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鹿鼎记》说起

《鹿鼎记》不是我最喜欢的金庸的小说,但这些天看美国总统除选间接的勾起了一点我对《鹿鼎记》的记忆。

《鹿鼎记》里有很大一段都是和吴三桂有关的。书里多次提到,吴三桂老是哭穷,要求皇帝给钱给粮,等拿到钱粮之后,却不都拿回云南,倒是把很大一部分钱都留在了北京用来打点京官,朝中有人好说话嘛。这件事对吴三桂而言当然没任何损失,他是拿朝廷的钱买人情,为自己谋利。对那些京官而言也没什么,不就是帮着喊两嗓子嘛,反正大家都喊,也不担什么责任,还可以中饱私囊。这件事情最后倒霉的还是书里皇上(其实是交税的老百姓),花了大把的银子,供养了一个(不利于自己)的利益集团。

《鹿鼎记》的这个故事,不仅发生在清代,也发生在当代,更发生在看似不腐败的美国。在华盛顿的院外游说集团中,所有的国家中是以色列做得最好,做得最大。我不知道以色列从美国拿的外援中有多少根本就没有离开过华盛顿,这估计也没人能知道具体的数字,但吴三桂的手法很明显的在被运用着,政客们忽悠了一下,最后就把纳税人的钱通过游说集团洗成自己的钱了。农业补贴也是一样,美国一年的农业补贴光农业部拿出来的就有百亿美元之巨,在美国的合法就业人口中,真正种地的人只有不到100万,你可以算算摊到每个人头上这个钱有多可怕。当然,钱主要是农场主们和公司拿走了,他们只要拿出一点点钱就能把那些议员们搞定了,然后继续维持这样一种巨额补贴。军火商,就不说了。切尼不当副总统之前当一个军火公司的老总,光明正大的一年拿几千万美元的薪水,反正这钱最后是五角大楼的经费里出,最后还是纳税人买单。世界上有好些共产主义国家,美国为什么就单单对古巴禁运了几十年?好吧,去问问流亡迈阿密的古巴人吧。这些靠反卡斯特罗存在的人必须要把古巴妖魔化,这样才能拿到钱,拿到钱之后再去拿这些钱买通政客,然后拿更多的钱。

很多人可能觉得这不叫腐败,可是我觉得这就是腐败,形式不同而已-有的国家腐败是从桌子底下拿钱,有的国家腐败是从桌子上面拿钱。

在很大程度上,腐败是权力的伴生物,而不是制度的伴生物。政府的权力大了,手里掌握的资源多了,不管什么制度一样都滋生腐败。政府的权力小了,手里掌握的资源少了,没人没事会给官员送钱。利益集团永远都会存在,但是要是靠政府来调停,拉偏架的几率还是很大的,在哪里都一样。

Follow Up:

看了评论,加两句。

我确实没仔细研究过这个问题,这个博客里写得99%的问题都是我没仔细研究过的。
 
多谢楼下的评论给了两个文献,虽然我觉得和我说的并不矛盾。然后,我花了一点时间找文献。我发现,楼下给的文献也有误导的嫌疑,文章的观点并不是“专家”公认的观点。让我列几个支持我观点的文章:
 
Lobbying, Corruption and Political Influence(2006). Nauro F. Campos and Francesco Giovannoni Public Choice 他们发现腐败和游说是替代品。替代品这个词用得很有意思。
 
Policy Persistence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Vol. 89, No. 5 (Dec., 1999),  Stephen Coate and Stephen Morris 游说直接模型成送钱,这是Grossman-Helpman的传统,恐怕是政治学里相当主流的模型游说的方法。
 
我就不列Grossman-Helpman (1994)了。
 
最后,请看清我写的这句话“很多人可能觉得这不叫腐败,可是我觉得这就是腐败”。所以,这完全是我个人的看法,不能同意我是很正常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1 Responses to 由《鹿鼎记》说起

  1. lai说道:

    如果你觉得这是腐败,民众大可一人一票把他们选下台当然你可能认为美国民智未开,就你能够看清楚这是腐败,那你就应该多写英文blog来开导美国人,而不是在这里安慰中国人:“不管什么制度一样都滋生腐败“,”在哪里都一样。”

  2. jing说道:

    发言有误导读者的嫌疑,  看来作者没有研究过美国的政治游说。政治捐助并不是腐败,更大程度上是表达个人政治偏好的工具,否则OBAMA不会走到现在。法国,意大利这些没有政治捐助的国家其实腐败指数(透明国际)明显高于美国。
    看看这个关于政治游说的最近综述吧。专家的发言更加有价值。
     
    Stratmann, Thomas (March 2005).  “Some Talk: Money in Politics. A (partial)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Public Choice
    http://www.gmu.edu/jbc/stratmann/sometalk.pdf
     
    或者
    Ansolabehere, S., de Figueiredo, J., & Snyder, J. Jr. (2003). Why is there so little money inU.S. politics?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17(1), 105–130.

  3. Da说道:

    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是一个阶级统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机关。——这是本人最认同的国家学说理论,它可以解释其它“唯心史观”国家学说难以解释的问题。政府和议会作为资产阶级的代理人,向“利益集团”有倾斜是不可避免的,向利益集团倾斜就是向资本倾斜(资本家的本质是人格化的资本)。他本身就是该集团的代理人嘛,不倾斜是不可能的。这个现象必将伴随资本主义制度始终。就像现代医学解决不了人的生老病死一样,这个问题也不可能有什么资本主义经济学者的规范研究可以提出解决方案。也正是因为如此,现在及可预期的未来要试图解决这个问题,就好像人要追求长生不死一样,是荒谬的。因此楼下评论者没有说到点子上。lee2000l过于相信实证数据了,同样的实证数据在是可以得出完全相反结论的。这取决于学者的世界观和阶级性。幻庵的发言就更搞笑了,估计是VOA的广播听多了吧。任何代理人,只要不侵害其阶级基础(包括:一、阶级基础不致出现缩小或消亡;二、不损害其代表阶级或阶层的利益),是不会出现你说的情况的。

  4. Xiang说道:

    化工:成都的危险拐点?
    难以逆转的化工项目?
    成都市区以西30公里,彭州市隆丰镇,新华,双河,红光三个村已不复存在,在超过两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征地拆迁早已完成。铁丝网圈起了大部分已被平整的土地,连接市区与未来厂区的6车道石油大道即将竣工,在大道的两头,专门为工程建设配套设立的水泥厂与沥青厂早已开工,厂区中心位置,一座气势恢弘的行政大楼初具规模。
     在成都市民散/步表达他们对化工项目的疑虑之时,化工基地的建设已是如火如荼,似乎已成不可逆转之势。当地村民介绍,前年开始搬迁村民,去年春节前后,在部分成都市民从只鳞半爪的途径了解到化工项目一年多之前,工程即已上马动工。
    据有关方面公布的资料,彭州化工项目由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和四川省成都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共同出资建设,项目总投资合计169.2605亿元人民币。项目包含年炼油1000万吨和年产乙烯80万吨。 去年3月8日,中石油总经理蒋洁敏和四川省长蒋巨峰在北京签字达成合作协议。 
    这一庞大项目可以溯源至近20年前,早在1988年,四川即酝酿新疆原油入川,建设炼油厂。1993年,中石油及四川方面组成厂址现场调研组,对彭州,青白江、绵阳、南充、重庆、什邡及广汉共14处厂址进行考察,初步确定彭州和绵阳市做为比选的两个方案,彭州为直选,绵阳为比选。但这一500万吨/年炼油厂项目上报国务院后却因种种原因被搁置。
     1999年,经国务院批准实施,在《成都市城市总体规划(19 9 5一2020年)》中,彭州被规划为石油化工基地。 从2000年4月至2001年6月,化工部规划院和中国成达化学工程公司专家组从彭州、青白江川化和泸天化3个备选厂址中再次选中彭州作为四川乙烯项目厂址。2005年12月13日四川80万吨/年乙烯项目获国家发改委核准。2006年3月,1000万吨炼油项目亦获批。
    在长达20年的不断争取和等待中,不断有新的城市和省加入乙烯项目的争夺,在西部,新疆、甘肃、陕西、重庆等都先后成为成都的竞争对手。新疆和甘肃的乙烯项目在成都项目之前先后获得国家通过并开工建设;2005年,最大的竞争对手重庆退出对80万吨乙烯项目的争取,成都终于赢得了这场漫长的竞争。
    胜利之后的行动非常迅速,从有关方面得知,在2006年1月15 日,乙烯项目获批后不到一个月,中国工商银行四川省分行营业部即向成都下辖的彭州市授信15亿元,用于彭州的80万吨乙烯项目的配套建设;就在同一天,投资1.2亿元的彭州迎宾大道南延线工程破土动工,这是彭州为迎接乙烯到来打造的又一条彭州至成都的快速通道。  
     
    四川有关方面对乙烯及炼油项目的渴望和珍惜常常溢于言表。四川大学环境学院博导教授艾南山很早就获知此项目,他数次在政协会议等场合试图发表自己对于彭州化工的不同看法,但均被人劝阻。“总有人来跟我打招呼:不要几句话就毁了我们这么多人这么多年的辛苦”,艾南山回忆。
     
    难以参与的公众?
    2008年1月,“四川1000万吨/年炼油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简本”在彭州公众信息网网站公示区公示,为期 10天。很难说普通彭州市民是否有浏览彭州公共信息网网站公示区的习惯;而对于成都市民来说,在这10天内“捕捉”到这事关重大却几乎转瞬即逝的消息差不多是不可能的任务。

    而3年前乙烯项目获批,之前进行过何种形式的公示,如今很难找到说得清楚的人。

    根据2003年9月起实施的《环境影响评价法》,“专项规划的编制机关对可能造成不良环境影响并直接涉及公众环境权益的规划,应当在该规划草案报送审批前,举行论证会、听证会,或者采取其他形式,征求有关单位、专家和公众对环境影响报告书草案的意见”;“国家鼓励有关单位、专家和公众以适当方式参与环境影响评价”。
     而2OO6年2月发布的《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暂行办法》规定,建设单位或者其委托的环境影响评价机构、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应采用便于公众知悉的方式,向公众公开有关环境影响评价的信息。
     但无论《环评法》还是《暂行办法》,都没有条文明确规定“便于公众参与”的具体方式。

    从5月5日开始,散步后一天,成都本地媒体开始连续刊登解释化工项目环保机制的文章,多数市民才由此得知在他们引以为豪的天府之国,一座大型化工厂已经开始建设。

    从4月底开始,一些有关彭州化工项目的短信开始传播,据信最先发出短信的是一位媒体工作者。在网上,成都本地文化名人也刚刚开始成规模的讨论及发表有关彭州化工的文章,但此类信息主要还是在文化圈内传播,对普通市民的影响尚属有限。
     5月4日,散步现场的两百多人中多位成都本地文化艺术圈内人士,很多人互相握手问好,“我感觉就像又开幕了一个展览,来的还是这么些熟人”,一名艺术摄影师评价,“虽然文化精英起到了不可代替的带头作用,但我最希望更多的普通市民能参与进来,而不仅仅是文化精英们”。
     即便如此,有关彭州化工的短信在传播了数天后开始难以转发,有手机用户向通信部门询问,得到的回答是“短信内容影响他人生活”。而网上论坛和部分独立博客中有关彭州化工的文章也大量被删。

    5月6日,由成都市公安局有关人员,石化项目管委会副主任兼新闻发言人,成都市环保局副局长和成达化工工程公司原副总工程师陈文龙组成的小组约见了成都文化名人冉云飞,专程向冉介绍化工项目的环保措施。在此之前,冉云飞,宋石男,西门媚等本地文化名人在自己的博客上登出了质疑彭州环保的文章。

    “我告诉他们,来向我介绍情况是对的”,冉云飞回忆说,“但你们更应该向所有市民介绍情况,而且早就应该介绍”。

    对于彭州化工的环评,北京公共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评价:“在环评过程中缺少一道程序。在西方国家,环评开始时要进行利益方范围界定,即确定该项目将会影响到的利益相关方。这点在我国尚未充分落实。就如此次彭州石化项目,成都居民也是利益相关方之一,也应该在成都居民中开展信息公开”。他同时认为,“公众认为知情权和参与权没有得到满足的情况下,应明确行政和司法救济途径”。

    按照马军的观点,从长期来看,公众的参与有助于减低项目的环境风险。公众的参与会使项目在决策中就充分对环境影响予以考虑。并且,有公众参与的充分论证可以发现考虑不周的负面影响,可以在论证阶段就否定高污染、高风险的项目,使环评中确定的消除环境影响的措施更经得起现实的考验。而现在的环评常常是预设了结果,即该项目将会通过审批,导致环评过程走过场,环评论证存在漏洞。

  5. lai说道:

    说一真实事例,高中同学聚会,彻夜狂欢,一男生把一女生非礼了;面对众人的指责,男生反问道:难道你们就没有淫心?难道你们就那么正直?说白了还不是一样?

    也许他前2句说得不错,但最后一句难以苟同。

    最近国人“恍然大悟”:“原来全世界新闻都不自由,都是为政府服务的”“原来cctv和cnn没有区别,都一样”。不过连博主都得出类似结论,真让人惊诧。

  6. stedy说道:

    我很吃惊有人说这不是腐败不都是拿钱买官吗?等于?如果不是最起码是拿群众的钱浪费了如果不是群众的钱那也叫收买人心吧也叫花大钱不干实事吧这不叫腐败??我还比较烦沙发座上哥们那种“一人一票无敌论”的说法建议你看看碧血剑(这回不是鹿鼎记)崇祯换成李自成好使吗?人都这样,并不是说换人就好使,换人咋换?不还是拿钱砸出来吗?何况,即使道德情操提高,也不能达到最最高效率,里面还有信息的问题,多目标评价候选人的问题人渣同志也没说国内就比美国强,意思就是表达那种选法也不是有些想象的那么好而已,我觉得他写得够温和了。

  7. stedy说道:

    我还有个问题黑社会里的权利斗争民主吗?我觉得比什么社会制度都民主,凭实力,或者,有时候也是投票。

  8. Yun说道:

    是不是腐败,看你怎么定义了,一不小心就堕入诡辩的道。
    同意腐败是权力的伴生物,但制度是决定权利怎么分配、互相制约和监督的。制度不能消灭权利,所以制度不能消灭腐败。好的制度应该把腐败压制到最低的程度。

  9. lai说道:

    有个先贤曾说过类似的话:法律绝对不是最好的办法,但总的来看它是最不坏的。美国大选的意义与此类似

  10. HAN说道:

    应该说任何制度都不能杜绝腐败但是在民主制度下(其实更应该说是在完善的监督制度下)腐败的程度总体来说小而形式也没那么明目张胆另一个方面,参议员们都是所谓的“资本家”了,似乎对金钱的渴求欲不如国内某些人大这算一种另类的高薪养廉?

  11. martha说道:

    同意楼主所说,这个我也觉得是腐败的一种.也同意所说,腐败是权力的伴生物,而不是制度的伴生物.
    但是,非常重要的是,腐败的程度在不同制度下有多大的不同?
    制度要有内生的抑制腐败的力量,这种力量在美国是可以预见的,腐败的程度大概也是可以看见的,某个利益集团都不可能做得太过分,政府终究在民众的监督和控制下.反观,天朝某国呢?
    另外,游说集团想必不是谁的钱都敢收的,也不是出钱多的就能更多的影响政策,否则,天朝某国政府比以色列政府的钱多得多,花钱也慷慨得多,如果钱在这里是决定性的,那我们也买出几个法案来.
    楼主是否是CCP?有点怀疑.
     

  12. bin说道:

    看了你一些文章,不要沦落到给小孩子说故事的那种水准。

    比如“,在美国的合法就业人口中,真正种地的人只有不到100万,你可以算算摊到每个人头上这个钱有多可怕。当然,钱主要是农场主们和公司拿走了,”

    这种重要的论据总得提供点数据和索引指南吧。

    如果你写的东西是给真正的知识分子看的,请注意文章的理性和逻辑。

  13. alex说道:

    民主专制啊…没什么好讨论的,朝鲜有个jb经济学….极端情况下,经典理论是木用的…
     
    楼主的文章很好,确实很有营养,但是…
     
    其实楼主也是从自己的利益来考虑,这些民主,专制的问题的…
     
    首先楼主的底线是留在国外,我们生死跟他没关…
    如果回来的话,还是专制社会给他的利益大一些—-毕竟桌子底下拿钱,那得可以更加奔放一点…
     

  14. Simon说道:

    呵呵,郭博士只是发表自己的观点嘛,不必太介意…
    不过从留言可以看得出来,国内现在积怨很深啊…我个人觉得美国的民主制度肯定还是有它本身的缺陷的,只可惜的是“人比人,比死人”,拿来和大陆一比,就发现…

  15. Yan说道:

    呵呵,很大情况是距离产生美我现在美国,税率比中国高多了,而且作为非美国公民,是基本享受不到什么福利的,倒是“享受”过不少次美国官僚的低效和冷漠,并且美国是在制度上歧视外国公民的。大家在国内,那么怒火更容易发向中国政府,也可以理解。不过还是建议多了解美国:)还有楼下的楼下的“首先楼主的底线是留在国外,我们生死跟他没关…”,请不要人身攻击。就算郭博士自己在国外,他的父母呢?他的亲戚朋友呢?难道都能移民美国? 您太过分了。

  16. martha说道:

    楼主如此表白,习老师应该给郭博士留个好位置.

  17. 说道:

    有些人就是见不得别人说美国的问题和中国的成绩,哪怕再客观也不行。
    最可笑的是,这些人还打着学术的幌子。
    别人一说到美国的不好就是被国内收买了,那么我反问你一句,你这么没有理性的维护美国,是不是也被美国干爹收买了呢?

  18. yu说道:

    郭是个人道主义者
    看到缅甸难民都会心酸
    不知道看到黑砖窑会如何
     
    我相信郭不至于拿党黑钱
    字里行间RP在那里
     
    但对中国现实的误判是显然的
     
    奇怪的是,同在国外,陈志武老师为何就不这样

  19. 说道:

    你有什么证据说郭是误判?还显然?

  20. Yan说道:

    呵呵,陈志武的文章,我都能挑出来一堆错误,其他的我都不想说啥了,真是给耶鲁丢脸

  21. huo说道:

    Great minds are alike, no matter in East or Wes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