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选择

独裁和民主,都是社会选择的方式。独裁是(简单的说)一个人或者一小群人替所有的人做选择,民主是(简单的说)少数服从多数做选择。

 

如果所有人的利益看法都完全一致,没有任何利益和看法的冲突,如何进行社会选择并不会是一件头疼的事情:让一个人来决定,还是让一小群人来决定,还是用全民公决来决定,结果不会相差太多。问题是,大家的看法利益并不一致。一个决定或者选择,可能会让一些人受益,却让另外一些人受损。正是因此,如何进行社会选择才成了问题的关键。

 

独裁的害处是,独裁者可能牺牲多数人的利益而为自己服务。民主也并不无辜,民主也存在以多数人的名义而去伤害少数人利益的可能性,更不要说狂热的德国选民民主的选择了独裁那件事了。多数人的暴政并不优于少数人的暴政,民粹主义也并不优于精英主义。

 

在一个分化的社会里,无论民主还是独裁,很可能都带不来完满的社会选择。不管社会选择的具体机制是什么,社会选择结果很容易是让社会中的很大一部分人不满意的――这是一个分化社会的基本特征。

 

这是我读醉钢琴同学“当民主缺失中产阶级 ”的读后感*,这是我写异质时心里对中国的焦虑。

 

*:我这里说的完全不反映醉钢琴的观点,想拍砖的人就不要连醉钢琴一起拍进去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3 Responses to 社会选择

  1. z说道:

    民主和多数人暴政是两个概念,可不是简单的“少数人服从多数人”就能概括的。简单说民主制度下少数人服从多数人原则的适用范围只存在于公共领域,比如公共设施建设、外交政策、行政长官选举等等;但是民主制度和独裁专政最大的区别在于对少数人和个人的基本权利保障,民主制度下不能剥夺个人或者少数人的财产、言论、工作、思想自由等权力。

  2. Hayden说道:

    为了更好的理解独裁, 推荐德国电影<浪潮>,迅雷上有

  3. Snowman说道:

    民主和多数人暴政是两个概念,可不是简单的“少数人服从多数人”就能概括的。简单说民主制度下少数人服从多数人原则的适用范围只存在于公共领域,比如公共设施建设、外交政策、行政长官选举等等;但是民主制度和独裁专政最大的区别在于对少数人和个人的基本权利保障,民主制度下不能剥夺个人或者少数人的财产、言论、工作、思想自由等权力。————-你说的太理想化了,社会制度没有绝对的共赢只有绝对的妥协,大多数人的利益保证就要靠剥夺少数人的权利,包括你提到的"公共设施建设、外交政策、行政长官选举",哪一项不需要牺牲部分人的意愿?至于言论、工作和思想自由,信奉宗教极端主义的能有多大自由?现实下的民主比独裁肯定要好,但没有这样理想。现在中国大陆的多数人暴政有端倪了,表现为民粹和反智。

  4. 一览说道:

    能不能别老都一副屈原的苦瓜脸?茄子,好先把苦瓜脸给我扔了都,其实说到底一个国家如果没有相当数量的成熟的中产阶级群体,民主就是个花花架子,中国的中产阶级幼芽正在不断生长和壮大,随之而来的成熟民主也在潜滋暗长。中国的未来需要这些精英去撑起来。但是我们不可以拔苗助长,一点一点来吧。给我们多浇点水,80后万岁!

  5. 耀说道:

    所以民主还有一个要素 即是多数人不得损害少数人的利益

  6. tianhao说道:

    我觉得说的很对。民主和独裁,都只是表面的东西。没有一个体制是完美的,缺陷是永远存在的。其实如果把体制这个缩小到政治学的概念上,我觉得一个体制是好是坏主要是看这个国家的政府是否是一个有限制的政府。所以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方向应该是建立一个权力有限制的政府,而不是单纯的去披上一个所谓民主的外衣。当然民主也是限制政府权力的一个方面,但不代表全部。像司法,立法,群众监督,舆论监督。都是可行的道路。

  7. Eddie说道:

    这篇文章虽短,不过写得非常好,说到底是选择的问题,很本质。我喜欢经过冷静思考的文章。醉钢琴的文章也很令人深思。。当一个又一个人口和面积都远小于中国大陆的国家和地区陷入狂热的民粹主义和社会族群的严重分裂,当有些人在不停地摇旗呐喊他们的理想。我就在想,如此巨大的中国,实行了象西方那样的民主后会有什么后果?民主的发达国家的游行示威文化和后发展后民主的国家和地区的相比,有一个极其令人深思的现象,那就是发达国家里的游行示威很少有针对政府的,大部分都是对某些政策不满意。而在后发展后民主的国家和地区,恰恰相反,无论如何,很少有反对哪项政策,都是反对的是哪一党的政府。这令我困惑不已。也许醉钢琴的文章能给我一些启示。可能是中产阶级缺失。可是台湾的中产阶级应该也挺茁壮了吧?为什么分裂更严重,台湾也许是个特例。毕竟有统独之争。非洲则是缺少文明和纪律。韩国的民主倒不存在大问题。整个社会不会直接反哪一党的政府,基本是对现行政策。但是韩国的政府却普遍都有一个问题,都是弱势政府,我指在民众面前。而日本更是低迷政府。泰国更是夸张,一个失去了权威的政府的社会原来如此可怕。20年前那场挑战中国政府权威的运动如果成功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和泰国一样呢?(虽然学生都很不错,但我不认为他们就是在做一件为中国好的事情,此话题到此为止)。我突然理解了有一个美国人问中国人的话,知道了他为什么那么问。他说,我们美国人靠自由和民主的信念把整个国家统一起来,你们中国人靠的是什么?我有点忘了那个中国人是怎么回答的了。但我没全忘记的话,应该是,中国人靠要把中国成为富强的国家的信念统一了这个国家。可能很多人都会这么回答吧。所以我想,醉钢琴的中产阶级缺失,更多的是指经济基础上的,不过,思想上也需要一个信念,这个国家的航行的方向才不会偏得离谱。

  8. Toneboy说道:

    我从小接受的教育是很正统的中国式教育 面对一个两难问题老师通常采取的方式是逃避或者反面理论 也就是说 如果这件事情肯定不对那么这件事情的反面就很可能是对的 这真的是很有迷惑性 却在不知不觉中“培养”了极端的思考方式 非对即错 不真则假 更为拙劣的老师为自己辩护 人家都是这样做的 我为什么不行? 就好像小偷偷了你的钱 于是你有充分的理由去偷别人的钱一样… … 别人的错误不能为自己的错误辩护 因为错了就是错了 不能因为别人错了你就对了 这是可笑的 现实的问题往往很复杂 看不到明显的对错的分界 也很难去划分这个界限 那么能不能消除这个界限呢? 那么是不是说就没有原则了呢? 没有判定依据了呢? 显然这是个哲学问题 也许哲学早就死了 那种自相矛盾而又顺利成章的逻辑真的存在么? 可能有那么一天 真的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不过那个时候 我想人类也该玩完了 嘿嘿.. .. ..

  9. li说道:

    绝对的民主,只能存在人们的理想中。阿罗不可能定理证明,随着候选人和选民的增加,“程序民主”必将越来越远离“实质民主”。 太民主了,像泰国那样,不好。 太专制了,像朝鲜那样,也不好。 中庸,想想还是中国古人厉害。

  10. Matthew说道:

    民主是(简单的说)少数服从多数做选择。博主的政治常识也太不靠谱了。要是少数服从多数AIG的高管早给撕碎了,莫非楼主的意思是说美国是独裁社会?民主不过是少数人忽悠多数人让他们自以为自己做了选择。有成绩的时候少数人说:看,我们领导有方;出问题的时候还是这帮少数人又说:看,这是多数人的选择,责任大家一起承担。

  11. Zeying说道:

    亚里士多德就比较过:君主VS暨主,贵族VS寡头,共和VS民主,且都认为前者优于后者,其中,贵族优于寡头,因为贵族比寡头有德,共和优于民主,因为民主最后只会使政治服务于穷人。。。有点像今天的泰国。。。不过,他对独裁的描述对照今天,不禁让人黯然。

  12. Mujun说道:

    再怎么简单地说,民主也不能就是少数服从多数吧……都是professional scholar,公开场合对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发表意见还是谦虚谨慎些比较好。

  13. Eddie说道:

    看看泰国的政局。。。。。。枪声一响,动乱立刻消失。只要没有枪声,民众就要抗争到底。。。。。。这真是没办法啊。可以想象,20年前的那枪声,是多么的无奈。没有20年前的枪声,中国也许早就改革举步维艰了。唉。虽如此,那些学生我还是佩服和尊敬的,甚至是chailing。他们就是英雄。毕竟他们也不是为了自己。如果是70年前,这样的人就一定会成为另一种民族英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