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政治谎言

美国两位总统候选人身后都有第一流的经济智囊。我上过奥巴马的智囊David Cutler和麦凯恩的智囊Martin Feldstein合开的公共财政课(这门课总共四个人合教),主要讲教育,税收,养老,失业和医疗。很显然,CutlerFelstein的政见完全不同,但他们是师生关系,因此也只是政见不同而已。

 

就是在那个公共财政课上,一个重大的课题就是如何在一个老龄化的社会里改造美国现有的注定要破产的养老和医疗体系(这是对中国同样重要的问题,但从改革的角度说中国有一个优势,就是中国基本属于从零开始,因此既得利益阻力要比美国的改革少很多)。左派Cutler和右派Feldstein对如何改革有着完全不同的相法,但他们却承认同样的事实:拿养老保险说,按照现有的方法,美国的养老保险必然要面对下面两个选择之一加税或者减少养老金(延长退休年龄可以算是减少养老金的办法)

 

这不是一个需要经济学知识就能明白的事情:老人越来越多,工作人口的比例越来越小,在一个现收现付(pay-as-you-go)的体系下(也就是政府从工作的人头上收税,用来支付退休人口的养老金),不加税或者减少养老金,财政上肯定会出一个窟窿。因此既便没有好的经济智囊,奥巴马和麦凯恩也会明白这些道理,更何况他们的智囊都是第一流的专家。

 

但是加税或者减少养老金,在政治上都是不能被接受的,特别是在选举之前。加税,工作的人不干,减少养老金,退休的人不干。得罪了谁,你都别想选上总统。于是两位候选人只能选择下面这件事情撒谎。两个人撒的方式当然不能一样。奥巴马总能靠对最富的1%的人收税,找到他需要的钱。所以奥巴马说我只要对1%最富的人收税就能把那个窟窿填上(对不起,不可能,任何一个看过数字的人都知道不可能,左派Cutler和右派Feldstein都明白这件事,更何况你已经在别的地方把这些税用掉过几十次了)。麦凯恩则总是能从政府的“政绩工程”里找到钱,所以麦凯恩说我只要把那些政绩工程干掉就能填上窟窿(对不起,不可能,任何一个看过数字的人都知道不可能,左派Cutler和右派Feldstein都明白这件事,更何况这些钱也被你用掉过几十次了)

 

可是说谎又如何呢?大部分选民是不会关心事实是怎样的,他们只是想听到自己爱听的话所以你看,两位候选人撒谎的时候尽量做的就是谁都不得罪,奥巴马至多只是得罪最富的1%而已(最富的人中间支持奥巴马的至少不必支持麦凯恩的少),麦凯恩至多只是得罪几个政客。如果百姓真的都关心事实是什么,两位候选人谁大概都不敢这么大言不惭的说假话。事实上,即便在有几千万人观看的总统候选人辩论里,两位候选人照样是满嘴不符合事实的语言。可是有多少人会真的会去追究这些呢?

 

格林斯潘在他的回忆录里,花了一大段批评小布什政府。其中一部分的大意是:小布什是我见过的第一个真的去一条一条兑现自己竞选诺言的总统,从政策上讲很多的诺言都是灾难。

 

所以,究竟是政客在欺骗百姓?还是百姓选择了自己欺骗自己?这个世界上喜欢听好话的,比喜欢听实话的人多多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9 Responses to 美丽的政治谎言

  1. Jiang说道:

    经济其实就是一场游戏~ 这篇文章不错,这即是好听的话,也是实话!

  2. stedy说道:

    一般人还是没闹明白,也没那功夫去闹明白,这就导致很好骗……

  3. xiaohua说道:

    国内外政治都一样啊

  4. Mujun说道:

    嘿嘿,是!政治要全都是背地里的勾心斗角,确实会让人不敢亲近;但是政治要是变成了大家都爱听的漂亮话,我以为后果更加危险。所以好些人会喜欢强调deliberative democracy,不过写公开博客并且点击率很高的那些人大概都会对民众的理性思考能力失去信心,所以这事情也挺不靠谱的,对吧?

  5. b说道:

    理性人的社会, 何以可能

  6. ALEX说道:

    "事实上,即便在有几千万人观看的总统候选人辩论里,两位候选人照样是满嘴不符合事实的语言。可是有多少人会真的会去追究这些呢"
    说得好啊,呵呵,民主这种制度其实有显而易见的缺陷,
    人们都是愿意听好听的而不是真话,何况,让人们聚集在一起,更容易陷入群体的迷失,
    即使大家都是自愿的,其投票的结果同样可能是极其荒谬和违反常识的。

  7. 一览说道:

    长这么大谁没骗过自己?我们是怎么长大的?
    目的和目标是对的,手段有时候不那么可爱貌似可以接受,甚至只要目的是对的目标灰色一点都可以闭上眼睛。而且事实上我们大家都接受那么久了我们不是一直都在接受吗?怎么突然不习惯了?所有的我们成长的历史都是逐渐被这个世界同化的过程,接受世界的强塞给我们的,慢慢地觉得谎言和恐吓都不那么刺耳刺眼了。真的习惯了,说什么话已经第一考虑的不是真实了,而是它是什么立场的?它代表的是谁的利益?说了以后对谁有利对谁有害?我能捞到什么好处或者被抓住什么把柄或者惹毛了谁?
    渣叔心地好纯洁。而皇帝当然是没有穿衣服,而且一直都没有穿过。

  8. Yi说道:

    政治家的需求和老百姓的需求是不同的。老百姓不断需要新鲜的用于自己忽悠自己的主题,需要被contented,这是放之四海皆准的道理。真有多少人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呢?所以我觉得在美国这样的民主社会就没必要去计较真相了。

  9. MingChang说道:

    大概追过女生的都有这种感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