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的边界

昨晚的“60分钟”,重播了一遍一个相当震撼的报道:wasteland (垃圾场,或者还有更文邹邹的翻译“荒原”)。讲的是美国的电子垃圾,如何通过香港走私进入中国内地,特别是汕头的贵屿镇,在那里被用最原始的方式被分拆,回收其中有用的部分,然后剩下的部分,其中含有大量的重金属和其他有毒物质,被简单的堆积或者焚烧,让小小的贵屿镇成为了地球上恐怕最毒的地方之一—或者引用“60分钟”里的原文“电子废物的切尔诺贝利”。那里的孩子体内含铅量超过正常水平很多倍;那里的妇女,流产率高得离谱;那里的癌症发病率也已经高得惊人。

让整件事情更加复杂的是,尽管整个运作的链条都是非法的(同时违反中国内地,美国和香港三个地方的法律,虽然很显然,三个地方对这件事情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特别是贵屿镇),但整个过程完全是自愿和自发的。特别是那些最直接的受害者—在贵屿镇进行电子废物回收的人,尽管知道自己从事的事情对身体不好,但仍然还是选择了干这件事情。他们的回答很简单:这样来钱容易。换个方式说,这是一个不受管制的市场会自然导致的结果。

并不是所有对自己有害的工作或者事情,都应该由政府或者法律来禁止的—我们没有禁酒,没有禁烟,没有禁止熬夜,没有禁止只坐着不运动,没有禁止只吃肉不吃蔬菜,因为这个世界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则:个人是最终对自己的选择负责的,即便这个选择可能会伤害自己。就拿贵屿镇这件事情说,禁止就意味着剥夺很多人的生路,这些人恐怕是最需要钱的人。

说这些,不是我支持贵屿镇正在发生的事情,相反我是极端反对的,待会再说。说这些,只是想说,过度的父爱主义就会造成哈耶克说的“致命的自负”和“通向奴役之路”,个人的自由和市场的边界,并不是那么一目了然,黑白分明的。

为什么我极端反对,在自发市场会自然产生,正在贵屿镇发生的事情?这难道不是自由自愿交易,各得其所,帕累托改进的交易吗?不,我觉得不是。

一个最简单的理由是外部性,我不多说了。贵屿镇发生的事情,对环境造成的不可逆的污染,损害的不仅是参与者的健康,还有那些不是参与者的健康。环境不只是少部分人的,而是属于所有的人的。

但在我看来,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还是这种看似“自愿”的选择,并不是在充分知情的情况下做出的,这根本不是自愿的选择。我这几日正好在读一本关于切尔诺贝利事件的口述史(这似乎是社会学家钟爱的东西,我是第一次读口述史,读起来还是很有收获并很受震撼的),从那上百个人对切尔诺贝利事件的回顾看,有一个主题始终在重复:就是生活在那个地区的人,那些被派入污染区“清理”的人,绝大多数都不知道辐射为何物,不知道辐射最终带来的危害会是如何可怕。他们中的一些会说:辐射,看不见啊?喝一瓶伏特加就没事了。很多人,甚至连官方发放的,几乎没用的口罩和手套都不带,就直接在反应堆附近清理。而苏联官方,以防止恐慌为由,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们还有全国的人真相。我也许很武断,但我相信,那些贵屿镇的工人,他们的教育和知识,还不足以让他们真正明白,他们所从事的事情对自己,家人和周边的人造成的深深的伤害。或者更直白的说,他们是被用钱骗去做一份他们自己并不理解的工作的,就像一些为了三倍的工资去切尔诺贝利清理废墟的人一样(我得说,清理的人中间也是有很多英雄的,他们知道风险,但仍然义无反顾。作为个人,这些人是很伟大的。但更多的人,是属于不知情的)。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社会伦理和社会公正。“60分钟”对那些自愿从事这些危险工作的人的解释是:绝望的人做绝望的事。没错,他们从事这件事情,很大原因是因为他们太需要钱了。让绝望的人,去做绝望的事,即便符合市场原则,也不符合基本的社会伦理和社会公正,每个人都应该享有最基本的作为一个人的尊严和权利。虽然,基本的尊严和权利,在不同的社会和经济条件下会有不同的定义和内涵。

最后,写这个博客就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贵屿镇这个地方,这个“电子废物的切尔诺贝利”。

clip_image002clip_image004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6 Responses to 市场的边界

  1. 兔牙说道:

    个人是最终对自己的选择负责的,即便这个选择可能会伤害自己。看看那么多人抽烟就知道了

  2. 说道:

    这段时间学了一个热门的新词:铅超标.即使直接从事者完全知道知道对自己危害也应该管管了,不过政府对此类事件一直缺乏动力.

  3. Lei说道:

    决定跳出来评论一下,振聋发聩,之前完全没有听说这样的事

  4. Ling说道:

    归根结底还是穷

  5. 自欣说道:

    我是广东的,但我以前一直不知道贵屿这个地方,知道我看了 某一集 CSI , 里头有提及过。 我们的政府就是不作为,羡慕博主在一个自由 民主 尊重群众 尊重大自然的美丽国度里头生活。

  6. xiaoxiao说道:

    每每这个时候我都想起一句话人不是死于疾病而是死于无知

  7. 锦涛说道:

    穷 穷 穷

  8. 晓磊说道:

    国内早就和谐了:用新工艺回收利用电子废弃品,既保护环境,又促进发展广东汕头市贵屿镇:电子“垃圾镇”走上“双赢”路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1026/4120686.html

  9. Baron说道:

    等村子人死光了,这种行为就自动中止了吧。成了进化论了。照片的人连口罩都没戴,真可怕。

  10. Zhongyan说道:

    标题很好。现实中什么是政府该管的,什么是不该管的,这个问题上总是会被人诟病。地方上的人虽然自己身体受到很大伤害,但是从某个角度上来说却不值得同情,因为他们产生的是负的外部性,用了公共的成本,赚了自己的钱。当然地方上的人有无可奈何,即使他不做,周围的人还是在做,一样要受到环境污染的直接伤害。通过呼吁让更多人知道,希望在舆论压力下政府能及早作为。

  11. 说道:

    人民日报说了,广东汕头市贵屿镇:电子“垃圾镇”走上“双赢”路,而且贵屿镇被列入第一批国家循环经济试点单位.谁说政府不作为,TM是这么作为法啊.这种事情没法容忍.

  12. x说道:

    谁叫中国人穷呢?被穷逼疯了!政府隐瞒事实是在可恶!!

  13. 说道:

    风景这边独好啊

  14. Mujun说道:

    归根结底还是公民社会组织的力量不强吧,缺少对于社会具有组织动员能力,同时对于当地政治权力结构有着良好现实感的积极分子,没办法去frame它。在上海你想在居民社区里装个手机信号的基站都有困难(根据我的调查,只要是有积极分子带领大家反对的,基本都装不成),这不仅仅是个有钱没钱的问题。

  15. 乐西说道:

    我曾经去过贵屿,那里的景象真的是触目惊心。绿色和平组织一直有“电子垃圾”这个项目,可以关注下:http://www.greenpeace.org/china/zh/campaigns/toxic/greenpc

  16. sjolzy说道:

    正如文章的题目‘市场的边界’,我相信,这些人大部分是融不得‘市场’才在边界

  17. ALEX说道:

    我们真是生活在一个可悲的世界……昨晚,我在上网,老婆在看经济观察报。她为那个消息而气愤(《邮政法》指定100克一下信件必须由中国邮政专营,而民营快递的85%的业务正是这种)她突发感慨说:真奇怪啊,早年根本不可能看得下去这种报纸。现在觉得这报纸挺好的。我说这是因为你有了孩子,你就自然关注起这个社会,担心我们的孩子将来会在一个什么样的国家长大。我想我理解博主的意思,不是说绝望的人必须做绝望的事情,而是我们至少让贵屿的人知道实情和真相,在知情权之后,方能有自由选择权。

  18. 说道:

    像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国内。“反而,我觉得这些人,没有走上通过别人的性命来交换金钱的道路,恰恰是因为他们还想保留最基本的做人的尊严。”这句话太触动我了,都是靠自己血汗换口饭的人,相比较肥肠满肚的那些人,他们是值得人们尊敬的,也是觉得很可怜。这社会,辛苦靠血汗的,为什么非要走这条不归路啊!为什么就没有一个赋予老百姓平安生活的大环境呢?!从近期接连报道的工伤维权到这里,怎么处处都是小老百姓生活的艰难呢?!

  19. 月之端倪说道:

    请看该镇政府网站上的文章和照片。http://www.guiyu.gov.cn/zwgkdetail.asp?flag=industry&type=4&id=9

  20. 一览说道:

    贫穷是一种耻辱,贫穷更是一种罪恶。贫穷导致的精神贫瘠所带来的无知让人心疼。难道我们的健康比较廉价?生命的价值是没有大小高低之分的,人人生来平等而且自由。如果生命能用货币来衡量每个人的命标签价格是一样的。市场不是万能的。

  21. 说道:

    1,这些人不做这些,可能会饿死,做这些,能多或一阵。2,中期来看,他们影响了别人的健康,别人自然会来干涉。不违背海耶克的理论。

  22. yao说道:

    大部分的中国人民是勤劳而知足的,但也是贫穷而无知的;只是少部分“先富裕起来”的人们,在血腥的原始积累过程中,完全泯灭了人性。

  23. lm说道:

    第一,你没考虑到如果连政府也是无知的情况,可这种情况中国很多,因为摸着石头过河。第二,可以肯定,这些人不做这行,完全不会饿死。你可以查看下当地的粮食生产。第三,贵屿镇的工人(相信很多是个体户)绝对不是因为绝望才做这样的事情,他们开始必定是对这行寄予着希望的。加上切尔诺贝利的内容,你的标题就是不正确的。这是简单的逻辑。很多人在你的博客中读到的是:贵屿镇的人因为政府的隐瞒还不知道电子废物的危害……..中国问题,现在真有人能看得懂讲得清吗?

  24. 今评员说道:

    明明是政府权力太大,导致个人自由太少。到了楼主这里,成立自由经济应该受到政府的限制,解决个人自由被侵犯的途径,难道是更多的政府权力?

  25. Josephine说道:

    除被骗值得商榷外,Guo Kai的看见还是很客观的。自愿和自发是整件事一个不能忽视的特点,因为这个特点,现在呈现的无非经济规律的客观的反应。贵屿政府说,不是电子废物拆解有害,而是是焚烧、酸洗等不当拆解方式是祸害。这种说法是有道理的,引导村民发展科学拆解就可以发展成正常健康的产业,也就坏事变好事了。但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贵屿在废物拆解市场上的竞争优势就会慢慢消失,因为他们的低价格就是直接源于完全没有技术含量的灾难性拆解方式。如果产业正常化了,那随之而来的,贵屿、香港、和美国这三个地方权力阶层和违法者的超额利润也会消失。可能这个事情最好的解决之道是在于技术进步找到科学拆解有效利用的方式了,那么在美国或中国就会自然有这个废物拆解行业被催生。显然这些美国违法者远渡重洋并冒着违反三个司法辖区法律的风险干这档子事,有一个巨大的市场以及巨大的利益。不能在美国拆解,要么是技术拆解不可行或是破坏性拆解违法成本更高昂,远不如他们现在的做法得到的风险小(如果风险科学定价,最也归结为更低的成本)。如果整个链条的每个环节都可以标价的话,肯定是符合经济规律的。违法成本最高风险最大的地方,搞定这一环的人从整杯羹中分到的最大,没猜错的话因该是美国政府/海关/执法部门中那些可以让法律似乎变成看不见的,按后是香港的政府/海关/执法,然后是贵屿的政府/海关/执法,最后是贵屿村民。但贵屿村民的成本可能是最高的,因为无法衡量——生命本身不能标价。但这也取决于判断者自己的价值天平是怎样的。抛开贵屿村民是在做有知选择还是无知选择不谈(因为这一事实很模糊,至少在60分采访中说话的那个村民“身体坏掉了但是钱好赚”,是自愿忽略了被充分告知,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在一开头就说,自发和自愿是整个事件的一个不可忽略的特征,因为如果贵屿人死活不愿意,那么即便有再贪的贵屿官员,有再能一手遮天的美国或香港官员,这个事件也不可能维持了这么久。也正因于此,被钱骗了有待商榷),他们选择做这件事客观来说体现的是钱比生命重要的价值选择。观者可以用自由给这一选择合理化,也可以用绝望来作注,但是怎样解释体现的只是观者自己的价值观,“命比钱重要”是富人的价值观,对穷人“钱比命重要”并不少见,不说美国,就在新加坡,70%的国民还是选能死不能病的,无非是这种价值选择的另一翻版。在Guo Kai之前博文里也讨论过美国医保在生命最后一段时间的巨大开销的效益问题,Obama在这一政策上的选择也多少有能死不能病的嫌疑。贵屿是个极端的例子而已。不可忽略的是贵屿人自己的责任,只是他们受害者的身份集中了更多同情的目光。但同情不是使其正当化的理由。在这个例子上或许能看到一点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影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