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味

我和谷主的口味相对接近我们一起或者独自走过很多的地方,天南海北,国内国外,让我们对大部分食品都有着比较好的包容性。

 

我最近记忆比较深刻的“异食”,是三月份的时候路过汉城,当地的主人带我们去了一个传统的韩国饭馆。点菜的时候,从服务员最后到老板都强烈劝阻我们点一种鱼(很抱歉,已经忘了名字了),那种鱼有据说只有一部分韩国人吃得惯。我们还是坚持点了,然后吃了。那鱼,入口的时候没有任何味道和气味,咀嚼几十秒之后,就有一种气味贯穿整个口腔和鼻腔。我是第一个反应出那是什么东西的人,于是问道:这是不是氨水的味道?服务员经翻译后,确认了我的猜测。我完全没有对韩国传统食品不敬的意思,但吃那鱼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北京胡同里那些年代久远的公共厕所。最后,我们几个人还是把那盘鱼吃得一片也不留,撇开不算舒服的氨水味,鱼的鲜味还是能品出来的。

 

但我们曾经并不都是如此的能够如此的容忍“异食”的,我的第一顿印度饭几乎就没有咽下去,谷主的第一顿墨西哥饭也是灾难性的。

 

其实大部分人,对于食品还是能相对宽容的。现在,即使不用走南闯北,各种林立的饭馆,也可以让人遍尝天下美味或者忍受天下“异食”。喜欢的就多去,不喜欢的就少去,大家各得其所。只有少部分人,才会以自己口味和爱好,来判断别人的口味和爱好,觉得自己喜欢的才是好的,自己不喜欢的就是坏的。具备这种宽容的一个重要原因,在我看来,是日常的生活经验告诉了每个人:口味和爱好是因人而异的,即便在一个家庭里都有可能如此。

 

和丰富的,选择众多的饮食不同,在思想,观点和言论上,我们大多数人的生活经验中并没有存在过“丰富的,选择众多的各种思想”,大多数人受过的教育和习惯的思维模式都是:只有一个正确的答案,只要与正确答案不同的都是错误的。我经常就跟人讲,我高考语文几乎没有及格,因为我做现代文阅读的时候,读出来的“中心思想”和“标准答案”很少有交集;然后我写作文总是跑题(以至于我高考出来见到我爸,他第一个问题就是:这次作文应该没跑题吧?),因为我理解的“题”和考官心里“标准”的题经常不一样。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奖励“标准”的教育和考核体系我们每个人都在这样一个体系中长大,绝大多数人很难完全逃脱那种必然绝对唯一的思维模式,包括我自己。

 

除去思维模式,还有用于思考的理论。除去少部分在比较好的大学里学文科的大学生,几乎全部的理工科学生(我本科是学理的)和相当一大部分的文科生,在正规教育中受过的思考社会问题的理论都惊人的相似:就是从中学一直到大学的政治课本贯穿里面的理论就是:阶级斗争和敌我矛盾从对历史的诠释,到对当代社会的理解,无不如此。以至于,我见过很多被我形容为“用政治课本里的理论证明政治课本里的理论是错的人”他们意识到了不对劲,但他们唯一能够用来思考问题的方法偏偏却只是他们觉得不对劲的理论,最后其实还是那个理论的奴隶,换了一种方式而已。

 

单一的思维,单一的理论,当然还有单一的主流声音,就是我们从小长大的环境,就是我们接受的教育。这,不可避免的使得很多人,缺乏对不同的观点,思潮和看法,最基本的包容。即便是那些反对主流声音的人,也并不一定意味着摆脱了主流的思维模式,一个不恰当的类比是,朱元璋造反不过是想自己当皇上。

 

这就使得很多本应是文明的对话和讨论最终沦为为文革般的声讨和批判,即便很多人文革的时候还没有记事甚至出生。

 

这些是我这两天看爱德华.肯尼迪葬礼想到的。肯尼迪大概是美国所有的参议员中,从意识形态上讲,最左的一位。他的思想在美国其实一点都不主流,在很大程度上讲,是有点极端的。但从他死后人们对他的尊敬程度和评价上看,特别是他的政治对手和右翼人士,即便中间有礼貌的成分,你也可以感受到人们对各种政见,特别是不同政见的充分包容。

 

我们都要学习包容,哪怕有时候不得不忍受着氨水的气味。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8 Responses to 口味

  1. Zarathustra说道:

    Smug alert!

  2. Baron说道:

    世界上最臭的食物:第二名,鳐鱼片 鳐鱼是韩国全罗道的顶级食材,最特别的就在於它会自行发酵,然后散发出强烈刺鼻的氨气(厕所的味道),也就是俗称的阿摩尼亚味,所以导游有特别警告,吃的时候千万别深呼吸,不然很容易发生意外呀!但是,鳐鱼味道虽然很臭,不过当地人却爱不释手,当成婚丧喜庆等重要节日必备的美味佳肴,据说它的臭味是第三名kiviak的5倍,纳豆的14倍

  3. 一览说道:

    有时候还是狭隘一点好,否则喜欢臭鱼,继而在不知不觉间习惯了那种味道甚至嗜好上那种味道,喜欢在比较特殊的场合进餐就比较郁闷了。政治神经敏感一点应该感觉到眼下现在还是要口味专一一点,什么时候吃什么东西是可以自主选择的,取决于外部环境。我似乎觉得中国的情况一直是担心“左”,其实现在也应该提防一下“右”,需要整理一下思路。要不然你以为“六个为什么”是白提的?中共聪明。只是那个“六个为什么”貌似需要升级一下。爱国是不管什么花俏和华丽,我只在乎利益,紧盯利益,有损于国家利益,不符合“三个有利于”违反“四项基本原则”不符合“三代”“科发”,对中国而言就是错的。其实欧美在国家利益上毫不含糊,具体例子不在赘述。我只是说一句,任何学科都没有立场,但是任何学者都有立场。认为自己没有立场实际上也是一种立场。实质只是“立场”二字。违背美国利益就是”邪恶轴心”,那么侵犯中国利益就是”法西斯蒂”。所以我们可以邀请大家先听一曲“团结就是力量”然后再共舞一曲“北京欢迎您”。赵本山说:欧了!

  4. 一览说道:

    担心“右”,提防一下“左”吧?不改革是右,改革是左。我总是左右说法搞不太清楚。偶是渐进改革派。偶不是“新自由主义”,偶也不是“新西山会议派”

  5. vincent说道:

    的确包容很重要,不过真正能做到包容的人又有多少。在中国与主流相异的在极大的程度都遭到排斥,统一思想之类的词经常出现,仿佛思想不统一就会坏事。所以一直很怀疑中国的自主创新能力,对那些口号式的官方辞令固然不屑,但是在统一思想的前提下能有多少思想火花的碰撞,就更别谈一些看似荒诞却聪明异常的想法了。PS不谈政治了,免得被河蟹。

  6. 兔牙说道:

    长见识了

  7. xiaoxiao说道:

    really great!

  8. 一览说道:

    怎么牵扯到自主创新上去啦?根本两码事。老婆都是别人的好没有错,怎么连妈也是别人的比较慈祥?君不见美国电影市场有多少外国影片?在美国,美国文化价值观啥时候允许你去自由问鼎?我不是针对美国,事实上欧美最敬畏的就是中共的思想领导和高度统一。该统一的时候不统一,思想搞乱了,脚步就慢了。“一些看似荒诞却聪明异常的想法”呵呵通常是不同阶层的利益诉求吧,比如不要18亿亩的土地红线,再比如土地私有是房价下降的灵丹妙药等等。“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是屹立不倒的红线,谁踩电死谁。不是不允许讨论,但是不允许混淆视听。有没有放到谁,谁被河蟹了?要是谁被放倒了我第一个起来骂人。“免得被河蟹”是免得被看出是90后吧,小黄毛们。真没劲,好像站离远了共党就特别牛一样,屈原早不流行了。李白不过是不一定有啥真本事加站错队,会写两首诗又怎么样。共党是执政党,那么也就是说共党是中国利益的代表者和发展的责任承担着,所以——力挺。

  9. 一览说道:

    多多谈政治,觉得哪些地方要改革要改进的,不如参与进来,加入中共,参与政治才是具有新一代公民意识的中国青年。

  10. 说道:

    我觉得判断某人说话正确与否很大程度上是看他的表述方式,观点本身都是次要的。很多江湖骗子的骗术按照逻辑来说简直自洽得无懈可击,但是动不动就想放之四海包治百病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可是所有学过理工科的同志们都知道,边界条件、初始条件有多重要。

  11. 说道:

    作者以鹰的视角俯瞰天朝人民,提出的观点是对的,这宏大的观念笼罩下来,你却见到有几颗星星之火?问题是包容是一种伟大的艺术,甚至是一种苦行,大多数忙于生活的国民非常难以做到。也只有富有到了一定地步才会考虑吧。超前了。

  12. Asher说道:

    被河蟹的东西多得去了。sigh。你没看到的东西不代表它不存在。也不知道你怎么扯到90后上去的。

  13. Unknown说道:

    这个世界的价值观是多元化的,我想我们应该适应和包容。“阶级斗争”的最高表现形式是罢工,而不是戴着高帽子游街,或是批斗大会,更不是知识分子之间的文笔之战。我想,对于不赞同你观点的人,不管他的言辞是否激烈,你们都不是工人与资本家的关系,也不是地主与佃农的关系,你将这种事情归结为“阶级斗争”,可能是不是逻辑上说不通呢?将知识分子之间的文笔之战,或是打嘴仗,扣上一个“阶级斗争”的帽子,这与红卫兵有何本质区别,是民主自由的体现吗?

  14. Unknown说道:

    博主的文章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博主有权利主张个人的观点,别人也有权利反对博主的观点,我认为这都是天经地义的。怎么是阶级斗争呢,你们不都同属于知识分子阶层的人吗?这顶多就是知识分子之间的内斗罢了,什么阶级斗争,笑死人!博主强调自己的包容,但同时不忘给持不同意见的人扣一个“文革”的帽子,我觉得这是不好的,别人反对你的观点,怎么就是阶级斗争了呢,你的包容又从何谈起呢?不管怎么说,博主的文章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15. 说道:

    首先希望党能多包容一些吧

  16. huning说道:

    博主的文章很对我的口味,今天一直在看,于是想说些什么,希望博主能够看到,也许看不到,没关系了,我写了就好。简单讨论下中国的出口问题。我的观点是出口多,进口少对于中国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基于我国已经持有大量的外汇资产,未来的几年,逐渐增加进口让进口逐渐超过出口,该是一条不错的路。中国人的问题是对钱–也就是钞票有着一种顶礼膜拜的情节,更多的时候我们为纸面上的一串数字而癫狂,在这个时候,我想我们忽略了这串数字背后的含义:购买力。在这串数字实现他的购买力之前,他只是一串数字,或者更可怜的,他只是一堆废纸。中国人总觉得赚了钱之后应该存起来,然后,未来,这些钱就会越变越多,但事实上,我们的钱一旦没有被消费掉,或者没有被直接投资掉,这笔钱就一点点的损耗掉了。我希望中国逐渐减少外汇储备的原因是因为我觉得这样有助于降低国内的资产泡沫,股票和房地产的价格。国内的资产价格相对国外市场普遍偏高,通过上市企业市盈率和房子的租售比可以得出当前国内资产价格偏高的结论。我所关心的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恐怕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国家的人民更喜欢存钱的原因。我觉得价格高,一定是由于钱多了,比本来需要的多,所以资产价格才被推高,如果是钱少了,在消费大体保持不变的情况下,投资一定会减少,资产价格也一定会降低。那么,为什么我们的钱是多的呢?我想,有没有可能是由于巨额外汇储备的原因?2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以官方计价,国内流通了与之对应的13.6万亿人民币。这就是多出来的国内热钱。外汇储备应该是购买国外商品的,可是我们没有人买,也就是说,凭空多出来13.6万亿货币,但与之匹配的商品被储存起来了,没有进入流通领域,于是,这13.6万亿进入了虚拟经济,也就是股市和楼市。之所以这些钱不进入实体经济是由于我国内部总体来说还是生产过剩的,生产出来的商品卖不了好价钱,那么为什么不进入虚拟经济呢?如果这是真的,那是否意味着,所有外向型经济的国家,只要他没有想到好办法在合适的时候促进起国内的消费需求来替代出口需求,那么,恐怕这个国家就一定难逃墨西哥、日本、东南亚等国已经经历过的厄运?出口增加时,国内资产价格高涨,汇率被迫提高,之后出口降低,国内资产价格开始破裂,金融体系崩溃?以上,我不是学经济的,所以可能会犯一些低级错误,请博主或各位博友指正。

  17. yao说道:

    中国人的包容度或者外向度(接纳外界事务的能力)应该是很强的,从西装在那么短的事件就完全占领了中国男装市场即可见一斑;海外华人的适应能力也是个力证;再举个不恰当的例子,认贼作父的汉奸们可是彻底的包容了敌人。所以,包容也要有度的。要不,美国人怎么就不能包容一下阿富汗或者伊拉克呢。当然,我说的包容更多的指向外部;而博主的,更多的指向内部。关于内部的包容问题,我赞成一览的看法。各国国情不同,不可一概而论。是否包容,要以是否和谐为标准。重要的是参与,而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看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