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司徒雷登

正在办公桌前吃午饭,阅读器里跳出一条消息:Once Denounced by Mao, Now at Rest in China. 故事很简单:那位著名的《别了,司徒雷登》里的司徒雷登在去世46年后终于被葬在了中国,地点是杭州。
 
司徒雷登,除去曾是美国大使,对更多知道他的人而言,他是一个传教士,是燕京大学的校长。他虽然是美国人,但生在中国,一生大部分时间也都在中国度过。
 
数年前,我碰到一位做历史的博士,他研究的问题是解放前夕的中美和中苏关系。这是一个美国人,花了很多时间在中国,俄国和美国读历史档案。他的博士论文试图论证下面这样一个观点:在解放前夕,美国更有诚意和中共建立关系,而苏联反倒跟国民党走得更近。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对的,他跟我说了好多证据,我记住的是下面这个:
 
解放军解放南京前夕,苏联使馆跟着国民党行政院南迁到了广州,但是司徒雷登本人却留在了南京等着解放军进城。司徒雷登是在解放军进城之后好几个月才离开南京的。
 
然后就有了《别了,司徒雷登》一文。文章开篇道:美国的白皮书,选择在司徒雷登业已离开南京、快到华盛顿、但是尚未到达的日子——八月五日发表,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是美国侵略政策彻底失败的象征。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9 Responses to 归来,司徒雷登

  1. 玉伟说道:

    燕京大学很年很厉害的啊,当年可与北大清华争锋。
    下来读一下老毛的《别了,司徒雷登》。

  2. 玉伟说道:

    《别了,司徒雷登》在这里可以看到。

  3. ray说道:

    你好,司徒雷登!

  4. 说道:

    是有这个感觉,司徒雷登对中国是很好的。《光荣与梦想》在写到杜鲁门的时候有一部分是中美关系,其实应该说解放前共产党和美国都有意向对方讨好,只是误人自误吧。

  5. Jun说道:

    老毛很强硬,中国要独立自主,当时也只有封锁了…

  6. stedy说道:

    历史就是一个很难说清的东西PS:re:燕京大学很年很厉害的啊,当年可与北大清华争锋解放前能跟北大清华争锋的多了,少说三五家是有的。

  7. 一览说道:

    “这样一个观点:在解放前夕,美国更有诚意和中共建立关系,而苏联反倒跟国民党走得更近。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对的,他跟我说了好多证据,我记住的是下面这个:
     
    解放军解放南京前夕,苏联使馆跟着国民党行政院南迁到了广州,但是司徒雷登本人却留在了南京等着解放军进城。司徒雷登是在解放军进城之后好几个月才离开南京的。”
     
    作为85后我对于意识形态的体会并不深刻,苏联解体的时候年龄尚小。但是当我奶声奶气单纯用“国家利益”来企图解释一切的时候,爸爸说了一句话:抛开意识形态单纯讲国家利益是幼稚的。我呆了一呆,不知道说什么。也许这就是两代中国人的思想不同吧。当今时代的主题是和平与发展,当然没错,我们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国家利益使中国成为美国“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我们要看见的是:中国对于美国来说不是敌人可也不是朋友。美国总是担心中国人到底是怎么看美国但是我说了吧:
    中国人怎么看美国事实上取决于美国怎么看中国。
    年轻一代的中国人想法更务实,我们希望国家更加芙蓉更加富裕,我们真心祈祷中国能和更多的国家开展更深入的合作,以实现胡锦涛主席所提的“共同富裕”。而年轻一代美国人的想法看起来有时候似乎缺乏与时俱进精神当然了这与美国政府的政治导向不无关系。
    当然需要坦诚的是我并非觉得颜色一点都不重要,只是事实上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时代的发展的趋势是色彩会越来越不鲜明,我们看对方也会越来越可爱,会越来越学习对方身上的美丽。在这个时候,我们盯紧的恐怕是“国家利益”。这才是我们事业的焦点。因为国与国之间的竞争说到底还是实力的较量,谁的实力强谁就能争得更多的话语权。而实力的增强当然需要“利益攸关方”之间的积极合作互动。
    这两天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美国一边抨击中国,一边埋怨中国人无端仇视嫉妒敌视美国。可事实上这恰恰正是美国先给了中国这样的待遇,美国把因果倒置了。为什么这么说?作为中国年轻一代的一份子我对美国的感觉本来一直是很好的,现在却很复杂。美国说中国有焦虑,有妄想症可我看起来更像是美国自己的心理投射,美国说中国焦虑可是全世界都看见了焦虑和安全感指数骤降的事实上是美国。美国总是觉得中国有野心,不听话,胃口大,不会是一个好伙伴,总是不带中国玩。可是中国总是巴巴的跟过来,加入世贸,坦率和美国谈,中国的口号是“共同富裕”,中国有说称霸吗?中国没有说过也没有想过,美国把自己想象中的事情硬按到中国头上然后伤害中国人的感情,这样做是可笑的,是美国自信缺失的表现。中国有时候是被美国逼的,不带我玩,对我不好,凭什么。所以象有时候就会不自觉流露出委屈的生气表情。现在是不想带中国玩也不行了,中国还是一如既往的坦率,中国不是一个喜欢喜欢攻击的国家,中国一如既往地真诚希望和所有的国家进行合作,在共同利益上走得更远。

  8. 新征说道:

    一览是环球时报的忠实读者吧?

  9. 艾瑞克说道:

    因为大家对史料的了解程度不同,说个不建立在对和错的基础上的观点。解放前,GCD是分为中共苏区和共产国际的,而苏联对前两者均不同程度的具有影响。而从分工说,共产国际更多的是协调:苏联、GMD和美国的三方政治利益。中共苏区在这三者中虽然也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但因大家对史料的熟悉程度问题,只能说M的牵涉其中相对有限,所以,M写的(文章符合他的利益,具体是不是他写的,无从查证)那篇更多的具有宣传意义,实际意义不大,浮在水面上的东西,给后来的看客们提供点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政治话题不适合开放式讨论,只适合意会。适当的考虑到其对经济的作用,看作经济行为中的变量。套用一句话:假定:他们都是理性的。就够了。 :)

  10. Xiang说道:

    很好的短文!
    司徒雷登的名字在中国实际上应该被颂扬才对,中国很多有才干的人都曾是他的学生,包括外交部长黄华。中国刚解放的时候是一边倒,这是意识形态决定的,而当时的斯大林却老道得多,从中国的版土上,从朝鲜战争上得到了好处。后面,毛和周才发现跟苏联打交道吃亏了,毛和周乘万里火车从苏那儿得到的东西,可能仅仅是马歇尔计划的零头。
    与老奸巨猾的斯大林相比,毛会发现他还是学生。毛肯定难以忘记斯大林对他在延安和莫斯科的冷落。
    正是美国,中国二战之后的大国地位才得以确立!
    所以我说,中国应该为司徒雷登竖立纪念碑,为他的贡献。当然,中国更应该为二战美国人在抗日战争中死去的人树碑,为飞虎队!
    至于燕大,当然是中国最好的大学,但它永远地消失了,连同它的精神,现在北大还是占的燕大的地盘。

  11. jiang说道:

    "人民解放军横渡长江,南京的美国殖民政府如鸟兽散。司徒雷登大使老爷却坐着不动,睁起眼睛看着,希望开设新店,捞"一把。司徒雷登看见了什么呢?除了看见人民解放军一队一队地走过,工人、农民、学生一群一群地起来之外,他还看见了一种现象,就是中国的自由主义者或民主个人主义者们也大群地和工农兵学生等人一道喊口号,讲革命。总之是没有人去理他,使得他“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没有什么事做了,只好挟起皮包走路。 "摘自《别了,司徒雷登》同一事件..两种表述~

  12. Yumin说道:

    一览还是个小孩子,毛都没长全呢

  13. En说道:

    小郭,你的博客很好看,请坚持写下去!另外,能否推荐几本经济学的入门教科书?还有,关于北京和上海的房价,你以前谈到说既然是自由买卖的,全国的富人都想到北京上海买房,那么现在的高房价就还算正常。请问有没有考虑过,五年前这些条件也都存在,为什么那时北京和上海的房价都很低呢。回溯到现在,收入没有增加多少,房价却翻了几番,大笔的财富沉淀在了房产上,这是会不会是对社会资源的浪费?

  14. Matthew说道:

    其实老毛对司徒雷登本人倒不见得有什么意见,这文章就是写给苏联看的,相当于投名状。

  15. 中月说道:

    所以我说,中国应该为司徒雷登竖立纪念碑,为他的贡献。当然,中国更应该为二战美国人在抗日战争中死去的人树碑,为飞虎队!
    至于燕大,当然是中国最好的大学,但它永远地消失了,连同它的精神,现在北大还是占的燕大的地盘。
    —————————————\\
    老兄就是典型的媚美了,在中国抗日战争中死去的不止美国人的,还有苏联人,貌似苏联航空志愿队比飞虎队早好几年呢!

  16. 说道:

    不用发现过去似乎冤枉了一个好人,今天就有了要为他立牌坊的冲动,也许这是另一种对于历史的不真实。将两种声音都记录下来,放在那里,当有一天有人想要用一种言论去将大家引向一个目标时,另一种言论将是最好的清醒剂。

  17. Xin说道:

    今天的FT中文网有一篇同名文章,呵呵

  18. 说道:

    埋在半山,就我家附近,改天去看看他老人家

  19. miaou说道:

    闻一多先生在1946年7月15日悼念李公朴被国民党杀害的大会上,所作的《最后一次讲演》,讲演当天下午,闻一多以身殉志。这份讲演稿中,原有一段关于司徒雷登的文字,在特殊的历史年代中被删除后载入中学教科书。 闻一多在人们耳熟能详的“我们的光明,就是反动派的末日”下面写道:“现在司徒雷登出任美驻华大使。司徒雷登是中国人民的朋友,是教育家,他生长在中国,受的美国教育。他住在中国的时间比住在美国的时间长,他就如一个中国的留学生一样,从前在北平时,也常见面。他是一位和蔼可亲的学者,是真正知道中国人民的要求的,这不是说司徒雷登有三头六臂,能替中国人民解决一切,而是说美国人民的舆论抬头,美国才有这转变。”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