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费用

晚上和谷主去看《变形金刚2》,路上就听到收音机里说麦克尔.杰克逊死了。变形金刚和杰克逊,都是自己十几年前的爱好,同一个晚上都交代了。

 

这几天,在业余时间同时读三个方面的东西:美国医疗改革的争论,一本回忆录还有晚上睡觉前的脑筋急转弯――哥伦比亚大学一个物理学教授写的科普版的超弦理论《悠雅的宇宙》(The Elegant Universe)

 

我对医疗改革有着极度浓郁的兴趣――因为我觉得这不仅是人类面临的最大经济问题之一,恐怕也是最难的经济问题之一,而且这远不只是一个经济问题,在很多时候这简直是一个哲学和伦理问题――你就想吧,这是一件直接涉及到健康,生命和死亡的事情。

 

我今天只想从一个很窄的角度谈一个问题――正是因为医疗不仅是简单的经济问题,而且涉及到的是生命和健康,使得任何医疗改革都会面临经济和伦理上两难。让我说的更具体一点:

 

任何一项经济活动,如果是用巨大的投入,换回的却是很小的回报,那这么一项经济活动多半是会被市场淘汰的。如果硬要维持这种经济活动,其结果必然是这件事情会很贵。从一定程度上讲,医疗就是这么一种经济活动。

 

我简单的流览了一下相关的文献(可能不全面,也可能是错的),基本的发现是在美国一个人一辈子大约2030%的医疗费用是花在了生命的最后一年,然后在最后一年的生命中,40%的费用是花在生命的最后一个月。如果这些发现是对的,那意味着大量的医疗资源其实是被用在了最难产生效果的地方――濒临生命尽头的人群。从伦理的角度讲,没有任何理由说濒临生命尽头的人就不应该接受最可能的治疗,但从经济上讲,这是一个巨大的负担――很多个人可能承担不了,政府其实也越来越难承担。

 

我们知道很多悲惨的故事,就是看不起病最后等死的故事。悲观一点的讲,我觉得这样的悲剧,随着医学技术的进步,会在越来越大的范围发生,最后会成为整个人类面临的问题。医疗技术的发展的倾向是,用越来越先进同时越来越贵的方式延续人类的生命。过去不会治心脏病,犯了心脏病的人就是静卧(等死)。过去没有器官移植,器官坏死或者衰竭的人也只能静卧(等死)。这些事情虽然仍然伤感,但不会让人觉得有伦理问题。但现在不同了,如果犯了心脏病或者器官衰竭的人只能静卧(等死),那就是一件凄惨的事情,就成了一个伦理问题,无论治疗的方案有多贵,效果能有多好,这都是一个伦理问题。

 

在伦理和经济之间,并没有谁胜过谁的问题,但这两件事情在医疗的问题上有时候确实是有矛盾的(而且我认为会越来越有矛盾)。我觉得人类迟早有一天得在这两件事情上寻找一个妥协,特别是在设计医疗体系的时候,否则一个破产的医疗体系在经济上和伦理上会两头都顾不上。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2 Responses to 医疗费用

  1. 猪猪说道:

    积累的矛盾哪天爆发了,大家就会商讨一个新的体制来解决这个问题。潮起潮落,历史向来就是这个样子的。不用太担心的啦,问题总归会解决的。

  2. Mujun说道:

    这问题倒是挺有意思的。我本科的一个老师专门研究medical sociology的,他也说“只有在现代社会,医疗才会成为一个问题”。都希望医疗有保障,可保障到哪一级才算好呢?还有medicalization的问题,现在的人比过去的人更加喜欢吃药了,因为原来很多根本就不算病的东西,现在经由“科学”的研究手段,被确定为一种病了。说白了,博主讲的这些都是现代性的问题。我想中国一方面有现代性的问题,但很大一方面还不是现代性的问题。有些钱用到点子上的话,效果还是能做到立竿见影的。这个还得懂医的人来说,根据疾病谱来,不会出现投入很多收益很小的问题吧……

  3. 贝壳说道:

    这是一个关于理性、尊严和欲望的抉择。作为一个地区性论坛的管理员,常常面临为很可能是绝症的患者求助的帖子,是否组织捐款便是一个很纠结的问题。从理性来说,这很大程度只是于事无补的挣扎,捐款从来就没有真正改变过最终的结果,事实很残酷。从感情来说,患者毕竟值得同情。从道德来说,倾力相助也总归是“政治正确”的。然而勉强的频繁发起捐款,也恐怕使乡亲们难以应付,想必有些人也有不同的想法,只是不变公开发表,毕竟不是站在道德高点。那么到底什么才是生命的尊严?是去坚持争取那渺茫的可能性,还是平静的面对死亡?

  4. 一览说道:

    一楼的话很对,我觉得也是这个样子,很多东西我们觉得是很难以平衡和解决的但是等问题真正来临的时候,可能问题的答案就自动浮出水面了。一切不过是尚未成熟,我相信水到渠成,所以我永远是乐观主义者。医疗改到哪一步不仅仅是伦理的问题更是钱包的问题,但是有总是好过没有的,比如学校给我们一人发了一个本本,拿着本本一年可以享受住院报销,四十块钱的药费。我身体比较好,住院报销待遇没享受过,一年四十五块钱虽然钱很少,但是什么板蓝根,银翘,三黄片,邦迪之类的统统都解决了。我还是觉得很不错,关键是个从无到有的飞跃,这已经很难得了,只是中国人太多了,全民医保的难度更大,城乡差距巨大,具体普及起来还需要时间来慢慢完善。我不赞成贬低伦理的说法,你这么想,是不是经济发达点的区域往往人权发展是更发达的?是不是经济较发达地区更人文?所以这个成本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虽然不一定完全符合生物的达尔文,但我想这也许是一种“社会的达尔文”,社会发展需要市场经济的“刚性”来强调人类发展的“效率”,但同时也需要人性的一种“弹性”来调和。因为人毕竟不是机器,人类社会的文明也不仅仅建立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他要求我们有爱,有正义,有牺牲,这是一种人类文明里头闪光的地方,也许并不一定完全符合刚性的“经济”,但是我想正是高等智慧生物人类创造了伟大而延续的文明恰恰是说明人类社会的粘合性和凝聚性需要爱的“弹性”,这不但是客观存在而且更是一种必须。所以呵呵可能这种弹性会越来越大,随着人类社会发展得越来越好,但是同时这个刚性也会在弹性越来越大的同时越来越大。你只要想一想大城市比小城市更具竞争性,更少人际间的一种人情顾及,市场化更彻底就不难想明白。所以,我想这种经济上伦理上两把椅子中间漏下去的危险其实应该比较难实现。市场化程度越高的地区,越发达经济体就约应该承担更高的成本,折是自然而然配套的,如果不是这样子反而是一种奇怪的现象。所以看起来好像就是发达的地区往往更难理解一种相对落后地区的“不够人文”,但是所有的齿轮都有自己配套的齿轮来运转。一种刚柔的平衡是一个社会稳定的根本。

  5. Eddie说道:

    如果大家注意一下,就会发现,国家在这方面的投入很多是投在预防方面。在浙江的农村里,一定岁数以上的老人是可以近乎免费体检的。

  6. Hayden说道:

    更激进的观点是: 伦理问题根本就不会出现, 伦理的更新绝对是尾随经济成长的.

  7. 自欣说道:

    无论医疗技术再怎么先进,人还是会死掉的活得精彩有意义就好

  8. Quaik说道:

    原刊登于台湾苹果日报这次邱小妹妹事件舆论一致的看法是「医德沦丧」,但人命如此珍贵,为何得落到由一、二名医生的道德良心来决定生存与否?如果急诊室内的重大决定都要存乎医者的道德良知,那还有人敢上医院?所以我们理想的医疗体系,是要设计不需要管医生有没有医德,都不会有问题,才是好的制度。如果仁爱院区当天有很多的外科医生驻在急诊室,还需要担心林致男医生说不说谎、有没有空吗?如果外科医生赚的钱比其他科别的医生多上数倍,还需要担心急诊室没有外科医生吗? 不要搞错,林致男医生涉嫌说谎、伪造文书、罔顾人命若属实,是不够格当医生的。但是我们更不希望的是,当我们走进医院求诊时,要先担心这个医生有没有道德良知,毕竟道德是没有办法发执照的。实际上,若制度设计得当,我们并不用随时在考验医德。而要达致这个目标,卫生署就得先摒除计划经济的心态,放开管制的手。卫署决定医系名额每年台湾医学系可以收多少名额是卫生署所决定,理由当然是医疗资源有限,医疗品质关乎人命,不能任意开放,否则后果堪虑。但是为什么是一年一千三百个,而不是一万三千个名额?谁来决定这个数字?冠冕堂皇的背后是医界垄断医疗行为的恶劣手法,卫生署根本就是不想要有过多的医生来竞争,稀释了医生这个招牌的价值。说实话,只要有人愿意出钱办学,何必担心医疗教学资源的问题?真要担心医疗品质,卫生署该管的就是医生国考的内容,该管的是考上医生后再教育的品质,该管的是医疗疏失的检讨与改进,这些做的都不够,反而偷懒选了最容易做的──控管医学系品额,彷彿只要保证进来的是最少数的精英,医疗品质就不会有问题。拿外科医生来开刀但其实有没有本事当医生,根本就没办法从高中毕业生中看出,那为何不让想唸的都去唸,再一关一关筛选,相信如此找到真正想当而且有本事当医生的人一定比现在多得多。全民健保的实施,让管制的手更能在医疗体系中为所欲为。本来外科医生、急诊室医生的风险及身心体力付出就比其他科别的医生来得高,高风险高报酬是条铁律,本来就该给他们很高的报酬。但如今医院的每一笔支出都要健保局来审,外科医生高所得马上就成为成本控管的动刀对象,官僚不懂其中道理,只知砍砍砍来达到上级交代目标。亚当‧史密早在《国富论》里说过,没有人能比市场更有效地决定交易的价格。更何况健保局的小官僚呢?于是,外科医生越来越不吸引医学系的毕业生,自然现有医生的负担越来越重,道德良心考验个一、二次还好,天天都在面临道德关卡,人不沉沦才怪!欧洲国家健保破产我们的健保一笔烂帐,付钱的人不管钱,问题一定会越来越多,健保局和卫生署东修西修,越想越多名目,现在还有人提出健康捐这种变相加税的想法,一步一步将台湾推向欧洲式的福利国家,但却没有看到人家健保破产的惨状,更没有看到人家解除管制的走向,逆著潮流走,怎么会走得顺?当各行各业都在走市场经济的同时,台湾的医界还有著计划经济的想法和做法,怎能不问题重重?从放宽医学系名额开始,继而取消全民健保,代之以自管医疗储蓄帐户及贫弱救济医病计划,医界才会有真正的春天!

  9. Yun说道:

    在我们国家,预防医学貌似不太受落和也不太普及,听说在国外做的不错,对于大部分普通人来说,可能在年轻的时候享受到更多更精准的预防医学更重要些

  10. Yu说道:

    对中国医改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读读周其仁老师的<病有所医当问谁>

  11. Dijkstra说道:

    这篇文章不错!!

  12. hilda说道:

    “在伦理和经济之间,并没有谁胜过谁的问题”——问题在于当面临痛苦与死亡的时候,作为患者的你、作为医护的你、作为技师的你或者作为官僚的你,会从不同角度看待这个问题,于是矛盾、纷争产生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