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地震的名义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类似的感受,我自己是经常有的:去参加一个婚礼,去听一场音乐会或者去听了一位大师的讲座或者就是看场电影,有那么几个小时,你完全和你平时的生活脱离,进入了一种特别的情境中,于是就忘记了日常的痛痒。那几个小时是真实的,但又是幻觉。真实是它真的发生过,幻觉是你自以为原来的痛痒就会自然的消失,但是第二天一觉醒来,你会发现就还是你自己,该痛的地方痛,该痒的地方痒,生活其实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地震恒久性的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恒久性的改变了四川西北部的面貌,那是真真实实的人间悲剧。但所有把地震和宏观经济联系在一起的宏论,我觉得都是幻觉。

我不觉得灾后重建能拉动宏观经济,前几日我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了。从留言中,再次提醒我一件事情:用语言说清楚一个动态一般均衡问题是很困难的――我脑子里想的是一个动态的一般均衡模型,然后引入了政府支出冲击(灾后重建)以及不同人群之间的转移支付(捐款),我快速的在脑子里过了一下自己读过的相关文献,我得出的结论是,即使我们接受凯恩斯的假设,即产出是由需求决定的(在新凯恩斯文献中这个假设可以通过垄断竞争来提供理论支持),我们接受人群是异质的(有人富,有人穷),如果我们愿意接受中国在震前的经济不是偏冷,市场正常运行的假设(我相信这是事实,中国经济在震前只能说有过热的嫌疑,经济越热,说明经济越接近新古典的假设,换言之,产能运用处于高位,这样产出更有可能是受产出决定的而不是受需求决定的,而在新古典的假设下,自然灾害是会使经济走慢而不是走快的),从理论的角度,我想不出来灾后重建对经济会有大的拉动作用,即便有也补偿不了存量的损失(存量的损失本身是流量),因此我的判断是重建拉动宏观经济即使在数据上体现出来了,也是一个会计游戏,不是真正意义上收入和财富的增加。我的博客当然不能像上面这样写――那样写对非专业人士就是故意在用术语吓唬人,对专业人士就是极不严谨很主观的在做文献综述――没人会愿意看这样的博客。

说实话,如果地震对宏观经济不会产生什么影响,那些关于地震要改变货币政策走向,地震要影响股市走向以及房市走向的论断就更加连边都摸不到了。我觉得地震对于经济的影响,就像一场电影对我的影响。在地震发生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地震之上,觉得似乎整个世界都变了,但宏观的看经济实际上什么都没变。灾区的人口占总人口不到1%,经济比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灾区的重建,算投入700亿吧,就算今年都花了,就算这真的能拉动经济(我前面说了,我不认为灾后重建能拉动经济),算1400亿吧(乘数为2),对GDP的影响也就两百分之一,也就是中国去年半个月的外汇储备。如果这么点变动就要改变中国的货币政策,就能改变中国股市和房市的走向,那中国每年发生的这个量级的事情那估计数都数不过来了-我们去年的财政收入增长了1万多亿,给定中国政府基本上收支平衡,这意味财政支出增加了将近万亿(根据财政部的数据,大概是9000亿);去年我们的外汇储备增长了合人民币3万多亿;去年一年国内沪深两市一级市场融资就是将近8000亿,比2006年多出1000多亿;去年进口原油和成品油还花了合人民币6000多亿将近7000亿,比前年多花了2000多亿。

历史的看,纵观美日欧和新兴市场国家,近代以来,自然灾害几乎从来没有造成过宏观经济上的严重后果-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我们国家著名的“自然灾害”造成的“困难时期”,也根本就是人祸而不是天灾。

反正,各种以地震的名义制造的宏观经济话题,我是一个也不相信。生活不是电影,宏观经济也不是。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0 Responses to 以地震的名义

  1. Luning说道:

    幻觉也是有市场,才有供给的。大部分人只会看见700亿,而不知道不到1%

  2. TOM说道:

    估计又要被骂了吧?欣赏你的智慧,期待你的读者越来越多

  3. Xiaoxu说道:

    地震启发政府行为模式的改变;同时让弱势务实总理获得民望稳固其地位,其个人经济观点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显著提升。

  4. xinyu说道:

    同意人渣的看法,我在牛博的镜像也留过言,说白了就是经济学的几个大前提,第一是资源的稀缺性,第二是机会成本问题。我个人认为这不是学术问题,更像逻辑陷阱,所谓专家讲重建拉动经济,语境貌似是说能比地震前更促进经济发展,如果这个逻辑成立,那么我认为最好的拉动经济的方式无疑是对外发动战争,摧毁别国需要支出成本,重建又需要,这拉动效果更明显,但是很可惜,现代社会好像不大采用这种方式来发展经济,这么好的方法没人推荐,估计是全世界的经济学家都脑子进水了。如果考虑一国之内,按照这种逻辑,是不是可以考虑把部分犯罪行为合法化,故意去破坏某些财产,然后再重置?或许那些专家的逻辑就是这样的吧。

  5. 说道:

    尊敬的dr郭,此文部分转载于个人博客,已注明原文连接,非常感谢!
    转载连接http://guo-bbt.spaces.live.com/blog/cns!F15AD49E47429911!523.entry

  6. Fan说道:

    同意人渣和各位的意见
     
    “如果这个逻辑成立,那么我认为最好的拉动经济的方式无疑是对外发动战争,摧毁别国需要支出成本,重建又需要,这拉动效果更明显”
     
    —–  这个论点很精辟

  7. 说道:

    我觉得你分析的不到位
    其实灾情很严重
    间接损失很大
    有上万亿吧!
    间接受灾群众3000万
    光我们绵阳市每个乡镇,90%以上发房子都是危房,得重建!
    其实说起来就心痛!

  8. Unknown说道:

    我也认同地震对宏观经济的影响,微乎其微。

  9. 说道:

    “如果这个逻辑成立,那么我认为最好的拉动经济的方式无疑是对外发动战争,摧毁别国需要支出成本,重建又需要,这拉动效果更明显”
    谈不上精辟 因为战争必定要伤及生命 而人的生命的价值不是经济学可以做出论断的 所以不通过发动战争来拉动经济也可能是因为要顾及这个因素
    虽然我也同意博主的观点

  10. stedy说道:

    都说国难啊,什么的,但是我觉得这是从感情上说的,因为死伤太严重。不过……
     
    从财富上说,能毁了中国财富的30分之一吗?把四川全毁了也就20分之一左右吧(说这话应该打脸),而且把房地产的价值中地皮和地面建筑分开,那就更少了。毕竟再地震也不能把地皮从地球上挪走。
     
    至于说凯恩斯的经济学,AD不是指平常意义的需求吧。地震毁掉的固定资产投资不降低IS,进而降低需求吗?
    相信如果凯恩斯活着也不会说地震是正的影响吧。
    我想大牛的思想一般不会错,错的是大牛的一些遗产,因为它被教条化,被异化了。
     
    如果拉动经济,也是拉动某些行业,某些公司的盈利前景。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