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枪杆子

声明一下,我未必认同我马上要写的,只是想记下今天的一个念头。

 

现在是金融危机,这两天G7还有世界各国的财长和央行行长都在华盛顿开会,讨论如何行动,拯救这场危机。如果回到上世纪二十年代,这件事情会是摩根坐在他华尔街的办公室里,和别的银行家们一起讨论如何拯救危机。大萧条几乎彻底终结了私人机构拯救市场的行为,后来危机的拯救几乎成了政府的专利。这种转变,让你不得不问一个问题:政府究竟有什么私人机构没有的力量,使得政府比私人机构更适合来对付危机?

 

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政府可以永远设法让自己不倒闭,因为政府可以收税,这样就使得政府可以在危机的关头,比私人机构更加让人信任。所以老百姓也许谁都不敢持有某个公司的股票了,但是还是敢持有政府发的债券和钞票。正是这样,美国政府现在才可以变现在的戏法:用大量的纸(绿色的,印有总统头像的那种)去换股票,去换房子,然后还指望能用这种方式拯救市场。大概没有哪个私人机构能用自己印的纸去救市场,要不然摩根大通印一批“见票即付”,然后扔到市场里,就可以继续摩根当年的救市事业了。

 

然后你就要问了,政府为什么能收税?这种合法性何来,如何维持?我相信政治学家会有很多的答案,诸如社会契约之类的,但是我的想法很简单可能也很幼稚,这最后的最后还是因为政府手里有枪,暴力是最后的底线。

 

然后救市这件事情就可以演绎成下面的故事:当市场失去秩序的时候,政府开始用枪维持秩序。只不过这件事情做得已经让你完全看不到后面的枪了。

 

在几个星期前的一篇《金融时报》的评论中,哈佛的罗格夫写道:

 

债务的巨大扩张会给美国带来巨大的财政负担,最终会通过高税率和低支出来伤害经济增长。这显然会使得美国更难维持它的绝对军事优势,而这一直是美元的支柱之一。

 

这段论述你是永远在罗格夫那些精致的汇率模型里看不到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5 Responses to 还是枪杆子

  1. huo说道:

    写的真好

  2. David说道:

    把一切都归结于冷酷的丛林法则,是一种省事、廉价、深刻,一竿子到底地分析问题的方式。——但是毫无实际意义。这就像是说,一切爱情问题最终都可以归结为荷尔蒙的问题,这当然是对的,接下来的问题是,so what then?

  3. feng说道:

    高!尤其是最后一句。看得我都想放弃汽车专业,转投经济学的PhD了。

  4. xiangke说道:

    在最近的三个月里,奥元对美圆,贬值了35%.我不知道,用汇率模型能否预测出来?
    从K线来看,市场上的美圆很受欢迎或者无意稀为贵。
    这样子的话,RMB对美圆是小幅升值的(横盘),那么RMB对奥元,对欧元,对英镑也升值了N多。
    中国的出口,应该会很惨。
    去年和上半年中国出海的资金,往美国的,往澳大利亚的,往巴西的,往英国和欧洲的,都买在汇率的最高峰。再加一个外盘大跌。双重打击。中国的抄盘手之水平,实在是不敢恭维。
    我不知道汇率模型,能不能给他们提供帮助?
     
     

  5. karen说道:

    政府不这样做,恐怕也没别的选择了.金融的创新工具太强大.

  6. xiaohua说道:

    我们算是有幸看到一些有趣的事会发生了

  7. 一览说道:

    haha,可爱的罗格夫,皇帝原来没穿衣服.这就是美国真正害怕的.粮食石油金融这三个最分量的东东,美国控制力上显示上十分狼狈,欧佩克再怎么听话,看门狗够乖也禁不住自家后院起火.毫无疑问美国正在逐渐丧失对世界控制,或者说的更严重一点,一些东西将要倒塌或者已经倒塌掉了,不知道新的构建将会是怎样的格局.

  8. 艾瑞克说道:

    to 无名随着大宗商品因需求放缓,澳大利亚这个资源型经济为主的国家必然会对汇率有所调整。而前期大量来自于日元的套期保值追逐澳元上涨的资金,受近期澳央行调整,澳元处于贬值周期预期影响,大部分已经获利离场了,这也是最近一段时间日元对澳元的持续上涨原因。至于RMB对欧元、英镑升值,我想准确的说应该是后两种货币对美元最近的快速贬值所形成的,当然,我认为这是因最近欧盟和伦敦央行救市所造成的短期波动影响。后市还要看美国稍后所采取的货币政策而定。注意,韩元最近也有较大异动。多事之秋,总有浑水摸鱼的投机者在汇率市场兴风作浪。ps:郭的这篇文章,个人看,假如美国还认为各主要国家长期合作符合美国利益,那美国还是可以继续下去,如果美国希望在合作中让某一弱势国家承担过多责任,那“社会主义”思潮就又该上演了,就像曾经的德国那样。但总有一个受气包,我想美国这个闯祸的坏孩子是没有那么多的责任心的。

  9. 艾瑞克说道:

    大胆的想象一下:假如美国经此一役,消费市场处于长期萎靡状态,而海外投资资金丧失对美国本土投资的青睐。那美元会处于何种地位呢?而这个时候,中国(变为市场经济原教旨主义信徒)接替美国变为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世界经济格局会发生怎样的改变。西方不亮,东方亮? :)这个想象可能意味着我们的某群人要学会适应权利旁落的情况,20年以后的事情了。 :)

  10. 亜亜亜 .说道:

    的确是这样啊,国家机器的本质.
    有了钱就想有权,有了权就想有军队.有了军队就想有政权.
    反之,亦是.

  11. Matthew说道:

    枪杆子是模型所谓的“约束条件”。
     
    话说回来如果美国的财政收入比bond 的利息要少的话,就算T-Bond也是会default的。

  12. Matthew说道:

    一个小错误,JP Morgan力挽狂澜是1907年10月(貌似华尔街总是10月出事)。等到20年代JP Morgan 早死了。

  13. Unknown说道:

    这是我看到的博主的第一篇超出经济的论述,感觉博主的眼界一下跃升了一个层次——当然,如果博主真的开始持有这样的观点。

  14. 居居说道:

    简单算术题:
    权利 = 权 + 利
    权 = 利
    利 ≠ 权
    枪 = 权
     
    不是枪子不见了,而是枪子越来越隐蔽了
    不是权力减弱了,而是权力越来越隐晦了
     
    但每次当各势力达到某一制衡点的时候,枪子又会再次打开新的权与利的空间。
     
    继续欣赏博主的笔记。

  15. Mujun说道:

    离这条底线已经很近了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