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序列和横截面

波士顿的各种名胜中,我最喜欢去的地方是肯尼迪总统图书馆,这个地方我前前后后去过没有十次,也有七八次。

我喜欢上这个图书馆,是因为第一次去的时候,那时有个临时展室里展出的是一些古巴导弹危机时的资料(这个展室几乎每次去展览的东西都不一样。所以,之后我去的时候就再也没看到过那些关于古巴导弹危机的资料,虽然图书馆里还是有好些永久性的关于导弹危机的展室)。其中有一个展品是一张信笺,上面被肯尼迪用铅笔写满了“Decision? Decision? Decision?”从这张普通的信笺上,你可以看出肯尼迪的焦虑,犹豫和面对的艰难抉择。我当时心里就想:这样的展品在中国大概是不会被展出的。中国的故事大概一定会是伟大领袖谈笑间乾坤独断,粉碎了敌人的阴谋。中国的领袖是神,美国的领袖是人。

就是这个简单的细节,吸引我去了第二次,第三次。当然,每次去,我都会有新的发现。最近一次去,仔细看了当时的第一夫人杰奎琳的印度之行。我意外的发现,当时美国的驻印度大使就是不久前刚刚去世的哈佛经济系教授加尔布雷斯,这个细节让我饶有兴趣的把裱在墙上的那些当时加尔布雷斯发给白宫的绝密电报都读了一遍。其实说的都是些家常琐事,无非是第一夫人今天做了什么,当地的反应如何等等,看不出来这种事情为什么也要绝密。

当然,去了这么多次肯尼迪博物馆最大的感受还是,它给了我了解60年代美国的一个窗口-60年代的美国有点吓人,那时的美国内忧外患。其实看完肯尼迪图书馆,再去看《阿甘正传》会很有体会,阿甘就生活在那个年代。

外患,那是一个冷战的美国-60年代也许是冷战最热的年代,猪湾事件,古巴导弹危机,柏林墙,越战。

内忧,那是一个阿甘老家的华莱士州长在自己的就职典礼上说“(种族)现在隔离,(种族)明天隔离,(种族)永远隔离”的年代。它提醒我们的是,到那时为止,美国还是一个种族隔离的国家,黑人和白人不能一起坐车,一起吃饭,一起上学。而肯尼迪任上的一个重要事件,就是派军队护送两个黑人女孩去公立学校上学,而那位华莱士州长就堵在学校门口。

1960年,美国是那时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总量第一,人均第二(那时的人均第一是瑞士),那时其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人均收入是目前中国按购买力评价计算人均收入的3倍。再说一遍,半个世纪之前,美国的人均收入就是现在中国人均收入的三倍,这还是按照购买力计算的,按照官方汇率计算,这个数字会变成8甚至是10。

Andrei Shleifer前几年写了一本书《一个正常国家:共产主义之后的俄国》。在一篇精华版的《外交事务》的文章里,他写道:

在1990和2003年,俄国是一个中等收入国家,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人均GDP大约是8000美元(注:中国是4000),这个水平大约和1991年的阿根廷或者1994年的墨西哥相当。在这个收入水平的国家,民主都是相当粗糙的,有些国家甚至完全没有民主。它们的政府都有腐败的问题,它们的媒体从来不是完全自由的。绝大多数这样的国家都有很大的收入分配不均,非常集中的公司所有权和动荡的宏观经济。从所有这些方面看来,俄国都是一个正常的中等收入国家。所有这些中等收入资本主义民主的缺点并不会妨碍未来的经济和政治发展――否则,西欧和美国就不可能离开它们的19世纪。

我在很大程度上是同意Andrei Shleifer的观察的。因为从我第一次到肯尼迪博物馆我就发现,半个世纪前的美国和今天的非常不一样,很多今天被人当作想当然的东西在半个世纪前全然不那么显然。这个一个多世纪以来世界上最强大,最先进,也被很多人当作最自由的国度,半个世纪之前其实还有种族隔离,你就大概可以理解人类从蒙昧走向开化,从必然走向自由所需要的艰难过程。更不要说杰斐逊在写“不言自明,人是生而平等”的时候,根本没有把黑人当作人。

很多人看到美国的好处,就忘记了这中间的过程。用术语说,他们只看见了一个横截面,却没有看到整个时间序列。

请不要误读,这里不是在重复所谓的我们还很落后,教育水平还很低,所以我们不能搞民主,这是我不同意的。这里是在说,在评价我们的现状时,评价我们取得的进步(或者退步)的时候,当前的美国不是一个好的参考系,西欧也不是一个好的参考系。有哪位知识丰富的读者提个醒,在这个世界上(以及历史上),和中国当前的收入水平相当或者略高的国家中,有哪些国家是做得比较好的,这样也许能给我们一个更加现实的目标和参考系。

林毅夫说经济上不能赶超,赶超反而带来更多的问题,欲速则不达。不知道政治上有没有类似的理论?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6 Responses to 时间序列和横截面

  1. lai说道:

    民主和经济没有直接关系,但民主和国民教育程度显然是有直接关系的,经济高速增长教育投入也会更高;但考虑到国内政治教育基本还处于洗脑阶段,那么教育经费的投入和国民的民主觉悟到底成正比还是反比?

  2. x说道:

    印度原本是一个比较好的参照系,但可惜改革始于90年度,比中国晚了10年。在未来50年中,如果中国让印度超过,就说明民主的确在经济增长中有作用。如果中国也在逐渐民主的话,这一可能性很小。
    虽然国内政治教育目前还基本处于洗脑阶段,但其他学科还是进行了基本的逻辑训练,了解到中国与世界的差距,加以时日必然会摒弃已有的教条。回头看,大学扩招以来,民主化进程的确有点改观。

  3. histidine说道:

    俄罗斯老大哥不就是一个很好的参考系么。

  4. Ruohan说道:

    我倒觉得民主和经济还是有一定关系的,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没有一定的民主无法保证经济的稳定健康发展,那一部分先富起来的当手中有了钱之后也会在政治上要求民主。很同意民主和国民教育国民素质有很大关系,我国在教育上也算没少投入,只是没投入到正地方,而且媒体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从这个角度看,教育经费的投入和国民的关系就复杂了。。。

  5. Sen说道:

    自由派用刚建国的美国来做类比,我相信现在中国的人均比两百多年前的美国还是要强多了。那么我们虽然不能消除种族主义(户口制度),但普选的经济基础是早已具备。保守派用90年代中的台湾地区来类比,人均达到这个程度,我们的总量必须要超过美国了,才有机会民主(数据纯属估测)。

  6. Luning说道:

    老林说的有道理,在新能源没有广泛应用的情况下,中美经济接近了对资源的过度消耗就是个很大的问题。
     
    拿日本参考比较接近,搞政治的就那一拨人,普通民众一点不热心。咱们就和60年代的日本比吧

  7. Qinghua说道:

    要实现民主,有一个前提就是思想真正的自由和解放,去掉所有的思想上的枷锁、桎梏,才有实现民主的基础,东方文明、几千年的文化沉淀注定了我们不能模仿别人而成功,必须根据实际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

  8. 说道:

    现在的问题是先行的教育是否可以提高国民的素质? 现在的媒体是否可以抵御国外片面民主的宣传攻势? 国家是否有足够的资本进行民主建设?

  9. yu说道:

    LZ在论述问题时,隐匿了动作的主体。即:民主这个动作的发生者是谁?LZ在说能不能民主的时候,其潜在的意思是,民主是由政府决定的。
     
    “这个一个多世纪以来世界上最强大,最先进,也被很多人当作最自由的国度,半个世纪之前其实还有种族隔离”——这是其当时的国家政策
    “更不要说杰斐逊在写‘不言自明,人是生而平等’的时候,根本没有把黑人当作人。 ”——这是其当时政府的认识水平。
     
    按LZ的逻辑推理,在中国,能不能实现民主的决定权也掌握在政府手中:
    1、美国政府对自由民主的定义是演进的
    2、我们目前的自由民主不能是决定性的
    3、我们的自由民主也应由政府的演进来决定
     
    我觉得LZ忽略了一点:美国的权利运动从来都不是政府单方面“顺应历史潮流”推进而得以改变的。而是各种社会力量组织起来,在宪法保障下争取自己的权利。
     
    如果说“人生而平等”未必是真实世界的状况,美国宪法至少提供了一个人生而有权利争取平等的机会。
     
    我的权利就是我的权利。我交了税,我有权知道其流向,我有权监督其使用者。如果你让我等,可以,那纳税的事也等等再说。

  10. 宝弟说道:

    我觉得晒太阳同学的想法有不足之处。所谓民主进程,其实就是纳税人与政府的博弈。政府天然的喜欢专制,而纳税人一般在和平时期更中意民主。
    民主动作的发生者既是政府,也是纳税人。
    当政府预期如果提高民主程度会比不提高得到更多好处,或者少受一些损失的话,把他会选择民主。
    作为纳税人,要求民主是理所当然,但是切不可表现的气焰万丈,忘记了政府是个掌握无限资源的暴力机器。
    纳税人的急切要求有时候反而会吓到政府,让其倒退民主进程。这个可是有先例的。
    我想说的是,实现民主的决定权在与纳税人与政府的斗争方式。
    教科书上的大道理不错是不错,但是在实践应用中,大家还是多考虑实际情况吧。
    民主要一步步来,从公车上书开始算,超不过150年。

  11. greatgod说道:

    日子近了,博主也难免有些感而概之。

  12. histidine说道:

    致楼上的楼上:嘿嘿,你说的不正是党国的说法么。那可以看看台湾吗,他们走了多少年?
    你说民主要慢慢来,要多慢?那我们现在猴急地讨论民主干什么,让万代后子孙去管吧。
     

  13. 说道:

    经济学人的观点最现实了。其实我现在越来越理解国家的很多做法了,看来我确实成熟了。当然,有些观点上我还是很坚持的,比如,我必须往右走。

  14. 宝弟说道:

    台湾到现在多少年?那也要从公车上书开始算吧。
    世界上的事物发展都有其自身过程,不能一蹴而就。谁要是告诉你明天就能民主了,那就是另一次的人民公社大跃进。
    慢慢来是指我们要存有这份心。默默地在民众间散播这种思想,在工作生活中潜移默化,因势利导。像李敖说的,要学孙悟空钻到铁扇公主的肚子里。而不是像十几年的前今天那样做急就章。那是没有希望的。反而会造成政治环境的进一步恶化。毕竟人家掌握这钢铁大炮。兔子急了还咬人,何况人家。
    宽容,理解,忍让,坚持,机智,缺一不可。
    说句实话,中山先生多少年前提出就三民主义五权分立了,可为什么他老人家最后又要搞出个按手印效忠领袖的中华革命党,再然后遗嘱告诉我们: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因势利导,不冒进,不放弃是我认为正确的道路。
    建议大家看看唐德刚的《袁氏当国》(无删节版),可以发现很多有趣的相似之处,也许,也会增加一些理性的认识吧。

  15. Unknown说道:

    国家需要左、中、右各派的均衡存在才能稳定向前。
    现在的政府中主管经济的部门算是中右派,比重最大的小公务员算中间派,还有部分既得利益的部门是中左派,而管意识形态的(如广电总急等)算是极左派。而极右派们被排除在了政府势力之内。
    所以现在的国家还不是一个稳定的态势。当然,具体到左中右的权力比例怎么分配,那还需要实践的探索,呵呵~

  16. 说道:

        我所想的是香港,实在想不出香港本身不具备直选的条件.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