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谦虚一点

美国财政部和联储提出的7000亿美元的危机解救方案正在美国国会激烈的辩论着,我今天才发现芝加哥大学的经济学家John Cochrane给国会写了一封公开抗议信,反对财政部和联储的这个方案,这封信已经征集到了很多经济学家签名,毫不夸张的说,大腕云集 (虽然因为显而易见和不那么显而易见的原因,签名的芝加哥学派的经济学家远远超过剑桥学派(哈佛MIT)的经济学家, MIT只有Acemoglu一个人签了名,哈佛经济系有四个人签了名,但没有一个是做宏观/货币/金融的。普林斯顿经济系没有一个人签名,这也许也是有原因的)

 

我没有任何资历来判断签名的经济学家是对是错,这件事情恐怕永远没有黑白分明的对错。我只想说这么一件事情:领头提出这个解救方案的是这样两个人-保尔森和伯南克。

 

伯南克,在他当联储主席之前,他是一个在学术界非常著名的经济学家。他是在哈佛读的本科,MIT拿的博士;他在斯坦福商学院教过书,最后在普林斯顿做正教授;他是个保守派,换句话说他的意识形态更接近芝加哥学派;他是一个银行/货币政策/大萧条专家;他既能写没多少人看得懂的学术论文,也能写入门的经济学教科书,还能当最好的经济学杂志《美国经济评论》的主编。我说这些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所有上面那些经济学家对这个拯救方案怀疑的原因,伯南克不会不懂,因为伯南克不久前就是他们中的一员,可以说还是比较优秀的一员。

 

保尔森,曾经是个优秀的摔跤运动员和橄榄球运动员,达特茅斯的本科和哈佛的MBA。早年在华盛顿干过几年,但在他成为财长之前,他的职业生涯几乎都在高盛度过。从入门干起,最终成为了高盛,这一也许是华尔街最重要的投资银行的老总(技术上说,高盛现在已经不再是投行了)。我说这些也没有别的意思,保尔森的经历和资历大概能说明一点,他应该是这个地球上对华尔街的世界最了解的几个人之一,或者这么说吧,这个地球上大概没有几个人敢觉得自己比保尔森更知道华尔街的世界。

 

就是这么两个人,还有他们身后的几十上百名经济,金融,法律,监管专家提出的方案,能像前面的那些经济学家认为的那么错吗?虽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特别是这个方案背后的政治因素,但我实在倾向于认为,是上面的那些经济学们太相信自己的模型而太不了解政策面的复杂了。

 

我这里引哈佛大学教授罗格夫在别处写道的一段往事作为结束:

 

“后来,在90年代,斯坦.费雪尔(罗格夫的导师之一,当时任国际货币基金第一副总裁,罗格夫当时恰巧也是普林斯顿的教授)两次邀请我去讨论我对固定汇率和开放资本市场的看法(我警告这有很大的风险)。最终,斯坦和我没有形成任何共识。但我不得不说,在进入他的办公室时,我99%的确信自己是对的。在我离开的时候, 我觉得自己应该谦虚一点,因为在一个高通胀国家稳定物价实在是太复杂了。”

 

也许,大家都应该谦虚一点。对了,这里就是一封芝加哥大学统计学和计算机科学教授Yali Amit写给公开抗议信的提出者John Cochrane(因为另外一件事情)的一封公开信,题目就是“请谦虚一点”。 我觉得Yali Amit的信写得不是很好,但是题目起得很对,所以我这里借用一下。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1 Responses to 请谦虚一点

  1. lalawow说道:

    那封公开信不算不谦虚吧。一群经济学家在政府即将做重大经济决策的时候,提出自己的观点,最后他们的诉求也就是希望政客们做出决策前谨慎点,听证的时候把好关。有不谦虚么?

  2. Blue说道:

    我的想法:1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有时候做事的人不一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管他本人以前有什么成就,自身有什么能力,人脑有时候会迷糊。2 经济学界本来保守派和激进派之间的争论就还没有个结论,你也说了伯南克是保守派,我读的学校也是芝加哥学派,我出来和别人讨论也会有人出来说你们学派的人都被洗脑了,可见两派之争还很激烈。所以我认为有人出来骂他也是很正常的事情。3 说不定有人想借此扬名也不好说。。。所以,我很同意“那些经济学们太相信自己的模型而太不了解政策面的复杂了。”的说法,所以随他们去吧,他们兴不乐什么大浪。

  3. zhe说道:

    毕竟是花纳税人的钱,我觉得第一个理由很重要,就是公平性。还是需要谨慎对待该救市计划的!

  4. histidine说道:

    伯南克自然不是不了解经济学,保尔森自然不可能不了解华尔街。
    不是担心他们的能力,担心的是决策者做决策的时候,会由于利益集团或者政治力量的要求,背离自己的良心和学识。
    如果真的那么复杂,这样救市是对的,难道辩论不清楚么?
    如果真的这个问题讲不清楚,讲不清楚到了这个份上以至于这些所谓的经济学家的general的判断都是从大方向上错误的,那要这些所谓的经济学家,要那么多经济系何用!

  5. Island说道:

    就不谦虚!
     
    想从我口袋掏钱,就应该把事情解释清楚,特别是在我对这个方案心存疑虑的情况下。
     
    博主要注意,这不是应该谦虚的时候,而是应该针锋相对的时候。这两位老大,不管什么来头(其实提出异议的人就没有比得上他们来头的么?),代表政府从纳税人手中掏钱的时候,相关的民意代表、领域专家如果不站出来表达意见,那就真正是“和谐社会”了。

  6. Jun说道:

    保尔森的高盛背景正是不让人放心的地方,特别是他反对说,如果限制高管的高薪,那他们可能就不会参加救市计划了。说的非常好,表现出非常典型的华尔街式的贪婪和无耻。我缴的税,为什么要去救他们?房市虚高,已经让我们这些普通的买房人付出了很大代价,现在还要再给他们擦屁股?

  7. Dan说道:

    鲍尔森没说错。要限制高薪恐怕要慢慢来。除非现在政府全面接管华尔街抛开那些高管,而这明显是不明智的。

  8. dk海豚说道:

    这个恐怕不是个纯经济领域的问题,对于政府过分干预市场的结果比经济萧条更让人觉得恐惧吧!

  9. jie说道:

    什么时候中国能出现这样一封公开信呢?让天朝政府也能够“谦虚一点”。

  10. Ren说道:

    今天看到了2008年37期中国新闻周刊的署名本刊记者/李静,杨正莲的封面故事<伯南克与保尔森 黄金搭档拯救美国?>觉得很眼熟,显然她们也看过你这篇文章,否则无法解释这篇文章的前两段与你的文字如此相似。

  11. biyu说道:

    I am a stranger to you, you are a stranger to you too. I read your block by accident. After I read some of your blocks, I have to say you are a talented person. On the other hand, I have to say you are so proud to be a Harvard student. You mention many times in your block that you are from Harvard.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