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无知更差

最近又读了一些书,这些书或多或少的都触及了同一个主题:民意或者说流行的思潮。

 

“比无知更差”是乔治梅森大学的卡普兰在他的“理性选民的秘密:为什么民主会选择坏政策”一书提出的一个看法。这可能是一个很多人都会觉得很错误,太精英主义的看法:选民在整体上比无知更差。他的基本说法是:如果选民只是无知,那投票的时候至多也就是接近于噪音,不会更偏向好的政策,也不会偏向坏的政策。但是如果选民不是无知,而是持有错误的看法,比如说被流行的(错误)思潮主导,那民主可能反而会导致坏的政策。这个看法当然并不是说民主比别的制度更差,因为一个独裁者被错误思想影响的几率不会小于民众被错误思想影响的几率,更不要说独裁完全缺乏民主制度的很多制衡。这件事情提醒我的是,在任何时候你都得允许不同的声音,关注不同的声音,无论这种观点在当时听起来多么可笑,多么荒谬。

 

于是就有了弗里德曼在他的《资本主义和自由》一书里写下的这么一段话(他在解释自己为什么要在他的学说在上世纪60年代被视为异端的情况下仍然坚持写了这本书):更基本的动因是为了保持人们可以有替代的理论,直到情况发生改变使得变化必须发生。在私人和政府的安排中存在巨大的惰性,人们总是安于现状。只有危机-实际的危机或者可以预见的危机-才能产生真正的改变。但当危机发生的时候,可以采取的措施取决于当时有什么理论可用。这就是这本书的基本功能:发展一种替代的理论,保证这个理论一直活着,直到政治上的不可能变成政治上的无法回避。我在想,弗里德曼在当时的语境中,是多么孤独的在和当时流行的主流思潮战斗(大政府和越来越多的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其实他的想法直到今天恐怕也显得太激进,他在书里列出了十几项他认为是不必要的政府措施,并干涉了个人的自由,一个不完全的列表是(有中国对应物的或者接近的,我用中国的对应物表述):

 

1.  用保护价收购农产品

2.  房租管制

3.  最低工资

4.  国家提供的养老保险

5.  许可证制度(比如说必须获得行医资格才能当医生)

6.  廉租房和限价房

7.  义务兵役制

8.  国家公园

 

我知道很多人会觉得这些想法都是荒谬的,但正是这些“荒谬”的想法,却为后来里根和撒切尔的大规模私有化以及解除管制奠定了理论基础。弗里德曼的思想从60年代的异端变成80年代的主流,弗里德曼的一些门徒们试图让另外一种理论变成了异端:凯恩斯理论。不过幸好凯恩斯理论没有别消灭,否则这场危机到来的时候,我还真不知道有什么替代的理论可以用。可以说,现在全世界几乎都是凯恩斯主义者。

 

正是因为凯恩斯的药方又重新开始流行,(新)自由主义开始变成笑柄,我反而重新开始读“异端”的自由主义书籍,只是为了让自己不至于变成“比无知更差”,虽然有不少观点我还是发现很难接受。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3 Responses to 比无知更差

  1. Sean说道:

    挺好的文章,可惜最后一段“过了”

  2. Quaik说道:

    The Myth of the Rational Voter. Classical Public Choice theory! Not just irrational ignorance, but also irrational irrationality and extreme studipidity!But Caplan said he is not an Austrian economist. 🙂

  3. Quaik说道:

    It is glad to see a Macro guy to read some libertarian stuff. If you are interested in the content of the book, you could read this reviews:http://mail.beaconhill.org/~bpowell/Review%20of%20Caplan%20NPPE.pdfAnd there was debate called Wittman – Caplan debate. Wittman\’s “Why Democracies Produce Efficient Results.” tell the other side of the story. But it is not that interesting.

  4. dvdv说道:

    哎是,民主能让外行意见更有机会蹦出来,进而让事情恶化

  5. x说道:

    要怨就怨我们处于一个充满不确定的社会,一次集体性的疯狂带来史无前例的灾难,难道事监管者有智慧先知先觉吗?我对此持怀疑态度。相对于凯恩斯主义我更相信自由主义

  6. Oliver说道:

    这次的危机恰恰是Idiots Like Mr. Greenspan不尊重市场规律的体现,然而我们却一股脑转而去捧起凯恩斯,不得不说是一种可笑. 两者之间何来冲突呢,本质上说?

  7. jianing说道:

    先点明,我没学过经济,是完全的门外汉。所以我对这次潘大挑起的争论,到目前为止,还没能形成判断。一方面,潘大的论证思维,在我看来,缺乏基本的专业分析,逻辑的建立都集中在博主的经济自私和学术人格上了,而面对的问题是那么专业的人民币汇率升降之争。这样的腔调,我并不陌生。早在之前巩献田博士差点令我国本世纪目前为止最为重要的立法计划之一夭折一事,便已充分领略。这使我对专业问题非专业论证,充满了天生的警觉和恐惧。也正是此,让我对潘大的言论始终无法放心。另一方面,郭凯看似平淡回应潘大,实在据某揣测,内心似乎忿忿不平。没有猜错的话,最近几篇博文都在含蓄反击潘大,包括本篇。但是,同样的,和潘大一样,我在郭凯此处也没有看到详细、简明的反驳论证。郭凯也许做了学术的探讨,但都是非直接的、含蓄的(在我这个外行人看来,简直是模糊的)。简单的说就是,郭凯也没有让人支持的确定证据。我是一个相信优势证据的法学毕业生。我觉得事情的了断可以是很清楚的,即请双方把各自的论点、论据,学术的论证开来,是非立见。对潘大意味着,请把争议的焦点离大脑更近、离心脏颜色之争更远;对郭凯意味着,如果你认为自己是正确的,请却掉不屑争论的酸腐学究的清高味,大大方方的说清你的论点及论据。不是有大哲说过麽,真知者未尽力宣扬真知,带来的恶,是真知者的罪孽。另,某恰巧都是两位的读者,都从两处获益良多。上述言辞冒犯之处,望海涵。

  8. 大点说道:

    不错不错。。。

  9. n说道:

    楼下的那个学法律的,你真的觉得这是在争论吗?潘大那篇东西怎么看怎么都像人身攻击,一点实在的理由都没有,有什么好反驳的?好几个这个博客的读者跑去贴反对的意见,潘大都不允许,潘大是个什么货色就很明白了,他根本没准备讨论,就是在骂人。况且,郭凯写人民币汇率的博文估计没有几十篇也有十几篇,而且写了好几年了,你自己看看就知道郭凯的理由是什么。虽然我不太同意他对汇率的看法,但是他至少一直在讲道理的。

  10. Eddie说道:

    如果没有当时看起来是“荒谬”的想法,我们要回到旧石器时代。如果“凯恩斯的药方又重新开始流行”,那奥巴马会变成罗斯福吗?“奥巴马新政”会是什么样的,让我们拭目以待。小布什和"Greenspan"可能认为:没有人比他们更尊重市场规律了。

  11. Eddie说道:

    P.S.卡普兰没有说到第三种可能性吗?如果选民不是无知,而是持有“正确”的看法,那会怎么样呢?毕竟美国人还是抛弃了那个口口声声说"美国经济的基本面还是很强劲"的麦凯恩。

  12. Jun说道:

    和潘大好像不用争论吧,纯粹是人身攻击。两个人的博客都在看,虽然潘大的有些文章不错,口气也很干脆,但这次就不用理睬了吧,太多感情色彩。本来和生活费因为汇率原因差个10%之类的比起来,推荐或看低某个个股的潘大有更大的利益冲突的嫌疑的,其实也没什么,本来就是一家之言,当真了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虽然你去潘大那里这样劝他他一定会删掉的。不过秃子开始骂和尚没头发,就开始好笑了。

  13. jianing说道:

    To n先假设潘大的言论就是纯粹的人身攻击。第一,纯粹的人身攻击就不需要反驳麽?如果博主真的那么坦然,又何必贴出这篇博文,间接酸一下潘大和潘大的支持者。假装温和、无谓,实则是读书人的学究酸楚味在作祟。第二,学术观点之争可以回应,人身攻击的人格伤害就不需要捍卫了麽。说的严重点,对自己的人格尊重都无力捍卫的人,学术观点又比其人格,更能另诸位看客信服麽?学术的尊严难道不是从捍卫己身的尊严开始的么?第三,难道没有人看的出来,潘大不是为人身攻击而攻击、为骂娘而骂娘。骂娘的目的是影响舆论、影响民意,进而影响实际的经济政策或其他目的(能不能达到目的则未可知)。难道博主、诸位著书立说,不也是如此目的麽?第四,您有空打一两百字告诉我,博主一直在讲道理,非常感谢。但我想问一句,我什么时候说博主不讲道理了?如果你能抽空也写几百字,替博主阐明论点论据,我将感激不尽。因为第五,不是每个人都看了博主好几年的文章,本人只看了半年左右,相信诸位看客中,情况和我相似或者不如的,大有人在吧?你如果想影响舆论、影响民情,就不要高估你的读者。反过来说,如果农民工都支持你的观点,不更是真知的大胜麽?(如果博主在这件事上,代表了真知的一方)诸位看客,来博主这,是来受教的,不是来领略一位博士的高高在上的。连岳说了,他写文章,心中都想着读者,重视它、讨好他。(大意、非原文,详见《时尚先生》)第六,难道没有看的出来我是倾向于博主的,所以才希望其喊出来、大声的像个男子汉一样,发出其理性的声音,点亮民众的智慧。博主写到,弗里德曼写了《资本主义与自由》,自己又做了什么呢?第七,某同样的留言,在潘大处真的被删掉了(准确说,根本没有通过审核)。作为明辨是非的唯一平台,博主与诸位不都更应该奋力发声麽?第八,某冒犯之处,请海涵。

  14. 夏洛特说道:

    楼上的火气很盛哦。可能还是学生吧?潘大那篇文章的笔调,无非就是哗众取宠,你去反驳他他求之不得。我觉得你不妨先静下心来虚心看看别人的做事方法。

  15. Da说道:

    98年人民币不贬值,造成出口下降,通货紧缩,进一步的导致了国企裁员,给中国社会带来了巨大的问题。当初朱政府就是受了某些海外经济学家的错误引导,不要小瞧了海外华人经济学家的影响力。当然,假如这一切再次发生,对郭博士的影响是不大的。另外,本人的文章是光明正大的批评郭博士,以此揭示海外华人期待人民币贬值的利益根源,不是任何形式的人身攻击。当然,郭博士只是恰好被本人选为案例分析。事实上在郭博士的文章之前,即12月1日,本人就提出了这个观点,郭博士的文章在本人文章之后。包括郭博士在内的海外华人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的站位,如果不符合本人的论述,则经济学的“理性人”假设就要被推翻,所有经济学教科书都得重写,这很显然是不可能的。诸位不要在郭博士这边闹,郭博士只是一个有代表性的例子罢了,他背后还有众多的海外华人。我欢迎各位在自己的博客或其它论坛写文章批评本人的任何观点。郭博士的北大兼哈佛师兄王丹博士,是祸国殃民的典型代表,相信他们在哈佛校园里见过面的。谁说哈佛博士就不能有私心?谁又说哈佛博士一定会为中国好?王丹不就是反例吗?这个问题你们要认识清楚。

  16. 宇文说道:

    托克维尔在《美国的民主》一书中这样写道:“多数既拥有强大的管理国家的实权,又拥有也几乎如此强大的影响舆论的实力。多数一旦提出一项动议,可以说不会遇到任何障碍。”他这里讲的是公共事务领域中多数人的暴政。

  17. 玉伟说道:

    尽管新自由主义现在可能处于极为不利的境地,但凯恩斯主义也不可能完全取得胜利,是否应当在二者之间寻求某种平衡?

  18. Yisu说道:

    郭博还漏了一个教育券(第六章) 我读这章的感觉到是弗里德曼对于政府和私人部门之间的关系没有那么clear cut。他既不信任政府垄断,也不信任私人垄断。 但是就像Jeffrey Henig说的,这个思潮的潜台词是对于公共部门的彻底不信任和公众认为政府在公共事务中的作用和私人部门没有什么差别。这就威胁到了美国民主的核心之一:Public Discource (Robert Putman)的衰退。

  19. Eddie说道:

    潘大,你可以肆无忌惮地对别人进行人身攻击,你就容忍不了别人在你的网页上发表一些客观之言?这还不是对你的人身攻击吧。真是由衷的希望接受你推荐的那些网友在股票上面亏得少一点。劝你不要再害人了。

  20. miaou说道:

    还是不要理会PANDA了一个巴掌拍不响,由他去呓语吧像他这种以己度人的立场论的辩论方式幼稚的很,只考察发出观点人的身份证,根本不考察观点按他的论调,他如果是个女人,也只会为女人主张权利,而不会为其他任何人主张权利。

  21. Eddie说道:

    是啊。一开始还想去辩论辩论,后来发现根本没有这个必要。因为对方是个神经病。

  22. alex说道:

    所谓的政策的对错要看对谁讲,再坏的政策总有受益者,至少是制定政策人不会为了谋求自己利益最小化,而且越小的团体这个目标越容易实现!!!所以,民主的根本目的并不是为了制定出更好的政策。而是限制政策制定团体对自身利益最大化的无限追求。楼主不知道是装糊涂还是经济萧条要去大使馆领点美分…这种政策制定团体为了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其中一步肯定要剥夺你的思考能力,当然还有你的自由主义根本都是无稽之谈了…

  23. Jessica说道:

    无知的真空不是稳态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