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GDP

地方GDP

看到网上报道,说人行前副行长吴晓灵认为“地方GDP统计应取消”,觉得很有意思。

吴晓灵在从副行长位置上退下来之后,经常出来说话。她说话我比较爱看,因为:有具体的观点,有具体的理由。对“地方GDP统计应取消”这件事情的具体理由是:地方GDP统计在技术上本身就很难实现,因为省和省之间的货物流动很难追踪,同时统计GDP容易使得地方政府以增长至上,忽略其它和谐社会需要的东西。

地方GDP一直存在虚报的问题是众所周知的。最著名的就是1998年,全国31个省只有新疆一个地方当年的GDP增长低于8%(为7.3%),而当年全国的经济增长是7.8%(见原始数据的最后一列,数据来自国家统计局1999年年鉴,指数都是按可比价格计算的),数字的问题一目了然。

我在想的是,取消地方GDP统计就真的能消除地方官员扭曲的激励吗?我是怀疑的。

说两件事:一是政治学家杨大利对1959-1961年“三年自然灾害”的研究,他的研究里的一个发现是对上面越忠诚的地方,遭受的损失越严重。道理应该很直观:如果上面做了错误的决定,而下面仍然有力执行的话,那带来的损害自然会变大。二是黄亚生,以及后来的钱颖一等人的研究,他们的一个发现是一个省的省委书记是从上面派下来的,还是从本地提拔起来的,对本地经济的影响是不同的。

在我看来,这些研究都反映了同样一个问题:如果地方官员的眼睛是向上看的,而不是向下看的,那这件事情本身就会带来很大的激励问题。地方GDP都是报给上面看的,所以即便不统计GDP了,恐怕这背后的激励扭曲还是存在的。所以,如果不消除更深层次的扭曲,光靠取消GDP统计可能会是徒劳的。

Untitled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66 Responses to 地方GDP

  1. 玉伟说道:

    据说当年饿死人最多的几个省是四川、安徽、河南、山东和甘肃,而这五个省当时的第一书记分别是四川李井泉、安徽曾希圣、河南吴芝圃、山东舒同和甘肃张仲良。还据说,这五个人除山东舒同都是庐山会议攻击彭德怀的猛将,不过后来大多下场很惨。至于GDP统计问题,国内徐现祥、周黎安等对于省委书记、省长影响地方经济增长的机制和程度做过研究,而且认为中央确实存在地方GDP考核作为官员任免、升迁决定的重要变量。王永钦、陆铭等人也认为政治集权、经济分权再加上GDP为核心的考核机制对于中国经济增长成就和现在存在的问题发挥了重要作用。改变GDP在官员政绩考核中的权重,加入其他社会发展、人民生活等因素的考量应该还是很有必要的,“做对激励”。

  2. Sean说道:

    Insight is more important than implementation

  3. 说道:

    liduan兄有提到了中央政治经济集权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了。。。。。郭兄今天虽然很激动,但自下而上的意思还是表达的很透彻。也许我没有理解shisean兄的意思是反讽还是什么。。。但是政治上的行知问题恐怕不是简单的理论和实践的问题。30年的改革在政治上的成功是没有让家族入主高层,可另一方面在基层或者广泛一点的关系网仍然是我们这个国家的政治核心。我们的中心总是笼罩在一层迷雾中,让外面的人看不懂。。。当然也许我们的看法都是错的,可揭开这层迷雾可能是现阶段最重要的事情。。。不管他的初衷是公开还是沟通。。。

  4. Da说道:

    各位朋友,对不起,最近两天比较忙,我刚仔细查了数据。为什么说郭凯是垃圾?他在贴1996年数据的时候,把一句话给删了(中间的一句话,不是开头末尾的),这个绝对是蓄意误导了。我说过,他是最终要现形的。你为什么要删这句话,你心虚什么?也就是说,中国早就知道耕地面积统计数据过低,需要“must be further verified”,而且verified之后,也必须引用新数据。这句话是:“本表实有耕地面积数字偏小,有待进一步核查。Figures for the cultivated areas are under estimated and must be further verified.“——————–地址在:http://www.stats.gov.cn/ndsj/information/zh1/k051a11-5 耕 地 面 积AREAS UNDER CULTIVATION本表实有耕地面积数字偏小,有待进一步核查。Figures for the cultivated areas are under estimated and must be further verified.单位: 千公顷 (1 000 hectares) ————————————————————————————————————–| 年 末 实 有 ———————-| 年 内 减 少 ————————————-年 份 地 区 | 耕 地 面 积 | 水 田 | 旱 地 | |# 国 家 基 |# 乡 村 集 |# 农民个人 | Cultivated | | | Decrease in | 建 占 地 | 体 占 地 | 建房占地 | Areas | Paddy | Dry | Cultivated | Capital | Village | Peasant Year Region | | Fields | Fields | Area and | Construc- | Collective | Construc- | (year-end) | | | Causes | tion |Construction| tion ———————–+————-+———-+———-+————-+———–+————+———–| 1978 | 99389.5 25419.7 73969.8 800.9 144.5 1980 | 99305.2 25322.2 73983.0 940.8 97.7 1985 | 96846.3 25033.0 71813.3 1597.9 134.3 92.3 97.0| 1986 | 96229.9 25055.1 71174.7 1108.3 109.6 58.5 84.51987 | 95888.7 25104.1 70784.5 817.5 104.6 52.0 57.51988 | 95721.8 25077.7 70644.1 644.7 87.8 37.4 37.61989 | 95656.0 25265.8 70390.2 517.5 70.1 34.6 27.41990 | 95672.9 25518.9 70154.1 467.4 66.3 30.3 36.7| 1991 | 95653.6 25706.5 69947.1 488.0 71.9 33.4 20.51992 | 95425.8 25597.2 69828.6 738.7 131.7 64.1 23.91993 | 95101.4 25028.0 70073.4 732.3 161.0 86.0 24.01994 | 94906.7 24762.9 70143.8 708.7 132.6 80.2 33.01995 | 94970.9 24850.5 70120.4 621.1 111.9 84.9 31.6| 北 京 Beijing | 399.5 23.7 375.8 2.9 1.5 天 津 Tianjin | 426.1 48.5 377.7 1.5 1.1 0.2 河 北 Hebei | 6517.3 126.5 6390.7 19.4 8.6 2.6 1.5山 西 Shanxi | 3645.1 8.8 3636.3 15.4 2.5 2.3 2.2内蒙古 Inner Mongolia| 5491.4 84.3 5407.1 77.5 3.8 12.0 1.0| 辽 宁 Liaoning | 3389.7 468.6 2921.1 27.0 2.7 1.3 0.7吉 林 Jilin | 3953.2 425.2 3528.0 19.5 2.9 1.8 0.7黑龙江 Heilongjiang | 8995.3 868.8 8126.5 23.4 5.2 8.9 0.5| 上 海 Shanghai | 290.0 253.9 36.1 4.8 1.7 2.2 0.2江 苏 Jiangsu | 4448.3 2669.7 1778.6 23.7 11.7 2.5 1.7浙 江 Zhejiang | 1617.8 1344.9 272.9 22.2 7.5 7.5 2.3安 徽 Anhui | 4291.1 1857.6 2433.5 13.5 5.6 4.3 2.2福 建 Fujian | 1204.0 972.5 231.5 9.5 3.2 0.4 0.3江 西 Jiangxi | 2308.4 1946.9 361.6 8.0 3.1 0.6 0.7山 东 Shandong | 6696.0 156.7 6539.3 34.4 10.9 10.0 2.7| 河 南 Henan | 6805.8 446.6 6359.2 31.0 4.5 2.0 2.1湖 北 Hubei | 3358.0 1780.4 1577.6 21.4 4.2 3.0 0.7湖 南 Hunan | 3249.7 2562.9 686.8 18.3 3.5 1.2 0.8广 东 Guangdong | 2317.3 1698.7 618.7 35.2 5.0 2.6 0.4广 西 Guangxi | 2614.2 1540.3 1073.9 29.0 3.8 0.9 0.5海 南 Hainan | 429.2 248.2 181.0 3.9 1.1 0.1 0.1| 四 川 Sichuan | 6189.6 3156.0 3033.6 32.8 7.6 10.0 2.7贵 州 Guizhou | 1840.0 768.4 1071.6 7.0 1.9 0.9 0.9云 南 Yunnan | 2870.6 958.8 1911.9 35.5 3.2 1.7 1.0西 藏 Tibet | 222.1 0.8 221.3 0.4 0.1 … | 陕 西 Shaanxi | 3393.4 176.0 3217.4 54.0 1.9 1.4 2.6甘 肃 Gansu | 3482.5 9.3 3473.2 3.5 0.5 0.3 0.6青 海 Qinghai | 589.9 … 589.9 1.2 0.2 … 0.2宁 夏 Ningxia | 807.2 170.9 636.3 3.8 0.7 0.1 0.2新 疆 Xinjiang | 3128.3 76.7 3051.6 41.6 2.0 4.2 2.3| ————————————————————————————————————–注:年内减少数包括因各种原因占用的耕地和因灾废弃而实际减少了的耕地。a)Decrease in cultivated area include occupation cultivated land for all reason and decreasing accually for natural disaster abandon.

  5. Da说道:

    你们瞧瞧吧,丫在引用年鉴的时候都敢作假。你们这些人,被忽悠了,还谢他呢,呵呵。他给你们看得数据,都是加工过的,最重要的话,会被他删除,这种行为,购恶劣吧。我这次是把统计局的网页地址都给出来了,证据确凿,我相信你们是可以看出郭凯的学品和人品的。

  6. free说道:

    潘大 这两年我每篇博文都看的博客只有两个,其中之一就是这里,虽然郭的很多观点我也不是赞同。但你已经严重污染了这里的环境。对付乱叫的狗我通常是绕着走,如果实在跑到我跟前了,踢它一脚也就不叫了。今天再跟你多说两句。 第一,你同样的帖子在两篇博客下都发,今天的主题已经变了,没必要在这里也污染环境。你要就那个主题说事,至少回那篇博文后面去。 第二,我就愿意听郭凯忽悠,你装可爱,装正义,装牛逼,我都认为你就是小人。 第三,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同样无耻的陈导原创)。 最后,你能不能shut你妈的up。

  7. Da说道:

    TO free:不管怎么说,郭凯把年鉴里这句最重要的话删了,是一个对你们非专业读者的态度问题,不是观点问题。另外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尽管提,不要骂人。我,潘大,向诸位朋友重复我说过的郑重承诺:我,引用任何数据,绝不作假,我绝对相信读者的智商,绝不忽悠读者。这句话我希望你们映在脑海里:“本表实有耕地面积数字偏小,有待进一步核查。Figures for the cultivated areas are under estimated and must be further verified.“

  8. Angus说道:

    我说潘大, 郭凯给的数据是从 表1-4来的, 你的那个表是 11-5, 他怎么在表1-4里删表11-5的句子啊? 要不你给示范一下…

  9. free说道:

    to panda 我们都是非专业读者,你从何得来的这个结论? 骂人一说,实在响应你的号召,在和你分享你做人的道理,这个我不和一般的人分享。 对你的意见不说过多次了,讨论问题可以,不要用你的猜测做基础然后搞人身攻击。不过你今天又假设了一下,我们一下子都成非专业读者了。你的博客那些文章说实话,我觉得比我这个非专业读者还非专业,说过多次了,你又不能保证你不删评论,我也不好和你讨论这个问题了。 希望这句话映在你的脑子里,乱叫的狗也是会被踢的。

  10. Da说道:

    我说了,郭凯这样做,已经不是观点问题了,而是对待非专业读者的态度问题了,11-5他是肯定看到了的,他给你们看1-4,就是怕你们发现了那句最重要的话。事实上在引耕地数据时,本身就应该以11-5为准。第二点,我认为,他这种行为足够恶劣。第三点,我认为,一个人,要作假,迟早是要翻船的,这是规律,我希望大家要相信规律。第四点,我在最初的文章中说郭凯捏造数据,事实证明他就是蓄意捏造。最近几天很忙,我在百忙之中抽时间批评郭凯,避免你们上当受骗。我不希望你们感谢我,至少我希望诸位还是要稍微客气一点点比较好。

  11. Angus说道:

    拜托,潘大,骂人也要讲究方式方法,你可以说郭凯不认真,说他捏造数据有点过了吧。。。把统计年鉴上的数据原样拷下来也叫捏造?可惜你生晚了,早生点在文革中一定是员“虎将”,这棒子抡的呼呼的,这帽子扣的。。。非专业读者。。。 呵呵,你知道看这个博客的有多少个经济学博士阿? 奉劝一句, 和人辩论时,诛心之论还是少用为好…知道诛心之论啥意思不?

  12. free说道:

    to panda 你又说给你提意见,提了吧你又不正面回答。这两天下来,发现你几个特点: 非常喜欢猜测和下结论,完事了就不管了。你说言之凿凿,99%都是心怀鬼胎。最凿凿的就是你自己了,你不还老郑重宣布这宣布那,一会以声望担保,你怀的是啥胎啊。说话的实话,不要只顾嘴巴快活,基本的逻辑还是要的。 我认为你的行为比这里的谁都恶劣。 以往我看到偶有过激言论我不出来说话,这次为什么要说话呢,因为你是蓄意攻击。 你挺喜欢装,我们都容易上当,就你不会。我倒是容易上当,你倒设个局让我上啊。 这次最开始的人身攻击是你发起的,而后你又摆出一个欠抽的姿态,而且摆得太帅了,不抽一下吧觉得太不配合了。原来是叶公好龙啊。 你要真百忙,请您回家歇着吧,多谢了啊。

  13. Jack说道:

    我刚才看了Da Pan给出的统计部的表,好像人渣确实不占理。作为一位在国外接受过教育的人,我感到非常遗憾,人渣的这种行为给别人批评留学生群体留下了口实。我希望这只是你不小心犯的一个小小的错误,其实没有什么的,大胆的承认并改正了错误,我们还是继续支持你!

  14. Jack说道:

    我相信这不是郭凯蓄意造假,而是因为这不是论文,可能在严谨上下功夫不够而已。年鉴上所讲的“本表实有耕地面积数字偏小,有待进一步核查”,确实很重要,如果原始数据出错,结论自然也不会正确。我希望人渣在未来写blog的时候,也应该拿出专业和严谨的精神,避免再无心的犯这种低级错误。

  15. Jack说道:

    对于Da Pan先生,我以前不认识你,我佩服你的严谨求知的态度,你给的论据都非常有说服力,值得我们学习。但是我希望你也相信,我们这群接受过海外教育的留学生,大多数是好的,不一定就如你想象的那样,不要一棍子打死。

  16. ALEX说道:

    上次panda那么骂郭博,郭博都没有恼,这次终于是恼了。

  17. Unknown说道:

    两个字:丢人!我过去是你的忠实读者,刚才看了年鉴数据,确实是把年鉴上那句最重要的话删除了。我查过,1996~1999每年年鉴的耕地数据都有那句注释,你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来欺骗我们?读了你的文章那么长时间,虽然情感上感觉难以接受,但是在我仍然不得不说服自己,我被欺骗了。年鉴上那句注释是非常重要的,足以说明一切问题。看了你的前一篇文章,我也以为中国农业部门是傻瓜,现在看来原来自己是傻瓜,居然那么容易被蒙蔽。看来自己的知识还不够,容易上当,未来还需要继续加强学习。

  18. ALEX说道:

    这件事情上,我觉得panda实在是欺人太甚,其实整个事情他都不占理,但偏偏喜欢装出一个救世主的样子, "我来拯救你们这些无知的非专业人士…"其实没必要,来看郭博网文的,多少还有点独立思考能力,批驳观点可以,但别人身攻击。如果我被忽悠了,我也认了。我去panda那边留言,统统被删。。。 这至少说明了博主的心胸问题。再说了,panda自己闹的笑话还少吗,那个什么巴菲特和中信银行的,什么全球他是第一个xxx的,还要告这个告那个的…唉…有时间不自己去反省,来这里搅局,实在是不厚道。

  19. 一凡说道:

    "年鉴上那句注释是非常重要的,足以说明一切问题。"好吧,你来说说看,说明了什么问题。别一切,你能说出来一样就成。

  20. Unknown说道:

    楼下的不要自己骗自己,我平常不爱在网上发言,这次是忍不住了。那个什么panda,口气虽然我不喜欢,但他列举出的证据,很难让我相信郭凯是对的,我相信证据。虽然这样做就必须要承认自己容易受骗,但是也算是长了见识,不枉关注经济学这么长时间。一个学者,如果连年鉴数据都可以操弄,他还有什么不敢干的呢,我们对他应该大胆的唾弃。我走了,你们慢慢学习。

  21. ALEX说道:

    没有名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没有名字呢?呵呵年鉴上是有那句话,但这种话就是一句台面上的话而已,就像某人写了一篇推荐某股票的投资分析,然后注释说:仅供参考,据此入市,风险自担连大的投行的分析报告后面都有一整页的这种废话,有意义么。这不构成对整个论点的否定,更何况,郭博的本意也就是说这些数字不准确而已,而且好几年连续的同样的数字,够说明问题了。

  22. free说道:

    我只是希望百忙中抽空拯救我们这些无知的非专业读者的潘大回家好好歇着,您老那么伟大,又那么累,累死了会造成人类多大的损失啊!

  23. Unknown说道:

    楼下的有托的嫌疑。我刚才仔细看了年鉴,你说那是一句台面上的话,其它章节怎么没有看到这句话呢?年鉴已经清清楚楚的告诉我们,那个数据就是偏低的,相关部门早就认识到了,普查后给出新的更准确的数据。中国农村面积那么大,也总不能每年都进行一次普查吧。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博主居然删除了那句话,这让我感到寒心。确实,就像panda讲的一样,这是一个对待非专业读者的问题,是态度问题,不是观点问题。受骗的滋味很不好受,这个春节我要准备读一两本经济学的书,提高自己的辨别能力。说实话,我真的感觉你是博主的托,你受骗了怎么好像还这么高兴呢?

  24. ALEX说道:

    说道取消GDP这个事还是不好,呵呵,虽然说世人都知道中国GDP数字水分,但有数字还是比没数字好啊,完全准确真实那是奢望, 完全不靠谱的瞎编那是要被人一眼识破的,是闹笑话。所以实际情况一定是介于两者之间,至于程度如何,至少给你了参考,给你了线索。就如同我们平时看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我想没有人天真到相信所有的报表都准确无误,但纯粹的瞎编报表,而不被人发觉破绽,那也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实际情况也就是介于两者之间,无论怎么说,有报表总比没报表好,有数字总比没数字好。

  25. Unknown说道:

    这次多亏有panda的指出,让我们这些非专业读者能够认识清楚事实真相,不然还不知道会被博主蒙蔽多久。这确实不是一个观点问题,删除年鉴中的重要注释,以此证明自己是正确的,这是一个做人的问题,也是panda说的怎么对待非专业读者的问题。今天发现自己被骗了,有点激动,说话有不妥的地方请大家包涵。但是楼下的这个托说的话,确实是让人感到恶心。这个事情不是明摆着吗?你一个托在这里表演,就可以让我们继续相信博主这个骗子?

  26. 一凡说道:

    ”这确实不是一个观点问题,删除年鉴中的重要注释,‘以此证明自己是正确的’,这是一个做人的问题,也是panda说的怎么对待非专业读者的问题。“我再一次诚恳的请求你们提出证明,删除这句话如何能对郭凯的论证起到助力作用。不要只是空口放炮,就是好来就是好。

  27. duan说道:

    有组织,有预谋!一些人义正词严,一些人电脑前坏笑。

  28. ALEX说道:

    哦,原先我以为你在说‘free’是托呢。误会误会…呵呵

  29. duan说道:

    真他妈的火大,都是什么人啊,这里。郭凯,不是说你!

  30. 说道:

    这年代穿马甲出行的人真不少。。。。。。。。。。

  31. Unknown说道:

    你们这些托继续表演,我要走了。我发现,你们这些托,居然可以不上班或者不上学,在这里逐条反驳,好玩。我惹不起你们,我还有正事要办。我相信统计局的网站年鉴的数据,郭凯删除“本表实有耕地面积数字偏小,有待进一步核查”这句话,也是事实。此外,我还相信我的辨别能力。谁对谁错,一目了然。是谎言总有要被戳穿的那一天。我以后不会再上这个小人的blog了,你们继续玩。最后,我要谢谢panda,如果不是panda指出,我真的很难想像我还会被欺骗多久。走了。

  32. ALEX说道:

    马甲出行,是啊,想说一些不负责任的话,只能用马甲了。不过好笑的是,穿马甲的人还说用大号的人是托,这世界真是有趣啊。呵呵

  33. duan说道:

    愿意当清洁工的站出来,帮郭博清理门户。回归我们讨论的主题:1,N亿耕地红线是否需要坚持2,取消省级地区增加值核算的意义何在如果谁要是怀疑郭博的个人收入跟他写博有关,建议他做以下模型分析:Y=a+bX1+cX2+dX3+eX4+…….Y代表郭的个人及家庭收入,数据直接向他索要。X代表他写的博文主题,数据都是公开的,自己找最后请告诉我们T和F值,模型是否显著成立。谢谢。

  34. LEE说道:

    请问1996年年鉴耕地数据的地址,我希望看一看原始材料。辩论是好事嘛,大家不要对骂,观点越辩越明。错了就改正,对的就继续坚持,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人总是会犯错误的。

  35. free说道:

    无知的容易上当的读者兼托认为取消或者保留省级GDP核算意义不大。

  36. EVER说道:

    潘大官人的大小马甲用的是出神入化,配合天衣无缝啊。

  37. Eddie说道:

    再说一次,这个数据没有什么意义。而且数据本身也在变化。“本表实有耕地面积数字偏小,有待进一步核查” ,这句话本身是指数据不一定准确而且偏小。但是谁能想到能“偏”那么多呢?记得,中国的国土面积才叫偏,960万平方公理后来查出来是多了大概几十万平方。另外,我看了一下,郭凯是有失误。可以讲是不够严谨。他只是匆匆地贴上两张数据表格,没有加上任何其它文字。不过就算没加上那句话,郭凯还是有理由拿统计局的数据说话的,毕竟这是正式公布,而且只是“偏”,如果统计局认为可能相差30%以上,请问他们会正式公布这个数据吗?他们也是认为最多可能相差2%,4%才会发表这个数字。

  38. LEE说道:

    哈哈,不用你们找了,我自己已经找到了。最后的注释确实在人渣的文章中没有,希望人渣撰文说明一下,让我们能对耕地情况有更深的了解。1-4 土 地 状 况 项 目 面 积 占总面积(%) 总面积 (万平方公里) 960 100.00 按地形分: (万平方公里) 山 地 320 33.33 高 原 250 26.04 盆 地 180 18.75 平 原 115 11.98 丘 陵 95 9.90 按地高分: (万平方公里) 500米以下 241.7 25.18 500-1000米 162.5 16.93 1000-2000米 239.9 24.99 2000-3000米 67.6 7.04 3000米以上 248.3 25.86 按特征分: (万公顷) 耕 地 9497 9.89 森 林 13370 13.93 内陆水域面积 1747 1.82 草 地 40000 41.67 #可利用草地 31333 32.64 其 他 31386 32.69 注: 本表数字多为过去清查数。其中耕地面积偏小, 有待进一步核查。

  39. Eddie说道:

    各位,你们一提潘大的名字,它就会特别地兴奋乱叫。郭凯一回复,你看把它兴奋的。从现在开始,各位都当作没有这个人就行了。否则这评论是没法看了。各位,不要和这个疯子说话辩论了(也不要和它的另外的一个马甲或者它的托)。谢谢。否则我们本身也变成这个疯子的搭档在污染这个环境。谢谢合作。

  40. Eddie说道:

    各位,你们一提潘大的名字,它就会特别地兴奋乱叫。郭凯一回复,你看把它兴奋的。从现在开始,各位都当作没有这个人就行了。否则这评论是没法看了。各位,不要和这个疯子说话辩论了(也不要和它的另外的一个马甲或者它的托)。谢谢。否则我们本身也变成这个疯子的搭档在污染这个环境。谢谢合作。

  41. Eddie说道:

    各位,你们一提潘大的名字,它就会特别地兴奋乱叫。郭凯一回复,你看把它兴奋的。从现在开始,各位都当作没有这个人就行了。否则这评论是没法看了。各位,不要和这个疯子说话辩论了(也不要和它的另外的一个马甲或者它的托)。谢谢。否则我们本身也变成这个疯子的搭档在污染这个环境。谢谢合作。

  42. Eddie说道:

    各位,你们一提潘大的名字,它就会特别地兴奋乱叫。郭凯一回复,你看把它兴奋的。从现在开始,各位都当作没有这个人就行了。否则这评论是没法看了。各位,不要和这个疯子说话辩论了(也不要和它的另外的一个马甲或者它的托)。谢谢。否则我们本身也变成这个疯子的搭档在污染这个环境。谢谢合作。

  43. duan说道:

    To free不用管他们的我担心的是,取消省级GDP核算后,绩效考核更加没有公认的标准,使得官员的提拨更加混乱。

  44. LEE说道:

    请大家不要刷屏,让人渣看到后为我们普及一下统计知识。PS:最后一句话在你的文章为什么没有了呢?1-4 土 地 状 况 项 目 面 积 占总面积(%) 总面积 (万平方公里) 960 100.00 按地形分: (万平方公里) 山 地 320 33.33 高 原 250 26.04 盆 地 180 18.75 平 原 115 11.98 丘 陵 95 9.90 按地高分: (万平方公里) 500米以下 241.7 25.18 500-1000米 162.5 16.93 1000-2000米 239.9 24.99 2000-3000米 67.6 7.04 3000米以上 248.3 25.86 按特征分: (万公顷) 耕 地 9497 9.89 森 林 13370 13.93 内陆水域面积 1747 1.82 草 地 40000 41.67 #可利用草地 31333 32.64 其 他 31386 32.69 注: 本表数字多为过去清查数。其中耕地面积偏小, 有待进一步核查。

  45. duan说道:

    和谐社会的概念兼顾了公平,现在大环境不好,是不是更应该考虑一下效率问题。不能一概取消,可以考虑加以权重。

  46. Eddie说道:

    地方GDP取消其实是大事情,因为地方的很多决策依据是需要这个数据的。取消听起来很美好,具体可能值得商榷。请问,地方行政长官拿什么来评估地方的经济发展状况呢?大家都没有了这个数据,你怎么知道东西部相差那么大呢?虽说都作假,但是还是大概可以修正的。再假,四川的也没有在说他的经济水平超过了浙江吧?

  47. duan说道:

    No name真好,这些数据我都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白学了6年的国民经济统计,我好崇拜你哦!

  48. duan说道:

    同意Eddie Mao的说法

  49. free说道:

    to liduan 可能我的观点和你有点不同,你觉得现在的官员提拨还不够混乱?个人觉得有无这条标准没有太大的影响。况且这条标准从考核目标和过程中本身就有很多问题。扯得稍微远一点,我们的政府把GDP看得太重了,前几天看黄亚生一文就表达过类似的观点,可惜链接我没保留。你要真有兴趣可以查一下,我记得是wsj 上的吧。

  50. duan说道:

    To free好,我找找看。但我的观点很坚持,一定不能取消。统计数据的健全,跟经济发展水平很有关系,很多经济学人在美国不愿回来,就是那边数据很全,这是横向的比较,纵横的比较,金融业的数据会比农业的数据可信。所以,不能因为有点问题,就要取消,以后要做地区研究,没有历史数据,痛苦的只能是各位。至于政府太看重GDP,这个不应该是取消省级核算的理由吧。

  51. LEE说道:

    来源是统计局网站的1999年年鉴,人渣貌似把重要注释删除了,捏造数据,这不是一个学者的做法吧,我们等着看好戏就是。

  52. duan说道:

    To free没有正面回应你的问题,不好意思。关于官员提拔,我的观点是,如果不是公开辩论,靠民选产生,那么可以摆在中组部桌面上的提拔标准除了GDP,就很再找其他的,浙江生产十亿台打火机和河南生产5千万吨粮食,怎么比?

  53. duan说道:

    如果不能找出一个更好的方法,就不能废掉眼前的,至少他还能使整个考评体系运转。我们需要讨论的两个方案的优劣,而不是一个方案的取舍。决策者永远不会听没有结果的讨论,把问题都摆给他,不管了。

  54. Eddie说道:

    GDP的作用只是做为绩效考核吗?这只是其中的一个作用吧。不能因噎废食。这个数据还是有点用的。好多事情都用得上,我这都不用说政府的决策了。比如,KFC想要去一家县级城市开分店,他会拿什么作为参考?虽然有水分,但是,KFC在中国这么多年还是有自己的权重。他会根据自己的经验根据这个有水分的GDP来作出决断。你说,KFC会因为这个GDP数据有水分,就不会用吗?再说了,GDP的增长是要和税收挂钩的。你说你GDP增长了很多,那好啊,那就得向中央多交点税吧。所以你不能说的太多,当然也不会去主动说少了。但是,从各地所交的税,你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了。另外,官员调任一方的时候也是会作一些修正的。否则这个泡沫越吹越大,给后来的官员的空间就越来越少了。所以后来的官员还是会去做一些修正。GDP和人均GDP也是衡量一个地方经济发展水平的一个重要指标。总之,这个数据要没了,我难以想象。好多重要的工作根本就没法做。这和中央政府取消全国GDP数据本质上并没有重大的不同。

  55. Eddie说道:

    有一个方法可以既可以保留GDP,又可以不让GDP数据那么有水分,那就是GDP不再与官员的考核相挂钩,虽然这同样不可想象,但是总比取消GDP的统计要好很多吧?另外,GDP也不是说想吹多大就可以吹多大的,如果是这样的话,各级官员只要在GDP统计的时候做做假就可以了。还那么积极的招商引资干什么啊?所以说,GDP数据也是不会太离谱的。另外毕竟可以看税收来看看GDP的。

  56. Eddie说道:

    再打个比方吧,如果300年后,有人要研究现在浙江和江西的生活水平,结果发现,居然在2009年中国各地方的GDP数据统计被取消了。不过除了GDP数据,象气象数据,人口数量,法律案件等什么的就很完全。你们想想吧,一个反应一个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的数据统计居然被取消了,这事是多么的荒唐啊。要多荒唐有多荒唐。

  57. Eddie说道:

    to free & liduan:黄亚生的这篇我也刚刚看过了,谢谢先。我个人觉得写得比较好,力图提醒中国政府,但是观点有值得探讨。有两点(由于没有其它和你们沟通的渠道,我只好写在这儿了)第一,“ this "business friendliness" is the heart of the problem” 可能不一定。具体我也觉得不太清楚是不是。不过如果当地政府可以招商引资,那么虽然说政府廉价给出了土地,并且有可能给一些农民的补尝比较少,但是由于成功的争取(否则可能流向印度或者越南)到了这个项目,那么这家外商在中国的投资会以工资,税收并且带动相关产业来极大的回报当地。我想这可能要比土地补尝的数目要大很多啊。你想想,土地能占到投资的多大成本啊? 通过这种方式,中国其他农民是不是得到了更大的实惠呢?所以我不觉得 this "business friendliness" is the heart of the problem.当然,我也认为,补尝确实必须重视,毕竟这也是增长农民收入的一个渠道。 另外,正是因为中国Gov\’t是land owner,所以可以向外商提供比较大的优惠,从而争取到了投资。黄亚生也承认这也是中国政府争取投资所向披靡的原因。我记得几年前我读过一篇某个外国经济学家的文章,说中国之所以能成功高速发展了这么多年,是因为中国政府50多年前的土地改革给现在的发展铺平了道路。而这也正是印度政府官员所抱怨的,因为印度想发展一些项目太难了,都是因为这个土地问题。 这样看来,似乎应该是this "business friendliness" is the heart of the success of the Chinese economy.第二, 作者说“It is time now to raise their income”.此处they指中国农民或者从事低收入行业的人。我个人觉得这些人的工资水平其实不是由中国来决定的,而是由印度,越南来决定的。因为只要他们的收入水平大过印度越南人一定程度,这些外商肯定会转移到印度和越南这些地方。 我还是很欣赏他提醒中国政府要重视土地补尝这个问题,这确实是农民增收的一个重要方面。但是如果上升到中国经济的核心问题,我想他可能说反了。

  58. 唯诚说道:

    “由于没有其它和你们沟通的渠道,我只好写在这儿了”,Eddie Mao也可以考虑开一个博客:)。。。

  59. Hexe说道:

    “由于没有其它和你们沟通的渠道,我只好写在这儿了”,Eddie Mao也可以考虑开一个博客:)。。。那什麽,同意。最好是BBS……哈哈……

  60. 说道:

    GDP和官员考核,Eddie Mao提出的税收考核是对老郭命题的丰富,个人认为这个命题的核心是设个考核过程的公开性问题。中国30年改革在政治上的成功是在一定层次以上基本消灭的家族政治,但作为一个群体仍然有体制内和体制外的感觉。现在风行的丑化行政智能机构,群体事件的问题,一定程度上说,不是因为他们做的有多差,而是做的不透明。在没有讨论清楚先有考核制度的基础上,我们讨论改革是否有点过犹不及的意思。。

  61. alex说道:

    看了好久,本不想说话。但实在憋不住了:1.首先,我是经济学文盲,但偶然来到这里,发现博主所写的似乎我都能看懂。少了冗长绕口的专业术语,且文章紧扣事实,短小精悍。道理讲的很清楚。有人在这里说的很好:http://www.hecaitou.net/?p=26052.虽然我不懂经济学,也不知道怎么看统计年鉴。但只要是人,通过察其言观其行,我们就能对他行事的想法和目的有一个大致了解。但“潘某人”的所作所为我真的看不出:既然双方在某一问题上有争论,那就就事论事,摆事实,讲道理嘛。为什么一开始就给别人扣个大帽子(又是蛊惑人心,又是王DAN,又是制造不稳定,又是和谐),就怀疑别人居心叵测?这是一个“学者”的风范吗?这是一个所谓“财经人士”的行事风格吗?如果真是这样,那听从他投资建议的投资者,你们要小心了。3.既然要分辨出谁对谁错,那我们除了摆事实,讲道理。还要广开言路,听听大家的意见和批评(不要只顾别人往自己脸上贴金)。但是,很遗憾我去“潘某人”的 博客看,评论里全是吹捧,赞扬,支持“潘某人”的。几乎没有反面的评论,反之观郭凯博客的评论,无论反面正面的评论都 有。相较之下,谁的胸怀更广,谁更有度量,谁更有自信,谁更是一个真正做学问的,不用我多说。大家都明白。4.综合上述种种,推测有2种结果:1.“潘某人”在炒作,而且利用的是很低劣的手法(比倪震周慧敏的手法差远了)。为自己的网站增加人气,增加流量。将一部分郭凯博客上的访客吸引到他的网站,所以只要我们去他网站看,我们就已经上当了。想象,现在的金融如此惨淡。还有多少人去关注财经网站,去相信所谓的投资建议?不想想办法,搞点流量,增加用户群。那网站离倒闭就不远了。5.假如(请容许我使用这个词,因为“潘某人”一开始也是揣测别人的心思,而不是证据。这里不算为过吧?)“潘某人”的目的不是4 ,那非常可能的就是2:“只要是人,其所作所为我们都是能看出来的。”但我们要是看不出来,那…大家想去吧…

  62. Eddie说道:

    谢谢楼下的。呵呵。其实要象老郭一样开一个博客挺难的。几乎每天都要更新,而且每天都要提出新的想法。挺难。郭博这样,已经挺不容易了。每天一个新想法就很难做到考虑深入透彻,更敌不过一众网民的千言万语口诛笔伐,呵呵。:).而且我这个人好批,见到人就一顿狂批。。。。连MIT的黄亚生都批(http://online.wsj.com/article/SB122988679995424611.html),到时各门各派的粉丝来T场,网络非崩溃不可。再说,一轮到我来抛砖引玉,就三棒槌打不出一个屁来了。这个博人气挺旺,偶尔借他宝地一用即可。P.S.以GDP为导向,大家都觉得有问题,但是换一个说法,拿老邓的话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估计各位都没什么意见了。其实建设还是最重要的考核标准,不可能放弃,那些希望两者脱钩的基本都是学者似的人物,没有经过官场的浸淫,也没什么实际的治国治省的经验。估计那些官员听到脱钩估计会笑话“书生误国”的。克林顿当年不管是做州长的时候,就是因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才一举击败如日中天的老布什,否则没什么人能打败老布什。我也不觉得这种激励很扭曲。当官的不想着往上爬,那还当什么官啊?套用一句话:不想当总统的官不是好官。当然了,具体标准确实可以做出改革。比如,绿色GDP啊,环境,教育等方面加大权重。这些都是方法。关键是要尽量做到标准能基本衡量做实事和为民服务。

  63. lm说道:

    个人觉得有主张的二流经济学家(按邹恒甫老师的分法)比不上务实的经济学家,所以MaoEddie批黄亚生其实也没什么。既有主张又务实的经济学家?如佛里德曼!中国社会的变革必须等待新老更替,这可能不是最好的办法,但肯定是最不流血的办法——汗就多流点吧。最近在一些中小学门口看见“大力倡导科学家教”、“成人在家庭、成材在学校、成功在社会”的口号,俺觉得中国教育的希望也快来了。

  64. yanqing说道:

    谁知道年鉴里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时候加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