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适?

这是我前段时间跟谷主随便说的笑话,现在有了更多的料了,写在这里,就当笑话看。

 

说这个笑话的情景是,前段时间我和谷主从地铁站出来,有年轻的志愿者在散发有利于奥巴马政府医改的传单,这些人看起来和一年前帮助奥巴马竞选的志愿者惊人的类似,我相当怀疑就是同一拨人。

 

然后我就跟谷主说:奥巴马做事的风格让我想起国内做事的风格。需要推动什么事情了,先发动群众运动,然后是发表全国电视讲话(这是当时),(后来)看起来还是不行,就在“党报”《纽约时报》(纽约时报很多年来一直是倾向于民主党的)上发表社论,白宫甚至还发出了下面的号召(现在因为很多人强烈的反对,已经收回了),让老百姓向白宫举报“可疑”的关于医改的传言:

 

近来有很多关于医疗改革的错误信息,从控制个人的财务到临终治疗。这些谣言通常通过私下的电子邮件和谈话传播。因为我们在白宫没法追踪全部的传言,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如果你收到了电子邮件或者在网上看到了关于医改的可疑信息,请发邮件到flag@whitehouse.gov.

 

There is a lot of disinformation about health insurance reform out there, spanning from control of personal finances to end of life care.  These rumors often travel just below the surface via chain emails or through casual conversation.  Since we can’t keep track of all of them here at the White House, we’re asking for your help. If you get an email or see something on the web about health insurance reform that seems fishy, send it to flag@whitehouse.gov.

 

奥巴马的前任也没好到哪里,只是风格不同而已。布什和切尼,随便编了个理由就入侵了一个主权国家,抓了一群人既不审问,也不给见律师,就是关着和虐待。但为了显示很讲人权,先定义了那些囚犯不是战犯,因此不受任何公约保护,然后让几个御用律师写了几个备忘录,定义所有的那些虐待措施其实都不是虐待。布什,坐在空军一号上“视察”死了上千人的飓风后的新奥尔良,然后美国联邦紧急管理机构又闹下了这个关于冰块的闹剧。当然,让我印象最深的事情还是切尼在卸任前不久接受的一个ABC的采访:记者问他,民意调查显示大部分美国人都反对伊拉克战争,您怎么看?切尼的回答就一个英文词:so? (那又怎样?)

 

我经常跟谷主叨叨,美国重要的不是政府做了什么,而是政府没有做什么。美国政府有着一切政府共有的特征,有时候甚至还更糟糕,把民主选举的政府就等同于好政府根本就是错误的。这个国家从最初逃避迫害的移民,到制宪会议上的辩论,到最后形成的宪法,以及一直以来形成的传统,都是相当严格的限制政府的边界,控制政府不必要的扩张和保障个人的权利和自由,这大概才是美国成功故事更重要原因。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9 Responses to 普适?

  1. stedy说道:

    政客总是令人讨厌的。咱们国家政府就管的太宽,比如说前一段的开胸验肺,一个职业病还不让普通医院做鉴定,都要专门成立个机构……固然在计划经济时代可以防止开假的假条,但是现在都啥年代了?老师要资格证,环保人员要资格证,证券要资格证,期货有期货的资格证,医生有职业医师证,律师要律师证,会计要会计证,用黄宏的话说,怎么就这么多证??

  2. 说道:

    中国很多人还是认为政府是善的,是全能的牧首

  3. Peter说道:

    政府的存在,是一种迫不得已的恶。任何一个心智健全的人,都不应该把任何希望寄托在政府身上。

  4. Alex说道:

    看了楼下的评论我才明白原来中国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竟然都是conservatives啊…=.=….

  5. xiaoyu说道:

    严格限制政府的权力,随时警惕政府对人民的侵害,是美国政治制度的精髓之一。

  6. Mujun说道:

    就是把你最后一段里面讲的那个美国成功故事最重要的原因移到很多其他发展中国家喏,出了问题了。自由派们确实都很注意限制政府不必要的扩张,但是他们恰好忘记了,政府(国家)必须先要有对于社会资源动员的能力,才能谈对这种能力的扩张进行限制,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些发展研究专家开出来的药方都是——政府少来,或者政府干脆别来——结果把N多发展中国家弄得七荤八素。再顺着往下讲,你觉得中国的问题是什么呢?国家对于社会资源动员的能力不够,还是对于这种能力缺乏限制?我竟然觉得两个问题都有。好些时候他们是一体两面的吧。

  7. 一览说道:

    限制政府其实是为了保证工商业的繁荣。背景是商业社会,等价交换,竞争,高级一点——市场。然后相应的价值观必定是:自由平等。因为需要这个来实现和保证工商业的繁荣。事实上这是个发展阶段问题,如果市场经济发展的很成熟,不管是寡头主观上处于自己的利益考虑也好,还是客观上市场发展需要也好都真的是政府管的少一点比较好(要总体全面地来看)。我想起关于排污权转让,牵涉科斯定律的问题,真的是市场能做的尽量市场做,市场实在做不了的政府再来,效果最好。但是,如果这个美好结论换掉它的前提条件——社会层次较低(市场经济还处于很低级,或者根本就还不是市场经济,或者客观上难以具备形成市场经济的条件;文化氛围上也就根本就不可能吃这一套咯),那么这个时候,自由反而会很糟糕,也许只能换个名字叫“混乱”而混乱基本等于停滞,停滞在现在这个大家都坐着火箭往上跑的时代里意味着“三不利于”。“三个不利于”的结果也许是“被干掉”?所以最聪明的做法就是不纠缠,怎么发展怎么来,合适的就是最好的。说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中国,感觉中国和美国其实也蛮像的,中国宪法保障私有财产了,努力在人为本了,将来还要服务型政府了,会觉得中国的路是越走越顺利了越走越宽敞了,说句很臭屁的话,这真的还蛮伟大的。

  8. 一览说道:

    得意之余吼一嗓子:风景这边独好!也没啥了不起。

  9. 一览说道:

    政府没有善恶撒,就跟“钱"没有善恶一样, 有谁觉得钱脏不想要的跟我联系,我帮你花掉附送消毒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