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言人

萨克斯教授是“休克疗法”的提出人,他提出“休克疗法”的基本哲学相当简单:让政府和国家退出,让市场来拯救世界。我这里要说的不是休克疗法,而是想说,萨克斯在那时那刻,是个坚定的自由市场的信徒。但是你看萨克斯最近这些年关于反贫困的言论和行动,他显然坚定的相信,良好设计的政府行为,可以帮助解决很多最紧急的贫困问题。这二十年,萨克斯对政府作用的认识发生了相当大尺度的变化。

我在想,如果一个人就是坚定的相信政府能够解决问题,政府可以做各种各样的好事,我们能称这个人是政府的代言人吗?如果一个人坚定的相信,这个世界的进步和财富是由一小部分人创造的,我们能称这个人是精英的代言人吗?如果一个人坚定的相信,对资本征税最终将不利于整个经济的长期增长,我们能称这个人是资本家的代言人吗?

这么说吧,你可以把任何一个有自己一套观点的人定义成一个代言人。所谓观点,就是你对一件事情有一个判断,一件事情需要判断,就意味着这件事情不止有一个答案。这个世界总是不同人喜欢不同的答案的,所以不管你的观点是什么,你注定是会替一部分人代言的。如果你发现一个人从来不替任何人代言,那多半是这个人没有观点或者总是顺着风改变观点。从某种程度上说,只有“代言人”才是具有一致性的人,你应该关注“代言人”说了些什么,关注他们观点背后的论据,然后形成自己的判断。

美国有很多品牌式的代言人和机构。比如说美国企业研究所(AEI)是个非常保守的机构,永远都是替资本家“代言”,加图研究所(Cato)则是自由主义的旗帜性机构,宣扬的永远是小政府,减少管制,无为而治。这些机构并没有因为“代言”让人厌恶,相反,因为这些机构的观点几十年如一日的具有一致性,他们相当的让人尊敬。美国的议员们也是如此,一个议员的投票记录是不是前后具有一致性是极度重要的,换句话说,你是不是在特定的问题上总是为某一个特定的人群代言是极度重要的,你具体为哪个人群代言反而是相对次要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代言人”是太少了,而不是太多了。中国应该有更多的为各种人群“代言”的人,而后这些“代言人”之间能够进行真正意义上文明的对话和辩论,这样才能有妥协,有和解,有理解,有进步。

“代言人”其实可以是一个褒义词。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2 Responses to 代言人

  1. ALEX说道:

    精辟啊,呵呵,完全同意楼主的见解

  2. 逸舟说道:

    添个远些的例子,我觉得也很有说服力,大卫李嘉图与马尔萨斯呵呵。

  3. Elm说道:

    问题是,在中国没有好的渠道让你成为代言人。一旦有成为什么代言人的苗头,马上就被纳入权威的话语体系。上篇文章提到芝加哥,芝加哥学派是气象学的重要学派,另一个是挪威学派。

  4. Da说道:

    你说的很好,但是我国内认为很多人理解这点会有困难。很多人,由于18岁以前接受的家庭教育的关系,只能看大“见风使舵”的好处,不能看到“一以贯之”的好处,他们总是认为“见风使舵”这样的“相机抉择”是正确的。

  5. 说道:

    你前不久说美国院外游说集团有腐败嫌疑的blog,和你现在说的是同一类人吧?你那个时候关注的出发点不在代言,在收钱。当然那篇文章你也不是特别肯定自己的观点。

  6. jessie说道:

    代言人首先要相信自己所坚持的是正确,而不是为利益折腰,在中国,在北大这样的人并不多吧

  7. 希中说道:

    政客同选民在经济学上看就是委托和代理的关系.国内的话,代言人蛮多的,不过要是全信,那只能是说很傻很天真了.
    代言需要环境,比如现在推出的工资协商,,领导不愿讲,员工不会讲,而工会不敢讲.这些年国内经济是发展了,但是人文方面并没有同步,现代经济发展的基础还相当差.
    没有好制度环境差,就会发生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恶性循环.

  8. jerry说道:

    其实楼主所描述的是在一个稳态的社会里,各个阶层已经形成相对稳定的社会结构了。这时候,这种代理关系才会变得比较确定。
    而在中国这样的快速变化的社会背景下,各个社会阶层还没有完全成熟,你所说的代理关系自然就不那么明确了。尤其又有历史的因素和社会的惯性因素影响。
    所以,在这样一个充斥了机会主义者的社会里。你所谓的“代言人”不那么多,也是自然的。
    与其我们去不断纠缠这样一个状态,倒不如多花点时间去探讨一下设计怎样的演变路径,才能让一切向好的方向发展。

  9. Van说道:

    美国的议员们也是如此,一个议员的投票记录是不是前后具有一致性是极度重要的,换句话说,你是不是在特定的问题上总是为某一个特定的人群代言是极度重要的,你具体为哪个人群代言反而是相对次要的。
    —————————————————————–
    立场要鲜明

  10. yoyo说道:

    是非黑白居然可以颠倒到如此程度,还有理论支撑,我无语了。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你去看下苏联解体让俄罗斯民族遭受的苦难,当萨克斯这帮刽子手满怀为科学探索精神坚信刀比脖子坚硬而到处做实验时,可悲的不仅是刽子手本人,还有为科学信仰辩护的博主。
    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为自己信仰服务是可悲的。就像萨克斯教授的千古骂名是可悲的。

  11. Wenjie说道:

    “你应该关注“代言人”说了些什么,关注他们观点背后的论据,然后形成自己的判断”
     
    这话说的好,代言不是罪过,即使真的有无心之错,也比那些只知道曲意迎合外行以及愤青的人高尚

  12. Atlas说道:

    美国议员投票都是公开的,没有不记名投票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