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质

北京朝阳公园的西门是一个灯红酒绿的地方。在我和谷主离开北京的前一天,一个朋友请我们到那里的八号公馆吃饭。回家的路上,谷主对我说:怎么现在谁都能一年挣几十万上百万的?我给了谷主一个很简单的解释:如果一个人一天三四个电话坚持要请你吃饭,除了关系特别铁一外,这个人多半也是混的不错的。这不是一个有代表性的样本。

 

在国内的时间里,我们见了好些年入几十上百万的朋友,我知道他们其实还不算是挣大钱的,因为他们都还是替人打工的。我们也见了父母和已经成年的孩子挤在十几平米的小房子里,夏天澡都没地方洗的进城务工人员,我知道他们其实还不是最困难的,因为他们都还有工作。我们看了美轮美奂的奥林匹克公园,还有边上那个号称7星级的盘古酒店(这个地块曾经是著名的摩根中心,北京的前副市长刘志华的倒台和这个地块关系密切,据说这个地方的房价超过6万一平米),我们也去了时间似乎停止的小山村,老人靠在墙边,注视着“奇装异服”的谷主和我。

 

那天,我在那里看NBC直播奥运会的男子马拉松。这次马拉松的特点是,在闷热的北京,第一集团的人在用异常高的步频领跑。NBC的解说员始终在惊呼,如果大家都这么跑,肯定有不少人要休克。我想到了中国,中国不就是一个正在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马拉松的国度吗?跑在最前面的人在用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前进,但整个队伍却拉得很长,很多人还远远的落在后面。

 

严格的说,中国和马拉松还不太一样,马拉松好歹是个公平的竞技场,中国还远不是。但我要说的不是这个,我要说的是,即便我们消除了所有的不公平,让所有的人都从同一个起跑线起跑,让所有的人都遵守一样的规则,中国恐怕还会是一个越来越异质化的国家。很多人觉得中国在两极分化,觉得中国越来越变成哑铃型的身材。虽然吸引眼球的往往会是最穷的和最富的,让人觉得中国像个哑铃,但我觉得中国其实不是在哑铃化,而是在水桶化,你在任何一个阶层都会找到大量的人群。

 

很多人认为我们可以通过公共政策来逆转这种异质化的趋势,比如说帮助弱势群体,比如说反哺农业,比如说促进地区平衡,我很怀疑这些政策能够真正的改变这种趋势,虽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该做这些事情。

 

一个异质化的中国,是悬在中国头顶的巨大问号。我想不出来任何一种已知的制度,能够保证一个异质的社会和谐――民主也好,威权也好。异质与和谐,几乎就是一对反义词,你把两个截然不同的人放在一起让他们生活,不管是他们投票决定家庭大事,还是一个人说了算,大概都不能解决和谐相处的问题。和谐,只能来自于某种认同,某种宽容。

 

过去到现在,我们的认同是基于高速的增长,因此大多数人都拥有希望。但恰恰是高速的增长,让我们越来越异质,这就是一个悖论――我们的认同和背离竟然是因为同一件事情。迟早有一天,单纯的增长将不能再成为大多数人的共识,那时,就是挑战中国模式的时刻。

 

我在焦虑的等待新的共识的出现,中国也许是到了需要一个自己的启蒙者的时候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8 Responses to 异质

  1. Mujun说道:

    能不能把你的“异质化”给operationalize一下啊,否则说了等于啥都没说么……

  2. Q说道:

    民主是一个相对公平的、让各个阶层能够有一个谈判的、并最后相互妥协而达成一致的一个机制。从这个角度上来讲,异质性的加大,恰恰会增加对民主的需求,加大威权体制的不稳定性。

  3. Jimi Zhiming说道:

    在法国,跑的快的人会等等跑的慢的人,时不时拉他们一把,甚至直接背着他们一起跑。整个队伍就跑慢了,但却跑的很和谐。

  4. 说道:

    为什么经济的高速增长没有带来全民的福利,没有缩小收入差距而是增加了收入差距?专制的政治体制应该是一个原因。

  5. Leo说道:

    使“非异质化”的结果就是福利国家吧?呵呵,“福利国家”的做法就的确是以牺牲增长为代价来消除异质化。

  6. vevian说道:

    美国贫富差距也非常大,在社会的发展过程中,这在某种程度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如果中国没有高速的发展,就不会有国际地位的提升,不会有综合实力的增强。或许大家都穷,大家才觉得公平一些吧 呵呵

  7. 志浩说道:

    奇迹的黄昏

  8. 说道:

    jim正解
    现在很多有思考的同仁们似乎都认识到了问题在哪里。
    可是如何解决问题却似乎没有太好的方法。
    就像“黄昏”中所说,朱温已经是体制下最好的执行者
    体制外的力量又会从哪里产生?他们有靠什么来解决现在的问题?

  9. x说道:

    新共识或许是起点的公平、规则的公平、公共财政的公平。

  10. 说道:

         赞同楼主所说.要是说到启蒙,现有的体制下从哪里出现呢?很难吧.
         另外见有评论好象把"非异质化"说成福利社会和损效率,一者没有那么非白即黑的那么明显,
         二,现在,我们的贫富差别有自由竞争的结果,同时有非自由竞争的结果,而且还很严重,这样它有时候还会损害到自由竞争.对于过程的公平这个应该没有异议吧.我们好象做得不好吧.
         三,几个数据就能大概说明问题, GDP的增长,整体工资水平的增长,税收的增长,以及财政支出结构.还不用说腐败了.
        

  11. 说道:

    这也就是我为什么反对现在某些正确的经济政策原因
    在你摇摇领先的奔跑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过后边的人,突然来到一条大河边才发现你要更近一步只能大家齐心合力搭座桥,这个时候你凭什么要求大家都出一样的力气,你领先跑的时候都没有考虑过后边的人啊,现在后边的人当然乐得清闲怀着隔岸观火的心态。
    这个时候又在狂叫什么 XX国的劣根性, 精英们的不肯回报社会的劣根性才是罪魁祸首

  12. 一览说道:

    异质和不和谐并非充要关系。
    异质只有在人内心产生不公平感的时候才会不和谐,有公平感的异质化是我们的自我成就需要。这个异质化没有什么绝对的好坏。
    市场经济是我们的支柱,公平,平等是市场经济的灵魂,也可以看到我们一直在朝这个方向,没有错。最近我有留心一些新闻,作为国家智囊之一的樊纲的调调也许就是很多人的心声,我们中央一直很重视,近几年一直在努力,有关法律的出台让我们已经看到了中央的姿态和倾向,但是任何事情都有一个过程和程序,当前的任务是发展经济,发展的基础是稳定,任何东西必须给所有人心理准备和调整时间,不然就会出问题,那反而违背我们的初衷,那是一种愚蠢。
    我再说一遍异质和不和谐并不是因果关系,但并不是说我们可以无限制的对其不管,事实上我们也没有。

  13. 一览说道:

    解决问题可以有很多角度。
    比如柯达的照相机很牛很垄断,似乎没有什么可以撼动,但是数码出现了,于是这个问题就不存在了。反哺农业不仅仅是因为农业问题,那只是“三农”其中一方面。更因为我们的农业很差,农村很穷,农民很苦,解决这个“苦”不一定只有补贴可以做到,我们不可以改变耕地的数目,但是我们可以改变农民的数目。

  14. 一览说道:

    渣叔,你不要老吓唬我们好不好。俺见识少受不了这个。老觉得好像随时要被掐死的感觉。
    活着是如此不易,明天逛街购物拉动内需为祖国做贡献去。
    我看事情都没那么严重撒,事实上身体倍棒吃嘛嘛香。
    知不知道你的言论对我们祖国花骨朵小青菜们的思想意识会有多么深刻而远大的影响啊,您可是”公众人物”这帽子恐怕您得戴上,由不得喜不喜欢。
    不带这么玩的。
     

  15. xiangke说道:

    这篇文章肯定是要顶一下的.博主什么时候振臂一挥,我第一个呼应你.

  16. Cute说道:

    我是纯属巧合的看到你的blog, 追看了一些,写的很不错啊。。以后多多交流,会常来看的。你还在boston吗?我看到查尔斯河。。:)

  17. Grant说道:

    看了你的文章觉得很不错,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个人觉得发展应该是国家推动进步的主要依靠,像你说的国家依靠不断的创造发展来团结社会绝大部分人.这也是中国的skill/strengh。这个是信心。我认为国家正在通过各种方法各种渠道去增强和利用她的这个与众不同的优势。这是正确的。而我认为你所说的所谓另一个共识从根本来说如果不是有助于对国民信心的建立(或者说对国家经济发展有益)的话,那也是毫无用处的。我要说的是不断发展是唯一的共识,怎么做到,才是我们需要考虑的。

  18. huo说道:

    1:什么地区不异质?2:在反应中,同质反而是热力学最不稳定的一种状态。3:不要忽视亚洲人的忍耐力….

  19. CHEN说道:

    非常同意关于样本的看法。在各种不同的场合,大多数人没能注意到样本及样本引发的问题。虽然许多情况下,获取一个有效的样本非常困难,但是意识到“样本存在问题”就是一个不错的开始,因为从"You don\’t know what you dont know" 到 "You know what you dont know",真的是一个大进步。关于中国“自己的启蒙者”,我觉得中国当前环境如此特殊,是所有中外先贤不曾遇到过的,这增加了对启蒙者的高度要求。所幸网络的普及,为这位启蒙者的出现扫清的道路。年初开始看你的博客,收益良多。特别是跨越时空的贯联,让人很是痛快,在这里深表谢意!

  20. yan50说道:

    不可能让所有人都相同的速度发展,这也是公平。跑得快的有他的原因,跑得慢的也有他的原因,都跑一样快那叫共产主义。公平这种东西永远是相对的,至少目前中国的公平性相对过去也在增长。

  21. Helen说道:

    瓜分公有制国产的话语优势(制订政策)与劫贫济福的本质是第一集团得以超高速度奔跑的基础这种方式是哪个国家都可以COPY的尝试的只是做与不做/做的得与做不得的区别罢了

  22. CHEN说道:

    有兴趣的看看下面这个链接http://www.dajun.com.cn/zzxuanze.htm中国的第三次政治选择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 仲大军

  23. Su说道:

    V型社会是世界性的问题,单纯靠税收和转移支付方式上的小修小补,不太可能真正解决问题。历史给的答案,其实归结起来,无外乎地理大发现,大规模移民,技术突破和战争。

  24. yakov说道:

    为发现真理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往往会损害绝大多数人的利益,但是弯路甚至是破坏是为了将来突破式的发展,普通人能做的只有积攒实力积极应对,跟风或者逃避。尽量享受每一天

  25. ye说道:

    你说的很对。现在中国从上到下很需要思想启蒙与发展方向,凯,你很有机会。你应该出一本,关于中国经济思考方面的书,《新儒家思想与资本主义精神》能否连接起来,希冀你有更好的著作。

  26. 说道:

    借基尼系数(贫富差距)说事的人,其实不过是给暴力仇富者的一件"合理合法"的遮羞布而已.这个所谓的基尼系数是按以县为单位来算,还是以市为单位来算,还是以省为单位来算,还是以国为单位来算,还是以洲为单位来计算,还是地球为单位来算呢?还要不要按年龄阶段分开来计算呢?
    我个人不认为有什么异质,哑铃上面的头再涨大一点,再冒个尖尖出来,不就成了棒槌(纺锤)形了么?
    可见是富人还不够多而已.

  27. 说道:

    中国的改革,受益于大政府,也受制于大政府。最近几年政策上左右摇摆,似乎偏左一些。政治体制向何处去,成了一个的问题。中央似乎又在加大集权的力度,试图用集中分配资源的方式降低收入差距,能否有效,很难说。
     
    现在的中国很古怪,有数据说国有机构雇员占就业人口50%以上,依我看是社会效率出了大问题,你可以认为社会的另外一半就业人口在为这些在国有机构就业的人口打工。而今年又为国家机构人员大幅度加薪,其无非是变相的用通胀的手段从社会就业人口中重新分配财富,而国家的扶贫对象,恰恰又是那被通货通胀政策掠夺的50%的社会就业人口,真是不知道这政策到底要干什么?

  28. chao说道:

    所以一党专政已经全民灌输科学发展观这样的希望或是支票便是目前为止最好的解决之道。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