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形态?

周末和人吃饭的时候,聊到了意识形态的问题,更具体的说就是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这些国际机构在给各个国家提供政策建议的时候是不是在灌输某种意识形态。然后,今天我翻出来了也许在很多人眼中已经臭名昭著的“华盛顿共识”,这一几乎是教条主义,意识形态等等词汇共同体的东西。我觉得仔细看看这十条还是很有意思的,我做点简单的点评,你可以自己判断一下,这里面有多少是意识形态,有多少只是挺符合常识的负责任的经济政策。

 

1.       Fiscal policy discipline; (直译是:财政纪律)

 

财政纪律是一个很广义的东西。但在现实中,财政纪律的含义通常是,要保持一个国家的财政政策,特别是财政支出,处于可持续,符合(当前和未来)经济发展水平的程度。或者说的更直白一点,一个国家的政府不可以乱花钱,要有纪律。判断一个国家有没有财政纪律,在很多时候相当简单――如果一个国家持续多年都有巨额的财政的财政赤字,如果一个国家的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连续多年持续上升,那这个国家多少恐怕会缺少财政纪律。

   

2.       Redirection of public spending from subsidies ("especially indiscriminate subsidies") toward broad-based provision of key pro-growth, pro-poor services like primary education, primary health care and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将公共支出由补贴(特别是没有区别性的补贴),转投到可以让很多人收益,有利于增长,有利于穷人的服务上,比如说基础教育,基本医疗和基础设施建设)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政府,为了买支持率的简单方法就是给老百姓发钱,而且是不加选择的发,穷人也发,富人也发。这样的政策结果往往是,财政支出非常庞大,结果得益的还未必是真真的穷人。

 

3.       Tax reform – broadening the tax base and adopting moderate marginal tax rates; (税制改革――扩大税基并采用不太高的边际税率)

 

扩大税基且保持不高的税率大概是一种既公平且不扼杀经济增长的税制,其对立面是窄税基,高税率,换句话说一小部分人和企业交很重的税。

 

4.       Interest rates that are market determined and positive (but moderate) in real terms; (利率由市场决定并且真实利率略微为正)

 

市场决定且为正的利率,是中国人至今仍然无法享受的东西,中国人过去多年享受的都是负(真实)利率。

 

5.       Competitive exchange rates; (有竞争性的汇率)

 

我估计华盛顿共识产生那会,世界上很多国家都试图维持一个过高的汇率(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80年代那会儿有过3:1的时候),那种政策往往会扼杀一个国家的出口,除非国家对贸易进行保护,因此有竞争性的汇率是其实是让这些国家贬值(而不是最近几年有些国家让另外一些国家升值)。现在这个世界上维持过高汇率的国家似乎已经不多了――这样的国家如果不改变政策,通常或早或晚都被货币危机干掉了。

 

6.       Trade liberalization – liberalization of imports, with particular emphasis on elimination of quantitative restrictions (licensing, etc.); any trade protection to be provided by low and relatively uniform tariffs; 贸易自由化――自由化进口,特别是取消数量限制。任何贸易保护措施都通过低且相对平均的关税来实现。

 

这个不用说了。G-20的领导人们,国情再不一样,似乎还是都同意要保持自由贸易的。

 

7.       Liberalization of inward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自由化国外直接投资)

 

资本的自由流动,特别是短期资本的流动,是不是有好处还是有很大争议的,但通常比较长期的国外直接投资的好处还是比较没有争议的。

 

8.       Privatization of state enterprises;(私有化国有企业)

 

这件事情在中国的争议很大,最近“国有化”也在英美等国被重新提上议程。

 

9.       Deregulation – abolition of regulations that impede market entry or restrict competition, except for those justified on safety, environmental and consumer protection grounds, and prudent oversight of financial institutions; (解除管制-取消限制市场进入和竞争的管制,除了那些出于以下考虑的:安全,环保,消费者保护和对金融机构的审慎监管)

 

在今天的背景下,这句话几乎写得滴水不漏。华盛顿共识明确写了:解除管制并不包含“对金融机构的审慎监管”

 

10.   Legal security for property rights.(产权的法律保障)

 

不管什么主义,产权是必须有法律保护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8 Responses to 意识形态?

  1. 柏汛说道:

    第一条放到美国政府身上就太讽刺了…国际上的政治,金融秩序去掉文明的外衣其实还是实力说话啊….

  2. 瑞章说道:

    东南亚的那些国家抱怨的其实就是第一条

  3. 说道:

    似乎有不少观点认为中国遵守华盛顿共识做的不错。。

  4. stedy说道:

    在中国以前的年代,这些大都可以看作灌输意识形态的东西……

  5. Josephine说道:

    是意识形态的问题吗?这些政策要看怎么读吧。只做文意理解,估计没有几个国家的经济政策能读出不负责任的意思来。对于华盛顿共识里提到的这几点在实际情况中是怎么被IMF和World Bank执行的,在这里举一个例子。1998年,IMF同意贷款1.38亿美元给玻利维亚,用以抑制通货膨胀,支持该国经济发展。而IMF提出对对该国经济“结构性调整”的条件,最终是要玻利维亚同意把国有炼油厂卖给美国公司,还有把该国第三大城市Cochabamba的公共水里系统卖给以Bechtel(也是美国公司)为首的银团。油太贵大不了不开车,水太贵,难道能不喝?看看这两个机构怎么唱双簧。1999世行坚持不让玻利维亚政府对城市供水进行补贴,而且几乎毫无例外的是,所有接受IMF和World Bank贷款的国家都被要求不对公共服务进行补贴,认为这样做有悖这两个机构开出的减少债务,控制通胀,吸引外国投资的药方。但结果是,在这种所谓经济结构性调整的相关交易完成后,已经在贫困中的玻利维亚人要交给这些美国公司的水费账单高得令人乍舌。直到内乱爆发后,Bechtel合同才被停止执行,大家可以看New York Times 2000-Aug-7 的报道“Bolivian Water Plan Dropped After Protests Turn Into Melees”。对于第5点“有竞争的汇率“, IMF和世行让该国货币贬值,的确有利于增加出口,增加贸易盈余。但是另一方面,货币贬值意味着该国所有的资产价格都大幅下跌,比积累贸易盈余以减少负债来的快的多的是外国投资者以不及十分之一或者更低的价格,廉价买下该国最优值的资产。估计早在贸易让该国债务好转之前,他们的优质资产就被美国公司瓜分光了。大家可以想一下,IMF和世行把与借贷国收入相比高得无可救药的巨额贷款借给这些国家就是为了让他们出口,买他们的货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每天从超市买的东西很多是made in China,所以习惯性的让我们用与中国相关的思考方式来分析其他国家的问题。大家可以再来想一下为什么中国政府对外国投资的监管政策和对国有产权在某些产业的保护总是被人病诟。估计中国人批评这些政策的出发点和外国利益集团批评这些政策的出发点不尽相同。还有解除管制,在借贷国为美国公司的目标市场时,IMF和世行这个药方肯定是要开出来的。但是当跨国公司产品在贷款接受国大行其道时,借贷国国民和本国产业承担的代价是本国经济严重被扰乱,很多产业就此消失。大家再去看看牙买加种植业在接受了IMF和世行的条件性贷款后遭受了怎样的打击。也许会有观点认为,这是差的经济结构在向好的结构转变时必须要付的代价。但是看看这所有的例子,让人纳闷的是,似乎在这些条件开出来的时候都是为了帮助这些穷国,结果帮着帮着,帮人的从中获利,被帮的反而王二小过年,一年不如一年。总体上看,除了跨国公司的利润倍增之外,这些宣称帮助贫困国家摆脱债务和贫困的项目增加了更多的贫困人口,扩大贫富差距。美国国会的联合经济委员会也承认世行的项目成功率仅有40%-45%。以厄瓜多尔为例,世行68年起大笔借贷给该国,到98年,该国贫困率从50%上升到70%,不充分与未就业率(under or unemployment)从15%增长到70%,公共债务(public sector)从2亿4千万美元增加到160亿美元,而贫困人口能分配到的资源则从20%降到了6%。不知道这些国家在执行了“挺符合常识的负责任的经济政策“后,作何感想。大家自己找些实际的案例来看看,不要只看统计数据。一个曾任Board of Governors 及IMF US Executive Director的教授很肯定的认为借贷国经济改革不成功要么是不合作,要么不好好执行,再就是情势变迁,反正怪不了别人就怪天,总之都是这些借贷国自己不济。《霸王别姬》里说,仁义礼智信不过是戏文里说辞。是要看看唱戏的是什么人,唱的是哪出,唱给什么人听。

  6. Lucy说道:

    确实是才子啊!本来以为自己还能读点文字,到你这里,全不懂了。欠学啊。。。。。。有机会把才子佳人的照片放上来看看。

  7. Eddie说道:

    我也赞一个。。。才子。写得不错。

  8. 一览说道:

    哈哈,渣叔,你是越来越有“范儿”了,少了很多“破四旧”的感觉,挺好。狡猾是一种升级的表现,表扬一下,呜呼呼。。。关于“意识形态”,这个词太有才了,以至于谁底气不足都可以拿来这把“尚方宝剑”给自己壮下胆。但,问题是,在说这个词的时候确定自己知道什么是意识形态吗?或者说你能肯定自己以外的人对于“意识形态”这个万恶无比黄马褂穿上就刀枪不入的东西和你理解的下的定义是重合的吗?还是到底有多大的重合度?或者甚至有交集否?shit,什么都搞不很清楚也敢拿来用?这年头不要太搞笑吧,有白痴把“三个代表”搞成三大代表我就已经深感佩服了。“意识形态”一般是指在一定的社会经济基础上形成的系统的思想观念,代表了某一阶级或者会集团(包括国家和国家集团)的利益,又反过来指导这一阶级或集团的行动。基本上等于没说,不过这种废话一般都是比较中立而保险的概念。所以看明白了,啥啥都别说了,假不假,虚不虚啊?直接说利益吧还是,既然事实上意识形态这个该死的概念都没有人事实上真正搞清楚,有个定论的东西,想那么多干嘛,不怕得神经衰弱?扔掉它,这个破马甲其实不单不能保护你什么反而是束缚和脚镣,不能让你更好的防御也不能让你有效进攻,那你告诉我,他还有什么意义?在今天的环境和情况下。马克思说: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