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不是教条主义

稍有修改的版本发于《中国证券报》。这是两个月前坐在飞机上写的,十几个小时连读带写。当时读到的中文翻译版本和最后出版时的版本还不是完全一样。这本书现在中文名是《相同的经济学,不同的政策处方》。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罗德里克教授的著作《一种经济学多种药方》近日已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几位专家译成中文,中信出版社出版发行了。

 

笔者在哈佛大学求学期间,曾经听过罗德里克教授为研究生开设的“国际贸易政策”一课,同学中也有一些是跟随罗德里克教授完成博士论文的,因此或多或少的对他的学术观点有些了解。罗德里克教授,向来以其用主流方法却得出非主流结论而著称于学术界。虽然这些非主流结论导致了他早年的学术论文屡遭顶级学术期刊据稿,但罗德里克教授并未因此而改弦易章。他的不断努力,不仅使得他有了一套自成体系的学术思想,也使得他赢得了其他主流经济学家的尊重。

 

“一种经济学多种药方”正是罗德里克教授对自己主要学术思想的很好归纳。罗德里克教授的研究始终是基于严谨的现代经济学范式,无论是从模型还是到实证,这正是他所说的“一种经济学”的含义。但同时,罗德里克教授意识到现代经济学应该是一种科学的方法,而不是一套意识形态,更不应该是教条主义,通过对具体约束条件和制度环境的深刻体察,罗德里克教授往往能得出与主流观点并不一致的结论,同时这些结论是根据时间和环境的不同而变化的,这也就是“多种药方”所指的。近十几年来,随着主流经济学在中国越来越广的传播,国内出现了两种对主流经济学完全不同,但都是错误的倾向。一种是全面接受,以为用了最好的技术和方法,得到的结论就一定是正确和科学的,从而忽视了很多模型和理论背后隐含的假设并不符合于中国的现实这一巨大缺陷;另一种则是全面否定,以西方经济学理论不能解释中国经济的具体现实,充斥意识形态为理由,从而把主流经济学严谨的科学方法也一并否定。在这个意义上,《一种经济学多种药方》中文版的面试,对中国读者正确理解经济学和经济学的政策含义,尤其重要。

 

这本书里里观点十分丰富,一些笔者十分认可,另外一些则仍然值得商榷。不过正如罗德里克教授在书中所说,经济学家应该保持“谦逊”主流经济学的观点未必时时正确,罗德里克教授本人的观点也是一样。虽然说仁者见仁,几个笔者认为精彩的观点还是值得在此简单的回顾一下。

 

次优选择和因地制宜

 

贯穿本书前三章的一个核心前提是:最优的选择常常是不可行的,因此几乎所有的改革面临的都是一个次优选择的问题,而在做次优选择的时候,因地制宜尤其重要。任何一个经济,都有其历史,现行的制度和各种复杂的内部和外部的约束。如果真的可以全部推倒重来,那休克疗法和机械遵守“华盛顿共识”未尝不好在一张白纸上,你自然可以把已知的好政策好制度都用上。但问题就是全部推倒重来并不现实,任何经济都并不只是一张白纸,在改革时如果不充分考虑那些现实的约束,看似“最优”的改革方案,带来的可能会是灾难性的后果。这正是罗德里克教授反复强调“局部知识”的原因,因为每个地方所面临的约束都是不同的。这也正是罗德里克教授发展了“增长诊断法”的原因,这是一个简单的自上而下的识别阻碍一个地方经济发展瓶颈的方法,不同的地方这个瓶颈显然是不同的。这更是罗德里克教授对东亚经验倍加推崇的原因,因为他认为东亚的成功恰恰是因为东亚没有遵守“华盛顿共识”的标准药方,而是根据本地的具体特点实行的经济改革从而实现了经济腾飞。

 

政府角色和产业政策

 

罗德里克教授最著名,但是大概也最有争议的学术观点大概还是他对政府角色和产业政策的强调。罗德里克教授对早就被主流经济学界否定的“进口替代战略”是始终具有同情心的,这也许跟他父亲的工厂当年就是土耳其进口替代战略的受益者有些关联。但更重要的是,他认为发展是一个国家自我发现的过程,而在这个过程中,政府以及适当的产业政策可以发挥重要的作用。没有人可以事先知道一个国家更擅长生产什么,而发现一个国家的优势所在这件事情如果完全依赖市场进行,由于罗德里克教授强调的“信息外部性”的存在,则会造成投入不足。在很多时候,一个产业的兴起依赖于很多相关产业的存在。但由于罗德里克教授指出的“协调外部性”,这些产业也未必会自动出现,从而阻碍经济的发展。这个时候政府的产业政策就可以起到一个协调作用,引导企业对相关产业进行投入。不过也如罗德里克教授所指出,在过去这些年取得良好经济增长成绩的经济中既有韩国这样政府有着很强产业政策的地方,也有香港这样政府没有任何产业政策的地方,究竟是什么导致了这种不同,罗德里克教授却并没有明言。

 

中国经验

 

纵贯全书,罗德里克教授不时的表达了对中国经验的欣赏。事实上,中国几乎始终是罗德里克教授证明其观点的最重要论据之一。如果没有中国经济改革的成功,罗德里克教授的理论读起来也会显得有点单薄。但不管如何,罗德里克教授还是在用中国去套他的理论,而不是通过观察中国而发展出了他的理论,因此他对中国经验的总结,也必然只能局限于他的视角。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恰恰说明中国的经济改革是一件完全超越了中国本身的事情,对世界经济如此,对经济学更是如此。

 

《一种经济学多种药方》虽然是由多篇学术论文合并而成,但由于罗德里克教授有着清晰的学术思路贯穿全书,且遵守一致的方法论,使得全书读下来一气呵成,十分连贯。读罢此书,让人不得不佩服罗德里克教授的智慧,严谨和独立思维。罗德里克教授对很多主流观点有力和令人信服的批判,相信会让很多读者认同:经济学不是教条主义。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8 Responses to 经济学不是教条主义

  1. jue说道:

    第三段有两个别字据稿→拒稿改弦易章→改弦易张

  2. Eddie说道:

    One Economics, Many Recipes: Globalization, Institutions, and Economic Growth.得去买过来看看。谢谢推荐。

  3. Grant说道:

    英文版的pdf格式,我刚上传的。 共享http://ishare.iask.sina.com.cn/f/5431568.html

  4. Mujun说道:

    “国内出现了两种对主流经济学完全不同,但都是错误的倾向。一种是全面接受,以为用了最好的技术和方法,得到的结论就一定是正确和科学的,从而忽视了很多模型和理论背后隐含的假设并不符合于中国的现实这一巨大缺陷;另一种则是全面否定,以西方经济学理论不能解释中国经济的具体现实,充斥意识形态为理由,从而把主流经济学严谨的科学方法也一并否定。”————————所有西方社会科学引进中国以后都面临这样的问题。我以为经济学已经是“受灾”情况最轻微的领域了,因为它的研究对象还是相对容易定义的,且在现代国家里研究经济活动更容易实现基于数字的精确(相较于政治科学和社会学而言)。而政治科学和社会学的很多概念还涉及文化传统,涉及人们基于各自的文化传统而产生的情感和认知。这时候更不应该着急从西方国家拿来一些低抽象层次的理论命题假设,来中国做一个“证伪”,而是要先“退一步”,厘清概念所指和理论模型背后所隐含的假设。至于意识形态,我觉得肯定会有千丝万缕的关联的。极端的实证主义者打死都不愿意承认,这不是很好。但是以充斥意识形态为由一棍子打死,这个更加不好。他们这么说倒是方便了,不过自以为是,很愚蠢。好的研究还是应该条分缕析告诉大家一个理论中有哪些预设是受了意识形态的影响,或者说意识形态影响理论建构的机制。还有,罗德里克的很多看法倒跟最近发展研究文献里面的时髦说法都挺接近嘛。

  5. Eddie说道:

    QGrant,谢谢share。非常不错。中国的历任国家领导人都是工程师出身,从最底层干起,一直抓经济。一直抓到全中国。而西方的一般都是学经济出身,再去搞研究或者研究国家的经济,很难对经济有实际彻底深入的了解。“发展是一个国家自我发现的过程”。说得非常好。经济学可以晚点学,但是实践是必不可少的。

  6. Eddie说道:

    QGrant,除了第一页,其他全是空白的。不能看。

  7. Grant说道:

    回复maoedie 这个是从人大经济论坛下载后又上传至iask上的,经刚才我下载后用foxit Reader打开一切正常。

  8. Eddie说道:

    哦。我用的是adobe reader,怪不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