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试验

上个星期的某一天,我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打印了当天David Brooks在纽约时报上的专栏文章,总共不到两页纸吧。我想在路上再看一遍,然后给谷主也看一眼。

 

那个专栏讨论了一个很有意思,但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似乎他是从Marginal Revolution上看到的):如果地球的一个半球上,比如说西半球,所有的人突然都失去了生育能力,这意味着什么?

 

David Brooks的预言是极度悲观的,简单的说,基本上是整个失去生育能力的那半个地球的社会,会瓦解,而且这种瓦解是没法通过从还有生育能力的那半个地球“进口”人口来解决的。

 

具体的结论并不重要,每个人都可以对这种“不可能发生”的情形畅想,然后所有的畅想在可以预见的情况下,是没法验证的。换句话说,谁猜得对谁猜得错,是很难判断的。

 

但我很喜欢这个“思想试验”,原因在于它可以把我们,作为一个人群,多在乎我们自己的后代推到一个极端的情形-完全没有后代,然后拷问我们自己,作为一个人群,那些尚未谋面,尚未出生的后代们对已经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我们意味着什么。具体的个人可以选择在乎不在乎自己的后代,要不要后代,但这个“试验”,绕过了个人的问题,拷问的是整个人群。

 

我不知道David Brooks为什么要写那个专栏,但对这个专栏提出问题的答案,在我看来,对于我们讨论全球变暖,环境保护,财政赤字等等问题都是极度重要的(因为这些事情的后果在很大程度上是要由后代们承担的)――人类的行为是在很多时候是出奇的短视的,但如果David Brooks想的是对的,人类社会存在的极端重要基础却不仅因为我们在乎自己,我们存在的意义也在于我们的子孙后代。如果我们的短视,其实是在破坏我们自己存在的基础(不是指直接的对环境,地球的影响,而是对人类社会自身的影响),这种短视的后果恐怕远比我们直接能看到的短视的结果还要更坏。

 

奥巴马竞选的对手麦凯恩用过一个词叫 “代际偷盗”(Generational Theft),这个概念还是很有意思的。对了,David Brooks的专栏在这里,The Power of Posterity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思想试验

  1. xuan说道:

    看到下面的一个评论 Boy, if I had a nickel for every time David Brooks drew inspiration from Edmund Burke…社会学大牛的精神财富源源泉泉啊~

  2. F ei说道:

    我感觉到大多数的人似乎没有机会去考虑这样的问题?

  3. Asher说道:

    对此表示悲观。《迟暮鸟语》写的也是人类因环境破坏等等原因从而失去生育能力之后的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