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耻

这是奥巴马先生对华尔街在接受巨额联邦资助的情况下仍然派出180亿美元奖金做出的评价。

 

然后华尔街的回应是:不发奖金,我们就留不住最好的人。

 

类似的事情也出现在汽车业上过,美国的汽车巨头们这些年来亏了不少钱,但仍然给他们的CEO发高额的薪水和奖金。老板们的回答是:为了留住好的高管,我们必须按市场价格付工钱(潜台词是:高薪)。如果我们不给那么多钱,我们只能雇二流的高管,那我们会亏得更多。

 

我觉得华尔街说的是对的,我觉得奥巴马说的也是对的。但双方似乎不可能同时都是对的,这说明整个事情不太对劲。

 

我就在想,这件事情究竟哪里不对劲?我个人的答案出奇的简单:政府的钱就不应该进一个按市场规律走的企业。政府的钱和按市场走-这两件事情在很多时候是有点互斥的。如果你更关心政府的钱,那扔钱的时候就得限制企业的“市场行为”。或者如果你在意企业的“市场行为”,你就不要把政府的钱扔进去。政府的钱和市场行为在一起,结果就是中国人很熟悉的“国有资产流失”。

 

但这正是美国政府面临的悖谬:一方面他们觉得政府必须向银行扔钱,免得他们倒掉,另一方面又怕落下“社会主义”和“国有化”的名声,从而在约束银行行为的方面缩手缩脚。可是,我简单的思维告诉我,这两件事情是很难相容的。

 

有时候,妥协带来的未必是好结果-做一个纯左派或者纯右派恐怕都比中间派强。碰巧的是,克鲁格曼最近也写了一篇,标题是破坏性的中间派The Destructive Center),虽然不能同意他的具体观点,但对他的标题我还是有同感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9 Responses to 可耻

  1. tianhao说道:

    但是我个人觉得那些高管的年薪也太高了点。

  2. Ray说道:

    确实,那些高管的奖金也实在是高的有点离谱了。

  3. wangjingwj说道:

    问题是这么“好”的人究竟做了什么事呢?这些事情能否支持他们是“最好的人”这个判断呢。

  4. wenhao说道:

    我觉得换个角度来理解,就是其实所有的高管在价值上都不值那个钱,只是在价格上被炒到那个价格。就是高管的薪水其实是巴菲特说股价中的选票器决定的,因为CEO们的任期其实都没有足够长,来看到他们真正能给企业带来的价值。

  5. Steve说道:

    奥巴马:纳税人的钱是给你们拯救企业,然后为纳税人服务的(比如继续发放贷款),你们却拿去发Bonus给把你们fail的人。华尔街:如果我们的工资比市场价低,top talent不会为我们干活。的确,这是个两难的处境。怪不得Goldman Sachs和Morgan Stanley都闹着要把TARP的钱还给政府,虽然这有可能只是个政治斗争。btw,看了你的悲观后,我最近准备写一篇为什么我们投资人应该保持乐观的文章,呵呵,不是和你做对,从另一个角度发个不同的声音。

  6. 一览说道:

    限制高薪产生的社会效应才应该是真正的目的,所以不禁想起早上三颗晚上四颗和早上四颗晚上三颗的古代猴子的故事和养猴人的智慧。不如高薪那部分以国债方式发放,既可以为经济计划融资,又实现精英高薪还帮其赚钱如果美国保证国债的收益率的话,又安抚民心,拯救经济其实是拯救他们的饭碗。国难当头,国家不要脸一点,强制高管买国债,银行高管高薪要不要?要!而且要给你更多!不过是以国债的形式发放。不要?爱不爱国?大檐帽伺候!呵呵,其实收益就那么回事吧,最低也3%,差不多了,还想怎么着啊?

  7. 一览说道:

    可耻?嘻嘻,那不如可耻更多一点吧。

  8. Wu说道:

    我想既不是华尔街的多措,也不是白宫的对错,不过市场却是对的。因为CEO再牛逼,依然是打工者不是老板,所他们所拿得就算再高额,也仅仅是市场供需关系决定的劳动力价格,而不是所有剩余利润。既然是价格,那么对于打工者而言永远是风险较低的,这也是CEO和最终投资人之间的区别。而老板,他可以赚打钱,但是也承受着像现在遭遇巨大损失的结果。至于政府,它考虑的是出手拯救这些人的国家层面的利益吧。

  9. Wu说道:

    或者一句话说,市场上这些高管品质一定的情况下,供给数量多寡决定了他们自己价格(工资/奖金)的高低,而这种价格和任何一个普通打工者一样,不用承担一个企业死活的风险,并且依然可以拿到固定收入,被赶走还有赔偿金。

  10. Grayash说道:

    国不泰,君何安。

  11. Hong说道:

    一个糟糕的中间派的确比纯左派或纯右派差劲,但一个好的中间派却可能比一个好的纯右派或纯左派好但也需要更高的智商,所以能遇见的多数都是糟糕的中间派吧。顺便说一句,感觉对于别的行业而言,高薪可以留住第二流的人才,对于第一流的天才,他们也许也很喜欢钱,但却不是钱真正可以左右的,爱因斯坦不会因为没有钱就不去研究相对论吧。当然,或许华尔街是个另类的行业,也或许他们说的是“第一流”的人财吧。

  12. Harley说道:

    “做一个纯左派或者纯右派恐怕都比中间派强”–嗯,有道理。所谓重症下猛药,我倾向于国有化银行,等局面稳定下来,再图改进和约束机制,使市场公平化,竞争公平化,这样会牺牲私有化的效率,但降低了硬着陆的风险,为将来新一轮的金融环境打下良好的基础。

  13. 说道:

    或许奥巴马也在追求“政治正确”?政治正确是不计经济成本的。

  14. 夏洛特说道:

    这事不妙啊。。。如果真的奥巴马和华尔街搞这么僵,说明他根基很不牢固哦

  15. Matthew说道:

    即使按市场规律走,能在一年里把公司股票从50块搞到5块的,也谈不上什么好的高管。除非所谓的好是指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把钱搞到自己的口袋里去。

  16. 说道:

    正是奥巴马的慷慨资助,才能继续维持高管的高薪。

  17. 说道:

    “国有资产流失”,貌似在制度腐败这点上“资本主义”是跟着“社会主义”的步伐,终于比人家先进一回了

  18. 学良说道:

    即使华尔街不付给最好的人180亿美元,比如只付90亿,那些最好的人又能去哪儿?还有地方能比呆在原位置挣到更多钱吗?难道来中国

  19. Will说道:

    问题的关键就是减少损失,方法就是用谁的钱减少大家的损失,如果是用政府的钱救大家,那是没话说的。可耻的是用政府的钱只救少数人,那是要被大家骂的。现在的经济链就像食物链,其中一个灭绝了,其他都要受其影响。所以政府的钱是一定要出的,不能灭了其中哪一个,但是监管一定要跟上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