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门非盈利机构

我过去说过我很早就不给希望工程捐钱了,原因用一句话说就是我不相信那个机构能把收来的钱花在孩子头上。事实证明,那个机构确实把很多钱花在了自己头上而不是孩子头上。这次地震捐款也是一样,在经过短暂的非常感性的阶段之后,我就开始琢磨怎么捐钱才是有效的这件事情。我当时都有点痛恨自己,我感性的部分完全无法容忍我自己的这种算计,所以我干脆放弃了想这件事情,我当时做出的唯一决定是一定不把钱捐给红十字会,因为那也是个完全没法让人信任的衙门机构。不过,我的师姐在花了两天时间之后,向我推荐了几个她认为比较靠谱的机构-一个是海外中国儿童救助基金会(OSCCF),一个是台湾的慈济(Tzu Chi Foundation),还有一个是牛博网(http://www.bullog.cn/)。

我昨天其实开始想一个相反的问题:红十字会是个衙门机构似乎是个“公共知识”,对于美国有玫瑰色幻想的人请注意,美国的衙门非盈利机构比中国只多不少,从谷主几乎每天都能收到的印刷精美的各种机构宣传材料就不难判断,这些机构在很奢侈的花钱,在美国境内花钱(我私下里听系里的一位做发展的教员说过,一些以支持发展中国家为名的非赢利机构最大的开销其实在美国境内,人头费加上各种公共关系推广,收来的钱最后只有一小部分最后花在了发展中国家头上,但这是私下的交谈,没有证据,但是我相信他说的),我的问题是为什么这些衙门机构没有消失,没有被那些不衙门的机构取代?

当然,有些机构是有政府支持的,这就可以解释这些机构为什么能存在下去,但政府支持不是故事的全部。国内纯粹非政府的衙门机构现在还没有什么,国内的NGO本身还在成长的初期阶段,但美国还是有很多衙门机构背后是没有政府的,为什么这些衙门机构还能存在?

我对此事一个非常肤浅的认识是:机构只要做大了,就会衙门化,特别是非盈利的组织。我的一个假想问题是:假设我们让牛博的人从头到脚接管中国红十字会,中国红十字会会不会就变成一个不衙门的机构?我很难说服自己说这样就能改变中国红十字会。经济学的训练让我更相信激励结构而不相信个人,也许牛博接管红十字会能让过程更透明,资金流向更明确,损耗更小,但我不觉得这能在实质上改变这个庞大机构像个衙门的问题。机构小的时候,个人的素质还能影响机构的表现。但是机构一大,到头来还是激励结构在起作用。昨天碰巧和一位在香港金管局工作的朋友一起吃饭,香港的政府大概是世界著名的廉政透明,听朋友介绍的那些廉政规范都有点苛刻和不近人情,但是这改变不了衙门的特性,这位朋友的结论是只要是政府都一样。我对美国的政府机构有一样的体会(这篇看看政府是怎么浪费的反映了一个侧面)。

如果我上面的想法是对的,就是大的非盈利机构必然衙门化,那接下来的问题是我们究竟需要不需要大机构,还是只要小机构就行了。我很难说服自己只要小机构就行了,特别是应对大规模的紧急事件。尽管我觉得觉得完全不应该在任何程度上低估民间的力量,但大机构还是有大机构的优势的,不是一无是处。

我无意于为红十字会辩护,就像我下定决心也不会把钱捐给红十字会一样。但是我上面的这一系列想法让我稍微不那么“愤”了-我们如果没有觉得大机构完全不必要存在,那就得预期到这样的机构会是很衙门气的。

这次地震看到的一点希望是,民间力量的成长也许会把这些衙门机构存在的空间和占用的资源在比例上逐步压缩。这是一个积极的现象,红十字会大概会继续衙门下去,但是他们的地盘会越来越小。让衙门变得不衙门是不太现实的,但是让衙门少管管不好的事却是非常可能的,这大概才是出路。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1 Responses to 衙门非盈利机构

  1. Weijing Jay说道:

    大机构总是会衙门化的
    防止衙门化就需要民众的监督PS, 香港在没有廉政公署之前腐败程度都不低的~PS2, 廉政公署怎么运作的–?

  2. Roc说道:

    同上问

  3. Roc说道:

    我想问个问题,谁敢要我这两个域名。好像目前还没人敢要。
    anti-gov.cn和antigov.cn

  4. xinzheng说道:

    捐给红十字会10块,被花掉8块,还有2块花在正途上。不信任红十字会,不捐,0块钱。当然这是建立在假设天下乌鸦一般黑的基础上。
     
    至于说海外中国儿童救助基金会(OSCCF),台湾的慈济(Tzu Chi Foundation),牛博网(http://www.bullog.cn/)是不是靠谱,在没有有效证据之前,也只能是个人感觉,这种感觉很多时候都是虚幻和带有偏见的。
     
    民间机构也是由和大家一样的人组成的一种机构,似乎没有什么必然的理由认为它们就一定比官方机构做得更好和更有效,虽然挂着一个很流行看上去很时髦的名字。
     
    在我看来,只要能把一定比例的捐款用到该用的地方就足够了,剩下的就当成维持成本也无不可。

  5. 说道:

    机构小的,不规范,
    机构大了,衙门化。

  6. 继斌说道:

    壹基金现在由德勤做公益审计,中华慈善总会由毕马威做公益审计。这两个机构应该可以信任
     
     

  7. li说道:

    不光是大小的问题. 为甚么大陆的NGO如此之少, 为甚么香港的红十字会口碑比大陆的好很多, 慈济和乐施会从规模上也不是不大, 为甚么官僚气不重. 为甚么美国作扶贫教育的NGO大大小小都有, 却很少有希望工程的丑闻.NGO这个市场也需要竞争. 大陆红十字会这样的二政府就是可以拖着不公开账目不接受监督, 你又能如何, 只能安慰自己至少一小部分用在了灾区. 对大多数人来说, 有更好的选择吗? OSCCF至少不能不公开账目.在这样的非常事件中, 恐怕没人会否认政府强有力的组织调控手段比市场更有效率, 但与此同时, 也能看到强大的民间力量和丰富的社会组织层的重要性.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 打着"规范"的旗号阻碍NGO的发展, 从短期看似乎没什么影响, 有时甚至看起来很冠冕堂皇. 从长期看, 毁掉的是这个市场. NGO不光是名字上好听, 它们是一个成熟的civil society的重要组成部分.

  8. lai说道:

    渣博士我又要批评你了,如果你知道最注重效率的私营公司也是越大越没有效率,你就不会对这么小儿科的问题感兴趣。中国红十字会最大的问题不是没效率,而是信息不透明,美国的衙门存在这个问题吗?中国红十字会和牛搏网最大的区别不是效率问题,而是信息是否透明的问题,如果你把这个问题一笔带过,空谈效率是否很可笑?如果你对牛搏网的账目有怀疑,你马上可以去调查;如果你对中国红十字会的账目有怀疑,则很有可能被政府以造谣的名义关进监狱,这也是有脑袋的人更信任牛搏网的原因。

  9. Yao Amber说道:

    我知道加拿大的红十字会效率就很低,所以我一定不捐给他们。经过俺自己研究,捐给了那个中国扶贫基金,希望能多花一点在真正的救灾重建上。

  10. 说道:

    博主说的那几个基金会有审计吗?如果没有,那还有什么能说明他们可靠?证实,德勤在审壹基金,而且似乎是香港分部(可能壹基金是香港NGO吧。就算他们有其他什么想法的话,我理解),国家审计署已经开始审计,就李金华任上表现来说,还是有点希望的,没仔细看,不知道他们是否审红十字会?

  11. wei说道:

    hi 锅锅, 如果大家都象你想的这么复杂, 这么犹豫,那么目前的数亿捐款从何处而来!  捐多少, 捐给任何不同的慈善机构, 都是自己的心意. 我捐了, 13号的清早就捐了. 算是比较早的! 可是我现在又在想,是否可以再捐些可以直接快速能被用上的物资呢,比如药品,被褥啥的. 可能比钱还要及时吧. 我是这么想的.
     
    其实有时,我相信自己的那份心意到了,就足以告慰那些遇难的同胞.

  12. 说道:

    哦,刚才还忘记说了,在中国似乎只有捐中国红十字会才免税。另外有一点考虑的是,有多少捐款会被基金会按照规章制度扣下来?美国红十字会承诺不超过9%。

  13. Xiang说道:

    社会学里有组织社会学;北大政府学院的田凯做非营利组织研究,曾经以慈善总会和其他大小非营利机构为研究对象。

  14. 说道:

    最后一点就是,你的师姐花了两天时间,找到的是她“认为”“比较靠谱”的基金,她应该算是对于网络搜索比较熟练的人了吧,也可以认为判断能力是比较强的人吧。大多数的人,在短短一周时间内,有这能力吗?作为一个人,除了理性,还有感性吧,他们正处于极大的恐慌、悲伤之中,大多数人短期内能够平静下来仔细搜索吗?已经出现很多欺诈案件了。如果大家都可以在短暂的非常感性的阶段之后,开始追求效率的话,按照你的例子,至少两天后才开始捐款捐物,三天后开始集中,四天后送到成都,五天后送到灾民手上。我好像记得你以前说过中国政府支援非洲的例子,认为支援总比拖到现在拒绝支援要人道。

  15. 说道:

    不好意思,又想到,慈善基金会的捐款捐物是谁作物流工作?钱有保障,要马上撒出去吧,中国红十字会自己能动用的力量应该是最大的吧?作为最大的接受捐赠的半官方基金会,和政府军队的配合应该也不存在问题。我认为,一定要抨击基金会的衙门作风,威胁不给他们捐,这样才能刺激他们改善管理,但应该是在没有需要紧急捐款的时候。这种时候,他们大多也是人,而且忙得不可开交,还有上头外部压力那么大,应该能够多少效率高一点吧。

  16. Aw说道:

    建议郭凯换一个blog系统。livespace的评论太麻烦了。

  17. 说道:

    渣幸亏是个博士,在中国人眼里博士没钱,所以你说这些话没有人骂,不然要被唾沫星子淹死啦。
     
    如果我说的直率点,从经济学的角度看,其实绝大多数慈善机构的效用都是很低的,甚至慈善本身有多大效用,都很难说吧?但是在危难时刻,不做点什么似乎显得不合理,我的意思是这个时候是不是非理性占主流的时候呢?无解。

  18. hxb30说道:

    事实证明国人不缺乏爱心,
    但中国慈善事业的规模却如此不成比例。
    值得好好一思索。
    希望更多的人能关注这些非盈利性问题。

  19. tiezheng说道:

    国务院:今年安排700亿元灾后重建基金楼主能不能分析一下,积极财政对货币政策的影响。

  20. 说道:

    我一直最鄙视 不捐钱 还要说什么红十字会拿了他的钱的人  (我个人认为这是很多人舍不得捐的托词, 他们有什么证据指责那些机构呢)
    居然博士同学也是这么认为的? 
    个人和企业能捐多少钱呢? 400亿吧现在, 四川现在光修路就需要600 亿,更多更多的都是靠国家。。。
    你真以为你个人力量有多大? 你捐的那点很多吗?
    连国家都不相信, 那你还能相信什么呢?
     
    也许你说的各种问题都在一定程度上存在  但是我捐10块里面有5块用在刀刃上 就比不捐要强!除此之外, 你还能做什么,能起到什么帮助吗?
    在全国人民团结救灾的时候, 这样的声音是什么意思呢? (影响大家本来的判断?显示有思想?  )
     
    可能说得激动了点。。。。。。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