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路费

前段时间,从华盛顿开车去纽约。先沿着95号路北上,在马里兰境内先交了一次过路费(似乎是两美元),在巴尔的摩还交了过隧道的钱(应该还是两美元),进了达拉华(Delaware),应该是交了两次过路费,一次是高速公路(好像三块钱),一次是过桥(似乎是三四美元)。然后进入新泽西高速(New Jersey Turnpike),从西南角进入新泽西,直到通向纽约的林肯隧道,全程收了应该是超过8个美元,过林肯隧道又收了8个美元。总而言之,我开了将近400公里,交了将近30美元的过路过桥费,终于进了曼哈顿。

 

说这么多,只想说明一点――至少在美国,不是没有过路过桥费的,有些路还不算便宜。

 

我在很早以前想过一下过路费的问题,因为总而言之,我对美国相当便捷的高速公路体系在大多数时候都是免费使用的这件事情还是很印象深刻的。我得出的基本结论却很简单(也许是错的):这不是美国政府仁慈,该收钱的地方美国政府一点也不犹豫,但人家大部分的高速路50年前甚至80年前就已经修好了――有多少路修好了50年投资还没有回来的?更何况,联邦政府几乎直接拿走每个人接近1/3的工资收入,地方政府几乎对所有的消费品都征税,有车有房的还要交财产税,买股票赚钱了还要交资本所得税――你未必需要通过收过路费来为很多事情买单。

 

中国的情况是极不一样的――中国绝大部分的高速公路就是这5年,最多这10年修起来的(1998年底,高速公路通车里程8733公里,2003年底,2.98万公里,2008年底,6.03万公里)。虽然如果没有腐败,高速公路的造价不至于那么高,但修这些路的成本怎么样都是相当巨大的――而这些高速公路一般不是通过财政支出来修造的,而是用商业化的模式(即便修的时候不是,建成之后,公路经常也会用商业化的方式出售。政府通过这种方式回收成本,用于建造新的高速公路)――也就是修路最终是一种盈利行为。因此,中国高速公路收费高几乎是这样的高速公路建造模式的必然结果。总的来说,这种模式虽然有很多人不喜欢,但的确是一种快速提升基础设施的有效方式。环顾一下世界,这个世界上有哪个国家处于中国发展阶段的时候有像中国这么好的基础设施――事实上,好的基础设施是中国在全球的产业链中相当具有竞争力的一个重要原因。如果单靠政府财政支出来修路,中国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修这么多路。

 

但,路,从本质上说,不应该是一种以盈利为目标的东西,而应该是一种公共产品。这就意味着,以盈利为目的的高速公路(相对于作为公共产品的高速路)会有以下两个特征中的至少一个1.收费高。2.收费期长。在我看来,解决这个问题,政府能做两件事情:一是严格执行合同上的收费标准和收费期,收费期一到,立刻停止收费(显然,这点在很多地方都没做到);二是,在财政允许的情况下,用财政支出赎回商业化的高速公路(虽然,我不确定赎回高速公路是最好的使用财政支出的方式。而且,我不赞成撕毁合同强行收回的行为,即便最初的合同事后看来并不合理(比如说,某条路的收费期限定得过长或者收费标准定得过高))。

 

总而言之,我觉得中国的过路费高和多(这不是一件好事)只是暂时的――用不了十几年,最多几十年,中国的路也大多数都会是免费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6 Responses to 过路费

  1. 光强说道:

    据我所知,中国的高速公路,要用到50年、80年简直是天方夜谭,甚至你说的十几年也有些不现实。很多高速公路的质量是完全没有保障的,通常过两三年就可以是修修补补,然后十来年再重修,中间的利益环节太多。

  2. Hamo说道:

    对于政府层面的行为,拿中国和美国类比是没有道理的。在中国,政府能做而不愿意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3. En说道:

    在一个经济学家看来,中国政府的大多数行为都是合理的,因为中国政府其实从内心是以美国的经济学教科书为指南的。但是在政治学家、社会学家、大多数居住生活在国内的人来看,政府的行为大多数都是不合理的。博主说的当然基本都对,但是我也不禁想,经济学家的观点是否可以更让普通人能认同一点。当然学者可以说,我做研究不是为了取悦选民和公众。但是作为一门入世的学问,总是脱离群众,这门学问也许应该自我修正一下。

  4. kergee说道:

    看最近文章感觉LZ现在说话潜在立场有所转变了

  5. li说道:

    En的话,有一定道理。但我想说的是,“大多数居住生活在国内的人来看,政府的行为大多数都是不合理的。”错的不是规律,而是利用权利谋取暴利的人吧。 公路收费,不是不可以。成本、维修费用、适当利润的收取都是可以的,都需要公示、监督。让百姓明明白白消费,行不?这对于公共服务产品是必须的,因为我们无法用脚来投票,因为其中的部分钱款也是我们缴纳的税款。

  6. 说道:

    恩,跳出水面来说说,不论收费合不合理,至少在最开始的时候是应该有一个标准或者算式,让大家知道收费要收多少年可以收回成本。但现实是没人知道收费啥时候是个头。比如机场高速。这么多年了再拿发展中国家来说中国的成就未免固步自封了些,楼主有可能的话去马来看看。

  7. li说道:

    最后补充一句: 经都是好经,被我们读歪了。 至于经济学家,看看那些在5K多点被套的民众吧,认同的代价 艾~~

  8. Quan说道:

    据我所知,中国的高速公路,要用到50年、80年简直是天方夜谭,甚至你说的十几年也有些不现实。很多高速公路的质量是完全没有保障的,通常过两三年就可以是修修补补,然后十来年再重修,中间的利益环节太多。—————————————这篇文章就是说明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c7a2f50100eqo6.html对于政府层面的行为,拿中国和美国类比是没有道理的。在中国,政府能做而不愿意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9. 说道:

    时刻不要忘记“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真理,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高速公路要收费了。

  10. 耀说道:

    你低估了中国政府收费的决心

  11. 风谷说道:

    对于政府层面的行为,拿中国和美国类比是没有道理的。在中国,政府能做而不愿意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不要忘了,政府也是有很多个层面的,要让基层听话可没那么容易。每个阶层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考虑的。虽然长期利益很重要,但短期利益往往是人类追求的目标。外国的税高的确是事实。而且很严厉。国内这方面还是挺宽松的。

  12. 说道:

    是不是在国外的人都比较天真?天朝和蛮夷们差别太大了,类比是可笑的。

  13. 梵天一梦说道:

    呵呵,博主应该是被国内zf和谐了吧,最近明显有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嫌疑。呵呵,去看看国内犹如土匪般林立的收费站吧。中国有世界第一的公污员团体需要养活,而且是富养,美国有吗?“用不了十几年,最多几十年,中国的路也大多数都会是免费的。”估计到博主瞑目的那一天也看不到。

  14. .Ye说道:

    以中国的公路的质量坚持不到50年,那时候一定拆了重新建

  15. 葭葭说道:

    呵呵,反对的声音已经很多了,但我忍不住再说:1。建造高速公路的成本是巨大的,成立,但楼主知道里面的腐败有多大吗?我只能说其数据令人发指。2。其员工没有一个不是通过各种关系进入,而且人员冗余。一个最底层收费员其年薪中价位4万元,每升一级工资就能上涨50%,一个收费站的站长年薪十几万,另外可以配一部20万的"公务车",楼主可以自己想想收费站的工作,有什么强度难度可言?高速老总每年的“招待费”可达百万,这都是明面上的,不算腐败。3。每次扩宽车道,年限就算重来了,那个理想中的50年大限永远不回来。4。热门地区的高速每年盈利相当相当可观,当然也有亏损的高速,多数是由于重复建设造成的,我曾在高速上行驶半小时,看不到任何一辆车。5。高速养护工程中存在的浪费、腐败、霸王条款,多如牛毛5。如果体制不变,公路将永永远远的收费收费再收费。

  16. Hexe说道:

    對個人所得稅還ok,對企業徵收的稅實在很體現了共產主義。國家的路是用什麽錢開的?都是用交出來的租子開的。如果你說,個人交的稅少根本沒有用到公路建設上,所以他們上馬路要交稅還可以接受的話,那麽企業的車乜。很多企業在地租便宜的地方開厰。於是就給你搞個收費站把地租彌補回來的事情不算少。何況,公路的折舊根本算不到上面。還有養路費來。對於有些人來説,有進帳很是開心的,至於這筆進帳應該派做什麽用途又成了出帳,那就是完全另外1碼事了。

  17. Cash说道:

    怎么没人提到征地拆迁的资金和时间成本?不是有这么个说法吗:高速公路的造价换成100元面值的人民币可以把路面铺满。

  18. Savoy说道:

    人渣兄,看了第一段,只想说一句。。。你去买个90刀的GPS,在规划路线的时候选avoid toll roads就行了。。。优比客

  19. rena说道:

    合(经济学原)理是一回事,合情理道义是另外一回事,感觉从理论上来说此文的逻辑还是很简单正确的阿

  20. Lisheng说道:

    今年已经停止了政府还贷二级公路的收费,总里程大概有十万公里。还有少部分收费权被抵押出去的二级路允许收费,原因也是你提到的不能强行撕毁合同。高速公路收费还要一段时间,主要是建设投入太大。当然这里面浪费是有的,譬如我知道有些利用世行贷款项目,里面浪费就很多。但整体上修高速投入大这是毫无疑问的。谁用路谁缴费有一定的合理性,如果取消收费,体现在燃油税里面由全体车主负担也不一定就合理。有些车主全年很少上高速,却要去负担这么一笔费用也不见得高兴。关于燃油税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有时间的话请您指教。请搜 “一个交通人眼中的燃油税”

  21. 说道:

    一个简单的逻辑就是:如果不是因为能收费,中国就不会有这些收费高速公路。

  22. Oscar说道:

    其实以深圳关外到关内的路为例就知道,收费会一直下去,那边镇与镇之间的路(还不是高速),每隔几年就拓宽一次,从2车道变4车道至6车道,每年每个镇的收费站收入几个亿,收费站旁边就造着收费人员的住宅,从中看出,这些人基本上是抱定一辈子就靠这条路了;所以说除非是政府强制行为,这个路会一直收费下去的。就好比如今各个政府部门的软件,做完了08版还有09版,一直可以维护下去。但是政府部门的强制行为也是有水分的,就拿二级收费公路撤销,但是下面的执行情况要打几折,只有当地自己知道。

  23. Chang说道:

    在中国不是该不该收费的问题,是谁来决定该不该收费、谁来决定收多少费的问题? 和油价、水费、电费、电视费一样,垄断资源的定价有没有真正的监督和有没有被滥用。这才是争论的核心问题。当然这其实根本就不是一个经济问题。

  24. YING说道:

    就算你说的这些前提和结果都成立,可是国内那么多基础设施的质量呢?不仅有楼脆脆,也有路脆脆,桥脆脆~~~~

  25. Perry说道:

    美国人均工资是3.8w美元(2007年)平均每月3千多吧。07年中国发达地区(上海、广州、深圳等地)人均工资3.4w每年,如果不考虑汇率差别。那么美国走400公里才付30元,沪宁高速上海段25公里要收费15元。如果非上海牌照8座以下小汽车进入上海地界还要另外再付30元通行费。另外,1993年即建成的沪嘉高速公路到现在还在收费。这条公路由一家政腐入股的公司运营和收费,按照目前公示的情况,该路段要收费到2032年,按媒体测算届时该公司可以成为上千亿元的金融大鳄。通过收费为公路建设筹集资金本身是可以理解的。但问题在于:1、收费标准是否超出人们承受能力?2、收费的去向是否公开透明。人们愤怒和无奈的的是这些钱最后可能肥了私人的腰包,而国家的公路基础设施仍然是个烂摊子。

  26. Robert说道:

    这是政治学的问题,更细讲,是政治经济学的问题。中国的某些东西不改变,公路会永远消费下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