前段时间写的“医疗费用”一文一样,这里还是只从一个很窄的角度切入。(事实上,在绝大多数时候,我都是从一个很窄的角度切入,谈且只谈一个问题的。这是很多经济系老师的金玉良言,一篇文章只能说一件事情一个观点,如果说两件事情两个观点,即便那样更全面,很多人都会搞迷糊。我觉得这是一个事实,更何况,1000个字能把一件事情表达清楚就不错了。)

 

经济学中把商品分为两种;一种叫必需品(或者更广义的劣质品),另一种叫奢侈品。用术语说一种收入弹性小于1,一种收入弹性大于1

 

必需品,故名思义,是必需的。比如说,吃的食品和穿的衣服。必需,同时意味着,在一个人收入低的时候,这个人大部分的钱都会花在必需品上面。著名的恩格尔曲线描述的就是这样一个现象:收入越低的人,食品消费占总消费的比例就越高,随着一个国家和人群越来越富,在食品上的开支占总开支的比例会越来越低。

 

奢侈品,故名思义,是奢侈的。和必需品相反,奢侈品是只有越富的人才消费越多的。经济学里的奢侈品和日常意义上的奢侈品并不等同,但意思是在那里的,你越富,花在奢侈品上的开支比例也越高。

 

这个世界上,既是奢侈品,又是必需品的东西是很少的(事实上,按照严格的定义,一种消费不可能既是奢侈品,又是必需品)。但医疗这个东西,却同时有着必需品和奢侈品两者的性质。

 

医疗是必需品,应该是不言自明的,不需要解释。但,医疗同时又几乎毫无争议的是一个奢侈品。随着收入的提高,人们自然的愿意在健康上花费更多,他们希望更好的医生,更好的治疗,更好的药物,一些原先在收入低的时候不会去理会的病也会去看医生,还有那些提高生活质量的治疗,在穷的时候可能不会去做,到了富的时候就会做。还有一点,就是人富了,就想活得更长,也能活得更长,想活得更长和能获得更长这两件事情,都意味着医疗支出会增加很多一个很冷血的事情是:医疗花费更高的,并不一定是不健康的人群,因为这些人死得也早。倒是那些很能活的人,最后要花更多。

 

从公共政策的角度,作为必需品的医疗,也许是需要得到保障的,这里面政府可能可以起很大作用。但作为奢侈品的医疗,却很难说是必需得到保障的。打个不算恰当的比方吧,人人可能都需要背包,因此政府也许可以帮助那些实在买不起包的人,但政府恐怕远没有义务帮助那些买不起LV的人。医疗的复杂在于,作为必需品的医疗和作为奢侈品的医疗,界线一点都不清楚:一个开胸心脏手术,究竟应该算是必需品还是奢侈品?从治病救人的角度说,像是必需品,从费用的角度说,又更像奢侈品。

 

在讨论医改的时候,这就是一个两难。提供少了,那必需的部分得不到满足。要是人人都发LV,那财政根本受不了。但多和少的界线,什么是必需的,什么是奢侈的,又很难仔细区别清楚。

 

当然,总有人说存在医改方案是价格便宜量又足的,这在我看来,可能希望的成分更大一点。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2 Responses to 必需的和奢侈的

  1. 说道:

    这好像是个伦理学问题,并且迟早会成为一个伦理学问题

  2. ALEX说道:

    又没有赶上沙发……呵呵其实我们国家这次动作,就是试图区分在医疗服务中,那些是必需品那些是奢侈品。加入基本目录的那些,就是必须品,国家买单(或者大部分买单)超过基本目录的那些,国家就不管了,谁有钱谁去用。我是同意这种做法,但担心的是,实际执行中,会把一首好歌唱的‘走了样’

  3. ALEX说道:

    比如什么药能进入目录,据说是各个省有很大的决定权,那自然会保护本省企业,另外,原本市场决定的事情,现在又政府决定了,谁‘基本’,谁‘不基本’,这个‘决定权’自然也是要带来寻租的。而且这个“一旦进不了目录”的后果是很严重的,意味着可能对于真个省的销售都要丢失。

  4. Zhongyan说道:

    划定市场边界,并且确实把好关一直是政府治理的一个大问题。但是做起来很难,这一块糕太大,寻租的空间也太大。中国政企之间联系密切,也更多灰色地带,灰色地带意味着致富机会~

  5. stedy说道:

    我听你们北大的一个学医的博士说,学了医之后感觉,中国的医改基本看不见前途……PS:原因的1234我一个也没记住

  6. hilda说道:

    wustedy发表: 我听你们北大的一个学医的博士说,学了医之后感觉,中国的医改基本看不见前途……---------------------------------------------赞同!!!!!!!!!!!!!!

  7. hilda说道:

    申请转帖~

  8. 今评员说道:

    按照搂主伟大的伟大理论,性是人必须的(性冷淡的除外),同时召妓也不贵。所以我以为,召妓这项福利,因为被定义为必要的福利之一,必须由纳税人出钱支付。那些失业的,或者收入过低的,没有经济能力召妓的,应该由奥巴马下令让纳税人来Bail Out。倒也不是天方夜谭,欧洲的某一个左派国家的法官,的确就是这样判决的。搂主这样的左派,一定很欣赏该法官。

  9. Yanqin说道:

    very nice article, succinct but quite clear, and providing a distinct perspective to think about health care reform.

  10. 一览说道:

    扛起必需的而减少或者绕过奢侈的,从而减少财政的压力,这,是个问题。不过这个问题为什么要政府来做出选择?而不管政府怎么选,都永远有人认为那是错的!如果是我,我希望把这个麻烦的选择让对方来选,这样对方才会有满意的可能。首先,按比例差别保障。所需的医疗钱数越少,国家负担的比例越大,钱数越多比例越小,这样可以避免一部分不是那么重要的奢侈医疗。你会说这是不合适的,因为如果当危及生命时,而这个医疗又很贵时,我们没得选。没错,那么你可以选择,治疗或者不治疗。就是如果你放弃治疗那么政府无偿补贴一部分钱等于买断你的医疗保障权,你可以拿这笔钱去相对舒服地活完为数不多的日子,如果你选择治疗,你选择的治疗方式越贵政府保障的部分比例越小,这就限制人民去选择那些昂贵而成功率并不高的治疗方法,从而浪费政府的财政。我不知道这样可不可以,不过是我也许我会这么去干,请一个口味挑剔的人一起吃饭最好就是让他选择餐厅以及点菜。即使菜不好吃,相对来说,请客的我没有责任。

  11. Kun说道:

    请问您对这篇文章怎么看?《医疗广告—国家的敌人》http://qingfangblog.com/2009/09/05/933/算是市场失灵还是政府失灵?

  12. Rov说道:

    这篇角度真赞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